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二十章 赐婚,胎儿不保!

时间:2018-07-16作者:广绫

    高皇后端坐在高位之上,密织凤凰彩绣的宫装,映衬得她清秀的面容布满威仪。

    秦老夫人与秦玉霜福身行礼,“臣妇给皇后娘娘请安。”

    高皇后一双凤目微挑,视线自秦玉霜高隆的小腹略过,在她苍白憔悴的脸上停留片刻,“今日你们倒是来得巧,一前一后的,本宫这栖凤殿难得如此热闹。”

    张涵嫣头皮发麻,苏锦瑟的话,她翻来覆去的想,觉得十分有道理,便将她的情况与母亲说了,她今日入宫试探皇后的口风,若是出不去,请母亲与大哥陈明实情。

    张涵嫣却未料到秦家的人来得这般快,她都还未来得及与皇后说什么,只是刚刚进殿,秦老夫人便来了!

    秦玉霜看着张涵嫣,双手指尖紧紧掐进掌心,她想问张涵嫣,为什么要破坏她的家庭,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孩子给换走,可看见张涵嫣眼底惶恐与慌乱,完全没有遇见对她的愧疚,秦玉霜突然什么都不想要问,或许从一开始,张涵嫣接近她的目的,便是为了苏元靖,只有她愚钝,看不清楚人心。

    秦老夫人拉着秦玉霜跪在地上,请求道:“皇后娘娘,您得为我们做主啊。张氏与苏元靖苟合,产下一女。张涵嫣心肠歹毒,给霜儿下药引起她早产,两个孩子调换身份,将她的亲生女儿养在霜儿的膝下,而霜儿的亲生女儿却被她遗弃。这些年她与苏锦瑟私底下相认,与苏元靖私底下暗中往来,她不但不将秦家放在眼中,更是不将您的脸面放在眼里。”

    皇后面色一沉,眼中布满凛冽的冷光,她看向张涵嫣。

    张涵嫣双腿一软,扑通跪在地上,矢口否认道:“皇后娘娘明察,臣妇与亡夫鹣鲽情深,他尸骨未寒,我岂会与别的男人有私情?若是当真与苏元靖有私情,当年您为臣妇做主指婚,臣妇早已求您指婚改嫁给苏元靖,又为何冒着欺骗您的罪名,无名无分,与苏元靖有男女之情?这不是自降身份,令家族蒙羞,也让皇后娘娘您难堪吗?就算借臣妇一百个胆子,臣妇万万不敢做出这等有失名节的事情。”

    张涵嫣苍白的脸上,透着被诬赖的怒火,质问着秦玉霜,“秦玉霜,枉我将你当做好姐妹,你却诬陷我与苏元靖有私情,毁坏我的名节。我与你是有多大的仇怨,让你如此害我?我对锦瑟好,那是因为与你是挚交好友,我膝下并无子嗣,将她当做女儿疼惜,可却万万没有想到,我与锦瑟关系亲近,你却如此猜疑我。我看你是怀孕脑子糊涂了,才会疑神疑鬼,胡思乱想!”

    “张涵嫣,我扪心自问,从未曾有愧对你的地方。你若将我当做挚友,会睡在挚友丈夫的床上,为他生儿育女?”秦玉霜红着眼眶,听到张涵嫣的质问,她悲怆地说道:“事到如今,你还想要狡辩。张涵嫣你千不该万不该生下苏锦瑟这孽种,如此我便能够死无对证!只怪我这些年有眼无珠,轻信你们这一对贱男贱女,才会让我的女儿流落在外,受尽苦难。”

    “你——”张涵嫣泪水落下来,转身磕头,祈求着皇后,“娘娘,秦氏含血喷人,冤枉我与苏元靖无媒苟合未婚生子。秦家势大,便能随意诬陷,歪曲事实,将皇后娘娘的脸面踩在脚底下吗?我若是如此不知检点,对得住娘娘给我兴建的牌坊吗?皇后娘娘,请您为臣妇做主,还臣妇一个清白!”

    皇后娘娘神色冰冷,俯视着下方的几个人,冷冷地说道:“秦老夫人,你说张涵嫣与平阳候有私情,产下苏锦瑟,可有证据?”

    张涵嫣猛地看向皇后,触及皇后眼底冰冷的寒光,心中一颤,后背迅速渗出冷汗。

    随即,她又沉下心来,当年一事,她早已经善尾,除了接生的稳婆,一律封口。

    只要拿不出证据,她死咬着不承认,秦家又能将她如何?

    秦老夫人含泪地说道:“娘娘,若是没有证据,臣妇不敢叨扰您。”她看一眼张涵嫣,苦笑地说道:“当年张涵嫣丧夫,一年时间都不到,若是传出有孕,整个兴宁侯府的颜面都会丢尽,张涵嫣又该以何种颜面在兴宁侯府住下去?肚子一日一日打起来,她眼见遮掩不了,便借着悼念亡夫为由,住在畿县一个小镇上。”

    “不凑巧的是苏元靖给霜儿请的四个稳婆,其中有一个人便是小镇上的人。张涵嫣产下一女之后,买通稳婆,在霜儿生下女儿之后,串通乳母将孩子给调换,稳婆在这之后拿着一笔银子远离京城与家乡。十五年过去,幸而当年的稳婆想要落叶归根,重新回到畿县,才让我们给抓到。”

    张涵嫣浑身一颤,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缓缓地一滴一滴坠在地上。光滑的青砖石板,倒映出她一张惨白毫无血色的脸,眼底的恐慌几乎要将她给淹没。

    “皇后娘娘……”

    张涵嫣张了张嘴,她做梦也想不到,秦家竟然将当年的稳婆给找回来了!

    皇后至始至终,背脊挺直的坐在高位之上,神情沉郁,不言不语的看向张涵嫣,目光冰凉,她想不到张涵嫣有天大的胆子,与人生下野种,将她蒙在鼓励不说,竟还敢由着她兴建贞节牌坊!将她这个皇后的尊严置于何地?

    简直是找死!

    皇后冷冷瞥张涵嫣一眼,就看见秦老夫人将稳婆请进来。

    稳婆如今五十出头,从未见过这等阵仗,又做贼心虚,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经过秦家昨日的审问,如今不敢有丝毫隐瞒,将当年知情的事情全都交代出来。

    “民妇是畿县远近闻名的接生婆,十五年前,突然隔壁来了一位姑娘,十五六岁的模样,一个人带着丫鬟住在小镇上,问起她的夫家,她说是暴毙而亡,不受婆母待见,方才带着丫鬟远离家乡,只想平平安安生下亡夫的遗腹子。我可怜她一个人不容易,又是邻居,平日里对她多一些照应,一来一往熟悉了。她说我做稳婆在小镇上挣不了多少银钱,得来京城接生可以挣许多银子。而那平阳候府的夫人有孕在身,平阳候在挑选稳婆,我可以去应征一下,当时尝试着去试一试,真的应征上了。”

    稳婆极力的克制着恐惧,娓娓道来,“民妇在夫人身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直到去别院的时候,才发现隔壁的邻居与夫人是认识的。更意外的是她给我一包银子,让我接生的时候,在参汤里下药,无论生下什么,都告诉夫人是女儿,之后她让我买通乳母,将她的孩子调换,夫人生下的孩子被她的人接应带走。我害怕事情爆出,拿着她给的银子离开京城。”

    原以为事情过去多年,早已尘埃落定,哪里知道十五年后的今天爆发出来。

    “皇后娘娘,民妇所说的全部属实,没有半句谎言,求娘娘开恩,饶了民妇一命!”稳婆磕头求饶。

    张涵嫣面无人色,稳婆的出现就将她给击溃,双手死死地撑在地上,她咬紧牙关道:“一派胡言!皇后娘娘,一定是秦家收买稳婆,让她污蔑我!我……我没有生子,怎么能生子呢?”

    稳婆连忙说道:“皇后娘娘,她有没有生过子,您找医女检查就知道了!”

    皇后看向张涵嫣,只见她抖若筛糠,吓得面无人色,一想到她将自己耍得团团转,事情爆发出来,那座牌坊就是极大的讽刺!

    皇后心口像是闷着一团火在灼烧,目光顿时变得阴沉,恨不得发布施令,将张涵嫣拉下去杖毙!可她不但不能狠狠惩治张涵嫣,还需要为她遮瞒下来,否则丢的是一国之母的颜面!让她成为天底下一个笑话!

    秦老夫人痛心疾首道:“这个恶妇勾引有妇之夫不说,将我秦家的子嗣换走,其心可诛!还请娘娘为我们秦家主持公道!”

    皇后的手紧紧握着扶椅,指关节因大力而泛白。

    张涵嫣慌了神,她连忙将罪责全都推到苏元靖的头上,“娘娘,我错了,我不敢欺骗你!我也是逼不得已,是苏元靖……是他强迫我的,我逼不得已才生下这个孩子,为了报复他才将孩子给换走!娘娘……我不是故意欺骗您,牌坊修建好之后,我没有与别的男人有染……”

    皇后冷声说道:“本宫为你指婚,你为何不坦白交代?”

    张涵嫣狡辩道:“事关我的名节,苏元靖让我心中蒙上阴影,我不敢再嫁给别的男人,也不想再与苏元靖牵扯上关系。一时昏了头,想让苏元靖念在牌坊的份面上,饶过我,这才为一己之私,方才没有说出实情!娘娘,我是有苦衷,逼不得已的……”

    秦老夫人听见皇后审问张涵嫣,给张涵嫣解释的机会,心里清楚只怕无法惩戒张涵嫣了。

    这时,红姑姑进来通传道:“娘娘,兴宁侯夫人求见。”

    皇后意味深长的看张涵嫣一眼,沉声道:“让她进来。”

    兴宁侯夫人匆匆进来,看着大殿的情况,脸色发白的跪在地上,“娘娘,您给张涵嫣兴建的牌坊倒塌了!”

    皇后神色剧变,目光锐利的射向兴宁侯夫人。

    兴宁侯夫人感觉到芒刺在背,冷汗涔涔,硬着头皮道:“皇后娘娘,妹婿感念妹妹坚贞不移,怜悯她孤苦无依,便显灵推倒了牌坊,让您给她赐婚!”

    她与侯爷听到大伯母说张涵嫣与苏元靖有私情,并且产下一女,将秦玉霜的孩子换走,让她的女儿享尽荣华富贵,兴宁侯夫人便觉得天旋地转。

    张涵嫣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下贱事,她不遮掩也就罢了,竟敢接受皇后兴建的牌坊,她是想要害死兴宁侯府!

    好在侯爷与皇后结盟,他们想出一计,推倒牌坊,让皇后给张涵嫣赐婚,将此事遮掩下来!

    牌坊一倒,张涵嫣嫁人,是她的忠贞感动亡夫,传出去名声也好听。

    秦玉霜情绪激动地说道:“皇后娘娘,张涵嫣这种不知廉耻,不守妇道的女人,老天爷看不过眼,她脏污了牌坊,牌坊才倒塌!娘娘,请您明鉴,处置这个毒妇!”

    秦老夫人已经揣摩出皇后的心思,她拉住秦玉霜的手,让她不要再多言。

    “皇后娘娘自然会为我们主持公道,娘娘的脸面,事关皇家的脸面,一定会慎重处置。”

    皇后不由看了秦老夫人一眼,她冷声说道:“牌坊既然已经倒了,便是张家受不住皇恩,这件事便不必再追究。张涵嫣既然与苏元靖有私情,产下一女,本宫便为她做主,将她指给苏元靖为妾。”

    张涵嫣与秦玉霜同时惊声道:“娘娘……”

    皇后看向秦玉霜的目光稍稍缓和,她加重语气道:“秦氏,张涵嫣在兴建牌坊之前,与苏元靖有染,牌坊之后两人是清白之身,如今张家蒙受不住皇恩浩荡,牌坊已毁,追究往事已无意义。本宫认为人该往前走,你认为如何?”

    秦玉霜怎么会不明白,皇后如果认下张涵嫣的罪名,那么丢的是她的脸,所以不但不能揭穿张涵嫣,还需要为张涵嫣遮掩丑事!

    “秦氏,你是侯府夫人,贤良大度,本宫的苦心,你应该能够明白。如今你身怀有孕,安心养胎。日后若有不顺心之处,可以进宫找本宫解乏。”皇后到底不想得罪秦家,此事本就是张涵嫣之过,要让秦家忍气吞声,必然要示好,她便许诺秦玉霜一件事,今后求到头上,必然为她摆平。

    “臣妇明白。”秦玉霜紧紧握着拳头,忍气吞声。

    皇后对秦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本宫的翎儿缺一个伴读,你若是找到外孙女儿,便让她给翎儿作伴。”

    商枝是一个乡野村姑,流落在外十五年,即便回京,身价也是大跌,若是做公主的伴读,情况又有不同。

    “多谢娘娘记挂,枝枝长于乡野,无拘无束惯了,在宫中只怕会冲撞贵人。”秦老夫人道:“秦家守卫边疆,却是连自己的血脉守不住,蒙受奇耻大辱。娘娘若怜惜霜儿,您便做主让苏元靖与她和离。”

    皇后诧异的看向秦玉霜,实在想不到秦玉霜竟有这种勇气。

    “请娘娘成全!”秦玉霜磕头。

    “你心意已决,本宫便为你解决这桩心事。”皇后沉声警告道:“今日一事,攸关皇家颜面,本宫不希望流露出一个字。”

    秦老夫人与秦玉霜心中凛然,谢恩之后,告退。

    皇后娘娘虽然允诺秦玉霜一个条件,皇后毕竟是掌权者,一个承诺,意义重大,秦家势大,秦玉霜拽着皇后的一个承诺,只怕会令皇后不安,从而惹出祸端。

    秦玉霜心有不甘道:“娘,皇后……”

    秦老夫人语重心长道:“霜儿,张涵嫣不止是兴宁侯府的姑奶奶,她头上还有皇后赐予的牌坊荣光。我们私底下将这件丑事揭露,皇后娘娘脸上无光,只怕会迁怒咱们秦家。咱们秦家只能找皇后娘娘做主,至于她能不能给我们主持公道便要另说,只要张涵嫣没有牌坊,失去皇后的庇护,甚至惹得皇后不快,今后我们秦家如何针对张涵嫣,都不用再有顾忌。”

    秦老夫人早已预料到是今日这种结局,只是没有想到兴宁侯府动作也很快,如今皇后只怕对兴宁侯府生出不满。

    “张涵嫣身后有兴宁侯府,不是一举能够扳倒,但是咱们秦家的罪不是白遭的。对付位高权重的人,须得蚕食鲸吞。”秦老夫人眼底闪过狠厉之色。

    回到府中,秦老夫人便让人散播出去,张涵嫣与苏元靖有染,并且产下一女,**放荡,亡夫地下显灵劈了牌坊。

    秦老夫人与秦玉霜离开之后,皇后挥手将茶盏扫落在地,吓得张涵嫣心口一跳,她脸色发白道:“娘娘,求求您收回成命!我不能嫁给苏元靖做妾,他会杀了我的!”

    秦玉霜与苏元靖和离,她给苏元靖做妾,苏元靖一定会将满腔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上,而且她一个嫡女,即便是孀居,皇后指婚做妾,根本下她的脸面!她哪有脸在京城活下去?

    “张涵嫣,你做婊子还要立牌坊,本宫不治你罪,你就该感恩戴德!”皇后娘娘满目厉色,冷声道:“给你两条路,要么嫁给苏元靖为妾,要么本宫赐你白绫三尺。”

    张涵嫣脸色煞白,颓然的跌坐在地上。

    皇后随手一指,“去那儿跪着。”

    张涵嫣望去,那里是一个花坛,一整面全都是镶嵌着打磨光滑,晶莹剔透的石头,每一块都是突出地面。

    “娘娘……”

    刚刚开口,皇后陡然睁开双目,眼风一扫,张涵嫣面皮发紧,瞬间噤声。

    红姑姑道:“张氏,请吧。”

    张涵嫣硬着头皮走过去,看着地面一块块光芒璀璨的石头,心里暗暗叫苦,皇后没发话跪多久,一个时辰下去,她的腿得给废了。

    红姑姑冷着脸,“张氏,需要奴婢帮你吗?”

    张涵嫣屈着膝盖跪下去,石头硌着膝盖痛,她双手撑在地上,给膝盖减轻压力。

    下一刻,她绝望了。

    红姑姑端着铜盆,里面装满水,顶在张涵嫣的头顶,头上的压力,加重膝盖下压,钻心的痛让她双腿打颤。

    “皇后娘娘说,撒一滴水,加一个时辰。”

    今日的太阳格外的炽烈,沉重的铜盆几乎要压断她的脖子,张涵嫣双手托着盆,极力的忍耐着膝盖上的剧痛,石头仿佛要将她的膝盖骨碾碎,汗湿全身,整个人颤颤发抖。

    张涵嫣哪里受过这种罪?不过一刻钟,她就支撑不住,咬牙硬挺着。

    硬着头皮苦苦支撑半个时辰,张涵嫣脸色煞白,浑身发颤,一双膝盖痛到麻木,仿佛已经不是她的了,就是动一动,都似如刀割一般。

    想到她所遭受的一切,心里止不住生出浓烈的恨意。

    秦玉霜太狠毒,她不顾往日情谊,将她告发在皇后面前,让皇后厌弃她,让她遭罪。想着还不知道要跪多久,张涵嫣连皇后一并给恨上,牌坊已经倒塌,秦家不再追究,皇后若真的怜惜她年纪轻守寡,就应该能够体谅她,只因为她的欺骗,皇后翻脸不认人,罚她跪石头,想要毁了她一双腿!

    张涵嫣眼底闪过怨恨,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恨不得将秦玉霜碎尸万段!

    ——

    商枝起一个大早,宫中昨日来人知会她,请她入宫领赏。

    薛慎之为商枝将腰帛整理好,看着她身上月白色的长裙,挑选一块昨日买的玉佩给她佩戴在腰间,压着裙摆。

    商枝看着薛慎之神色认真的为她整理仪容,唇边露出一抹笑意,“你说我若是封侯了,咱们成亲之后,别人该叫你什么?”

    薛慎之手一顿,握着玉佩的手紧了几分,她成长的太快,而他的步伐太慢,他总想着时间快点走,他能够追上她的步伐。

    可是他俨然忘记了,即便时间走得再快,他在往前走的同时,她也在不断前进。

    他担心有一日会将她弄丢。

    薛慎之垂着眼睫,将玉佩上坠着的穗子弄平整,“无论你的身份如何,你都是薛夫人。”他抬起头来,清幽的目光透着坚定。

    商枝看着他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她的身影,仿佛除了她,再也容纳不下其他。

    她心中悸动,弯眉一笑:“是,无论我是谁,唯有这一样改不了。”

    薛慎之凝视着她,“哪一样?”

    “你的夫人啊。”

    薛慎之‘嗯’一声,低低的笑,“夫人。”

    商枝睁大了眼睛,看着男人唇边浅浅的笑意,她面颊发烫,转过身去,“你叫的太早了,八字那一撇还没写好呢!”

    薛慎之莞尔,提醒道:“你该进宫了。”

    “知道了!”商枝瞪他一眼,匆匆出府。

    宫里来的马车停在院门口,商枝坐上马车,掀开帘子,就看见薛慎之芝兰玉树的身影,逆光而站,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只是想着他方才那一声‘夫人’,心里泛着甜意,觉得这两个字很悦耳。

    商枝第一次踏进宫门,巍峨庄严的建筑,恢弘壮丽,这里是权势的象征,扑面而来的威压,令人心生匍匐。

    她跟着内侍,候在偏殿,等着元晋帝的传唤。

    ——

    正殿,朝会。

    苏元靖穿着朝服上朝,大殿门口与秦景凌不期而遇,两人相互冷哼一声,各自归位。

    今日常朝无大事,中书省朝臣向皇上汇报各衙门公务。元晋帝正要提及白嵩城一事,秦景凌看向吏部尚书曾滨,曾滨给言官使一个眼色。

    言官出列道:“皇上,白嵩城时疫一事,臣有话要说。平阳候任命去维护治安,却谎报实情,让皇上判断错误,下旨烧城。平阳候在得知疫情得到控制,罔顾百姓性命,执意纵火烧城,若非是秦将军一力镇压,险些酿造成大祸。如今宫外百姓怨声载道,纷纷讨伐平阳候,讨要一个说法。”

    元晋帝勃然色变,他对白嵩城一事一无所知,仅仅知道的情况,便是从苏元靖口中获悉,得知白嵩城疫情十分惨重,无法得到控制,从而下旨烧城。若是苏元靖谎报实情,明知疫情控制,而依旧置百姓于水火而不顾,罪大恶极!

    苏元靖连忙说道:“皇上,微臣陈明白嵩城疫情时,灾情十分严重,确无人能够控制。之后臣领旨烧城,方才得知疫情受到控制,及时收回命令!”

    他给一旁的官员递个眼色,官员出列道:“皇上,白嵩城一事,平阳候所做的决定并无错处。若是钟院使等人及时将情况传到京城,皇上也不会降旨烧城。”

    刘太医说道:“微臣当时向侯爷说明白嵩城情况,侯爷并不愿听信,在城里埋下黑火药与桐油、稻草,如果不是秦将军及时拦截火把,如今白嵩城便是一座死城。”

    钟院使道:“微臣写了奏折上奏,知府担心我们染了时疫,不愿开门接见,未能够及时将情况传达进京。”

    元晋帝听说知府不作为,重重一掌拍在案上,厉声呵斥道:“将他的乌纱帽给撤了!押解进京!”

    元晋帝突然盛怒,众人大惊。

    秦景凌道:“皇上,平阳候拿朝廷俸禄,却不为朝廷分忧,身为侯爵,却视百姓为蝼蚁,心狠手辣,如何堪当大任?着实担不起他头上的爵位。将来记在青史,纵然皇上一世英名,也会因为白嵩城一事,必有骂名传世。”

    秦景凌的话说的严重,他是摸准了元晋帝的心思。

    元晋帝面色十分不快。

    苏元靖观颜察色道:“臣进京之前,确实情况危重,皇上大可问钟院使。”

    钟院使僵着脸无言。

    秦景凌冷笑道:“皇上命你维护白嵩城治安,你不等我来交接,便逃回京城,若不是你疏忽职守,又如何会对白嵩城的疫情一无所知?”

    苏元靖脸色铁青,看着元晋帝阴郁的面色,不等他开口,曾滨道:“皇上,平阳候火烧白嵩城一事,已经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百姓为白嵩城百姓讨回一个公道。空穴来风并非流言,只怕平阳候行事太冒进,惹来百姓动荡。皇上若不表态,只怕此事无法压制。”

    多半大臣跪下,请皇上明察。

    元晋帝沉吟,手指敲着案面,那一下一下,仿佛敲进苏元靖的心里,让他不安起来。

    “苏元靖。”

    苏元靖听到元晋帝唤他,抬起头来,迎上元晋帝清明锐利的眼睛,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却仿佛将他的五脏六腑看透,苏元靖立即低垂着头。

    元晋帝猛地一收手指,心中有了定夺,“苏元靖疏忽职守,谗言惑主,官降二等,左迁指挥佥事,罚俸禄一年。”

    苏元靖目光微沉,侯爵勋贵不得有实权,而他因为当年力挺元晋帝而获得实权,殚精竭力,苦心维持,青云直上,官拜正三品兵部左侍郎。若无意外,他即将要右迁兵部尚书,而今非但没有升迁的机会,甚至连降两级,成为指挥佥事!

    苏元靖再愤怒不满,也得打碎牙往肚里吞,他深吸一口气,磕谢皇恩。

    秦景凌回头就看见苏元靖几乎喷火的眸子,他嘴角略微上扬,形成嘲讽的弧度。

    苏元靖脸色难看,就听见元晋帝道:“白嵩城一事,朕张贴皇榜,谁若控制疫情,便册封为神农侯。而远近名扬的商姑娘,便是此事的大功臣。依你们看来,该如何封赏?”

    元晋帝与刘公公耳语,让他将商枝请进来。

    苏元靖眉心不易察觉的跳动两下,他连忙说道:“皇上万万不可,自古以来哪有女子封侯?只需赐字行赏即可!”

    几位内阁大臣,纷纷附议苏元靖的话,“皇上,自古以来并无先列……”

    秦景凌冷声道:“史上如何没有先列?忠贞侯不是女子吗?”

    苏元靖道:“忠贞侯战功赫赫,年逾七十高龄方才封侯。商枝不过十五,她身为医者,行医治病是她的本能,如何能够讨要封赐?”

    文伯爷也不由出言道:“据微臣所知,商姑娘是在皇榜之前救治百姓,她并未揭皇榜,此事做不得数。何况她身为女子,待日后再有功绩,皇上不妨赐她为国夫人。”

    商枝从殿外进来,早已将对话听进耳中,她心里权衡一番,觉得自己即便是被封为神农侯,也只会是有名无实而已,她要来一个空头衔也无用,倒不如讨来一些实际有用的东西。

    “民女叩见皇上。”商枝给元晋帝行跪拜之礼,不卑不亢,目视前方道:“皇上,民女身为医者,救治百姓是本能,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

    商枝据赏让朝臣们一时哑口无言。

    他们极力劝阻,结果人家压根没想要。

    商枝眨了眨眼,略有些俏皮道:“皇上不必为天子一言九鼎而耿耿于怀,毕竟您也不知道我一个女子有如此能耐,不知者无罪,当然能够收回成命。”

    “咳咳!”元晋帝本来是要反悔的,听到商枝这句话,反而不好意思出尔反尔,“自古早有先例,朕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众爱卿不必多说。刘通,拟旨。”

    商枝眼底闪过诧异,以为皇上会从其他方面补偿她,却没有料到反而促成封侯了!

    秦景凌看着傻眼的商枝,不禁勾了勾唇,神情愉悦。

    苏元靖怎可能让商枝封侯,与他平起平坐?到时候,只怕无法将商枝掌握在手中!

    苏元靖连忙阻止道:“皇上,商枝是微臣流落在外的女儿。她救治白嵩城于水火,微臣对白嵩城多有失职,不妨将功抵罪,不赏不罚。”

    苏元靖这一言,满朝皆惊。

    元晋帝探究的目光在商枝的脸上巡视,如果商枝的确是苏元靖的女儿,这侯爵之位,便不能封赐。

    商枝脸色冷下来,她终于将视线放在苏元靖的身上,“这位大人,你说我是你的女儿,不知是你与谁所出的女儿?”

    苏元靖语塞。

    “据我所知,侯爷与夫人鹣鲽情深,只有一个嫡出女儿。我若是你的女儿,那么苏小姐又是你与谁所出?”商枝微笑,一语切中苏元靖的要害。

    兴宁侯眼皮子跳了跳,不由得多看商枝两眼,她的名字早已轰动京城,无人不知,却没有想到竟是秦玉霜的女儿。

    苏元靖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你是我与夫人所出,锦瑟是你的胞姐。”

    秦景凌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霜儿生了双胎?难道太医院的太医,全都是酒囊饭袋,连双胎都诊不出?”

    “我娘只生我一个女儿,没有胞姐。”商枝惊讶道:“这京城里都是乱认亲,强占功劳的吗?咱们乡下人淳朴,没见过这等阵仗。皇上,还请您收回成命,民女害怕一觉醒来,遍地爹娘了!”

    商枝只差明说苏元靖厚脸皮强行认亲蹭功劳,殿内传出窃窃笑声。

    苏元靖看着众人忍笑,脸色十分难看,有的话又不能直说,心里憋屈的要命。

    元晋帝听着商枝暗含讽刺的话,意味深长的看苏元靖一眼,或许商枝真的是苏元靖的女儿。若是如此,这侯爵之位,的确不能封赏。

    商枝的推却,让元晋帝顺势而下,他看出商枝对苏元靖的抗拒与排斥,甚至透着厌恶。

    元晋帝深思熟虑道:“商姑娘,朕金口玉言,你既然不要爵位,朕便许诺你三个条件。你可想好了要什么?”

    商枝早就想好了,她虽然不想认苏元靖,但是奈何她身上流着苏家的血脉,她担心在京城的这几个月,身份上会遭苏元靖算计。

    “皇上,民女想好了。第一个民女自立门户,任何事物旁人不得干涉。第二个请皇上给民女的医馆亲赐匾额。第三个待会试之后,恳请皇上为民女赐婚!”商枝想到文娴对薛慎之虎视眈眈,等薛慎之考中会试之后,她就让皇上下旨赐婚,这样一来就不怕别人拆散她与薛慎之的姻缘。

    早在进京之前,她就有预料,对苏秦两家无可避免,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若是对她采取强硬的手段,她不能像对待许氏那样对待他们,在治好白嵩城百姓之后,她就想好了,皇上若是要行赏,她就讨要赐婚圣旨与自立门户,如此他们就不能对她的事情插手!

    元晋帝松一口气,这些都不是难办的事情,于他来说不过举手之劳。对商枝却是很有好感,并没有贪得无厌。

    “朕答应你!”

    “皇上,您在匾额上提‘杏林医馆’四个字。”

    这可是薛慎之给医馆起的名字。

    “准了。”元晋帝提笔写下这几个字,交给刘通送往内务府铸匾,然后赏商枝一千两白银。

    商枝磕谢皇恩。

    秦景凌却觉得商枝这么做算是断了苏元靖要谋划商枝的后路,而且也十分明智,朝臣反对皇上封赐女子为侯,今后商枝封侯之后,只怕对她来说并无多大的益处,反而时刻提醒皇上他的决策失误。

    如今只要几个简单的条件,能在皇上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今后行事于她有利。

    虽然对皇上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商枝而言极大的好处。一个彻底摆脱苏元靖这个麻烦,其次有皇上钦赐的匾额,无人敢动她的医馆,而赐婚……秦景凌心塞了。

    退朝离宫,秦景凌与曾滨在攀谈。

    商枝打算去宫门口等秦景凌,苏元靖却跟在商枝的身后,拉着她站在一旁道:“我有话与你说。”

    商枝避开他的手,“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话可说。”

    苏元靖目光复杂的看着商枝的脸,他伸出手似乎想触摸一下,想到什么,他收回手。

    “当初是意外,我与你娘都希望你在我们身边成长。如今你已经回来了,就回到我们的身边。你如果介意苏锦瑟,我会将她处理干净,府里不会留下她任何的痕迹。”苏元靖眼底流出痛苦之色,俊美的面容十分温和地说道:“我和你娘会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你好好劝说你娘,我们一家人好好生活。”

    商枝看着苏元靖扮演着慈父的模样,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你之前是让曹管家认我做养女?”

    “没有这一回事。”苏元靖矢口否认,“我只是缓兵之计,打算先以这个身份将你接回京,等你娘适应你之后,再将你的身世告诉她。”

    “苏元靖,谎话说多了,有时候你自己都分不出真假?只怕从始至终,你嘴里便没有一句真话!”商枝脸上的笑意敛去,连多看他一眼都嫌脏眼睛。“你想和夫人重归于好,你不该求我,你应该去求她。”

    苏元靖无奈地说道:“枝枝,你娘在意你……”

    “苏元靖,你是越来越不要脸了!”秦景凌健步走来,一拳揍向苏元靖的脸。

    苏元靖脸颊一痛,摸着嘴角,吐出一口血沫,他瞪着秦景凌。

    秦景凌将和离书从袖中掏出来,“你签了。”

    苏元靖瞳孔一紧,“大舅兄,我不会签!”

    秦景凌冷笑道:“苏元靖,你今日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张涵嫣说你当初强迫她生下苏锦瑟,皇后娘娘感念你对她用情至深,将张涵嫣指婚给你做妾。当初你娶秦玉霜,立下契书,此生若纳妾,便写放妻书。”

    苏元靖脸色剧烈一变,“你说什么?”

    “我还没有恭喜你,很快纳新人了。”秦景凌将和离书车辕上一拍,强硬的压着苏元靖签字。

    苏元靖手里被强硬的塞着笔,秦景凌抓着他的手签字,眼见笔就要落在纸上。苏元靖双目通红,他张嘴将和离书咬进嘴里,狠狠地咀嚼,“我就是死,也不会与秦玉霜和离。”他猛地挣开秦景凌,疾步往栖凤殿而去。

    秦景凌面若寒霜,转念想着皇后会做主,让苏元靖与秦玉霜和离,他的心情稍微好转。

    “我送你回去。”

    商枝打算与他说老夫人的病情,让秦景凌一起上马车。

    这时,秦家的小厮骑着马奔来,急促地说道:“将军,姑奶奶肚子疼痛,太医说腹中胎儿保不住了!”

    ------题外话------

    原来打算写一万一,写到一万零四百,撑不下去,小绫子去睡觉,各位亲亲请享用,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