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找到接生稳婆,起死回生!

时间:2018-07-10作者:广绫

    “快将她放在竹榻上。www”商枝指着龚星辰旁边的竹榻。

    富绅将姜姬放在上面,无措地站在一边,脸上全是焦急的神色。

    商枝坐在旁边的杌子上,握着姜姬的右手号脉。

    摸着脉象,她愣了一下,感觉握着姜姬掌心的手,被姜姬挠动一下。

    商枝摸到平稳的脉象,垂着眼睫看一看又动弹一下的手指,她神色渐渐凝重。

    富绅见商枝变了脸色,连忙问道:“情况如何?”

    商枝放下姜姬的手,一边说一边宽解姜姬的衣带,“情况……不太好,你先出去在外面等着,我给她宽衣急救。”

    富绅害怕耽搁对姜姬的救治,他顺从的站在外堂。

    商枝将布帘子拉起来,躺在竹榻上的姜姬睁开眼睛,苍白的脸色显得她十分柔弱,但是一双看透世事的眼眸,那样的坚定,仿佛认定一件事,一往直前,永不回头的孤绝。

    商枝被震动了,不知道姜姬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姜姬看着商枝怔愣住的模样,眼尾一挑,妩媚风情涤荡开来,苍白的脸上生出一丝光华,不见半分虚弱。

    她红唇轻启,“小姑娘,我有一事求你。”

    商枝缓缓走到竹榻边,坐在杌子上,“你不怕我不答应?”

    “第一面见你,就觉得你是个好姑娘。你新开的医馆,门庭冷清,我给你造势不是很好?”姜姬撑着竹榻坐起来,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

    商枝失笑道:“夫人不妨说出来意。”

    姜姬眉眼舒展开,提着的一颗心落下来,“你与他外面的男人说我时日无多,只有三年的寿命。”

    商枝一怔,不明便姜姬为何要说只能活三年。

    “夫人是有难言之隐?我未婚夫与李公子是同窗,以他的才学,即便是秀才的功名也可以搏一搏,为何到如今童试都未考?”商枝既然见到姜姬,决定问出心底的疑惑。

    姜姬脸上的笑意的敛去,眼底透着悲哀之色。她的双手交握在一起绞拧,脸上却露出一抹昳丽的笑容,“因为他的母亲以色事人,断他前程。”

    商枝看着她用笑容掩饰住内心的脆弱与哀伤,不由也泛起心酸。

    娼、优、隶、卒四种出身的后代不能参加科举。

    姜姬说她以色事人,便是娼。

    姜姬心知商枝误会了,却没有解释,她如今的处境,与娼妓又有什么区别?

    姜姬不想商枝看低李明礼的出身,“他是干净的好孩子。我是他父亲明媒正娶后生下他,并不是身世不明的私生子。”她翻身跪在竹榻上,祈求着商枝。“姑娘知道明礼的才能,我决计是不能耽误他,你能否帮我这一回?”

    商枝知道姜姬有她的难处,想起薛慎之提起李明礼的才能,她点头答应。

    给姜姬包扎好伤口,停留一刻钟,商枝掀帘出来,就看见在屋子里团团转的富绅,“你是里面那位夫人的……?”

    富绅道:“她是我家中姬妾。”

    “我只是他养在外面的女人。”姜姬施施然从屋中走出来,靠着墙壁,风情万种。

    富绅闭口不语。

    商枝道:“夫人积忧成疾,她的身子状况不太好,最好是减少忧虑,保持心情舒畅,便能够多活几年。”

    富绅听到这里心中一惊,“怎么会……她不是好端端的?”

    姜姬笑道:“我说了不是冯姨娘将我推倒磕破脑袋,是我体力不支,头脑发昏自己摔倒磕破头。如今我没有几年好活的,不能服侍老爷终老。老爷便回家去,冯姨娘陪伴你多年,为你生儿育女,与她化解误会,别为我这样一个女人伤了和气。”

    富绅姓邓,腰缠万贯,大约五十出头,原配夫人过世后,未曾娶续弦。他沉溺姜姬美色,不给姜姬名分,便是因为她跟过太多的男人,身边有一个儿子。

    姜姬用尽浑身的解数才勾缠住邓老爷,被他养在身边两年而未曾腻味,便足以见识到她的手段。如今李明礼十七,姜姬不能再拖延下去,才会下一剂猛药,希望刺激邓老爷纳她回府,给李明礼一个清白的身份,让他参加科考。

    邓老爷不赞同,“不要胡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姜姬浑不在意道:“活不活着,对我来说都一样。以往是明礼还小,如今他已经长大成人,我再没有什么好牵挂的。”然后对商枝说道:“姑娘,谢谢你!”

    商枝摇了摇头,她只不过帮忙说一句话而已。

    姜姬将邓老爷抛在身后,独自一个人离开。

    邓老爷一怔,姜姬在他面前向来小意讨好,哪有冷落过他?

    不禁在心中想着,难道真的是病体沉疴,药石无医了?

    邓老爷放下诊金,急急忙忙追出去。

    商枝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皱紧眉心,坐在薛慎之的身边,看着他盯着一页书,良久没有反应,商枝手臂交叠,趴在他的背上,“李明礼是因为他娘的身份不能参加科举,如今他娘为他科举一事筹谋,我能帮的只能帮到这里,希望她能够顺利。”

    那位邓老爷对姜姬心中在意,又无原配夫人,这事基本上是稳了。

    薛慎之已经没有看书的心思,放下书册,稍微侧转身子看向商枝道:“李兄念书十分上进刻苦,不该被身份束缚。他明知不可为仍旧能够孜孜不倦,是不愿被命运不公的对待,我想他总会出人头地。”

    商枝点了点头。

    龚星辰躺在竹榻上,瞪着两人道:“你们等等,先别打情骂俏,不是给我治病?”

    商枝抬头看向龚星辰,连忙起身走过去,“我差点忘了你。”

    “你是已经忘记了!”龚星辰哀怨的控诉。

    商枝心虚,盯着龚星辰的脸看半晌。看得龚星辰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伸手摸一摸脸颊。

    “你看什么?”

    “我刚才没细看,这仔细一看,发现二哥比昨天要英俊一点。”

    龚星辰心里乐得不行,又摸一摸脸颊,嘚瑟道:“那当然,你给娘的美肤品,我在偷偷试用药效。闪舞小说网www”

    商枝见龚星辰转移注意力,悄悄吐出一口气。

    “诶,不对啊!你昨日都没看见我!”龚星辰反应过来,不满的说道:“你就算哄我,也要用点心,别让我发现。”

    “二哥比我想象聪明,刚刚是失误了。”商枝顺嘴答道。

    龚星辰被商枝气得没有脾气,闭着眼睛,头扭向墙壁,不搭理商枝。

    商枝按压胸口,吩咐龚星辰做几个动作,胸口并无痛觉,也没有呼吸困难的症状,她彻底松一口气,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龚星辰知道他的肺是商枝的心结,如今见她一脸轻松,便知并无大碍。

    他翻身坐起来,想到来此的正事,询问商枝道:“你的美肤品真的不准备找药商销售?”

    “你想要分一杯羹?”商枝哪里看不出龚星辰的心思?他就是狗鼻子,哪里有商机,往哪里钻。

    “好的东西,自然要全面推广,如此一来,挣的银子也多!”龚星辰目光灼灼地盯着商枝,“要不要试一试,一年……不,半年,我给你推广到大江南北,随处都能看见你的美肤膏。”

    商枝对龚星辰没有不答应的,何况他的提议本来就是共赢的局面。

    “我答应你。”

    龚星辰见商枝答应,乐开花,“你的伤寒药与霍乱药全面推广,许多药铺都拥护着你。美肤品的利润不可估量,你这里是独家,生意固然好,但是莫要忘记了,人为财亡!”

    总有一些人,豁出性命,只为夺到价值千金的药方。

    正是因为如此,龚星辰才开这个口。他知道自己开口,商枝一定会答应。

    商枝对龚星辰说道:“等我的医馆步入正轨的时候,再着手研制美肤品,全权交给你处理。”

    龚星辰爽快的答应,“好。”

    美肤品的事情谈妥下来,商枝将龚星辰送出去,就看见几个食客从同福酒楼出来,其中一个手里提着酒坛子,走几步喝一口酒。

    商枝观看其中一人的面色,走过去问他,“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唐潇意外的看着商枝,又看着她身后刚刚开业的医馆,挑高眉梢道:“小娘子,我的身体强壮得很。你医馆冷清,想要病患上门,也不是当街拦着人问病。好在你遇上我,对这些没有忌讳。”

    商枝皱紧眉心道:“你得了病症,你的脸上已经表现出来。别多喝酒,饮食清淡一些。”

    唐潇不以为意,当着商枝的面灌几口酒,抬手擦着唇角的酒渍,“爷好得很。”然后,摸出一锭银子扔在商枝怀里,“爷赏的,拿去吧!”

    商枝看着唐潇并未放在心上,而且还在饮酒,她握紧手里的银子,准备上去拦住他,叮嘱他最好请郎中给他请脉。

    龚星辰拽住商枝的衣袖,“他已经面露不耐,你若是再去烦扰他,只怕他会出言不逊。”

    商枝还未开口,走了几里路的唐潇,一阵头晕,一头栽倒在地上。

    众人发出一声惊叫。

    不远处的医馆里有郎中冲出来,给唐潇救治,给他号脉,手指探鼻息,又摸颈动脉,然后起身摇了摇头,“已经是绝脉。”

    没救了!

    同行的人吓坏了,他们看着倒在地上,面色发青的唐潇,顿时想起刚才商枝说的话,准备找商枝过来看一看。

    商枝已经走过来,唐家的小厮吓懵了,见到商枝跪着磕头如捣蒜,“姑娘,您方才看出公子的病症,求求您救救公子!”

    众人全都围过来,对着唐潇指指点点。

    “这人都没气儿了,还能治吗?”

    “刘郎中是这边医术最高明的,他都说要准备身后事,这小丫头能治吗?”

    “咦,这位姑娘就是之前在同福酒楼给人皮肉缝针的,说不定她还有神技,能够治好呢!”

    众人七嘴八舌,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哂笑道:“这人都死了,是缝两针就能活的?”

    “嘘!别说话,她去救人了。真是傻,这可是唐家的公子,本来死了,她避嫌没事,偏凑上去治。若是治不活,唐家准得把这条人命记她头上。”

    商枝推开围着唐潇的人,神色冷肃,检查唐潇的身命体征。呼吸和心跳已经停止,她跪在地上,立即做心肺复苏。

    唐潇已经停止心跳,全身肌肉松弛,舌根后坠会堵塞呼吸道,造成呼吸堵塞。

    商枝左手用力向后按压唐潇的前额,右手食指将他的下颔向上向前抬起来,让他的口腔、咽喉呈直线,听不到任何的呼吸声,她连忙指使奴仆。

    “你对着他的嘴吹气。”商枝看着奴仆呆怔在原地,厉声说道:“你再愣着,你家公子出事,你吃不了兜着走!”

    奴仆如梦初醒,连滚带爬的过来。

    商枝告诉他如何人工呼吸,“你捏住他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口对口,严丝合缝的吹气,直到他有呼吸为止。”

    奴仆六神无主,按照商枝说的做。

    商枝对唐潇做胸外心脏按压,肋骨中下三分之一的交界处,一分钟八十到一百次的频率按压。

    众人看着惊世骇俗的一面,忍不住捂着眼睛,这嘴对嘴吹气,就能救活死人了?

    他们全都等着看商枝最后怎么收场。

    医馆里的刘郎中看着门口围满人,指指点点的议论,诊完一个病患,他走过来,看见急救的一幕,皱紧眉头,“这位姑娘你就是杏林医馆的郎中吧?医馆想要长久开下去,凭的是踏踏实实的医术,你不必逞能救治他给医馆造势。”

    而且是如此伤风败俗的方式!

    他几乎可以预料到杏林医馆开不了多久。

    商枝没有搭理刘郎中,她感觉到唐潇心跳缓缓地跳动,心中一喜,连忙给唐潇扶脉。

    “活了!”

    奴仆也感受到唐潇的呼吸,他愣了愣,转而惊喜的叫道!

    商枝感受到指腹下的脉搏跳动,连忙从袖中掏出布卷,展开露出一排银针,利落的给他针灸。

    唐潇是中风,中风病人越早针灸疗效越好,能够促进颅内血肿吸收,减少缺血的组织细胞恢复血流损伤,保护脑细胞。

    刘郎中觉得不可思议,就方才嘴对嘴吹气,按压胸口就治活了?

    他不相信,蹲在地上号脉,感受到脉搏的跳动,面色骤然一变,看着商枝的眼神都变了。

    商枝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全力救治唐潇。

    施完针,唐潇缓缓睁开眼睛,苏醒过来,看见商枝愣了一下,他想要张口说话,觉得脸部有点异常,吐字困难。

    商枝看着他神色惊慌,连忙安抚他的情绪,“你不要激动,你只是中风了。幸好救治及时,只要每日按时针灸,按揉关节,康复治疗,一定会治好。”

    唐潇张了张嘴,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吐出来,“我头痛,左侧动不了,使不上力气。”

    商枝看着他左手捏握拳头,却握不紧,微笑道:“不用担心,这只是暂时的。”

    唐潇看着商枝亲和的笑容,心里的紧张与惊惧感得到安抚,让他莫名的信任她,觉得商枝一定能够将他治好。

    商枝指使奴仆与唐潇同行的人,将他抬去杏林医馆。唐潇是脑中风,不能震动他的脑袋,十分小心。

    刘郎中唤住商枝,“姑娘,这人分明是没气了,你是如何将他救活的?”

    商枝看着求问心切的刘郎中,沉着冷静的说道:“病患心跳骤停,半盏茶时间内是急救的紧要时刻。按照方才的人为辅助渡气,挤压心脏,能够唤醒病人。如果没有抓紧这个急救时间,那么就是大罗神仙也治不了。”

    刘郎中陷入了沉思中,琢磨着领悟商枝话中的意思。

    商枝见刘郎中没有其他疑问,转身离开。

    围观的百姓看着明明闭气的人,被商枝生生救活,全都惊呆了。她一走,方才恍然。

    阎王叫人三更死无人敢留五更天,偏生商枝就从阎王手中抢人!

    这这这……是有起死回生之术?

    商枝并不知道自己因为这次救人,在百姓心目中神化了。

    唐潇躺在竹榻上,头痛剧烈,突然伏在榻边呕吐。

    商枝看着他吐出来的污秽物颜色正常,松一口气,他的是急症,并不严重。

    他是缺血性脑中风,容易导致头痛,然后呕吐。

    奴仆连忙将污秽处理干净,看着商枝在给唐潇按揉肢体,这才记起来还未通知老爷与夫人。

    “神医,公子暂时放在医馆,奴才这去唐府通知老爷和夫人。”

    商枝点了点头,“好。”

    奴仆千恩万谢,匆匆回唐家。

    商枝轻柔缓慢的给唐潇按揉肩、肘、腕、指等关节,问他,“舒服一些了吗?”

    唐潇尝试动手与脚,点了点头。

    商枝转身去抓药煎药给唐潇服用下去。

    “累了?明日请一个郎中与药童,过了今日你会很忙。”薛慎之看着商枝的眼中有骄傲,她是那么的光芒万丈,幸好在别人没有发现她的好,商枝便已经是他的未婚妻,“真想尽快将你娶过门。”彻底的拥有她。

    商枝眼角眉梢流露出温柔的笑意,软声说道:“如今已经十一月,还有不久你便要进京赶考,那时候你一心备考,时间过得很快,大半年转眼过去了。我可等着做状元夫人!”

    薛慎之闻言,眸光深暗,定定地凝视着她,心口滚烫的血潮翻涌上来,将她拉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等着我。”

    商枝回抱着他,用行动回应。

    “咚咚咚”

    龚星辰站在门口,伸手敲门,麻木不仁的看着相拥的两个人,落在薛慎之身上的目光像刀子似的。

    一不留神,就听见这家伙坑拐他妹妹!

    只剩下这半年了,今后一辈子都是他的,还不知足!

    薛慎之很淡然,面带浅笑地看向龚星辰。

    龚星辰受到挑衅!气得牙咬咬,觉得他一按胸口,都能喷一口血吐薛慎之脸上!

    察觉到商枝询问的眼神,龚星辰清了清喉咙,“来病人了。”

    商枝‘哦’一声。

    龚星辰在商枝擦肩而过的时候,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离薛慎之远一点,他一看就不安好心,小心你连皮带骨的给他拆吃入腹。”

    商枝脚步一顿,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二哥,你多吃点鱼,补眼睛,也补补脑。”

    妹妹不懂哥哥的心,龚星辰表示很心酸。

    商枝没时间去懂哥哥的心,她在街上露的那一手,病患络绎上门求诊,她连喝一口水的功夫都没有。

    直到天黑下来,医馆才打烊。

    他们去同福酒楼用饭,然后坐着马车回杏花村。

    走下马车,就看见许氏一脸焦灼的站在新房门口。

    许氏见到他们眼前一亮,她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慎之啊,你看见宁安了吗?天都这么晚了,也不见他回家。这孩子,不知道娘会担心吗?”

    薛慎之看着头发全白了的许氏,他默了默,低声道:“宁安在镇上,他岳丈很赏识他,给他安排一个营生,今后很难回家一趟。”

    “好好好,他现在快要出息了,我在家等着他接我去享福!”许氏说着就往薛家走。

    “我送你回去。”薛慎之跟在许氏身后,送她住在他住的屋子里。

    商枝看着薛慎之与许氏的身影,十分惆怅。

    许氏做过太多的恶事,将薛宁安视作她的全部,薛宁安一走,她受不住刺激,便得了癔症。

    不清醒的时候,晚上跑出来找薛宁安。清醒的时候,咒骂周蔓,连带着薛慎之与薛定云一起。

    商枝进屋洗完澡,薛慎之便回来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让你爹下山和她住一起,兴许会好一点。”商枝提议道。

    薛慎之颔首,“等我进京时在与他说。”

    “嗯。”

    商枝是忧心许氏哪一日突然清醒过来,活不下去,自寻短见,便会累得薛慎之无法科举。

    如果薛定云看着,不至于让许氏寻短见。

    ——

    军营里。

    苏易想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与秦景凌回军营。

    秦景凌为得到商枝更多的认可,他加派一倍的人手,去找追魂草。

    苏易在军营里停留十来天,并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他找上秦景凌,“舅舅,你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证据?”

    秦景凌叹息,时隔十五年,许多证据早已销毁。

    裘天成只能从当年接生的稳婆下手,四个人,如今找到两个人,对当年一事并不太清楚,因为接生的是另外两个,她们只是辅助搭把手。只记得当年在秦玉霜还有一个多月临盆,京城夏日太炎热,便在别院避暑。苏元靖担心她会早产,挑选的四个稳婆跟着秦玉霜去别院。住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苏元靖有要事回京,秦玉霜不能舟车劳顿,只得留在别院里。

    就是这个时候,别院里突然来了一个女子,这位女子正是兴宁侯府的姑奶奶张涵嫣,她远嫁江南,新婚半年的时候,相公暴毙而亡,张涵嫣被张家接回来,刚刚经历丧夫之痛,张涵嫣心中痛苦,时常来侯府找秦玉霜开解苦闷的心情。之后有近半年未见,在庵庙里诵经超度亡夫,大病初愈便来见秦玉霜,脸色十分苍白。

    秦玉霜留她下来用午饭,午饭之后张涵嫣告辞,秦玉霜便突然发作早产,孩子生下来便昏厥过去。

    苏元靖赶回别院的时候,孩子已经躺在秦玉霜身边入睡。

    秦景凌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猜测是张涵嫣肚子遮不住了,方才借着悼念亡夫为由,住在庵庙中。刚刚生产完,她就去找秦玉霜,并且给秦玉霜下催产的药,等孩子生下来,买通乳母将孩子掉包。

    至于为何猜测是乳母,那是因为在苏锦瑟二三岁的时候,乳母失足掉进荷塘里淹死。

    如今看来只怕未必是失足,而是苏元靖觉察到真相,对乳母下手了!

    “快了。”秦景凌搓一把脸,觉得如今或许先打草惊蛇,让苏元靖意识到事情暴露,或许他情急下会露出破绽。这个念头一起,他就听苏易道:“我让曹管家回京,将苏锦瑟的事情告诉我父亲,让他提防着苏锦瑟,以免她对母亲下手。”

    秦景凌面色一变,他写下一封信,连忙叫马龙,“你速去京城,将信送去秦府!”

    马龙拿着信,快马加鞭去京城!

    苏易觉察到事情的严重性,“苏锦瑟会对外祖母不利?”

    “不,我告诉母亲,让她在一边提点你娘!”秦景凌知道秦玉霜有孕在身,事情揭露的时候,太过突然,对她来说难以承受。

    若是有秦老夫人在耳边提点,到时候给一点时间,她能够很好的消化掉。

    秦景凌记起商枝的话,他若是查清楚当年是如何调换身份的,便第一时间告诉她。秦景凌将混乱的资料收拾一番,他准备现在去杏花村。

    “舅舅,你要将消息告诉枝枝吗?”苏易说出自己心里的担忧,“我觉察到枝枝对我们的抵触,这些资料并不齐全,她如果知道全部的真相,会不会就此不与我们往来?”

    “她的抵触是对你。”秦景凌丢下这句话,走出营帐,就看见陈副将抱着挎着包袱疾步过来,他取下包袱,拿出里面装着追魂草的盒子递给秦景凌,“将军,幸不辱命,找到追魂草!”

    秦景凌神色稍霁,算是这段时间来,得到最好的一个消息。

    苏易被扎心了,仔细想一想,商枝的确更不待见他!

    擦了擦鼻子,苏易跟着秦景一起凌策马回杏花村。

    ——

    京城,兴宁侯府。

    长房的芙蓉居的庭院里,搭建着戏台子,四五个伶人在戏台子上咿呀咿呀的唱戏。

    张涵嫣穿着素色长裙,坐在凉亭中观戏,唱到母女相认时,她指着身边的婢女,“看赏。”

    婢女拿着几个用来打赏的钱袋子,扔在戏台子上。

    张涵嫣看戏的兴致却淡了,她倚在美人靠上,看着戏台子上的伶人,母女相认,泪湿衣裳,相携着回府就此圆满。

    而她呢?

    张涵嫣保养得宜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悲苦,只能与女儿私底下偷偷相见,才能听她唤一声娘。

    明面上即便相遇,苏锦瑟不过客客气气叫一声姑姑。

    思念如潮,张涵嫣再也坐不住,她回屋拿着亲手给苏锦瑟缝的长裙,准备去见她,有好几个月未曾相见了。

    挎着包袱走出院落,张涵嫣又停顿住脚步,苏锦瑟方才进京,她便去见苏锦瑟,秦玉霜会起疑吧?

    她脚步一转,正要回院落,就听见二房的侄女掩嘴笑道:“真是痛快!苏锦瑟那小贱人也有今日,脸被毁,手指被砍断,她这辈子只怕是毁了,哪家宗妇会要一个废物?”

    张雪珊幸灾乐祸道:“贵妃娘娘赏她二十大板,满地的鲜血,那凄惨的模样,真够解气的!”

    “谁让她得罪文家,又冲撞公主,被打死也是活该!”

    “住口!”张涵嫣脸色阴沉,呵斥道。

    张雪姗与张如芸吓一跳,脸上笑意敛去,低声叫道:“姑姑。”

    “女戒女德你们都学到何处去了?落井下石,背后嚼人舌根,这就是我们侯府的教养!”张涵嫣几乎忍不住要撕烂这两张臭嘴,敢取笑奚落她的女儿!

    张雪姗与张如芸大气不敢喘,并非是张涵嫣在府中积威甚深,而是她十五岁出嫁,还未满十六岁便丧夫,接回京城六年后,晋元帝登基,皇后娘娘与张涵嫣算是交好,怜惜她孀居一人,便为她指婚。可却被张涵嫣义正言辞的拒绝,表明对亡夫从一而终,不愿意改嫁。

    皇后娘娘感念她情深,为她兴建一座贞节牌坊,以示她对亡夫的坚贞不渝。

    张涵嫣的名声极好,若是她口中说出两姐妹的不好传出去,她们的名声便要毁了。

    “回去抄写一百遍女德。”张涵嫣心里记挂着苏锦瑟,哪里有心思训诫两个侄女,冷着脸匆匆出府,乘坐轿子去平阳候府。

    张涵嫣心急,不知道苏锦瑟伤得如何,掀开轿帘看还有多远,一眼看见从茶馆出来的苏元靖。

    “停轿!”

    张涵嫣等轿子停稳了,她快步到苏元靖的面前,“侯爷,能否借一步说话!”

    苏元靖见到是张涵嫣,脸色阴沉得滴出墨来,他最不愿见到的就是眼前这张脸。左右看一眼,无人注意,他往一旁的巷子走去。

    张涵嫣紧紧地抓着包袱,她心里是害怕苏元靖的,若不是手里拿捏着苏元靖偷吃她的罪证,自己早已被灭口了!

    这个男人生就一副铁石心肠,也正是这一副冷心肠,却对秦玉霜情深不悔,才愈发令人对他欲罢不能!

    “侯爷,我们的女儿……”

    “闭嘴!”苏元靖额头青筋跳动,裹挟着怒火打断她,“你如果是为见她而来,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如果你让霜儿知道不该知道的,你就等着看苏锦瑟的下场!”

    张涵嫣眼底蕴含着泪水,祈求道:“我与霜儿是手帕交,锦瑟受伤,我应该去见她一面。我不会在霜儿面前胡言乱语,当年的事情一定烂在肚子里,求你让我看锦瑟一眼,知道她伤得如何了。”

    苏元靖阴冷地看她一眼,懒得与她纠缠,转身离开。

    张涵嫣看着这个狠心无情的男人,心口揪痛,他对秦玉霜的维护,更让她心里燃起妒火。

    他不许她见苏锦瑟,她偏就要去见!

    张涵嫣第一次与苏元靖作对,实在是他不能体谅一颗为人母的心。

    如此想着,张涵嫣便去了平阳候府。

    方才一到门口,大门前站着的两个护卫堵在门前。

    张涵嫣气得脸色发青,她如果硬闯,这两个护卫一定会将她拖走!

    苏元靖!

    张涵嫣恨不得将这几个字嚼碎了!

    但是以为她就这么轻易的放弃,绝无可能!

    张涵嫣回府,给秦玉霜递拜帖。

    她一走,护卫便去书房给苏元靖回话,“侯爷,张夫人已经离开。”

    苏元靖沉声说道:“日后她来,一律不许她入府。”

    “是!”

    护卫离开,苏元靖就去见秦玉霜。

    秦玉霜身子有些不适,她今日便不在苏锦瑟床边守着,而是卧床休憩。

    苏元靖看着秦玉霜一向红润的面色,如今苍白不已,心疼地握着她的手,“身上哪里不舒服?我已经派人去请太医。”

    秦玉霜小腹微微发疼,她蹙紧眉心道:“许是昨日动怒,动了胎气。”

    苏元靖脸色一冷,他直觉有问题。秦玉霜的身体状况,他密切的关注着,隔三差五的请太医请平安脉,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并不会因为动怒,而动胎气。

    “侯爷,我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秦玉霜思来想去,决定将文贵妃一事告诉秦景凌。若单单只是后宅也就罢了,她听说苏元靖暂停官职在府中。她怕因为苏越与苏锦瑟杀人一事,会被文贵妃拿去做文章,对秦家不利。

    苏元靖眼底闪过厉色,听到秦玉霜在唤他,回过神来,敛去眼底的阴鸷,温和地说道:“不用担心,大哥再过个把月就能回京。”

    秦玉霜安心了。

    箜篌端着药进来,苏元靖接过来,吹冷了喂秦玉霜喝下去。

    秦玉霜喝完药犯困,苏元靖守着她睡着了,方才掖好被子离开月华阁,准备去找苏锦瑟。

    昨夜秦玉霜宿在她的屋子里,第二日就出事,除了她,他想不到第二个可能。

    曹管家面色焦灼,急匆匆跑来,低声对苏元靖道:“主子,给夫人接生的稳婆,被人抢先一步带走了。”

    苏元靖脸色一变,“四个都带走了?”

    “是!四个都带走了,我们的人去晚了一步!”曹管家心里打鼓,将调查来的消息告诉苏元靖,“属下见到裘天成了,若无紧要任务,他一直在秦将军身边。这个时候,他出现在京城,而且掩藏行踪,属下担心是秦将军听到什么风声了!”

    苏元靖一听人是被裘天成带走,双目狠厉,满面阴霾的说道:“他们什么时候将人带走,又是往哪个方向逃离?”一边问一边往马圈走,解开缰绳,他翻身上马。

    “城东。”

    苏元靖一抽马鞭,马如离弦的箭疾射而去。

    曹管家立即带人去追,最后在城东将人堵截。

    裘天成见到苏元靖追来,跳上马,大喊一声,“撤!”他架着马车冲出城门。

    苏元靖还未追上去,看守城门的五城兵马司追过去,将裘天成包抄。

    苏元靖不费一兵一卒,将裘天成劫拿下来,他骑着马过去,手里的长剑挑开车帘,看着马车里被捆绑住的四个老妇人,他拽着缰绳的手一松。

    五城兵马司的人问道:“侯爷,您是在抓拿逃犯?”

    苏元靖颔首,“嗯,你们将他们关押起来。”

    裘天成鼓着铜铃大的眼睛怒瞪着苏元靖,挣扎着要冲上来,被兵马司的人拉住,在他脚上踹一脚。

    “老子是秦将军的人,你们赶紧放了我!”裘天成大怒!

    兵马司的人冷笑一声,“秦将军不在京城,谁知道你是不是假冒?带走!”

    苏元靖见裘天成被带走,示意曹管家将马车赶回别院。

    等人全都散了,两个经过乔装的男人,带着两个老妇人慢慢地从城门里出来,然后快速走到不远处等着的一辆马车旁,催促两个妇人上车。

    他们庆幸裘天成料事如神,苏元靖竟真的追过来,未免目标太大,他们丢两个假的稳婆在马车里,而他们手里的两个,才是主要为秦玉霜接生的。

    其中一个道:“裘副将被抓了咋办?”

    “不用管,将这两个稳婆安全藏起来,再通知秦将军,让他速速回京!”

    ------题外话------

    哈哈哈~枝枝快要回京了,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