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渣爹说亲,文家的报复!

时间:2018-07-10作者:广绫

    苏锦瑟突然到来,带着一身伤,惊动了平阳候府上下。

    秦玉霜看着苏锦瑟脸上狰狞的伤疤,右手断掉两根的手指,刺激得差点昏厥过去。

    “阿锦,究竟是谁敢这样对你!”秦玉霜红肿着眼睛,想要触碰苏锦瑟的脸,又怕碰疼她,止住的泪水又落下来。“出手未免太过狠辣,你是个女孩子,如今这般模样,今后你该怎么办?”

    苏锦瑟心中怨恨高涨,恨不得告诉秦玉霜,是商枝伤了她,让秦玉霜将商枝给杀了!

    可是她看着满面担忧搀扶着秦玉霜的苏元靖,再多地恨都只能咽下去。

    “我回京的路上遇到劫匪,幸好二哥去得及时,才没有让劫匪害我性命。人……已经被二哥杀了。娘亲,不信您问二哥。”苏锦瑟手指掐进掌心,不但不能叫人去报复,还得为商枝遮掩,心里憋屈得要命!

    秦玉霜看向苏越,“你妹妹说的可是真的?”

    苏越觉得苏锦瑟太善良,想说出真相,却被苏锦瑟用力拽着袖子,她眼底带着哀求,“二哥,你说是不是的?”

    苏越无奈,“是,被我一剑杀了。”

    秦玉霜自责道:“我就不该答应让你去请神医,如今神医未请来,你又败相了。”

    这句话戳到苏锦瑟的痛处,她面露悲苦之色。

    苏元靖锐利的目光在苏越身上扫过,落在苏锦瑟的脸上,又看一眼苏越,似乎想要辨认他们的话是真是假。

    最后他宽慰秦玉霜,“太医院院使是疗伤圣手,请他过来给治一治脸。至于手指的话,凭着平阳候府的家世,找一个家世清白的普通人,他也不敢对锦瑟如何。”

    苏锦瑟难以置信地看着苏元靖,她堂堂侯府大小姐,嫁给一个家世普通的男人?她如何能甘心?再多的不甘,也没有她插话的余地!

    秦玉霜点了点头,焦灼地等待太医院使。

    苏锦瑟见秦玉霜竟然也同意苏元靖的话,心中对她也充满怨恨,子债母偿。她是被商枝毁了,秦玉霜难道就不该付出代价吗?

    她的视线在秦玉霜显形的肚子上打转,觉察到苏元靖冷锐的目光,苏锦瑟连忙低垂着头,不敢将情绪外泄。

    不一会儿,钟院使过来,给苏锦瑟看脸上的伤。询问道:“伤了多久?”

    “将近半个月。”

    钟院使‘咦’一声,“你的脸应该伤得很严重,伤口深又很长,这种刀伤在脸上,半个月不到就已经完全愈合,是用了什么方法?”看着伤疤边上的两排间隔不远的黑点,倒像是古医书手札里记载的缝合术。

    苏越道:“这是缝合术。”

    钟院使惊奇的盯着这伤疤看了一会儿,点头道:“竟然真的有缝合术,缝合之人手法并不纯熟,但是缝合一下伤口倒是好得快。只不过你的脸上并未用对应的伤药,伤口是痊愈了,脸上的伤疤很粗糙,并没有淡去。如果是用草药敷着,等它慢慢愈合,疤痕不会如此难看。如今就是敷药也迟了,伤口完全痊愈,只能涂抹药膏,效用却不大。”

    苏锦瑟双手摸着脸上的伤疤,惊慌地问道:“脸上的疤治不好了?”

    “是,治不好,因为缝合后你没有用药,比伤口自己愈合的伤疤还要丑陋。”钟院使是有事说事,将缝合术的利弊说给苏锦瑟听。

    “嘭”地一声,苏锦瑟手里的洋镜掉落在地上。

    “不……不会的……太医,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苏锦瑟自己都不敢看脸上的伤疤,像一条蜈蚣,周边的褐色针眼,就像是蜈蚣的腿脚,一眼望去很恶心!

    她心里恨死商枝,也恨死给她缝合伤口,毁她面容的庸医!

    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我先开药膏,你早晚涂抹伤疤,看看能不能淡。”钟院使又看向苏锦瑟右手断指,他摇了摇头,重新给上药,“你右手暂且不要再用,锻炼左手。”

    苏锦瑟带着希望进京,希望太医能够治好她,可是太医对她的脸与手都毫无办法,彻底压垮她的希望。

    苏锦瑟面容异常的扭曲,双手紧紧的捂着脸,一双瞪大的眼睛是狰狞的恨意与激愤,那样浓烈的恨意,让看见的人忍不住打个冷颤!

    秦玉霜看着这样的苏锦瑟,十分陌生,她惊惧地抱着苏锦瑟,“阿锦,你别吓娘。就算脸治不好,你还有我们这些亲人。只要心存善良,总有人会发现你的美好。”

    苏锦瑟已经清醒过来,她听着秦玉霜的话,双手紧紧拽着裙角,脆弱的望着秦玉霜,眼底充斥着浓烈的哀伤与凄楚,泪盈于睫,唇瓣颤抖着说不出话。

    秦玉霜看着茫然无措的苏锦瑟,脸上滑下大滴大滴的眼泪,心都要碎了。

    “娘为你寻找名医,总会有人能够治好你脸上的伤疤。”秦玉霜怜惜的抚摸着苏锦瑟脸上的伤疤,心里决定要让苏元靖彻查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苏锦瑟扑进秦玉霜怀中痛哭流涕。

    钟院使给苏锦瑟留下一瓶药膏,突然问苏越,“你们在何处缝合的?”若是有机会,倒是想要请教一番。

    苏越道:“清河县。”

    苏元靖猛地看向苏越,他皱紧眉头,低沉地问道:“你们去的是清河县?”

    苏越如实回答:“我是在清河镇找到妹妹的。”

    苏元靖看向苏锦瑟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希望不是他所想的那般。

    送走钟院使,苏元靖往府内走,就看见几匹马奔腾而来,在府门前停下。

    曹管家与高明高严翻身下马,跪在苏元靖面前,“主子,属下任务失败。”

    苏元靖并未发怒,似乎在得知苏锦瑟从清河镇那边而来,心中隐约有了预感,“你们随我来书房。”

    一进书房,不等苏元靖开口,曹管家跪在地上请罪,“主子,奴才该死,住在客栈中,听到小姐房中弄墨尖叫,担心小姐出事,情况危急下闯入房间,看去小姐的清白,她利用此事威胁属下为她办事,将世子引开,她对您与夫人所出的嫡小姐动手,幸好未曾得手,属下难逃其责,请主子责罚!”

    曹管家打算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他帮苏锦瑟将事情办妥,却被苏易逼迫,只能速度回京,将事情向苏元靖交代清楚。

    “小姐与世子似乎知道嫡小姐的身份。”曹管家将心中猜测说出来,否则苏易岂会为了护着商枝而冷落了苏锦瑟?

    苏元靖想的是另一件事,苏锦瑟是从一开始知道商枝的下落,还是凑巧在清河镇遇上,机缘巧合下才认出商枝的身份?

    他心中推断出是前者,有可能是苏锦瑟偷听到他与管家的对话,利用寻找神医做幌子,实则是去清河镇对付商枝,只不过实力不足,不曾伤到商枝,反而被商枝毁脸断指。

    苏元靖转动拇指上的扳指,半边面容隐在阴影中,辨不清他的神色。

    曹管家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他不但没有完成苏元靖交代的任务,反而看去苏锦瑟的清白,会如何责罚他?

    苏元靖早在猜测苏锦瑟是特地去清河镇对付商枝时,便已经知道曹管家看去苏锦瑟的清白,只怕是被设计,倒是不想去追究。

    只是未能将商枝认回来,苏元靖有些失望,到底心里对于秦玉霜生的孩子有一丝好奇。

    “她……是什么样的人?”

    闻言,曹管家松一口气,擦一擦额头上的冷汗,如实回答道:“嫡小姐名为商枝,无父无母,自小跟着师傅在杏花村生活。师傅离世时她生活艰苦,好在有一身不凡的医术,日子渐渐过得红火,她在清河县是有名的神医。更重要的她是秦将军口中的神医,秦老夫人服用的药丸便是出自她的手。”

    苏元靖双手紧紧的握着椅背,得知商枝在小小的清河镇,那样僻静而又不繁华之地,原以为她只是普通大字不识的少女,却未料到她竟如此光彩夺目。

    若是她自小在他与霜儿身边长大,只怕比如今更出色。

    苏元靖有些惋惜,纵然再出色,也不能让她回苏家。

    “主子……”曹管家看着良久未语的苏元靖,唤了一声,“您打算将商小姐认祖归宗吗?”

    苏元靖面无表情的坐在太师椅中,双手交叠在腹部,“她可有婚配?”

    曹管家沉吟半晌,答道:“有。”见苏元靖坐直了身体,将薛慎之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在杏花村名声不好听,克死长兄被赶出来,如今是个举人,来年开春进京参加会试,两个人已经定亲。”

    “定亲了……”苏元靖想到薛慎之的出身,皱紧眉心,“她不愿认你做养父?”

    曹管家绷着头皮道:“她认了龚县令一家做义父义母。”

    苏元靖点了点头,摆手让他退下去。

    曹管家撑着地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她像谁?”

    曹管家拉门的手一顿,转过身来,“像夫人,有六七分相似。”

    苏元靖不再开口,心里那份惋惜中多了遗憾,却更确定不能让商枝接触苏秦两家的人。

    至于苏易那边,也要封口。

    不过他心里有一个主意,既然商枝有义父义母,又是县令,她本身十分有能力。虽然不认祖归宗,也无法抹去她体内留着苏家血脉的事实,一个寒门子弟如何配得上她?打算让秦玉霜给她相看一个世家子弟,让商枝嫁过去。

    书房里还剩下高明高严两兄弟,他们等着苏元靖的吩咐。

    “盯着苏锦瑟,她若是对夫人有异动……”苏元靖眼底一片冷酷,做了一个手势。

    苏锦瑟留在府中,只是因为发现的时候,想要再替换过来,已经来不及,只能留下来充当秦玉霜所出的女儿。

    她乖巧安顺便养着,若是她心大,对秦玉霜起了不该有的坏心思,便没有存在的必要!

    高明高严心中凛然,神色凝重应声,“是。”

    他们退出去。

    苏元靖起身去找秦玉霜。

    苏锦瑟已经睡下,秦玉霜守在床边,忧心忡忡。

    苏元靖进来,看一眼床上的苏锦瑟,表面柔顺,骨子里毒辣,心里低估了这个女儿。

    “睡了?”苏元靖温柔的询问。

    秦玉霜点了点头,担心苏元靖说话吵醒苏锦瑟,她起身坐在外屋炕上。

    苏元靖坐在她的身侧,将秦玉霜的手拢在掌心里,低声说道:“霜儿,我听大哥说神医只有十五岁,和我们的女儿一样大。神医不愿意离开家乡来京城,我们可以给她在京城里挑选一个世家子弟,让她嫁进京城。如此一来,可以给娘治病,也能医治锦瑟的脸,一举多得。你找与我们侯府相差无几的嫡子,不需要继承爵位,没有官职也无所谓,只要干净。”

    秦玉霜不赞同的说道:“神医不愿意来京城,一定不是因为不肯离开家乡。我们不能擅作主张给她安排婚事。若是她有婚约,有意中人呢?最好是征询过她的意见,以示对她的尊重!”

    苏元靖笑道:“还是你想得周到。”

    内室里,苏锦瑟睁开眼睛,毫无睡意,听着外室传来的话,被子里的手紧紧握成拳头。

    她只配家世普通的男人,而商枝何德何能,竟给她挑选家世与侯府相当的男人!

    苏锦瑟恨得无法抑制。

    这时,屋外传来曹管家的声音,“侯爷,夫人,文贵妃派人接大小姐入宫。”

    苏锦瑟一惊,文贵妃请她入宫?

    陡然,她记起今早在城门口与文娴的冲突,心中发颤,她正要拒绝,就听见文贵妃身边云姑姑的声音,“侯爷,夫人,公主想见苏小姐,娘娘吩咐奴婢来请苏小姐入宫。”

    秦玉霜吩咐玲珑去叫醒苏锦瑟。

    苏锦瑟就算是想要装睡,她也没有办法,只能装作被玲珑刚刚吵醒的样子。

    “小姐,文贵妃请您入宫,奴婢伺候您梳洗。”玲珑扶着苏锦瑟起床,更衣梳妆。

    苏锦瑟一点也不想进宫,一定是文娴那小贱人进宫告状,可文贵妃与永安公主很得圣宠,文贵妃膝下并无皇子,只有永安一个公主,所以行事作风毫无顾忌,但凭喜好,也正是如此更得皇上喜爱。

    她无法违抗不进宫,躲过这一次,只怕越发激怒文贵妃,得到更深重的惩罚。

    “苏小姐,你还没有好吗?需要奴婢帮忙吗?”云姑姑站在珠帘处,看着坐在铜镜前发呆的苏锦瑟。

    苏锦瑟浑身一颤,她僵硬的笑道:“好了。”拿着面纱佩戴在脸上,遮住伤疤。

    云姑姑带着苏锦瑟入宫。

    秦玉霜担忧地问道:“文贵妃好端端找阿锦做什么?永安公主与阿锦并不友好。”

    苏元靖宽慰道:“不用担心,文贵妃不会无缘无故找麻烦,或许是永安公主许久不见锦瑟,想见一见她。你拦着这次不许锦瑟入宫,惹怒文贵妃,今后更加为难锦瑟。”

    秦玉霜正是想到这一点,才让玲珑唤醒苏锦瑟进宫。

    文贵妃自小就要强,性子霸道,不允许别人忤逆她的命令,许多人不喜欢她。

    云姑姑引着苏锦瑟去御花园,文贵妃邀请贵女们一起在赏芙蓉花。

    苏锦瑟远远看着三两结伴的贵女,心中松一口气,许是她多想了呢?

    “娘娘还在贤德殿,再过一刻钟便到了,你先等着。”云姑姑留下苏锦瑟去贤德殿请文贵妃。

    苏锦瑟以往是众星捧月,她容貌才情都十分了得,如今伤手毁脸,她自觉地坐在荷塘边。

    “锦瑟妹妹,你为何不去与其他姐妹们在一起?以前你最喜欢与她们吟诗作对了。”永安公主穿着浅黄色宫装,亭亭玉立在苏锦瑟身旁。

    苏锦瑟看着永安温柔如水的笑容,微微愣住了,因为永安从来不会主动与她搭话。

    苏锦瑟心里快速想着永安来此的目的,却听她关切地问道:“锦瑟妹妹,天气炎热,你为何戴着面纱?本宫听闻你去的清河镇,高氏夫家在清河镇,她带来几盒美肤膏,药效极好,你也是用了吗?”

    说话间,永安靠近苏锦瑟几步,弯腰倾近身子,仿佛下一刻就要揭开她的面纱。

    苏锦瑟看见众人好奇的盯着她,心中慌乱,抬手将永安推开。

    “啊!”永安低呼一声,摔在地上。

    这时,宫婢簇拥着文贵妃走过来,看到永安摔在地上,脸色一沉。

    “怎么回事?”文贵妃一双凤目,不怒自威,凌厉的看向苏锦瑟。

    苏锦瑟面色发白,看着自己的手,慌乱无措。

    “娘娘……”苏锦瑟张嘴要解释,文娴扬声说道:“姑姑,表姐问苏小姐为何戴着面纱,就被苏小姐推倒在地上。”

    “没有!我不是故意的,公主想揭我的面纱,一时情急,这才失手推搡公主。”苏锦瑟连忙解释。

    云姑姑扬手“啪”地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苏锦瑟脸上。

    “放肆!在娘娘面前自称我,平阳候府就是如此教的规矩?”

    苏锦瑟脸上的面纱掉落,露出半边狰狞的脸,贵女们全都掩嘴惊呼。

    苏锦瑟紧紧咬着下唇,觉得自己被扒光一般,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十分难堪。

    她看着众人幸灾乐祸的模样,心中怨恨不已。

    文娴出现的刹那,她就知道这是鸿门宴,设局找茬。

    只是没有想到文贵妃心肠险恶,竟叫满京城的贵女入宫,看她出丑!

    苏锦瑟捂着脸,泪水涟涟,“娘娘,您是贤德的典范,皇上方才赐您贤德殿。以您的明智应该知道臣女不是故意为之,臣女愿意为方才的莽撞向公主道歉。”

    文贵妃冷笑一声,“好一个伶牙俐齿!本宫罚你,便是德行有失?”

    “娘娘向来以德服人。”苏锦瑟低头道。

    文娴扶着永安站起来,闻言冷笑道:“真可笑,你推倒表姐,姑姑还没问你罪呢!你一顶贤德的帽子扣下来!说的好像我们欺负你似的。你不是要道歉吗?跪下来掌掴十个耳光,说你有眼无珠冲撞公主,便饶你这一回!”

    苏锦瑟委屈的说道:“臣女相信贵妃娘娘宅心仁厚,绝不会以权压人,逼人就范。文小姐,就算娘娘在宫中只手遮天,也不能违背宫规,乱动私刑!”

    “好一个以权压人,只手遮天!你将皇后娘娘置于何地?冲撞公主,不知悔改,又在本宫面前出言不逊。苏家不会教女,本宫便代劳管教!”文贵妃冷着脸,厉声道:“拖下去,杖责二十大板!”

    苏锦瑟悚然一惊,心里害怕起来,不敢再顶嘴,焦急道:“娘娘,臣女知错,请您饶了臣女这一回。”

    “苏锦瑟,本宫今日给你一个教训,好让你长记性,凡事三思后行,莫要临了方知悔恨。本宫仁慈,留你一命,他日犯在别人手里,可不如本宫好说话!”

    文贵妃高深莫测的望着苏锦瑟,高高在上的姿态,仿若看着垂死挣扎的蝼蚁,连不屑的表情都免了。

    “娘娘,娘娘,您滥用私刑,触犯宫规,您不能这么做……”苏锦瑟被嬷嬷拖下去,尖声叫道。

    两位嬷嬷各自抓住苏锦瑟一条胳膊,顺势一扯,她就趴在了地上,另一个嬷嬷抓住苏锦瑟的脚踝,将她死按在地上,防止逃跑。

    掌刑的内侍手持廷杖,高举落下,板板落在苏锦瑟的右边屁股。

    衙门里一板子下去,左右屁股一起承力,杖伤就要轻一点。宫里的板子打得有门道,只打一边,一边屁股受力,杖伤要重一倍。

    嬷嬷怕苏锦瑟的尖叫声吓着贵女,行刑前用帕子堵住她的嘴巴。

    苏锦瑟脸色煞白,白色长裙上洇出鲜血,随着板子落下,鲜血将长裙染红,慢慢滴到地上。

    苏锦瑟快要痛晕过去,又在疼痛中苏醒过来,等二十大板打完,已经皮开肉绽,奄奄一息。

    文娴拉着永安站在一边看着,看到苏锦瑟的惨样,心中就解气。

    永安不敢看,抿紧唇角。

    “表姐,苏锦瑟惯会装腔作势,他们一家子都气焰太嚣张,惊我的马害得我摔在地上,不过骂她一句丑八怪,他哥就一鞭子抽我脖子上,如果不是我躲一下,小命也丢了。就该打压打压他们的气焰,别太目中无人!”文娴提起苏家兄妹,恨得牙痒痒。

    永安‘嗯’一声,转身回御花园。

    文娴跑到苏锦瑟面前,撂下狠话,“丑八怪,说你呢,下次再敢不长眼,我就让姑姑直接溺死你!”

    苏锦瑟一口气喘匀了,听到文娴的话,活活气昏过去。

    苏锦瑟浑身是血的抬回平阳候府,秦玉霜刺激得两眼发黑,连忙让人去宫里请太医,一边让苏元靖找皇上做主!

    “文贵妃简直欺人太甚!阿锦哪里得罪她,竟下此毒手!”秦玉霜气急攻心,小腹隐隐作疼,她捧着小腹坐在椅子里,“侯爷,你去宫中找皇上,替阿锦讨个公道!”

    苏越听到风声匆匆进来,看着奄奄一息的苏锦瑟,满目怒火,“一定是文娴那个女人,她当街骂妹妹是丑八怪,妹妹本就毁容而伤心欲绝,如此揭她的伤疤,便抽了文娴一鞭子,定是记恨在心,找文贵妃做主了!”

    如果只是这个原因,秦玉霜如何也不愿意接受,“这天下,改姓文了吗?”

    苏元靖立即进宫,找皇上讨公道的时候,正巧文贵妃在御书房内将苏锦瑟与苏越的所作所为说与晋元帝,并未让苏元靖入内。

    文贵妃道:“苏家与秦家声势太盛,隐隐盖过皇权。他们目无王法,横行霸道,滥杀百姓。而其中一个还是当地县令之子,他在任上政绩斐然,是一个好的父母官,却因为苏秦两家的打压下忍气吞声,不敢为子伸冤。皇上若不给他做主,岂不是寒了臣子的心?寒了天下百姓的心?”

    元晋帝看向对面的曾秉砚,“老师有何见解?”

    曾秉砚记起今晨收到的信,被里面的内容几乎气笑了。什么叫考校他的能力?什么叫给他出一道难题?什么叫若是连这微末小事处理不好,便要重新审视他的能力,是否要认他做老师?

    “略施惩戒,以示警告。”曾秉砚简短的说了两句。

    苏元靖非但没有讨回公道,反而被痛斥一番,让他在府中教子,变相暂停了职务。

    苏元靖灰头土脸的回府,压抑着满腹怒火,看着迎上来的秦玉霜,他青黑的脸色一缓,强压着怒火道:“苏锦瑟与苏越在清河镇杀人害命,咎由自取。你回去休息,注意腹中胎儿,我让郎中给你请脉。”

    秦玉霜惊愕住,简直不敢信苏锦瑟与苏越会杀人!

    苏元靖将呆怔住的秦玉霜安置在床榻上休息,走出月华阁,脸色铁青,让高明高严拎着苏越跪在祠堂里。

    苏越见到苏元靖,“爹,你这是干什么?我杀人,那是他们想要杀妹妹……嗯哼……”

    苏元靖一棍子下来,苏越闷哼一声。

    “你只见别人杀苏锦瑟,你又知道苏锦瑟做了什么?”苏元靖将满腔怒火发泄在苏越身上,若非是没有证人证物,苏越此刻就不是在他手里吃棍棒,而是进天牢!

    苏家的脸面全都给他们丢光丢尽!

    ‘咔擦’一声,木棍断裂。

    苏元靖看着咬紧牙关,倔强得不肯吭声求饶的苏越,沉声道:“侯府不求你能承担责任,你只需记住一点,别为侯府招来灭顶之灾!否则在此之前,我先捏死你!”

    苏元靖一走,苏越再也支撑不住地倒在地上,左手臂钻心地疼,他咧了咧嘴,吐出一口血沫。啧一声,真是狠啊!

    在他爹眼中,只容得下他娘,除此之外,谁都入不了他的眼。

    捏死他?

    呵!

    苏越讽刺的笑了笑,最是瞧不起苏元靖。

    而另一边,苏锦瑟醒过来,屁股上钻心的疼,倒抽口凉气。

    彩画连忙过来问道:“小姐,您疼得厉害?夫人吩咐奴婢给您熬了汤药,喝下去能镇痛。”连忙去端汤药。

    “我娘呢?”苏锦瑟问。

    “夫人回去休息了。”彩画喂着苏锦瑟喝下汤药,将府中的事情说给苏锦瑟听,“侯爷进宫为您讨公道,回来之后,将三少爷抓进祠堂去了。三少爷出来,受一身伤。”

    苏锦瑟心中一惊,难道是清河镇的事情暴露了?

    她心中恨意难平,平白无故遭受这么多的罪难,如果身份被揭露,秦玉霜一定不会认她的!

    不行!

    她一定得想办法拖延住!

    苏锦瑟想到其中的关键,无论是苏元靖还是秦家,都对秦玉霜如珠如宝,如果她出事,那些人还有工夫揭露身世吗?只怕不愿刺激秦玉霜,因而隐瞒下身世也说不定!

    “彩画,你将那口填漆箱笼打开,里面收藏三幅字画,你挂在我床边。伤筋动骨一百日,我看着这些字画,也能解解闷。”

    彩画不疑有他,立即将字画找出来。

    苏锦瑟看着彩画将麝墨画的字画挂在床榻边的墙壁上,嘴角勾了勾。这些麝墨是用麝香做的,有孕的人闻久了便会落胎。

    晚间秦玉霜过来的时候,苏锦瑟拉着秦玉霜的手,苍白而脆弱的说道:“娘亲,我好害怕,身上好疼。这几日你能陪我睡一张床吗?”

    秦玉霜心疼苏锦瑟,她话说到这个份上,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好。就是住到你伤好都行!”秦玉霜脱掉鞋袜,睡在苏锦瑟的身侧。

    苏锦瑟闻着麝墨的清幽芳香,觉得身上不疼了,靠在秦玉霜肩膀上睡过去。

    ——

    杏花村。

    薛慎之帮着许氏将薛宁安与周蔓葬了。

    商枝也很忙碌,苏易送给她的店铺,她打算今后找时机在其他的地方等价还给苏易,于是找人装修,打算开医馆。

    然后又与徐大人商议将药物推广出去,并且带着徐大人去作坊巡视,最后达成一致。

    有徐大人保驾护航,商枝不怕药物会出事,而且她将药物首先流入伤寒与霍乱的重灾区。

    连日将伤寒药与霍乱药制出来,商枝手里没有人脉,倒是秦景凌留下保护商枝的钱峰,帮忙找上镖局押镖。

    “小姐,这镖局是从军营里退下来的副将,为人正直可信,药物交给他们押镖,不会出岔子。”钱峰做保证道。

    商枝点了点头,“按你吩咐的办。”

    钱峰很高兴的去办事。

    商枝看着一箱一箱的伤寒药与霍乱药,加在一起足足有六千瓶。

    林辛逸忙得头晕眼花,朝商枝抱怨道:“师傅啊,如今药山大量种植供给咱们作坊,作坊里又雇许多药童与郎中,看着能够清闲许多,可是也架不住你大笔大笔的药单啊!”动辄五六千瓶,全都得过劳死!

    商枝沉声说道:“辛逸,这一阵子会辛苦你们,等过完这一阵之后,你们能够宽松下来,以后只需每天制二百瓶即可。其他我再雇一批人,单独辟出来制作美肤膏一类,只供给咱们的医馆。”

    林辛逸瘪瘪嘴,作坊人手够了,一天能够制出三四百瓶,每天两百瓶正好。

    “希望是你说的这样!”

    商枝笑道:“当然也有可能偶然有一大笔药单的时候,但是我会给你们补偿。”

    “这还差不多。”林辛逸心里挺高兴能够步上正轨,只是日常抱怨而已。

    商枝与镖局的人谈妥,将药物运送到儋州府附近的府城,等拿到药铺那边的回执单,任务才算圆满完成。

    作坊这边忙完之后,商枝去医馆看看,黄道吉日已经挑好,就在几日后。她得去看看装修得怎么样,不然开不了业就尴尬了!

    木匠见到商枝,连忙上来说道:“东家,今日可以完成,您验收一下,哪里不满的,在我们离开前说一下,能够给重新给您改一下。”

    商枝看着两层的铺面,一层有连通的三间屋子,面积都挺大,里面全都摆着做好的柜子与竹榻。

    她转了一圈,与她想象中虽然有些出入,却也还行。

    “不要修改了,就这样吧,等下收工我们结算工钱。”

    商枝的话让木工高兴,他说道:“一共是十七两银子,木工活全都是我们拖来的木头做的,比买现成的木柜要结实耐用,价钱上稍微贵一点。”

    商枝刚才检查过壁柜,的确要厚重结实,二话不说给付清银子。

    她留下来打扫,木匠帮忙将做木工留下来的木板与废弃木块,全都收到后院的柴房,给商枝省下不少事儿。

    接下来,商枝与林辛逸、林玉儿几个人,陆陆续续将草药、药丸、美肤品全都摆放在医馆里,只等着开业了。

    距离开业还有两天。

    如今已经进入十一月,早晚温差大,开始要有霜冻。

    医馆开业后,经常要在医馆,极少有时间在杏花村,商枝趁着没有开业,买了油布,这是用棉布和熟桐油做成,可以起到防水的作用。

    商枝买回去,院子里堆满了削成两指宽的竹片。

    薛慎之坐在院子里,脚边还有两根劈成两半的竹子,他手里拿着柴刀,利落的片竹子。

    “够了,我们一起去给土豆搭棚子。”商枝抽出一块薄薄的竹篾,将竹片捆起来,扛在肩膀上去地里。

    薛慎之捆两捆竹片扛过去,两人将竹片插进地里,呈拱门的形状,然后铺上油布,用锄头翻土堆在油布上,免得被风掀翻了。

    忙完之后,天已经擦黑,商枝看着棚子里长势很好的土豆,再有一个月,就能够采挖了。

    她将锄头递给薛慎之,捏了捏酸痛的手臂,“你进京赶考的时候,土豆正好可以挖了,到时候给你煮一布兜,你带着路上吃。”

    “好。”薛慎之唇边带笑。

    回到屋子里,商枝洗漱后,钻进厨房里做饭,她突然惊呼道:“糟糕!我医馆还未起名字呢!”

    薛慎之从书册中抬起头,指着墙角立着的一块木牌子,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几个字。

    杏林医馆。

    商枝呆了呆,高兴的扑过来,在薛慎之脸上亲了一下,“还是你想得周到,不然明日开业,名字都没有,会闹出笑话。”

    薛慎之伸手去抱商枝,小土狗学着商枝扑过来,扑进薛慎之怀中,伸出舌头舔他的脸。

    薛慎之嫌弃地推开它的狗头,“这狗你也带到医馆去。”

    “行,留着它看门。”商枝沉吟道:“它去城里,就不能再叫它土狗,得给它起个名字。”

    薛慎之问道:“你有想好的名字吗?”

    “我想要权财名利。”商枝拿出一张毛边纸,裁成四份,分别写上权财名利,放在地上,“小土狗给你起名字。你自个看看,喜欢哪个字,就用哪个字给你取名。”

    小土狗听得懂似的,它蹲在地上,吐着舌头看着四个字老半天,然后站起来,绕着走了一圈,突然抬起爪子,‘啪叽’一拍,“汪——”

    商枝看着它爪子踩着一个‘财’字,不由得大乐,抱着狗头揉一顿,“汪财。行,今后就叫你旺财,让我赚得盆钵满。”

    明日正好医馆开业,这名字寓意正好!

    小土狗的名字就这样定下来。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商枝与薛慎之两人便去县城。

    商枝特地交代过,让龚县令与徐大人不要凑热闹,他们是父母官,许多百姓认识,他们在的话,病患会畏惧。

    但是商枝显然是想太多,几挂炮竹放了,牌匾揭了,等待病患上门。

    一个上午过去,医馆门可罗雀。

    商枝坐在椅子里,打着哈欠,眼角泛着眼泪。

    薛慎之从书册中抬起头,看着商枝犯困,对她说道:“困了就睡一会。”

    商枝摇了摇头,失落地说道:“这也未免太冷清了,我以为至少能接诊一两个病患呢。”一个上午过去,一个病患都没有。就算有病患上门,看着她年纪轻又是女郎中,摇了摇头走了。

    她心里琢磨着,难道又要造势?

    “医馆这么冷清,小妹医术遭到质疑了?哥给你捧场,你来给我号脉。”龚星辰提着礼包进来,搁在柜台上,往桌前一坐,伸出手腕。

    “我正好要给你检查,看你有没有气胸。”商枝推开他的手,“去榻上躺着。”

    龚星辰躺在竹榻上,商枝挽着袖子,在他胸膛上按几下。

    这时,门口传来急切地叫喊声,“郎中,郎中,救命!快救命!”

    商枝转身就看见一个中年富绅抱着一位女子进来,她额头上磕破一个洞,脸色苍白,陷入昏迷中。

    富绅焦急的说道:“郎中,快!你快救救她!”

    商枝凑近了,看清女子的容貌,顿时惊愕住。

    姜姬!李明礼的母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