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九十五章 苏易的怒火,声名鹊起!

时间:2018-06-22作者:广绫

    陈梅花手里拿着喜饼和十两银子,握着银子的手都在哆嗦,她数一遍,又数一遍,三四遍才数够。

    打小家里头穷,过手的银子,顶了天也就二两。

    一下子,她拿到十两银子,怎么能不激动?一个个碎银子放在嘴里咬,‘哎哟’一声,牙都要崩掉了。

    眼见着快到商枝的新房子,她心里又嫉妒又羡慕。突然,一个激灵,她回过神来。商枝都住大瓦房,地板都是铺着青砖石,牛车代步,可怜个屁!

    要说可怜,她才可怜,娃儿都没一口奶水吃。

    陈梅花眼珠子一转,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苏锦瑟救济商枝,可又不准她告诉商枝东西谁给的,还得以自己的名头。这么说来,苏锦瑟肯定不会过问商枝究竟拿多少银子!

    这样一想,陈梅花盯着手里银光闪闪的银子,扣下六两,只给商枝四两。

    她家穷,可整不出十两银子。

    到时候事情暴露,她再把银子还给苏锦瑟就成了。

    陈梅花告诉自己不是贪银子,而是她拿十两银子给商枝,准得露陷。

    她抠出六两藏在袖子里,陈梅花压下急促的心跳声,‘砰、砰、砰’把门给敲开。

    商枝拉开院门,看着站在门口的陈梅花,忍不住皱紧眉头,“你有事?”

    陈梅花心里怨恨商枝的冷血无情,但是想着因为商枝,她白得六两银子,心里没那么气。

    “你上次捎带我们母女一程,我准备给你送饭和你扯平。我娘病了,事情耽搁下来。”陈梅花冷着张脸,十分不情愿的把喜饼给她,“这是新来的邻居发的喜饼,我给你送过来,算和你扯平了。”

    商枝看着拎到面前的喜饼,冷淡地说道:“不用,你拿去吧。”

    “你是想要我欠着你?我可一点都不想和你扯上关系。”陈梅花把喜饼挂在门栓上,又把四两银子递给她,“你和回春医馆有关系吧?我娘用你的名号在回春医馆赊账,他们听说我们是乡邻,不肯收银子,我问人借了几两银子还给你,咱们算是两清了!”

    动作粗鲁,一把将银子塞进商枝手里。

    商枝看着手里的银子,又抬头看了看陈梅花想和她撇清关系的急切样。

    “银子你自己还给回春医馆。”商枝把银子递给陈梅花。

    陈梅花转身就跑了。

    反正苏锦瑟说东西不许以她的名义给,那自己随便瞎编掰扯,至于商枝信不信,她可不管那么多!

    商枝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陈梅花,心里的疑云越来越重。

    陈梅花和她娘差不多,爱占小便宜,怎么会干脆的把银子给她?

    一出手,还是四两!

    这得吃人参了?

    她看着挂在门栓上的喜饼,若有所思。

    薛慎之手里拿着半只兔子进来,看着商枝站在门口出神,视线扫过门栓上的喜饼,脸色顿时一变,“苏易又送喜饼来了?”

    商枝摇了摇头道:“不是他,是陈梅花送喜饼和银子过来,她说回报那日我捎带她回村的恩情。”

    薛慎之看着商枝手里的四两银子,脸色冷冽下来,“陈梅花夫家家境不太好,对她十分的苛刻。吴氏与陈老三重男轻女,对陈梅花也不过如此,她如何能拿得出四两银子?”

    事情太巧合,苏易兄妹搬进陈老三隔壁住,陈梅花转头能拿出几两银子,不得不让人怀疑。

    “她说是吴氏治病,欠回春医馆的银子,她想与我撇清关系,这才问人借银子还给我。”商枝皱紧眉心,说出自己心底的疑惑,“吴氏的病对症吃药,压根用不了四两银子,最多二两。我只是觉得奇怪,她有险恶的用心,为啥好端端给我送银子?”重要的是陈梅花压根就不富裕。

    薛慎之沉吟道:“谁借的银子给她?”

    商枝怔愣住,薛慎之这句话算是问在点子上。

    吴氏与村里人关系并不好,谁愿意借银子给他们?

    苏易?苏锦瑟?

    这么一想,商枝对薛慎之道:“你去请苏易来家里吃中饭。”

    薛慎之点了点头,他把手里收掇干净的半只兔子给商枝,“这是陈源送来的。他成亲未办喜宴,你给送了喜钱,他的回礼。”

    商枝拿着兔子,“陈大哥就是太客气了,之前他没少拿山货给我。”

    薛慎之倒是大度起来,“以后有什么好事,先紧着他。”

    商枝对陈源和陶氏的印象很好,有好事自然会先顾着他们,“三亩地得种冬小麦,我问陈大哥,他和嫂子愿不愿意帮着一起干活,我给他们工钱。”而且帮她干活有个好处,如果她的方法种麦子长势好,下回他们可以按照这个方法种,不用等她教。

    “陈源如今成家,他很少去镇上做工,经常上山打猎,猎的山货价钱比做工强。你雇他种地,工钱一方面,你权衡好,若是比他打猎少,再仔细斟酌。”薛慎之隐晦的点出陈源家的处境。

    陈源对商枝的好,是以前有男女之情,如今虽然成家,可那份感情不是说淡就能淡。商枝开口,就算不给工钱陈源也会答应。

    商枝疑惑地说道:“陈大哥有困难?”

    “他的丈人得的肺痨,这是不治之症,陶秀才一家本不愿意再继续治疗。陈源不忍心陶秀才被病痛折磨,挣钱给他买药缓解病痛。”薛慎之很欣赏陈源这一点,无论何种原因娶妻,愿意担负起妻子的责任,极有责任心的男人。

    商枝听说过陶氏的爹病重,只说时日无多,她便没有放在心上。

    哪里知道是肺痨。

    在这个时代,肺痨是能要人命的。但是在现代,绝大多数能够治愈。陶秀才究竟什么情况,她还得看过之后才能下定论,究竟能不能治。

    “如果他没有并发症和合并症,也未感染肺心病,结脑,肺部也无纤维化,耐药性强还有治的把握。”商枝把她的想法告诉薛慎之。

    薛慎之不懂商枝的专业术语,能够理解她大致表述的意思,若是没有其他病灶,有一定治好的希望。

    “我明天找他再说。”商枝拿着兔子进屋,“我先准备几道菜,你捯饬干净,再去找苏易。”

    “好。”薛慎之在商枝新房放有衣物,洗干净手,去房中取衣裳,被商枝叫住,“等等!”她看着薛慎之浆洗干净的衣裳沾着泥,满头都是汗水,哪有之前的风光霁月,温雅高洁的气质?“你现在去找他。”

    苏锦瑟看着做农夫打扮的薛慎之,应该是不屑一顾的吧?

    薛慎之虽不知商枝在想什么,却还是先去请苏易。

    商枝准备爆炒麻辣兔肉,东坡肉,酸菜鱼,炒青菜。

    取下围裙穿上,在厨房里张罗开。

    而薛慎之去陈家老宅,苏易正好在院子里练拳,见到他,收拳主动问道:“商姑娘请我吃饭?”

    “嗯,你若有事要忙,不去也不妨事。”薛慎之语气淡淡,十分体贴为苏易着想。

    苏易嗤笑道:“不忙!天大的事也不及商姑娘宴请的便饭。”

    薛慎之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苏锦瑟在屋子里一个人对弈,听见苏易与人对话,她从半开的窗户往外看,苏易将薛慎之整个给挡住,她只看见苏易宽阔的背影,但是那道陌生的冷冽清雅的声音很好听。

    她垂着眼帘想了想,趿着鞋子走出来,只来得及看到身量颀长的背影,他身上陈旧的粗布衣衫,让苏锦瑟打消了心底的好奇。

    “哥哥,方才是谁啊?”苏锦瑟神色温婉,娇声抱怨道:“哥哥来这里不久,结识许多人,我想下棋,都没有人陪着。”

    “让你留在镇上,你不愿意。村民都要忙于生计,他们饱腹糊口都成问题,哪有多余的银钱与时间学琴棋书画?你若是无趣,可以教导村里的孩子。虽说我们停留不久,他们能学的不多,也比什么都不懂的好。”苏易来这里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将商枝的事迹打听清楚。他觉得一个弱女子,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改善自身困苦的条件,还能够帮助他人挣钱改变生计,值得让人敬重。

    若说之前只是感叹她精湛的医术,如今越深入的了解,便觉得她越吸引人,让人忍不住看看,她还有其他令人惊艳的举动与成就吗?

    如此一对比,他忽而觉得苏锦瑟似乎被娇宠得不谙世事,不知人间疾苦。

    虽然以苏家的家世,她此生不必为生计奔波,他却希望她能够像商枝一般,能够为他人付出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村里的孩子都很乖顺听话,他们家中条件困苦,无法开蒙念书,你也可以教他们识字。”苏易对苏锦瑟抱着美好的期望,在他心目中苏锦瑟虽然爱撒娇,可却是心地纯善的女子。

    苏锦瑟想着自己要教身上脏兮兮的孩子,就觉得要崩溃。

    她轻轻咬着唇瓣,软声说道:“我们没有笔墨纸砚,该如何教?”

    苏易语气温和道:“你可以拿树枝和石头,在地上写字教他们。”

    苏锦瑟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易,就见他已经回屋继续沐浴换衣,看着自己纤纤十指,修剪圆润的指甲涂着淡淡粉色的花汁,衬着这双手如脂玉雕刻。

    让她用这双精心养护的手指,拿石头在地上写写画画,教那些穷酸的孩子识字?

    苏锦瑟觉得苏易简直是被商枝下蛊了!

    苏易根本就不知道他句句话都踩中苏锦瑟的底线,沐浴更衣后,心情轻快地去商枝的新房子。

    苏锦瑟回过神来,连忙追出去,哪里还有苏易的身影?

    她愤恨得跺了跺脚,脸色阴沉得可怕。

    这个贱人,都是她害苦自己!

    “小姐。”站在身侧的弄墨,提醒苏锦瑟对面有人来了。

    苏锦瑟稍显扭曲的面容,转瞬露出清丽婉约的笑容,看着手里提着二两猪肉的陈梅花,“陈姐姐,你帮我把东西送给商枝了吗?”

    陈梅花冷不防的在家门口撞见苏锦瑟,吓一大跳,心虚的想把猪肉藏起来,又担心太过刻意,反而被苏锦瑟怀疑,她僵硬地笑道:“我刚才已经给她送过去,她都收下了。”

    苏锦瑟感谢地说道:“陈姐姐,有劳你了。”然后给弄墨使个眼色。

    弄墨掏出十个铜钱赏给她,“这是小姐给你的辛苦费。”

    陈梅花顿时心花怒放,连忙接过赏钱,笑容满面道:“哪里哪里,苏小姐您就是太客气!大家都是邻里之间,互相帮助。”

    苏锦瑟眼底闪过轻蔑,她含笑道:“这不算什么。”

    弄墨掩嘴咯咯笑道:“陈姐姐,您是不知道,像我们这些奴才,替主子跑腿,一次打赏个二五八两的都是正常事情。之所以不给你这么多钱,那是怕侮辱您了。”

    陈梅花巴不得苏锦瑟拿银子羞辱她呢!

    这话可不能说出口,心里忍不住羡慕苏锦瑟身边的奴才。

    心想日后要对苏锦瑟殷勤些,多替她做事,多得些赏钱。

    苏锦瑟看着陈梅花上钩,勾了勾嘴角,流露出一抹带有深意的笑容。

    ——

    商枝炒菜,薛慎之在一旁搭把手,将菜碟子端出来,又把碗筷摆好。

    苏易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十分默契的两个人,忍不住猜测商枝与薛慎之的关系。

    两个人虽然举止亲密,却又不出格,并不像夫妻,又比朋友更亲昵一些。

    转瞬,苏易将这个念头抛掷脑后,目不转睛地盯着薛慎之端着的麻辣兔肉,浓郁的香辣味道,让他忍不住吞咽口水。

    他咽了咽口水,看着商枝端着一碗东坡肉走出来,鲜美肉香随着袅袅热气直往鼻子里钻,肚子突然觉得很饿。

    “商姑娘有一手医术,没有想到还有一手好厨艺。”苏易发自内心的赞誉,比侯府里的厨子做的饭菜还要香。

    “手艺都是练出来的。”商枝调整桌子上菜碗的位置,东坡肉和兔子肉都放在薛慎之坐的面前,给苏易盛一碗饭,“苏公子请坐。”

    苏易坐在薛慎之身边,面前是一碗酸菜鱼与东坡肉。他端着碗,看着饭碗里松软晶莹,又粒粒分明的米饭,往嘴里扒一口,又香又有嚼劲,与他吃过的精米有些许不同。

    “商姑娘做的饭都很不错。”苏易说完,觉得自己像在溜须拍马,可她做的事情,每一件都值得赞美。

    “你过誉了,只是在蒸米饭的时候,滴几滴油而已。”商枝失笑道。

    薛慎之冷冷瞥他一眼,吞咽下饭食,慢声说道:“她样样都出挑,并非只有你所见到的。”顿了顿,然后执起筷子,凉声道:“食不言,寝不语。”

    苏易察觉到薛慎之对他的敌意,想着薛慎之破坏他在商枝面前的好感,含笑道:“正是。商姑娘这等贤良的女子,是所有君子向往的妻子。”

    薛慎之脸黑如墨。

    苏易报复回来,心情愉悦,又因为饭菜爽口开胃,一连吃了三大碗饭,十分满足。

    商枝看着薛慎之只吃一碗,便放下碗筷,突然觉得他很好养活。

    苏易似乎看出商枝的心中所想,忍不住说道:“男人饭量都大,只有女子才胃口小。”

    商枝开口怼过去,“我吃两碗饭,就不是女人了?”

    苏易:“……”

    对于商枝的回护,薛慎之如沐春风,唇边流露出浅淡地笑意。

    商枝将桌子收拾干净,苏易坐在一旁打量着屋子的陈设,倒是很温馨别致。

    “苏公子,你有借钱给隔壁陈家吗?”商枝问着正事。

    苏易道:“不曾,昨日雇邻居打扫,给了一两银子。”

    商枝拿出喜饼道:“你昨日给每家每户都送了喜饼?”

    “每家每户六块喜饼。”苏易看着商枝放在桌子上的喜饼,拿在手里看两眼,“这不是我昨日给你的喜饼。”

    商枝惊讶于苏易的敏锐,“你给每家每户都是不一样的喜饼?”

    “油纸不同。”苏易给她解惑。

    商枝眸光闪烁道:“那你给隔壁是这些喜饼吗?”

    苏易细细回想,摇了摇头,“送给乡邻的喜饼,油纸上都用红色染料描一个喜字,图一个吉祥如意。而这一份喜饼,油纸是空白的。”

    商枝这个时候还猜不出来这些喜饼和银子是谁给陈梅花的,她就是猪脑子了!

    她拿出四两银子给苏易,“你妹妹借的银子和喜饼给邻居陈氏。陈氏家中贫苦,只怕还不起,你拿回去。”

    苏易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怎么突然牵扯上苏锦瑟。

    “你带回去。”商枝叹声道:“陈氏不欠我什么,我若是收下,指不定别人如何编排我。”

    苏易不是普通人,只是简短几句话,就从中知道此事有隐情。

    “好,我带回去问阿锦。”苏易把喜饼留下,只带走银子,“喜饼你留着吃。”

    商枝知道陈梅花可能不安好心,说什么都不会留下喜饼,“我不爱吃饼,昨天你送过来的,我都送人了。”

    苏易便不好勉强,提着喜饼回去。

    他进屋,苏锦瑟正在看诗经。

    听到门口的动静,苏锦瑟连忙放下书册,就看见苏易手里提着喜饼,目光微变,不过一瞬,她就恢复如常。

    “哥哥,你手里的喜饼是我让隔壁陈姐姐送给商姑娘,你为何拿回来?你不知道,她有多可怜,费劲心思想要嫁给村里里正的儿子,那位公子是书生,却因为恋慕书院院长的掌上明珠,强行与她退亲。她在村里是被村民接济长大,因为医死人,饭都吃不上,遭人厌弃。我听后心里怜惜她,便让人给她送去十两银子与喜饼。你也知道,她不愿意接受嗟来之食,我便求陈姐姐用她的名目给商姑娘送去。”

    苏锦瑟有些生气,似乎在不满苏易把东西提回来。

    “十两?”苏易从袖中拿出四两,“不是只有四两?”

    苏锦瑟脸色骤变,眼底带着怒火,“一定是陈姐姐昧下银子不给商姑娘!商姑娘品行端正,不会说谎话!”越想越生气,她忍无可忍道:“不行,我得找陈姐姐质问!”

    苏易拉住苏锦瑟的手腕,“你问她也未必会如实交代,反而得罪人,你一个人在屋子里,我担心她会报复你。只不过几两银子,你今后远着她。”

    苏锦瑟简直要气死了!

    她说是陈梅花就是陈梅花,苏易一点都不怀疑是商枝昧下银子!

    “可是我担心其中会有误会。”苏锦瑟咬着唇瓣,眼底流露出挣扎与为难之色。

    苏易一怔,苏锦瑟挣脱他,匆匆去往隔壁。

    “陈姐姐,你在家吗?”苏锦瑟进屋,四处搜寻陈梅花的身影。

    陈梅花听到苏锦瑟的声音,连忙从厨房走出来,孩子被捆在背上。

    “苏小姐,有啥事要我帮忙吗?”陈梅花解开用布扯做的背带,放下孩子,给陈老头照看。“你尽管吩咐,我没啥事。”

    苏锦瑟失望控诉地看着陈梅花,“陈姐姐,你太让失望了!我给你十两银子送给商枝,你全都昧下来一两银子都不给她!”

    陈梅花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十两银子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我最讨厌欺骗!枉费我这般信任你,你竟然敢阳奉阴违!”苏锦瑟痛心疾首道:“我念在你家贫,女儿年幼,便想要帮扶你一把,故此对你考验一番,你若是个守本分的,我就器重你,让你做我的婢女,挣银子改善生计。可你太让我失望了!”

    陈梅花心里慌了,她没想到苏锦瑟打算雇她做奴才,如果早知道,她就不会扣下六两银子!不但爆发出来,反而还给商枝给坑害!分明给了她四两银子,竟然说一两银子都不曾给她!

    “苏小姐,我是冤枉的,我亲自把银子送到商枝手里……”

    苏锦瑟看着不知悔改的陈梅花,沉着脸,十分生气,“行了,你不用再解释。我相信商枝不会骗我,她住青砖瓦房,哪里缺这几两银子?我就当做把这些银子打赏给下人。”

    陈梅花到嘴边的解释,吞咽下去。如果她交代出来给了商枝四两,而她手里有六两,一定要把到手的银子给吐出来。而苏锦瑟已经对她失望,不会再信任她,差遣她做事,往后一定捞不到银子。既然苏锦瑟已经不计较,不提叫她给银子的事情,她承不承认也没关系,留住这六两银子再说。

    吴氏躺在床上问,“你给苏小姐办事给搞砸了?”

    “我被商枝陷害了!”陈梅花阴着脸,暗恨商枝断了她挣钱的财路!

    屋子里只剩下吴氏的咒骂声。

    苏锦瑟转过身,松一口气。陈梅花贪财,她本来有机会在自己身边做奴才,拿丰厚的月例与赏钱,就因为商枝污蔑她,害得她失去挣大钱的机会,一定会痛恨商枝。

    如果再有个契机,陈梅花不用她穿针引线,也会爆发出来,狠狠报复商枝。

    她忍不住唇边露出笑意,忽而,笑意刹那间凝固在嘴边。

    苏易探究地目光,令她有些心慌意乱。

    “哥哥……”苏锦瑟脸色微微发白,不知道苏易到底听去多少。

    苏易目光沉沉地望着苏锦瑟,看着她柔弱委屈地模样,没有立即心软,只是问出他赶来在门口听见的话。

    “你为何要隐瞒商姑娘把银子还回来的事情?”苏易很不赞同,记忆中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地妹妹,不知什么时候起,生出了心机,学会撒谎,算计人心。

    苏锦瑟心中一慌,面上十分的镇定,她稳住自己,不许乱了方寸。

    “哥哥……”

    “阿锦,你不该是这样的女孩。”苏易面色严肃,这一次铁了心,她不说出实话,不会心软放过她。

    苏锦瑟眼睛里落下两行泪水,她倔强的咬紧唇瓣,无论如何都不打算解释。

    苏易有些失望,语气严厉地说道:“你若不说出一个理由,我明日将你送回清河镇。”

    苏锦瑟红着眼睛,泪水扑籁籁往下掉,“为什么要说谎?那哥哥为什么变了?自从来到清河镇,你的眼睛里只有商枝,对我不管不问。我在这里谁都不认识,来到陌生的地方,心里不知道有多害怕!在家里等哥哥回来,见到你不知道有多高兴,可是你不问我一个人在家好不好,张口闭口都是商枝,欣赏她独立自强,能力卓绝。我一无是处,离开你们就活不下去。她那样好,你干脆认她做妹妹算了!”

    她一边哭,一边抹眼泪,朝他大喊一声,“我讨厌你!我不要再喜欢你!”说着,跑进屋子。

    苏易没有料到是她在与商枝争风吃醋,十分无奈地跟在她身后进屋,抵住她要关上的房门。大力握着她的手腕,将苏锦瑟拽出来。

    “你认为自己受委屈?所以就去做伤害别人的事情?我看是爹娘太过宠溺你,纵容得不知大是大非。无论你有多大的委屈,都不能因为嫉妒对方,而生出害人的心思!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有商枝的对比在,苏易方才知道苏锦瑟有多不懂事!

    虽然是自己的亲妹妹,从小捧在手心里疼宠长大。但是该严厉的时候,不能高高拿起轻轻放下。而是要去教导她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不能但凭性子行事,日后铸成大错!

    苏锦瑟眼泪垂在眼睫,难以置信地望着苏易,似乎没有想到他会用如此严苛的语气来谴责她!

    她难以接受地往后退,用极其陌生地眼神看向苏易,“哥哥,我做错了什么?只是一念之差,在你心中却是这般的不堪?我给她银子的初衷,是怜悯她,只是陈梅花的贪婪,你对商枝的维护,才让我做了糊涂的事情。什么叫害人?这么大的罪名,你扣在我的头上,是想逼死我!”

    苏易面色冷沉,“苏锦瑟,错了就是错了,没有那么多的借口与理由!今日你因为我对她的欣赏,便生出挑拨的心思。下一次,你的手里使的不是银子,拿的就是刀了!”

    苏锦瑟紧紧地攥着拳头,泪珠崩塌,怎么也止不住,无声的落泪,楚楚可怜。

    苏易却是硬下心肠,“去给她道歉。”

    苏锦瑟拼命的摇头。

    “别惹我生气。”苏易声音冷冽下来。

    苏锦瑟无助的抱着自己的双臂,蹲在墙角啜泣。

    苏易额头青筋突突跳动,静静看着她半晌,转身就走。

    “哥哥!你不要走!我错了!我去给她道歉,你不要生我的气!”苏锦瑟慌了,她倏然站起来,扑过去抱住苏易的手臂,“我给她道歉,哥哥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去做。你别生气……我错了……”

    苏易看着她目光哀求的望着他,一双眼睛哭得红肿,沉声说道:“阿锦,你的人生观是错的。不能因为他人的优秀,你心生嫉妒,就想去破坏。你应该态度端正,欣赏对方,向对方学习。”

    苏锦瑟拽着苏易衣袖的手指泛白,闷在他怀里的脸一阵扭曲。

    “你向来明是非,谦卑好学,只是来这里之后,变得不像你自己。”苏易探究的看着苏锦瑟,总觉得她的变化太古怪,或许是以前表现的太完美,突然发现似乎并非如此,说不出心里是何滋味。

    “我改!我再也不任性!”苏锦瑟承认自己的错误。

    “以后不许再这么做。”苏易神色稍霁,轻轻抚着她的脑袋,“去洗脸,随我去给商姑娘道歉。”

    苏锦瑟立即让弄墨伺候洗脸,换一身衣裳出来。

    两人一同去商枝的新房,出门碰见拉开院门的陈梅花,苏易与苏锦瑟淡淡看她一眼,两个人不再停留。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苏易叮嘱她道:“陈氏贪婪莫要与她深交,此次的事情就算了,当做给你的一个教训。你若一个人无趣,空闲地时候去找商姑娘。”

    尖利的指甲掐进肉里,苏锦瑟仿佛麻木,根本不觉得疼,心里只有对商枝浓烈地怨憎。

    若非是她,哥哥为何会如此责备她?

    苏易敲开院门,看着开门的商枝,歉疚地说道:“银子是舍妹给你,她听陈氏煽动,认为你生活很困苦,又怕伤及你自尊,方才借陈氏的名义送给你。”

    苏锦瑟压下心底万般情绪,她朝商枝福身行一礼,“商姑娘,对不起,我不该擅作主张施舍你。”她苦笑一声,“哥哥说你很有能力,不像我学的都是花架子,如果不是有一个好的家世,连你一根手指头也比不得,我这样拿什么同情你?”

    商枝一头雾水。

    “商姑娘,你能原谅我的冒犯吗?”苏锦瑟泫然欲泣,仿佛商枝不答应,她就哭出来。

    商枝看向苏易,他神色无奈,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马车还有一段距离,都没有停下来,尘土飞扬中,就见林掌柜掀开帘子,激动地大喊道:“大侄女儿!成了!成了!”马车一停下来,他迫不及待地跳下马车,一个趔趄,朝前头的大树栽去,袖中的金算盘甩在商枝的脚下。

    商枝捡起来金算盘,巴掌大,搁在手心沉甸甸的,份量十足。

    她看向扶住树木才稳住的林掌柜,径自朝他走过去,“什么成了?”

    林掌柜脸颊撞在树干上撞得通红,他龇着牙,揉搓着脸颊,激动万分道:“你是不知道,伤寒药我拉到县城,吩咐镖局押镖给各地惠民堂送去,正巧来了一个伤寒病患,郎中并不信任你的药有奇效,开药方子连吃几贴不见有效,反而病症愈发严重,迫不得已,郎中给病患服用你的伤寒药。你猜怎么着?当日夜里发出一身汗,在凌晨反复高热,又服用几粒,第二日整个白天不再反复,只有在晚上又高热一次。直至第三日再不曾病发,精神日渐好转。消息传出去之后,百姓得知药价公正,不过几日,药被售卖一空。”

    商枝皱紧眉心,疑惑地说道:“这个节气这么多人感染伤寒?”

    林掌柜嘿嘿笑道:“大侄女儿,你就不知道了。伤寒人人闻之色变,如今有奇效地药丸能治好,价钱也公正,许多人便买回去预备着,生怕感染伤寒买不到药丸。”

    商枝抿紧唇瓣,神色凝重。

    林掌柜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问道:“大侄女,有何不妥之处吗?”

    “有。”商枝叹息道:“药丸并未大量投入生产,目前只有这一百瓶,你不限制他们购买,被他们积压在府中以备不时之需。那么如果遇见急诊病患,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救命药!可你已经卖完了,库存空虚,该怎么办?”

    林掌柜语塞。

    “稀缺的药,需要用在刀刃上。如此能够确保,每一瓶,都是用在真正需要的病患身上。”商枝语重心长,希望林掌柜能够明白。

    “是我着相了。”林掌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懊恼道:“幸而得你提醒。”

    商枝摇头,“不是多要紧的事情,下回注意便是。既然已经销出去,我便加大力度的生产。”

    “对对对!一千……两千瓶!”林掌柜竖着两根手指头。

    商枝笑道:“我先尽快赶出五百瓶给你,其他的陆续给你制出来。”

    “最好不过了!”林掌柜从怀里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牌给商枝。“就是因为伤寒药的缘故,你已经小有名气,制出的阿胶与黄明胶也脱销,一共卖了三十两银子。至于剩下的二十两,与你该给我的三两,就当做接下来的货款。”

    商枝笑吟吟地说道:“行,我给你记账。”

    一旁的苏锦瑟,看着商枝手里五十两的银票,只觉得份外难堪。

    她可怜商枝给十两,转眼商枝进账五十两。

    这时,又驶来一辆马车,比林掌柜稍显稳重,停下来,佟掌柜才从马车上下来。

    “商姑娘,卖疯了!还剩下二十组,我来补货!”佟掌柜根本没有想到,正是因为前几日各位夫人小姐问不到药膏,在他终于摆上货架的时候,全都几组一起买,生怕之后买不到。

    商枝挑了挑眉,今日看来是喜事盈门。

    “恭喜佟掌柜了。”佟掌柜生意好,商枝也高兴,毕竟她得靠药膏挣钱。

    “同喜同喜!”佟掌柜笑得见牙不见眼,“商姑娘何时给我赶制货物?”

    商枝算了算,她小作坊里面只有林辛逸和林玉儿顶事,首要是以伤寒药为先,一百瓶伤寒药需要三天,五百瓶小半个月。

    “你过二十天来取货。”

    佟掌柜为难道:“能否先制五十组?”

    商枝想了想,点头道:“你过七日来取货。”

    佟掌柜喜不自禁,连忙拿出八百两银票给商枝,“我订两百组!”

    商枝面不改色,收下银票道:“七日后暂时给你五十组,其他一百五十组等伤寒药制出来再给你补齐。”

    “没问题。”佟掌柜爽快的答应。

    林掌柜和佟掌柜得到准信儿,互看一眼,齐齐冷哼一声,头扭转到一边。

    商枝现在手里握着大把的银票,有足够的银子在身边,按照如今销售的情况来看,只怕小作坊根本不够看,她得修建大作坊,或者买一套独立的宅子,专供生产药丸。而在人力上同样有极大的需求。

    “两位留步,进屋喝一杯茶再走。”

    两人都是人精,立即明白商枝有话要说,也不客气,直接进屋。

    门口的苏易与苏锦瑟就很尴尬了。

    当真是应那句谁可怜谁真的不知道!

    商枝不过几句话间,将近一千两银子进账。

    莫说苏锦瑟,就连苏易也没有这本事。

    苏锦瑟脸色阵青阵红,做梦想不到商枝挣钱这般厉害!

    而商枝的能耐,却衬得她像个跳梁小丑!

    苏易倒是不觉得什么,只是心里愈发的钦佩商枝,小小年纪,能得生意场的人如此敬重推崇,足见本事相当过硬的。

    他想说几句话,可又陆续来了几个人,都是其他药铺的掌柜。

    或许是伤寒药太过令人震撼,打听商枝的消息,尾随着林掌柜而来。

    “商姑娘,我等是为着伤寒药慕名而来,能否进一步详谈?”几位掌柜姿态放低,十分恭敬。

    ------题外话------

    薛哥:虽然知道媳妇很优秀,怕情敌惦记着,但就是忍不住炫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