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八十七章 下毒,恶惩许氏!

时间:2018-06-12作者:广绫

    许氏袖中揣着药包,心里多少发虚,气势上矮一截,没有一进院,找薛慎之闹腾。

    她望着院子里的热闹喧嚣,紧紧攥着袖子,一时迈不开脚。

    村民已经发现她,虽然打心眼里瞧不上许氏,架不住她肚皮争气,生一个有出息的儿子。

    陈氏捧着饭碗,站起来招呼许氏,“都开席面了,你咋这个时候才来?差不多都坐满了,只有前头留一张桌子干活的吃,你在咱们这里挤一挤。”

    许氏是个泼辣老货,村里的人都敬而远之。她自个心中有数,眼下看见大伙都巴结讨好的上前主动搭话。许氏心思活泛起来,如果薛慎之对她言听计从,今后她在杏花村得多威风啊?

    她抬着下巴,鼻子里哼一声,“你们吃,我和栓子坐。”

    陈氏脸上的笑容挂不住,看着邓氏甩着袖子朝栓子走去。朝地上呸一声,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谁不知道,薛慎之中举,压根就没有请许氏吃席面。她自个腆着脸凑过来,全都等着看许氏的笑话。

    栓子独坐一桌,这是特地留出来给干活的吃。他饿不敢乱动,小口小口喝着商枝给他磨的黄瓜汁。

    许氏才不管这些,她一屁股坐下来,看着满桌子丰盛的肉菜,拿着碗,一筷子插在整只猪肘子上,全都挑放自己碗里。

    “奶,你不能吃独食,猪肘子大伙一起吃。”栓子眼瞅着许氏往嘴里塞,连忙放下杯子,拉住许氏的袖子阻止她。

    “没大没小,短命鬼就是这样教你的?”许氏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咬一大口,香软酥烂,入口即化,又不油腻。

    尝到这其中的美味,许氏敞开肚皮吃,胡吃海塞,尽挑拣好的吃。

    她不是一个人吃,捎带着栓子一起,“你怕啥,他们敢为你吃饭骂你,奶给你做主。你得长个,可不能饿坏了!”

    栓子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他真的饿了,见许氏吃得香,嘴馋得很。他看着许氏夹着放碗里的鸡腿,心想:应该没有关系吧?

    就吃一个鸡腿,而且奶在呢,薛慎之和商枝肯定不敢说教他!

    这样一想,就拿着鸡腿啃起来。

    祖孙俩吃的满嘴流油,腰滚肚圆,一桌子狼藉。

    商枝将锅里的菜装盆,留给刘大婶分盘,她拿着抹布擦手,往院里头走。就看见等下他们吃的那一桌,桌面洒满汤汤水水,满地肉骨头。

    商枝脸色一沉,他们规规矩矩的吃,她不会生气,碗里翻搅地看着就倒胃口,根本不尊重后面吃的人!

    “栓子!”商枝冷静地看着栓子,指着身边的位置,“过来!”

    栓子见到商枝,眼前一亮,放下碗要喊人,就看着她沉着脸喊他过去,心里觉得委屈,他干站着不动。许氏在这里,商枝不敢教训他!

    “我饿了,不许吃?他们都开动了,凭啥我吃就要挨训!”似乎有人撑腰,栓子把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你现在又不养我,凭啥管我?我早就受够你们了,我今天就跟我奶回去!”

    许氏嘴一斜,拉着脸,“咋?你这恶妇就是这样磋磨我乖孙?饭都不给吃,罚他干活?现在为一口吃的,还想教训他?我倒是要叫薛慎之给个说法,他大哥救他搭上一条命,他就是虐待虎子的儿子!”

    商枝强压下心里的怒火,她不理会许氏的胡搅蛮缠,直直地望着栓子,重复一遍,“过来。”

    “不过去!我现在不住在你屋子里,你凭啥命令我!”栓子红着眼睛,犟着,不听商枝的话,对一旁的许氏道:“奶,我每天得干许多的活,没有做好,就没有饭吃,还要写大字!我讨厌写大字,讨厌干活,你带我回去,我睡地铺,不占小婶的屋子!”

    许氏为难了。

    栓子梗着脖子,睁大眼睛瞪着商枝,不让泪水掉下来,像是和她在置气。

    “别以为折磨我,再给我买东西,我就原谅你们!我告诉你,你给我的东西,我不稀罕!”

    商枝看着栓子和许氏凑一块,原形毕露,气不打一处来!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栓子在她家中养了一两个月,养条狗都生出感情,别说一个人。

    这段时间在他们的教导下,栓子逐渐改变坏毛病,往好的发展。

    可这一顿晚饭,彻底打破她的痴心妄想,就像一个巴掌,狠狠甩在她的脸上。

    商枝点了点头,“不稀罕是吧?那就都扔了!”

    栓子眼泪一下子掉出来,攥紧了拳头。

    商枝不再看他,目光落在许氏身上,“谁请你来这里的?是我撵你出去,你还是自己出去!”

    许氏脸一黑,嚯的站起来,凳子啪地倒在地上,她怒指着商枝的鼻子,“我吃自己儿子的席面,还得叫人请了!你有啥资格赶我出去?要滚也是你给滚蛋!不要脸的小娼妇!你是算准他能考上举人,张开两条腿勾引他……”

    “啊——”

    随着众人的尖叫声。

    商枝抽着一条长凳劈头朝许氏砸过去,这一下,砸中了,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许氏吓得噤声,眼睁睁看着凳子当头砸过来。突然,一个激灵,她转身要跑。

    “啊”地一声惨叫,凳子劈在许氏的肩膀,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剧烈地疼痛向整条胳膊扩散,手臂像断掉似的。

    许氏脸色惨白,趴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商枝提着凳子朝她走过来。心肝儿颤了颤,连滚带爬的冲出院子。

    商枝看着吓得屁滚尿流的许氏,丢下凳子,冷哼一声。

    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

    她算是弄明白了,只要你狠下手,就没有治不住的人!

    栓子被吓坏了,商枝眼睛扫过来,他脸色发白,软着腿,去追许氏。

    村民目瞪口呆地望着商枝,刚才那一下,不知是治住许氏,就连他们也被震住。

    商枝看着清清冷冷,和和气气,惹急眼了,她也能和你拼命!

    众人心里想着,还是别轻易和她结仇!

    商枝眉眼一弯,笑道:“你们继续,刚才出了点插曲。”

    乡邻们头皮发麻,见识她心狠手辣的一幕,再看她脸上的笑容,总觉得心里发怵。

    “吃,继续吃!”乡邻讪讪笑着,重新捧着碗坐下吃饭,塞在嘴里的没事,总有点不对味似的。

    被许氏下脸子的陈氏,很幸灾乐祸,可算有人治住许氏,她奉承道:“商丫头,许氏的嘴太臭太毒,这种老虔婆,就该狠狠收拾她一顿,免得她上蹿下跳!”

    商枝笑了笑,许氏这种滚刀肉,你骂她,撵她,没有用,只有下狠手才能收服她。

    陈氏跟着笑,“你也是被她逼急了,不用担心她再闹腾,她会吃这回教训!”

    “最好是这样。”商枝觉得许氏应该不敢再闹了。

    陈氏重新坐回去吃饭。

    商枝往男客那边望去,就看见薛慎之被灌得趴在桌子上,难怪刚才弄得动静,没见他人影。

    吩咐茶花重新做一桌菜,给她们厨房里干活的吃。然后她朝薛慎之那桌席面走过去,有人吐槽薛慎之的酒量,“大家还说每个人都敬新科举人一杯,两杯酒水下肚,他就倒下了。”

    陈族长过意不去道:“慎之言明酒量不行,是我托大,他不好推辞,方才饮了两杯酒。”

    商枝看着薛慎之白皙脸颊泛着微醺的酡红,眉眼温和道:“今日是他的大喜,难免要沾酒,锻炼锻炼酒量也无妨。日后若是得中进士,得参加琼林宴,哪里能滴酒不沾?”

    有人附和道:“是这个理,今后咱们乡邻得多喊他吃几杯酒。”

    笑闹了几句话,陈族长道:“商丫头,你这边有空屋子吗?让人把慎之扶进去躺一会。”

    “有。”

    商枝在前面带路,两个壮汉扶着薛慎之放在床榻上。

    薛慎之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似乎很难受,眉心紧蹙。忽而,微凉的手贴在额头,他努力地睁了睁眼睛,醉醺醺地看着眼前的商枝,抬手握着贴在额头上的手,一下子笑开了眉眼。

    他捏了捏她的手指,突然撑起身子凑近商枝的脸,亲昵地戳了戳她的额头,“你的名字是一味药名,商不是你的姓氏,我给你起个名字?”

    薛慎之吐字清晰,一双漆黑透亮的眸子若不是有醉酒的迷蒙,看不出他喝醉了。

    他凑得近,身上带着清冽的酒香,混合着淡淡药香,十分好闻。

    听他说的话,商枝挑了挑眉,顺着他的话说:“你给我起个什么名字?”

    薛慎之似乎酒气上头,撑不住地侧躺在床上,望着商枝脸上的笑,他原本带笑的面容变得严肃,似乎在醉梦中也觉得给她起名是一件很慎重的事情。

    商枝半蹲在床边,望着被他拢在手心的手,问他,“没想好?”

    “起好了,很早就起好了。”薛慎之话里带着柔和,展开她的手掌,修长地手指在她手心里一笔一画写着,“薛……”

    商枝望着自己的手掌,他一笔一画勾起的痒意直入心底,泛起粼粼波澜。听着他口中吐出的姓氏,心口砰砰地跳动起来,竟是屏息等着他接下来的字。

    “薛……”薛慎之手指一顿,眉心微蹙,摸了摸额头,似乎忘了薛字的笔顺,他低喃着凝神去想,“薛……薛……”

    商枝被他薛半天,薛不出其他的字,也惹得心急了,拿着他的手把薛字写出来,“薛这样写,记住了吗?”

    薛慎之睁了睁眼,盯着商枝的白嫩的手心,半晌突然一笑,“原来是这样写啊……”

    商枝舒一口气,就看见他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

    商枝望着他安静地睡颜,伸出一根手指头,狠狠戳戳他额头。

    你最好忘了这件傻事!

    ——

    许氏逃也似的跑回屋子里,气喘吁吁。

    整条胳膊还是剧烈地疼痛着,她摸着自己的肩膀,高高肿起,显见商枝下毒手!

    许氏又怒又恨,脸色变幻不定,最后变成一片阴沉。

    她摸着袖子里的药包,下定了决心,要给商枝这个贱人好看!

    “奶!奶!开门!”

    栓子啪啪啪地拍着门板。

    许氏骂骂咧咧地开门,“催命呢!你跑回来干啥?你小叔还没给你娶小婶,回薛慎之家住着!”

    栓子被骂得一愣一愣,他红着眼圈说道:“奶,我看看你被打伤得严不严重。”

    许氏脸色一变,咬牙道:“胳膊都打断了,你说严不严重!那短命鬼看着我被打,也不知道帮忙,果然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她眼神一厉,想起一件事,左手拉着栓子进屋,“薛慎之和商枝苛刻你?你很讨厌他们?”

    栓子睁着眼睛看着许氏,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你这死孩子,问你话,咋不应声?”许氏拧着栓子的手臂,栓子痛得缩着胳膊,眼底浮上水雾,搓着衣角,说着讨许氏欢心的话,“我讨厌他们!每天心里想着等回家后,我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后悔折磨我!”

    许氏很满意栓子没有被他们给收买,心里仍然仇视着他们。

    摸了摸栓子的头,慈祥地说道:“奶的乖孙,就数你最听奶的话。”脸色陡然一变,咬牙切齿的说道:“商枝那贱人,敢打伤我的肩膀,不给她一点教训,奶心里咽不下这口恶气!”

    栓子两只手紧紧交握在一起,看着面目可憎的许氏,心里很害怕。

    “栓子,你听奶的话,奶帮你教训这两个人,叫他们吃点苦头,不敢再使唤你干活!”许氏从袖子里摸出一包药粉,塞在栓子的手里,“这里面是巴豆粉,吃了闹肚子。你放在他们的饭食里,别叫他们看见了。”

    栓子想把药包给丢出去,可是手掌被许氏紧紧包裹着拳头,他发颤地说道:“奶,这……这真的是闹肚子的?”

    “奶骗你干什么?你这孩子,难不成在骗奶?你不想给他们教训?只是让他们闹闹肚子而已。当初吴氏下巴豆,乡邻吃了,还是商枝给解毒,不是多大的事儿。”许氏故意生气,吊梢眼一斜,没好气地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早就被他们给收买,舍不得好吃好穿的!你今后就住他们家得了,不许叫我奶!”

    栓子被狠狠一推,摔倒在地上,他哭着跪在许氏脚边,呜咽道:“奶,我下!你别生气,我下!”

    许氏哼哼,“这还差不多!”把药重新塞给栓子,“你现在就去。”

    栓子虽然仇恨薛慎之,对他们又叫又骂,但是没有干过坏事。

    许氏交代他去下药,栓子听许氏再三保证,只是闹肚子,不会有半点其他问题,他心里还是很恐慌。

    可他从小到大,都是听许氏的话,这一次,也同样不敢惹她生气。

    栓子捏着手里的药包,很无助。

    他不喜欢薛慎之和商枝对他的严厉管束,每次都在心里想着要给他们教训,真正要动手的时候,他茫然不知所措。

    许氏从厨房抠搜一颗快要化掉的糖给栓子,“去吧,明天奶接你回家住。”

    栓子咬着唇,一手握着糖,一手握着药包,走出屋子。

    许氏望着缩在厨房里,鬼鬼祟祟,准备出去找栓子的小许氏,警告道:“你让他下,如果不下,你就滚回娘家去!”

    小许氏吓得一抖,白着脸,出去追栓子。

    “栓子。”

    栓子眼底一亮,他扑倒小许氏怀里,把许氏叫他下药的事情给她说,“娘,我害怕!我不想干,可是奶生我的气。”

    小许氏脸上一僵,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她温柔地蛊惑着栓子,“栓子,你二叔对你好,是他应该的。你爹就是因为他死的,现在你爹还活着,咱们娘两哪里要受别人的气,看别人的脸色过活?你本来就不喜欢他们,他们成日里不给你吃饱,睡好,指使你干活,哪有你奶是真心疼你?你二叔和商枝暂时对你好,等他们有孩子了,哪里还管得了你?到时候还得靠着你奶过活。”

    栓子死死盯着小许氏,没有说话。

    “你不想住在他们家,被他们管教,把药下了,等他们发现是你,就不会再管着你。”小许氏在栓子的注视下,脸色越来越僵硬,有的话根本就说不下去。每说一个字,就像有一把刀在戳她的心窝,人人都是教着孩子变好,可她却是把孩子一步一步推进火坑,但是她逼不得已,“栓子,你不听奶的话,娘就会被她赶走,到时候就得被你外祖母给卖给别人。”说完,她就抹着眼角匆匆回屋。

    栓子看着手背上小许氏坠落的眼泪,抬手狠狠擦着眼睛,闷着头飞快地跑到商枝家!

    ——

    乡邻吃饱喝足,全都散了。

    商枝端着两个大木盆摆在院子里,一个盆装剩菜,一个装碗盘。

    几个婶子在帮忙一起收拾。

    院子里摆了五六桌,碗筷都是在乡邻家中借来的,碗底都刻了名字,不会弄错了。

    陈耀宗和陈耀祖、陈四等人帮忙把各家借来的桌椅送回去。

    刘大婶把剩菜端回厨房里,对商枝道:“还剩这么多菜,还有不少好的,天气闷热容易坏,咋处理?”

    商枝和李大婶把装碗筷的盆抬到井边,一边打水,一边回道:“待会你们一人带一些回去。剩下的,明天给乡邻们还碗,一人分一点。”

    “这个主意好。”林三娘笑着夸赞,不但不浪费,还在乡邻面前卖个好。

    商枝笑了笑,挽着袖子,和李大婶一起把碗给洗干净,放进竹筐里。

    等把人送走,商枝累得腰酸背痛。

    转念记起薛慎之还醉着睡在屋子里,怕他宿醉难受,便又生火给他煮一碗醒酒汤。

    揭开盖在锅子的木盖,商枝看见里面闷着浓稠的稀粥,嘴角露出一抹笑,很暖心。

    大约是茶花见她没有用晚饭,又没有留下剩饭,便给她煮一锅粥。

    商枝把锅盖上,换一口锅煮醒酒汤。

    打水,用抹布把灶台、窗户的油渍擦干净,提着木桶里打开门,就看见栓子站在门口,眼睛通红,身上脏兮兮的,像是摔了一跤。看见商枝吓了一大跳,急急往后退了几步。

    商枝勾着唇,冷哼道:“你不是跟着奶回去住,咋回来了?”

    栓子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心里委屈得不行,听着商枝的冷言冷语,抬头瞪着她,梗着脖子道:“我是来找二叔的!”

    商枝看他一眼,把水泼在门前水沟里,转身进屋。

    栓子眼圈一下通红,他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商枝。他咬着嘴唇,在门口站了很久,腿都开始发麻,才抬脚进去。他直接去薛慎之是睡觉的屋子里,见薛慎之喝醉在入睡,站在床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他扭头去厨房里。

    商枝在厨房给薛慎之住醒酒汤,灶台上放着她盛好准备喝的稀粥。听到脚步声,扭头看一眼栓子,把醒酒汤给倒出来。

    栓子紧张抓着裤子,小声说道:“二叔他说难受,要喝水。”

    商枝没有怀疑,倒一杯水给薛慎之送去。

    栓子见商枝走出厨房,他连忙走过去,哆哆嗦嗦掏出一包药粉,往醒酒汤里撒的时候,手顿了一下,想到他娘的话,他咬紧牙齿,倒了一半,又把另一半倒进那碗稀粥里。

    他拿着筷子搅拌搅拌,盯着下药的粥和汤,栓子觉得后背发冷,出了一身冷汗。

    脚步声过来,栓子心都要跳出来,连忙把纸塞进胸口,浑身绷得僵直。

    商枝皱着眉头道:“你听见他要水喝?”

    栓子一怔,似乎没有听懂她的话,在商枝注视下,心慌地点头。

    商枝抿紧唇,看着心慌意乱的栓子,总觉得他有事瞒着她。

    刚才送水进去,薛慎之熟睡着。正要说什么,可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她也就不多嘴管他,反正和她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她又不是犯贱,上赶着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端着醒酒汤送到屋子里,薛慎之低吟一声,幽幽地转醒。

    商枝把醒酒汤放在他的床头边杌子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上薛慎之茫然地目光,轻声说道:“我煮了醒酒汤,你趁热喝了,凉了味道不好。”

    薛慎之还未彻底清醒,望着商枝,听她的交代,点了点头。

    商枝饿了,她见薛慎之听进去,就去厨房端着粥,就着剩菜胡乱对付一餐。

    栓子木桩子似的杵着,睁眼看着商枝把粥端到堂屋去吃。他张了张嘴,想要喊商枝不要吃,可看到橱柜里放着红彤彤的山楂果,还有熬化的糖,就像有一团棉絮堵着他的嗓子眼,瞬间哑了声。

    他喜欢吃糖葫芦,所以商枝每天都准备糖葫芦给他吃。

    就算他搬到薛慎之家去住,她也会给他做,然后送过去。

    虽然嘲笑他不长个,是个矮子,心里惦记着,早上给他磨豆浆煮得浓香给他喝,每天不间断。

    栓子眼底发潮,他突然跑出去,就看见商枝把粥碗‘啪’地搁在桌子上,目光冷厉地射过来,让栓子心里发寒,只见她疾步冲去里屋,急促地喊道:“薛慎之,不许喝醒酒汤!”

    她冲进去,就看见薛慎之吹冷醒酒汤,放在唇边,心跳都要停止了,挥手把醒酒汤给打翻。

    商枝紧张地问道:“你喝了吗?”

    薛慎之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他脑袋昏沉,摇了摇,“正准备喝。”

    商枝心里猛地松一口气,她拿着银针试碗里剩下的几滴醒酒汤,看着变黑地针尖,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

    薛慎之也意识到不对劲,他坐直身体,“发生何事了?”

    商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怒火,到底没有忍住,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你养得好侄儿,在我的粥和你的汤碗里下砒霜。”她说不上来心底是什么滋味,愤怒之火在胸腔里横冲直撞,又为她真心付出却换来一碗砒霜而感到心冷,冷声说道:“果然,根子坏了就是坏了!就算你付出再多,对他来说都无动于衷,他心里抗拒着记住你的好,哪怕一丁点的不好,都会被他牢记着,伺机狠狠报复你!十二岁!他就敢下毒害人,再长几岁,他是不是能够烧杀劫掠?”

    薛慎之脸色瞬间骤变,他昏重地头脑清醒过来,他紧盯着商枝手里的那根银针,突然下床,一阵眩晕,他扶着墙壁缓了缓,疾步走出屋子。

    栓子满脸的泪水,听到脚步声,他惶然无措地看着阴沉着脸,十分薄情的薛慎之,还有染着薄怒,满脸冰冷的商枝,他失声哭道:“是奶叫我下的,她说是闹肚子的巴豆,你会解毒,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想要解释,站在房门口,听到商枝的话,他浑身发冷,心里很害怕,“是毒我不会下的,我真的不会下!商枝姐,我求求你相信我!”

    他极力的解释,想要得到谅解。伸手想抓商枝的手,就被商枝躲开,一巴掌抽打在他的脸上。

    “你扪心自问,我和你二叔亏待过你?让你这般痛恨我们,下药给教训?”商枝这一巴掌,用了力气,手都打麻了,她的怒火不减反增,“哭?你心里觉得委屈,我不该管着你吃饭前要洗手,睡觉前要洗澡,不该指使你干活,处处不让你好过,还拿吃的穿的羞辱你!所以,我和你二叔该死!”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你们对我好,我都知道,是奶,她让我下的药,我不下药,她就把我娘赶回外祖家,外祖家的人会把她给卖了。”栓子意识到自己犯下多大的错误,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嘶哑的解释,“二叔,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乖乖听你的话……”

    薛慎之抬着手,想要打栓子,在即将要落在他脸上的时候,薛慎之手猛地停住,手指根根收紧,手背上青筋爆鼓,他闭着眼,指着门,一声低吼裹挟着勃然怒火,“滚出去!”

    栓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抽噎着,还想说什么,商枝提着他的衣领,把他拽着丢出去。

    她冷着脸进来,对薛慎之说道:“许氏之前胡搅蛮缠也就算了,现在她要害人性命,你说该怎么办?”问出这句话,商枝就蹙紧眉心,这件事交给薛慎之处理,他又能如何处理?若是真的把许氏怎么着,他要走仕途,反而送把柄被许氏拿捏住,如果没有让许氏得到教训,她咽不下这口恶气,冷声道:“这件事你别插手,我来做!”

    商枝丢下这句话,冲进药房里,翻腾出一个药瓶,直奔薛家。

    薛慎之担心商枝吃亏,急忙追过去。

    许氏正躺在炕上,小许氏给她搽药。痛得她嗷嗷叫唤,心里不断的咒骂商枝,又怨栓子还没有动手通知她!

    “嘭”地一声,门被商枝给踹开,她裹挟着怒火进来,双眼往屋子里一扫,直接锁住躺在炕上的许氏。

    许氏被吓一跳,看清楚来人,就想要破口大骂,刚一张开嘴,商枝拔开瓷瓶,手指捏着她的下颔骨,把一粒药丸倒进她嘴里,逼着她咽进去!

    许氏吓得魂飞魄散,抠挖嗓子眼想要把药丸吐出来,却无济于事。

    她红着眼睛,怒瞪着商枝,“贱人,你给我吃啥了?”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让栓子给我下毒,我就让你尝一尝中毒的滋味。”商枝冷眼看着许氏吓得一头栽下炕,脸色灰白的往外爬,想找李大仙给她解毒。

    突然她倒在地上,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痉笑,手脚不由自主的抽搐,站都站不起来。巨大的恐慌笼罩着她,想要求救,舌头变得僵硬,吐字不清,“救……命……”艰难地吐出两个字,颈项僵硬,呼吸急促,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气了。

    许氏瞪大了眼珠子,脑袋都变得不太灵光,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濒临死亡的恐惧在凌迟着她,激发出她的求生欲望,动了动手指头,想要向商枝求救,可手脚抽搐着不听使唤。

    “唔唔……”许氏转动着眼珠子,喉咙嗬嗬说不出话来,希翼的看着吓得软倒在地上的小许氏,替她去搬救兵。

    小许氏看到许氏的惨状,手脚发软,两股战战。想到自己也煽动栓子下药,就一阵后怕,浑身抑制不住的哆嗦,生怕商枝知道了会杀了她!

    小许氏眼泪鼻涕全都一起冒出来,连滚带爬的跑出去要求救,薛慎之堵在门口,她吓得跌倒在地上,仿若筛糠,撑在地上的手抖抖索索,“是娘,是娘逼着栓子下的药,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他冷峻的面容紧绷,目光沉沉地望着屋子里地上不停抽搐地许氏。

    他知道商枝不会如同许氏一般心肠歹毒害人性命,只不过是为给许氏一个教训,因而并没有多说什么,守在门口替她看门。

    商枝这般做,虽说是要给她自己出气,更多的是为他。

    许氏这一次太过火,教唆小孩给他下毒,这样的母亲,可恶又歹毒。

    他若做什么,商枝担心他的仕途会断在许氏手里。

    薛慎之背在身后的手青筋鼓动,这样的母亲,他很早就曾怨憎过,既然这般厌恶,又为何将他生下来。一边厌恶着他,怕他克死他们,一边犹如血蛭,压榨他最后剩余的价值。

    很多时候,薛慎之看着许氏宠溺薛大虎与薛宁安,便会可悲的想,他是否是许氏所生。否则,该有多恨,恨到要断他的性命。

    随着渐长,他明白,所有的一切,都讲究缘分。

    他和许氏没有母子缘。

    因此,他发奋的想要念书,出人头地,离开这杏花村。

    只可惜,造化弄人。

    “栓子,我把他送去军营。”薛慎之最终决定把栓子送出去,若是留在许氏身边,日后只怕连杀人放火的事情,都不会眨眼睛。

    “不……不行!”小许氏咬住下唇,第一次反抗,声音颤抖,“会……会死的……”

    薛慎之下定决心,并不再理会小许氏。

    小许氏声音哽咽,几乎泣不成声,哀求着薛慎之,“你把他送去军营,是送他去死!栓子是你哥最后的血脉,你忍心让他去送死吗?”

    薛慎之神色淡漠,无动于衷。

    小许氏只有栓子这唯一的依靠,栓子如果有个好歹,她还咋活下去?

    直到这一刻,她心里才恐慌起来,拼命的摇头,“都是我的错!是我劝告栓子给你们下毒!只为了留在薛家,栓子心疼我这个做娘的,才狠心给你们下药!娘哄骗他是巴豆,他才答应的……如果真的是毒,他……他……”

    小许氏再也说不下去,跪趴在地上,脸埋在手里痛哭失声。

    因为即便知道是毒,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叫栓子下。

    他们对栓子,不设防备。

    薛慎之竭力抑制住愤怒,冷冽地说道:“你想我把他送去衙门吗?”

    一句话,彻底让小许氏闭嘴。

    而屋子里,商枝给许氏吃的马钱子,份量控制的好,只是让她轻微中毒,等几刻钟就会缓过去。但是那种将要临死的滋味,足够让许氏铭记一辈子!

    许氏躺在地上,身上的肥肉不停的颤抖着,又绝望又害怕,只能用力憋着一口气挤出一句话,声音嘶哑,几乎溃不成声,“我……我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教训,不敢害人性命,就是逼迫薛慎之随我差遣拿捏!杀人要偿命,我没有那个胆子!你就是想要吓唬吓唬你们,没想要你们的命。你放过我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许氏情绪激动,胸口剧烈起伏着,眼泪不停往下掉,气息噎住,只能睁大眼睛,挥舞着手求救。

    商枝闻言一笑,蹲在她的身边,“你喜欢给人下毒,我就给你试一试。下一次,你再敢找茬,我就毒死你!”

    许氏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迫不及待的重重地点头,这才发现自己可以动了,身上的症状似乎在减轻,她浑身不抽搐,全身却已经虚脱无力。

    她激动地抬手蹬腿,扭动脖子,真的好了!

    之前切切实实感觉到自己从鬼门关走一趟,许氏捂着自己还会跳的胸口,突然嚎啕痛哭。

    哭得几乎要背过气去,许氏看着商枝还在,吓得几乎面无人色,她跪在地上求饶,“我……我真的不敢了!下……下次再敢找你们麻烦,你……你就……”她张了张嘴,牙齿打颤道,“你就毒死我!”

    许氏对商枝又恐惧又怨恨,可看着她手里的药瓶,浑身抖成一堆烂泥,什么下作腌臜心思,半点都不敢有!

    商枝见许氏吃到教训,真的不敢再惹是生非,冷声说道:“你和薛慎之早已断绝关系,今后还要他养吗?”

    “不不不!我不要……不要他养!”许氏脸色青白,恨不得举手赌咒,就怕商枝不愿意相信她,还要下手磋磨她!

    商枝从一旁桌子上,拿着笔墨,写一张许氏与薛慎之断绝母子关系的契书,不需要他奉养送终等等,事无巨细的写下来,给许氏按手印签名。

    许氏不敢有半点犹豫,商枝说什么就是什么。

    商枝拿到签名按手印的契书,这才满意地离开。

    许氏站起来,看着商枝离开薛家,腿一软,跪下来,瘫倒在地上。

    刚刚吃下毒药的那一段经历,仍旧心有余悸,差一点,差一点就没命了!

    而商枝和薛慎之回家,一路无言,走到家门口,就看到栓子笔直的跪在门前。

    ------题外话------许氏持续倒霉中,自己算计求来的媳妇,磋磨死她!哈哈哈哈~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