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七十四章 深夜谈心,发现商机!

时间:2018-05-29作者:广绫

    商枝懵了!

    陈源向她提亲?

    他那憨大个,不像为难人的男人。

    自己隐晦拒绝过他,陈源心里清楚,之后与她保持距离,不再往她跟前凑。

    她忽而想起开基造房子,贺氏亲切热情的寒暄,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怕引起她注意,刻意问薛慎之可有订亲,若是薛慎之并未订亲,说明她与薛慎之是清白。

    贺氏态度突然之间转变,商枝不得不往深处想,许是为着她造的房子?

    这样一想,商枝更不能答应,态度十分坚决,“你把东西都提回去,我不答应这门亲事。”

    花婆子是清河镇十里八乡红牌媒婆,在她手中撮合的良缘佳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不乏商贾富户的公子千金。谁不是捧着她?就是如此,贺氏狠心舍下本钱请她上门说亲。

    一个照面,二话不说,当面撵她走!

    若是不帮陈源牵上红线,岂不砸了她的招牌?

    花婆子能说会道,更不是半途而废的人。她脸上笑容不变,亲亲热热拉着商枝的手,“商丫头,花婆子走街串巷几十年,见过的人比你吃的盐巴还多。他们本不本分,都瞒不过我这双眼睛!你长得俊俏,花婆子瞧着可喜,放心窝里疼着都来不及,咋会害你?要说这方圆十里八乡的男儿,陈源算是头一份。人高马大,长得真俊,打猎干活都是一把好手。关键人老实,话不多,疼媳妇。你嫁给他,今后的日子可就享福咯!”

    商枝抽出手,“我没打算嫁人,现在还小呢,贺婶着急陈大哥娶媳妇,我可不能耽误他。而且,我是退过亲的女人,名声不好听,配不上陈大哥。你替我回了贺婶,我跟陈大哥不合适。”

    花婆子拉长脸,没见过商枝这么油盐不进,臭不要脸的女人!

    还小?

    呸!

    都留成老姑娘,难怪被退亲!也就贺氏眼巴巴的惦记着!

    “你这样想可就不对,女人就得趁早挑。上年纪能挑的可就少,都是别人挑你。贺氏和陈源稀罕你,你嫁过去,他们哪敢不好好对你?你现在快十六,可不小了,我们在你这年纪,都抱娃了。”花婆子拿出隔壁村的姑娘做反面教材,“刘家村里正的闺女,长得水灵标致,可以说亲的年纪,她家门槛都快被踏破。她心气高,挑挑拣拣,谁都看不上,留到十**岁,没谁要她,后来给人抬着做妾。”

    商枝翻白眼,花婆子话里的意思,她咋不明白?

    她再挑挑拣拣,可就是做妾的命!

    “能纳妾的都是富户人家吧?”商枝来了兴趣,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花婆子。

    花婆子脸色一僵,手指戳着商枝的额头,“她又不是正头夫人,富不富,她还能享福?妾是啥?妾是连下人都不如的下贱胚子!专门给正头夫人出气的!你年纪小,心可不小,现在的姑娘咋都不实在,成天白日里做梦,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我告诉你,陈源这种好男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商枝任凭她夸出一朵花,也无动于衷。

    花婆子说的口干舌燥,站着累,扭着腰,进屋坐下。

    然后,又把礼品提着搁进屋。

    商枝连忙把她挡在门外,实在不想和花婆子纠缠,“花婆子,你打哪来,就提着东西打哪儿去。陈大哥是好,可他不能让我享福。我要嫁的男人,别的不多说,起码要比我强。”

    花婆子来的时候打听清楚,知道商枝有一块药山,现在还在造青砖房子!

    比她强的男人,这杏花村可就挑不出一个。

    “享福?凭着那破房子你就想做少奶奶?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啥德行!”花婆子心知这门亲事是成不了,可还是不死心,板着脸,问:“你当真不同意这门亲事?”

    “强扭的瓜不甜,花婆子,你请回!”商枝冷着脸,就看见陈源满头大汗站在院门口。

    “成!大少奶奶,我等着吃你的喜酒!”花婆子扯着嘴角,尖锐的讽刺。她提着东西转身,就看见陈源,连忙走过去,添油加醋道:“哎哟!陈源啊,这门亲事花婶帮不上忙。你看上的姑娘,人家瞧不上你这庄稼汉的出身,她是要做官太太,少奶奶的!叫你别癞蛤蟆妄想吃天鹅肉!”

    陈源知道他娘请花婆子来说亲,连忙从地里回来,他说不清心里是咋想的。一边盼着商枝点头答应,一边又在叫他别做梦,商枝若是看上他,之前不会拒绝他。

    想着想着,他就跑过来,打算阻止花婆子,别让商枝为难。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还是抱着一丝妄想。

    果然,在听见商枝说的强扭的瓜不甜,他的梦就醒了。

    “花婶,我和商枝是清白的,我娘她误会,害您白跑这一趟,她给的银钱您拿着买杯茶喝。”陈源看一眼商枝,收紧下颔,严肃道:“您别往外乱说,她是个好姑娘,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只是不想让我难堪,才说让人误会的话。”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源自个不在意,花婆子还能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她斜睨商枝水灵灵的脸蛋儿,冷哼一声,“我看你是鬼迷心窍!”

    到手的钱财不吐出去,花婆子不白跑,她也懒得纠缠,提着东西离开。

    陈源一时不知道该和商枝说什么话,他娘不打一声招呼,请人上门提亲,商枝心里不高兴吧?

    花婆子说的话也难听,伤着她了吧?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娘会请人上门说亲,让你为难了。”陈源低着头,没法面对商枝。

    商枝说的那些话,只是想尽快打发花婆子。这种媒婆,见惯风雨,她一味拒绝,根本不会放弃。只能说自己看不上陈源,要嫁家世好的男人,陈源样样对不上,花婆子就该没辙。

    她并没有看不起陈源,反而觉得陈源很好,哪个女人嫁给他都会很幸福。但是她不喜欢陈源,没法接受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约。她希望另一半,能够与她心意相通,自己看见他会心动,即使不说话,静静的坐在一起都很甜蜜的感觉。

    “陈大哥,刚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你很好,只是我们不合适。”

    事情没有挑破之前,还能当做不知道。如今放在明面上,商枝拒绝的太过份,怕伤到面子情,相处起来觉得很尴尬。

    陈源心口像有针在扎,一抽一抽的疼,快要喘不上气来。他勉强的笑道:“我知道。地里还有活,我先走了。”说完话,他转过身,脚步急匆匆的离开。

    商枝抿紧嘴角,贺氏看她在造屋子,遣人来说亲。那么以后会不会也有其他麻烦?

    她心烦意乱,不由得庆幸自己无父无母,不用担心被逼着成亲。

    商枝倒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

    她丝毫不知道,花婆子一走,在背地里说她的坏话,隔壁几个村都人尽皆知。

    原来听说她造青砖大房子,动了心思准备请人说亲的,一听说商枝心高气傲,眼睛长在头顶上,扬言要做少奶奶享福,全都打退堂鼓。

    因为花婆子的功劳,免去商枝许多麻烦事,但是名声基本上是臭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擦黑。

    商枝呻吟一声,抻手蹬直脚,伸懒腰。

    揉着眼睛,迷糊坐起身,猛地往后一退,后背抵着墙壁,看着一声不响站在床边的男人,黑魆魆的双眸沉静的注视着她,让人心悸。

    “你要吓死我!回来咋不叫醒我?”商枝拍着胸口,结结实实吓一跳。

    薛慎之傍晚回来,听到村妇背地里嚼舌根,说她的坏话,这才知晓发生何事。

    陈源请冰人上门提亲,而他尽管心里不舒服,也不能做什么。

    这段时间的相处,商枝的脾性薛慎之了解七八分,若是她对他无意,他把窗户纸给戳破,只怕她今后会避着他。

    正是因为太珍视,所以不敢轻易的去挑破。

    “你太累,让你多睡一会。”薛慎之轻笑一声,动一动腿,这才发现双腿已经站得发麻。他脸色平静,忍着酸麻往堂屋走,“我煮了粥,你起来吃一点。”

    商枝看着他绷直,不太自然的双腿,皱一皱眉,“伤着腿了?”

    “煮粥蹲着烧柴,脚蹲麻了。”薛慎之淡淡的说道,拿出两个碗放在灶台上,揭开锅,打算盛粥,看着里面水是水,米是米,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商枝见他神色不自然,从他身后探出脑袋,看着锅里水和米‘噗嗤’笑道:“你是脚蹲麻了,才忘记烧点火了?”她看着灶膛里塞着细柴,没有点火,这粥能煮熟才怪!

    谎言被拆穿,薛慎之心里尴尬,抿紧唇,眉心紧蹙,似有些为自己做的蠢事闷闷不快。

    她推开薛慎之,蹲在地上,把柴全都拿出来,火钳在灶膛里扒开一个洞。拿着打火石点燃干草,放进灶膛里,添上干细的竹枝,燃起小火苗,再一点一点添加细柴、粗柴。

    “乡邻们都吃完回去了?”商枝发现冷锅冷灶,茶花他们吃完饭离开很久了。

    薛慎之道:“新房离这边远,茶花让人在那边砌了灶台,在那边做饭做菜方便,乡邻用完饭可以在树下纳凉歇会,省得来回跑。”

    “那边建的咋样了?”她好些天都没去看。

    “快要上梁。”

    “这么快?”

    商枝很惊讶,“那我得去一趟镇上,买上梁用的东西。”

    “你忙完了?”薛慎之视线落在她眼睑下的青影,有些心疼,“那些东西我来买。”

    商枝惦记着她在镇上的美肤膏呢,“不用,我找林辛逸有点事,顺路把东西给买了。”

    薛慎之不勉强。

    他看着商枝往灶膛里添柴,火光映照在她白皙红润的脸颊上,面若桃花。轻轻捻动着指腹,薛慎之垂着眼睑,低声问道:“今日陈源上门向你提亲。”

    “我拒绝了。”商枝头也不抬的回道。

    薛慎之并未觉得轻松,“为何不答应?”

    商枝搅动锅里的粥,担心米会糊锅底。听他的话,放下锅铲,皱紧眉心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我对他无意罢了!我若是与他心意相通,不必他来提亲,我自会向他表明。”

    薛慎之怔怔的望着她,心里反复回荡着她最后那句话。

    我若与他心意相通,自会向他表明……

    他遮住眼底复杂的情绪,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嗯,你是要做官夫人的。”

    商枝嗔怒的瞪他一眼,“好啊!连你也笑话我,罚你今晚不许吃饭!”

    “好,我吃一碗稀粥就够了。”

    最后,薛慎之吃了一碗稀粥,一碗玉米面糊糊。

    吃完晚饭,商枝打算走动消食,正好转到新房那边去看看。

    薛慎之与她一起并肩而行,清冷的月光,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商枝踩着他的影子,仰着头,迎着晚风,远远看着初见雏形的新房,有一种安定感。

    按照这个进程下去,用不了几个月,她就能搬进新房离住。

    “我明天找人帮忙在旁边搭一间茅草屋,我俩住一间屋子,外面会说闲话。”商枝不在意,但是她不能坏薛慎之的名声。

    薛慎之一愣,他温和的说道:“不必,最近我会比较忙,晚上不会回家,你安心住着。”

    商枝知道他的用意,茅草屋住着不安全,他为照顾她,便住在书院里。

    心里涌出一股暖流,她没有拒绝他的好意。看着他发白的脸,商枝碰一碰他的手,手指冰凉,顾念着他的身体,“回去吧,太晚了,该休息。”

    “好。”

    ——

    高夫人试用不会那么快出结果,商枝不能继续制美肤膏。

    秦景凌那边也没有消息传来,商枝这段时间,一直在新房那边干活。

    第五日,商枝算着时间,去镇上。

    再过两日,新房要上梁,她还得添置东西。

    林辛逸在抓药,商枝见有病人在等,她寻一个位置坐诊。

    等忙碌完,已经一个时辰后。商枝伸一个懒腰,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老太太,蓬头垢面,身上灰色粗布衣裳上面打满补丁。她小心翼翼往里面看,脚迈进来,见有人过来,她又缩回去。

    商枝起身,走过去,“老奶奶,您有什么事?”

    老太太吓一跳,转身就跑。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她怯怯的看着商枝,双手紧紧搓着衣角,“俺听卖馄饨的郭氏说你是活菩萨,有一颗菩萨心肠。俺孙儿病了,求你给点药救他一命!”老太太老泪纵横,跪在地上给商枝磕头,“救苦救难的菩萨,求求你救救俺可怜的孙儿……”

    “老奶奶,您快请起,他在哪里?”商枝双手将老太太搀扶起来。

    老太太见商枝答应了,欣喜的抹掉眼泪,往外跑。

    商枝跟着出门,就看见不远处的墙角下,放着一卷席子,老太太把席子掀开,抱着小男孩过来。

    小男孩瘦成一把皮包骨,脸色蜡黄,双目紧闭,牙关紧咬。

    商枝连忙接过孩子,把他放在里屋的竹榻上,然后号脉。

    “老奶奶,他是从啥时候病的?”

    “有七八天,刚刚开始的时候,嚷嚷着喊冷,身上又滚烫。俺用热铺盖裹着他发一身汗,不见他好,没过几天,又咳嗽,缩在俺怀里喊胸口疼。”老太太说着心疼得直流眼泪,“俺这孙儿命苦,生下来娘没了,一年不到村里闹饥荒,一家子逃难,他爹走散了,跟着俺乞讨活命,哪里晓得会摊上这要人命的病!”

    他们村庄里穷,头疼发热的,都是熬过来。

    她的孙儿,眼见熬不过去,才求商枝救命!

    商枝蹙着眉,心里有了定论,外感风热,开始恶寒发热,后转为咳嗽,胸痛……

    商枝扳开男孩紧闭的牙关,咽喉处有黄痰,因为耽误治疗,目前已经皮肤烫人,项背强直,角弓反张,两手挛急。

    林辛逸一直在一边观察,他问商枝,“这病情耽搁得很严重,该如何治?”

    商枝确定男孩的症候,松一口气,并不是多严重。便反问他,“你结合老奶奶的口述,病患先后均患何病何型?”

    林辛逸沉吟道:“病患初犯风热感冒,后患风热咳嗽,来诊前所患为热至痉挛。”回答后,他小心翼翼看商枝一眼,不确定说得对不对。

    商枝也不说他答得对或错,而是继续考问,“病情演变分几个阶段?各阶段病因病机如何?”

    林辛逸伸手号脉,检查一番后,斟酌道:“他患的病情演变共分三个阶段,最初阶段的病因病机为:外感风热,侵犯肺卫,气机郁滞,肺失宣降。后发为咳嗽的病因病机是:邪入中阳明气分,热伤津液,筋脉失养。”

    他又看商枝一眼,收紧手指,手心出了冷汗。跟着他爹学医术,他不曾这般紧张过。商枝明明比他还小两岁,面对她的提问,心都提到嗓子眼,怕她会失望。

    商枝绷着脸,林辛逸心口一紧,便又听她问,“来诊时应以何法、何方治疗?”

    这一次林辛逸沉默,许久不见回答。

    他还是第一次给病人开方,不敢轻易的动口。

    商枝考问他的这个病症,他在师祖的手札上见到过。

    “不知道?”商枝挑眉,眼神凌厉。

    林辛逸喉口发紧,他握拳,沉声说道:“来诊时病属热发痉挛,治以泄热存阴,用增液承气汤治疗。”

    屋子里一阵沉寂。

    林辛逸一颗心扑通、扑通急促跳动,他耳朵动了动,没有听见任何的响动,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微微睁开一条缝,他看见商枝目光带笑,猛地睁开眼睛,“我……我……”

    “你入门考试通过,去准备增液承气汤给病患服下。”商枝觉得林辛逸有天赋,她之所以问他这个病症,正是她给他的那本手札上有记载,看他可有用心,或者有多少天赋在里面。

    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林辛逸很用心。

    这个病症记载的位置靠后,说明他认真看完。

    “是!”林辛逸欣喜若狂,激动的站着,浑身都在哆嗦。

    商枝见他犯傻,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还不快去!”

    “是!”林辛逸平复不了心情,一步一跳的蹦出去。

    老太太听见他们的对话,松一口气,“神医,俺孙儿这病能治?”

    “您放心,能治。”商枝安慰道。

    老太太连连点头,“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林辛逸把汤药煎好端进来,喂小男孩喝下去。他对老太太说,“这几日在医馆住下,等病好后,你们再走。”

    医馆后面隔出几间小杂房,里面摆着一张竹榻,用来收留急症且病情严重的病患。

    老太太感激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无措跪在地上磕头,表达她的感激。

    “俺……俺给不起药钱……”老太太说着直掉泪,心里惶惶不安。

    “老太太,您不用担心。你们家境不好,是可以不要给银钱治病。你们的银钱,同福酒楼的东家给了。东家是个好人,他每个月都会拨出银子给穷苦人家治病。”商枝为了宽老太太的心,将这份诊金,从同福酒楼拨出来义诊的诊金出。

    老太太又感激着秦伯言,“你们都是好人,菩萨会保佑你们平平安安。”

    商枝眼底流露出温暖的笑意。

    走出里屋,商枝对林辛逸道:“之前我给忘了,同福酒楼每个月给十两银子义诊。我把银子放在你们回春医馆,如果遇见这种穷苦的病患,你们便伸出援助之手。”她算了算,“我每个月十号在回春医馆门口义诊一天。”

    林辛逸欣然同意。

    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神秘兮兮的让商枝伸出手。

    商枝睨他一眼,摊开手心。

    掌心一沉,商枝看着手心里有一堆碎银,数一数,十五两二百文钱!

    “卖掉了?”商枝抬头看向柜台上,上面摆着各九瓶美肤膏、香凝膏,如今只剩下各五瓶,各卖掉四瓶!

    “是!高氏用了第三天便上门来,带来两个姐妹,没过多久,又有两个人上门来问,碍于价钱太贵,还在犹豫中,打算等另两个用后,效果当真极好,再过来买。”林辛逸眼睛闪闪发光,“高氏各买了两瓶,打算送进京城,送给她的亲人。如果京城里的夫人用着好,我们的生意别提会有多好!”

    商枝喜上眉梢,仿佛看见一堆金元宝在朝她招手!

    她给林辛逸递一张清单,“这些都是名贵的药材,你每一种,按照上面份量提货。除此之外,那天我买的其他药材,每种要五十斤!”商枝心里快速的盘算着,这五十斤药材,还得她自己制美肤膏和香凝膏。“我每个月给你各送十瓶,价格往上提一提,香凝膏每一瓶四两银子,美肤膏每一瓶八百五十文。每个人每种最多只能买两瓶!”

    她打算进行饥饿营销方式,世面上不流通,价格贵一些,一些夫人会觉得合理,愿意舍下钱财。当然最主要的是她目前分不出精力,制不出多少药膏。

    林辛逸震惊的张大嘴巴,在商枝说每个月一起只送二十瓶,他心里就不满,那么好赚银子,咋不多制出来卖呢?可听到她说要提价,嘴巴都能塞鸭蛋!

    “这……这有人买吗?”林辛逸想说你这般宰人,不怕自断财路吗?

    他没那个胆!

    商枝哪会看不出他的心思?

    她哼声道:“这一瓶香凝膏,这里面可是有人参等珍贵的药材,我买的药材都不便宜,人参最低价格一支都得二两银子。一支人参只够炼制七八瓶,再算上其他,三两银子我压根没有赚,刚刚够保本!今后要请人做,我得租屋子,还得付工钱,这些都是要算进去,四两银子对官夫人,商贾夫人来说并不多,毕竟它的价值摆在这里,一瓶能用半年。”

    商枝制出香凝膏便是因为成本太高,才会生出犹豫,却没有想到反响还算可以。

    等彻底打开局面,步上正轨之后,她再制一些平价的美肤膏。

    谈妥之后,商枝打算去买上料要用的东西,出门便碰见高氏。

    高氏如今与之前大不相同,容光焕发。

    她的气色极佳,不再如之前见到的肤色暗沉发黄,肌肤白了一点,眼尾憔悴的皱痕淡了一些,稍微光滑紧致。若是持续用下去,效果可见一斑!

    高氏见到商枝,惊喜的迎上来,“商姑娘,你真是每次都让我惊喜!这美肤膏和香凝膏真真好用,你看我眼尾的皱纹淡了一些,没有之前深。家里的妾变着法子打听,我都忍住没说,你不会怪我拦住你生意?”

    商枝失笑道:“哪里会?我还得感谢你帮我带来生意。”

    高氏见商枝真的没有不高兴,笑容更真切几分,“我今儿再买几瓶,明儿出远门,准备送亲朋好友。你如果信我的,就多制一些,等着贵客上门。”

    商枝穷惯了,突然打开发财的大门,她心里变得不安。

    “夫人,你给她们带去可以,莫要透露我的身份。”商枝势弱,压不过强权,她担心泄露出去,会被逼迫着强卖药方。

    到时候,这便不是福气,而是祸根了!

    高氏见商枝神色凝重,也慎重道:“你放心,她们若是要买,经我的手。”

    “大恩不言谢,这几瓶我送给夫人!”商枝让林辛逸把剩下的全包起来给高氏。

    高氏哪里肯占商枝的便宜?而且她是存私心,想与商枝交好的!

    她放下二十两银子,“我占你一些便宜,但是也不能让你亏本,你给收下!”

    商枝大大方方收下,又数出来十两给她,“你上次给的诊金太多,我不能收。”

    高氏皱眉,对商枝的耿直颇为无奈,她苦笑一声,直言道:“这两日老爷歇在我的房中,我想给他生一个嫡子。我娘送口信,说一些医术高强的郎中,会有能够生儿子的偏方,故此想拢络住你,帮一帮我。”

    高氏眼底盈满泪水,她是被逼的很了。下面有宠妾与庶子的威胁,上面有婆母、相公的施压。

    还真的给商枝猜对了。

    只是生儿生女,并非人力所能决定。

    偏方生子,更是无稽之谈。

    她虽然可怜高氏,却仍然守着医者的底线。每一个医者,对自己说出去的每一句话,都需要负责任。

    “当真……没有法子?”高氏咬着唇瓣,眼底露出哀求。

    商枝默然,“方法有,在你,不在我。”

    高氏眼底一亮。

    商枝道:“你娘亲疼爱你,父亲宠爱你,家世极好,就算不依附着你相公,同样能把日子过得好。他们逼迫你生儿子,只是把你当作传宗接代的物品,既然是如此,你又为何渴求着他们的垂爱?生儿也好,生女也罢,都是你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你能做的不是钻营如何夺宠,如何生子,而是好好教导你的孩子。”

    高氏愣住了,她从未听过这种言论,无论是谁,都是叫她尽快生出嫡子,稳固地位,免得被庶出子抢去家产!

    可商枝叫她好好培育女儿,不用钻营内宅斗争,好好为自己活着。

    她能这么做吗?

    不不不,女子不依靠相公,靠自己能行吗?

    “相公是天,是我们的依靠,难道不对吗?”高氏迷茫了。

    商枝反问,“你的相公他给你依靠了?给你安稳的生活了?若是没有,你有他,与没有他,又有何区别?”

    高氏太过震惊,这些话颠覆她所受的教导,一时没法接受。

    商枝也不逼迫她,只是语重心长道:“你若是觉得给他生一个嫡子,便能挽回他的心,你便尽心去生吧。只是我无能为力,你好自为之。”

    在商枝看来,高氏相公的心在妾室身上,就连同房也只不过是想她生下嫡子。待她生下嫡子,只怕仍然会冷落她。

    商枝回头看着站着失神的高氏,她心想如果高氏生一个儿子,对她并非好事。

    她的手段不及妾室,谁知那个儿子是护身符,还是催命的?

    ——

    商枝买了炮竹,一刀红纸,糖果,糍粑,还有一些干货。

    在医馆耽搁了,商枝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

    回到屋子,她就看见门口站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穿着藏蓝色的长袍。只一个背影,商枝认出是秦景凌。

    她惊讶的喊一声,“秦大叔?”

    秦景凌闻声转过身来,“回来了?”他看着商枝手里提着大包小包,顺手接过来,等商枝开锁片,跟着她身后进屋。

    “秦大叔,你是收到我的信过来的?”商枝心里估算秦景凌至多给一封回信,哪里晓得他竟然亲自赶来。

    商枝并不知道自己误会了,秦景凌其实并没有收到她的信。她的信送出去的时候,秦景凌已经在来她这里的路上。

    “信?没有。我来找你,是请你多给我制一些药。那些药很有用,老夫人服用后,能够很好的缓解病症,少受许多痛苦。”秦景凌正好来这边交接,顺便来找商枝多要一些药,如果她不放心,怕他抵赖不认账,随便提什么要求,都会满足她。

    商枝看着他背上挎着的包袱,“你药材都带过来了,我能拒绝?”

    秦景凌低低的笑道:“不管你答应不答应,我都得做充足的准备。若是你答应了,以免来回奔波。”

    商枝接过药材,把信里的事拿出来和他商谈,“我手里有一批药材,品质上佳,价格上比较公道。”她把价目表递给秦景凌过目,“你如果答应与我合作,我便免费帮你制作止血散,生肌膏,并一些药效不错的刀伤药。”

    商枝的刀伤药秦景凌见识过,他正打算等八月份正式合作后,提出要求,希望她能够制作刀伤药,止血散给他们,没有想到商枝主动提起。

    本来他打算换掉之前的药商,以往每年都是筛选上等药材送到军营,可这两年,却是用陈年药材,经过熏制翻新送到军营,药效大打折扣。

    商枝送上门来,他省去重新找药商的麻烦。

    “可行。你将药材清点好,我会派人来押送,但是会有随行的军医筛查药材,若是有不过关的,便取消合作!”秦景凌受商枝恩惠,可他并未忘记自己的身份。他先是一个将军,需要顾念着数万将士的安危。他们安康,方能镇守疆土。

    商枝挺有信心,立即拟定合约,与秦景凌签订。

    秦景凌告诉商枝,“有一事你需要知道,你卖给军队的药材,银子需要你垫付。我需要上奏朝廷,批下银子,方能与你结算。按照往年是一年一结,我争取给你半年结算一次。”

    商枝一拍额头,她给忘记这一点!

    如果她垫付,她就算掏空家底,也不过杯水抽薪!

    “我与林里正商量,后续之后再谈!”商枝没有想到前面顺顺利利,临了还是卡在银子上。只希望,林德武能够通融,愿意等朝廷拨下银子后,再与他们结算。

    当天夜里她赶制出秦老夫人的药丸,睡了两个时辰,她马不停蹄去镇上找林辛逸,然后一同赶往樟树村。

    村民全都已经认识商枝,说不得就是他们的贵人!

    那日一别,左等右盼,终于把商枝给盼来。村民让一个小孩去请林德武,他们走向商枝。

    “商姑娘,你找到东家了吗?”

    “全都能帮我们销掉吗?”

    “啥时候要?”

    村民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发问。

    商枝笑道:“找到了,具体情况得和你们商量后,再定夺。”

    村民们一听找到了,老实而黝黑的脸上露出笑容,龇着一口白牙,热情的请商枝去屋里坐,“商姑娘,日头毒辣,你别站着,进屋坐,喝口水解渴。”

    林辛逸撇了撇嘴,嘀咕道:“你若是找不到东家,一口水都喝不上。”

    商枝笑了笑,不接话。

    不一会儿,林德武与村里其他村民来齐了,男女老少,塞满一屋子。天气闷热,里面飘着一股子汗臭味。

    商枝面不改色,将自己的来意说与林德武,“我找的买家比较特殊,银子不是现结,半年才会结一次,我手头里的银子不够,不能立即付清给你们。如果各位乡邻愿意先把药材拉出去,等半年结账,这笔买卖便定下来。”

    她的话,当即惹得村民不满。

    管账的林铁锤说,“哪有先给药材,后给银子的道理?不是等十天半个月,半年!这半年,咱们乡邻吃啥?喝啥?”

    “可不是?你别不是个骗子,想把咱们的药材给骗走!你亏心不亏心,亏得我们信任你,把价钱给你算得比卖给别人低,你不感激就算了,还打算把我们当傻子耍呢!”

    林辛逸冷着脸,“你们说谁是骗子?谁是骗子?师傅诚心为你们打算,你们不感激算了,诬赖她是骗子!我们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不买了!你们都烂在地里!”

    他恼火了,之前就对他们不满,卖给商枝的价格偏高。

    商枝可惜这些药材烂在地里,便帮他们一把,哪里知道他们不知好歹!

    林辛逸拽着商枝就走,“不管他们了,咱们走。”

    “诶!等等,林小子,你脾气真坏,咱们有意见还不许说?这些都是乡邻的血汗钱,还不许多问几句?”一个老大爷拉住林辛逸,拖拽着他们坐下。

    “这也怪不得我们,我们连东家是谁,长啥样都不晓得,如何放心?被骗了,全都得喝西北风!”这人又对林德武说道:“里正,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商姑娘把东家身份交代清楚,我们再考虑考虑,这事行不行得通!”

    林德武抽几口旱烟,敲了敲,隔着烟雾看向商枝,“东家是谁?不可以透露?”

    商枝犹豫,她看一眼众人,最后拿出合同,只给林德武一个人看。

    林德武看着上面的军印,瞪大了眼珠子,他猛地合上合同,“卖!”

    而站在他身后林铁锤,眼尖的瞧见军印,瞳孔一缩,仔细看商枝好几眼,压下心里的惊涛骇浪。眼底精芒闪烁,开口道:“半年结一次,从来没有过的情况。里正说卖,我们乡邻都答应。但是,药材价格得调动。”他竖着两根手指:“往上调两成!”

    ------题外话------

    非常感谢亲亲们的支持!昨天是考验小绫子的努力成果,炒鸡紧张,一整天脑袋都是懵懵的,到晚上才发现没码字,第二天的更新都没呢!小绫子打算让亲亲们起床就能看更新,把更新时间定在早上六点!

    关于留言奖励,小绫子码字到很晚,困死了,明天上午十二点发放奖励,么么哒~(づ ̄3 ̄)づ╭?~

    再一次感谢亲亲们的支持!

    笔芯!

    152747438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