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七十一章 狗咬狗

时间:2018-05-29作者:广绫

    商枝查清律例,在这个年代,床上捉奸,可当场杀死通奸男女!

    李寡妇与贺大昌明目张胆的通奸,是因为有贺良广庇护。

    她不傻,如果只是牵扯钱财的利益问题,贺良广不会处处维护贺大昌和李寡妇,必定还有其他的把柄在贺大昌手里!

    “我烧你屋子,你想要我给你抵命!你自个是钻男人被窝的烂货,臭不要脸的告我通奸!你哪只眼睛瞧见我通奸?”李寡妇知道厉害关系,当然不肯认!她哭哭啼啼道:“我祖上没积德,惹上你这小贱人,败坏我清白,我还不如死了干净!”

    商枝拧眉。

    这时,贺大昌急急赶来,他听见李寡妇被官差带走,慌忙去镇上租马车过来,用尽全部钱财。

    他一进来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听着贺良广的惨叫声,他屁股上血肉模糊。扑通一声软倒在地上,听见他们的说的话,怕自己会被打板子逼供,不等龚县令审问,他自己就招供了。“大人明察,小人不曾与李寡妇通奸。她一个死了男人的女人,没有谋生的手段,做起私娼,小人……小人是私找娼/妓。”

    李寡妇犹如五雷轰顶,恨不得把一口牙给咬碎了!

    贺大昌这个贱人,把她当私娼嫖!

    贺大昌连忙给李寡妇使眼色,李寡妇怒火中烧,心里恨贺大昌狠心。她受罪,凭啥贺大昌逍遥自在?

    她破口大骂,“贺大昌,你这老猪狗,老苍根!要我给你生儿养女,娶我做媳妇。咋?现在是提着裤子不认账了?”她转头对龚县令道:“大人,是他哄着我……”

    贺大昌死死捂着她的嘴,李寡妇恨不得贺大昌去死,张嘴咬住他的手掌心,撕下一块血肉才能解恨!

    “啊——”贺大昌痛得打了李寡妇一巴掌,“贱人,我有儿子,有婆娘,会要你这娼妇生儿子?我俩早就银货两讫!你敢说没有收我银子?”推开李寡妇前,阴沉地在她耳边低声说一句话,“你想死,就咬住我们通奸!”

    李寡妇一个激灵,死死瞪着贺大昌,不敢相信贺大昌绝情寡恩,让她一个人担罪!

    “你先认罪,我会救你出来!”

    李寡妇泪水掉下来,她紧紧握着拳头,到底不想死。咬牙,“民妇一个弱女子,难以维持生计,就……就做皮肉生意……”哭求着磕头,“求求大人开恩,饶了民妇……”

    商枝再次见识到贺大昌的薄情。

    她没有证据,李寡妇已经小产,两人口径一致,李寡妇是私娼,没办法严惩,好在他们都受到应有的惩罚!

    私娼交罚银钱或者鞭刑四十。

    贺大昌没有银钱,李寡妇更没有。两人各自受了四十鞭子,李寡妇奄奄一息的被关进牢房。

    李寡妇烧商枝的屋子,赔不了银钱,把她的屋子赔给商枝。

    商枝当然不会住李寡妇家,她嫌恶心。

    屋子烧了,东西全毁,得重新置办。

    不免庆幸她给县令夫人治病,得了丰厚的诊金。

    她盘算着,得重新造房子。

    龚县令走到商枝身边道:“你屋子烧毁,有地方住?可要在这里住一晚?明日回去再做打算?”

    商枝婉拒道:“不用。我的那间烧了,隔壁那间还留着。趁天色早,先去置办用具,赶回去收拾干净能凑活住。”

    薛慎之的屋顶烧没了,只要不下雨,勉强能住人。

    龚县令派一个壮力给商枝,带着她去添置物品,然后驾车护送她回杏花村。

    刚进村,就听见邓氏杀猪的哭声,活像死了男人。

    商枝远远看着贺良广躺在板车上,哎哟哎哟喊疼,屁股上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他没有及时处理,一路回来,只怕布料和着血结痂进皮肉里,待会清理伤口,肯定又要遭大罪。

    商枝心里畅快!

    脚步轻快的回屋,把日常用的东西放在薛慎之屋里,寻思着明日找人把屋顶给修好。

    她不知道,离开时,邓氏凶恶的目光瞪着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这贱人害惨你,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邓氏咬牙切齿,面目可憎。从退婚后,这商枝就变得邪门,沾上她,他们准得倒霉!

    贺大昌恨恨地捶着木板,眼睛通红,“老子要弄死这个臭娘们!”害他吃鞭子,李寡妇也不知死活,还要流放!

    贺良广何尝不是恨不得商枝去死,可是他不能冲动!

    “等秋闱过去再说。”他有一丝理智尚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给贺平章铺路。关键时刻,他可不能让人拖贺平章后腿!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李寡妇的罪白遭了?秋闱你儿子能一次就中?这次考不中,老子还得做缩头乌龟?这件事你别管,我来干!”贺大昌眼底阴气沉沉,透着血腥气,切切实实恨上商枝!

    贺良广气得想骂娘,如果不是怕贺大昌出事被抓,把陈年旧事抖出去,连累自己,他才不想管!

    “龚县令和那臭丫头有交情,才闹出事,紧跟着她死了,你是怕龚县令不知道人是你杀的?”贺良广趴在木板上,让邓氏把他拉回家,“再等等,风声过去再说。”顿了顿,又隐晦道:“如果秋闱平章未能中举,你再替我办件事。”

    贺大昌眼底闪过精光,他就说呢!贺良广不是大度的人,咋会放过臭娘们?

    就再让她活几个月!

    ——

    商枝家起大火,他们发现已经太晚了,等抢救下来,屋子早就烧干净,好险还保住薛慎之住的那一间。

    商枝从县城回来,林三娘带着狗娃过来,李大婶、刘大婶和茶花,也接着赶过来,一齐帮商枝收拾。

    大火熄灭后,东西几乎都烧没了,李大婶捡到没有烧坏的锅铲给送过来。

    林三娘翻找的时候,只捡到屋外一盆牡丹花,精心照料下,还是有点蔫吧,被大火烤的。

    刘大婶和茶花寻思着商枝没地方做饭,会饿肚子,送点吃食过来。

    几个人都是手脚利落的,不一会儿就把家里打扫干净。

    商枝实在太饿了,狼吞虎咽把一盘饺子一口一个给吃光,咕噜咕噜大口喝水,打一个饱嗝,胃里总算舒坦了。

    林三娘失笑,望着空荡荡的屋顶,“你今晚去我家挤一宿,明儿让陈四给你盖屋顶。”

    商枝谢绝她的好意,“这天儿不下雨,没有屋顶,夜里睡着也凉快。”

    李大婶心里愧疚,商枝因为她遭李寡妇嫉恨,遭了**,而且她听说了,商枝为她出气,告了那对狗男女通奸!李寡妇吃了鞭子,关进大牢等着流放。贺大昌身上也都是伤,李大婶狠心不管他。

    “商丫头,我家中有一间空屋子,你搬过去住?”

    商枝看着热心肠的几个婶子,心里郁气一消而散,暖融融的,“你们不要担心,我皮糙肉厚,有遮风避雨的地儿就好。这地方住习惯了,突然换地方我会睡不着。”

    她们劝不动商枝,见她眼底的疲惫,就不耽误她睡觉,各自家去。

    商枝很累很困,当务之急是赶紧造一个房子出来,她不能和薛慎之两个人挤这一间破屋子。

    她一晚都没有睡觉,在想该造什么样的房子。涂涂改改,天亮前设计一栋一进灰瓦青砖屋子,两间卧房,一间柴房,一间杂房,一间厨房和洗漱间,能够内置如厕。村里的茅厕不但臭,这时候天气开始闷热,蚊子苍蝇多。蚊虫叮着血吸,你晃动腿也没有用,必须得拍死,上个厕所得贡献不少血。

    她原来还准备造小洋楼,独栋小别墅那一种,可太过招眼。经历这许多事情,商枝深刻意识到要低调,财不露白。

    外面很普通,与小镇上的私宅差不多,但是围墙圈起来的屋前、屋后的空地上,商枝掏空心思,设计成她想要的那种惬意生活的环境。

    屋前左边栽种葡萄藤,搭一个葡萄架子,夏日的时候,可以在架子下面纳凉。

    右边栽种不同时期的花卉,院子里一年四季都有花香。再搭建一架秋千,还能养一条小黄狗。

    她打算把屋子建造在药山下面,她发现有一股泉眼,按照设计,背靠后山。屋后的话,她就引用那股泉眼,让山泉流进后院里,修一个不大不小的莲花池,养一些鱼虾。

    商枝望着图纸,这是她向往的生活。

    虽然朴实,却充满生活的烟火气息。她满意的收起图纸,打算等薛慎之回来,看看他有哪里需要改动的。

    ------题外话------

    明清禁娼,青楼里的娼妓是需要持证上岗,没有获得批准的称为‘私娼’,是要受到处罚。

    152747437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