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六十二章 疑虑丛生

时间:2018-05-22作者:广绫

    吃完早饭,商枝去贺大昌家,给贺大昌号脉。

    “李翠花好狠的心,这毒蘑菇说不定就是她故意采给你吃,毒死你!昨儿打我的时候,她在咒你死,紧接着你出事!好端端的咋会突然吃到毒蘑菇?不是她还会有谁害你?”李寡妇坐在炕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死了,我和孩子咋办。”

    贺大昌被李寡妇哭得脑袋疼得要炸裂,又气又心疼。

    气李翠花敢下毒毒死他,心疼李寡妇担心受怕。

    “好了好了,我现在没事,你别哭,哭坏身子我心疼。”贺大昌好言好语哄着李寡妇,转头看向李翠花,阴狠的说道:“如果我查出是这毒妇干的,我不会让她好过!”

    李寡妇依偎在贺大昌怀里,得意的看向李翠花。

    “我下毒?我下的毒还会找商丫头给你解毒?你现在还能喘气?这贱人就不是哭嚎,得给你哭丧!”李翠花炸了,肚子里塞了一块冰似的,心寒。她冲上去,拽着李寡妇的手往外拖,“大宝,你和你媳妇抬着那死人扔出去!”

    贺大宝听了他爹的话,火冒三丈,他娘一开口,立刻动手和小李氏抬着干瞪眼的贺大昌丢出门外。

    “这是你的屋子,她凭什么把你赶出来?这种无德不心疼相公的女人,你就该休了!”李寡妇扑过来,抱着贺大昌哭诉,“你看看她多嚣张!她都敢打你了!昨天你没看见,我差点被她给打死!你不休了她,这日子我没法和你过下去!”

    贺大昌被重重扔在地上,五脏六腑险些没给摔出来,咳嗽几声缓过气来,被李寡妇晃得头晕眼花。

    “好啊!我等着你休我!”李大婶冷笑道:“这屋子是我修的,你赶紧给我休书,拿着你的东西滚蛋!”

    贺大昌快要被李翠花给气死了!

    这个贱人!

    “好好好!你别后悔!贺大宝……”

    “我跟我娘。”贺大宝及时表态。

    贺大昌本来余毒未清,身体虚得很,听了贺大宝的话,刺激得两眼发黑的昏过去。

    李大婶忍李寡妇一早上,贺大昌一昏过去,她眼露凶光,拿起扫帚朝李寡妇抽去,“狗嘴里吐不出人话的贱货!我让你胡说八道,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李寡妇见李翠花抄家伙,腿肚子打颤,哪里还管贺大昌死活,爬起来就跑了。

    李大婶朝地上吐一口浓痰,“呸!”狠狠踹贺大昌几脚,“瞎眼的东西,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就是你当眼珠子护着的贱人!”顶不住事的玩意,只有自己对他真心实意,可他不稀罕。

    “娘……”贺大宝怕他娘心软。

    “我把他丢李寡妇门口去,你去厨房把灶上的柴火熄灭。”李大婶丢掉扫帚,拖着贺大昌丢在板车上,拉着送去李寡妇家。

    商枝来的时候正好迟一步。

    “商丫头,今天不用给我爹治病,他在李寡妇家。”贺大宝站在门口等李大婶,见到商枝请她去屋里坐。

    商枝摇了摇头,“既然贺叔不在,我就先回去了,地里还有活要干。”

    贺大宝不挽留,只是又问一句,“你和薛慎之说了吗?”

    商枝疑惑的看着他。

    贺大宝有点急切,“你让他别考科举,等村里出了一个举子再考,反正他还年轻。”

    商枝皱紧眉头,不期然想到李大婶说的话,心里起了疑,“你是说贺家在京里做官的老爷,许诺谁考上举人,就谁做他的义子送去国子监?为什么要等村里出举人再考?这不是各凭本事?难道薛大哥考上,有人会害他不成?”

    贺大宝张了张嘴,生硬的说道:“你听我的没有错!”不等商枝再说,沉着脸进屋。

    商枝这回把话放进心里,国子监固然是香饽饽,可‘义子’的名义更有诱惑力。

    贺家那位官老爷,在京城是正四品的官员,他手里拿捏着人脉与权势。对杏花村里的人来说,无疑攀上他是一步登天。逼急了,没准还真的会做出害人性命的事情!

    商枝神情凝重,决定到时候告诉薛慎之,好让他有防范。

    “商姑娘,从山上来?”薛宁才刚刚从私塾出来,和商枝打招呼,见她心事重重,“你遇到难处了?”

    商枝回过神来,敛去眼底的思绪,“没有。薛大哥,你是廪生吗?慎之还有两个月要下场,他找你作保了吗?”

    薛宁才一愣,似乎没有听懂商枝的话。

    一道嗤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薛慎之一个童生,他有资格参加秋闱吗?”

    商枝对贺良广一家心有芥蒂,听了贺平章的话,只当他看不起薛慎之。她拉着脸,“关你什么事?”看着他脸上嘲讽的笑,商枝心里不舒服,对薛宁才道:“薛大哥,我还有事,先走了。”

    “诶!你别走!我有事找你!”贺平章情急之下,拽着商枝的手。

    ‘啪’地一声,商枝用力拍开。

    贺平章手背一痛,被她一巴掌拍麻了,吸着冷气道:“我有要事找你商量。我昨日里去县学报道,听说有一个大人物病重,特地赶回来一趟请你去给她治病。若是治好了,你别说开一家医馆,就算两家都可以!”

    他在县学听闻县令夫人病重,县令与其夫人伉俪情深,若是商枝能够治好,他必然会被县令重谢。因此,动起了心思,即便惹得老师不满,他也执意告假回来。

    商枝冷声道:“不治!”

    “你……”贺平章气急,他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般难缠!他都放下恩怨,不计前嫌,她还斤斤计较,“错过这次机会,下回可没有这般好的事情!你仔细想一想!”

    商枝懒得和他废话,看都不看贺平章一眼,转身离开。

    贺平章脸色青白交错,气怒填胸,“不识好歹!”

    他就不信,除了她商枝,没有人可以治好县令夫人!

    怒气冲冲回到家中,邓氏瞧见他,赶忙丢下手里的簸箕,跟着他进屋,“你咋回来了?被老师赶出县学了?”顿时紧张起来。

    贺平章脸色铁青,“你就不盼着我一点好?”

    邓氏被凶的心里委屈,她只是关心他。

    贺平章根本不领情,坐在贺良广对面,几杯茶水下肚浇灭肚子里的怒火。冷静下来,突然觉得之前商枝的话有古怪。

    薛慎之是童生,他参加哪门子的秋闱?

    秋闱只有秀才方能参加,并且是三年一度。他就算要参加,也该是县试,每年的二月,而距离二月还有大半年!

    商枝与薛慎之关系亲近,他究竟何时下场,会不知道?

    “爹,薛慎之秋闱下场,是怎么回事?”贺平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贺良广闭眼假寐,闻言,猛地睁开眼睛,“不可能!他当初掉下河快要病死,哪有机会参加院试?”

    他记得很清楚,薛慎之八岁下场,县试、府试得第一,许是年纪小,成绩优异,很快得到县令的注目,若是院试再考第一,便是案首。八岁的案首,必然风头无两!

    假使薛慎之参加院试,为何榜上无名?

    之后,他更是不曾参考。自己年年去看,榜上并无他的名字。既不是生员,如何有资格秋闱?

    “有没有可能他带病去考试?娘说那时候,他不见了。薛大虎的丧礼都不曾出现,许氏找他算账,到处没找着人,以为他跟着淹死了。”贺平章想起疑点。

    贺良广点燃旱烟,抽了一口,眯着眼睛道:“他落水受到惊吓,病倒在河边田地的沟渠里,被发现的时候只剩下一口气。”

    贺平章松一口气,或许真的是商枝弄错了吧?

    贺良广睨他一眼,啐骂:“出息!”目光晦暗幽深,沉声道:“你只管认真准备秋闱,国子监的名额,只能是你!”

    ------题外话------

    o(╥﹏╥)o小绫子要蠢死了!昨晚写两章稿子,拿着大纲顺一遍,突然发现漏了一个很重要的打脸情节。前面结尾写到秋闱,我给删掉了,那个情节得往后推一点点,不妨碍阅读。

    真的给自己跪了,大纲不是按着顺序写,有的地方弄得有点乱,脑子一抽,就把这一块给忘记了,明明前两天还写了关于这一块的内容!幸好不是更新之后才发现问题所在……为了等修改前一章断尾,推迟更新,免得看着会衔接不上。

    为了弥补这让人窒息的错误,发21个币币略表心意,潇湘的仙女们留言领取。书城那边的仙女们,我没有奖励的权限,只能晚上八点广场发红包。再加更补偿。

    ps:妹妹是我奶奶带着,昨晚没回家,早上没去学校,老师打电话把我请去学校谈话,二更会迟,得晚上七点左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