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五十九章 生辰贺礼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商枝不敢耽搁,直接去回春医馆。

    她前脚迈进医馆,曾秉砚后脚到了。穿着黑灰色对襟褂子,手里提着画眉鸟笼,装点着牙雕配饰,一只棕褐色的画眉鸟瞪着绿豆眼四处张望。

    商枝不动声色扫过鸟笼,她眼尖的辨出是老红木。

    突然,她记起那两位食客的话。前吏部尚书曾秉砚,体貌特征都十分相像。侍弄花草,爱遛鸟。

    ‘嘶’商枝龇着牙,随便一撞,撞个人物。

    这运气……

    “丫头,你牙疼?”曾秉砚见着商枝,笑呵呵的说道:“年纪轻轻,这口牙可得好好护着,别还没老掉牙,就嚼不动了。”

    “老人家,您来了?花我给带来了,后边说话。”商枝换成一副笑脸,请他到后面院子里,把魏紫端出来搁在石桌上,“花种活了,但是参加不了赏花宴,至少得两年才能挂花苞。”

    曾秉砚很稀奇,竟给种活了?

    牡丹是秋季种植,春天种植十有活不了。可这丫头给栽活了!

    他端在手里,左右转动着看了几遍,根茎上已经展开了嫩叶。

    “你如何种活的?”曾秉砚微眯着眼睛,精锐的目光在商枝脸上打转,“得熬过秋天才能算活,你告诉我什么法子,到时候枯了,我能救治一番。”

    商枝笑道:“大概是没有伤到根?我只是请教了花农,按照平常的方法栽种。”

    曾秉砚看了她一眼,不像是撒谎,细细思索一番,正要再问,便见商枝转头又搬出一盆花,眼前一亮,目光顿时被吸引。

    “老人家,我瞅着这话和您的魏紫相似,就是颜色不同。怕种不活,遇见这花买下来了。您给掌掌眼,瞧瞧这是牡丹吗?”商枝把姚黄往曾秉砚面前推,不但转移他的注意力,这套说辞也圆了只是凑巧种活魏紫的话。

    曾秉砚小心翼翼捧着姚黄,仿佛看着稀世珍宝,双眼闪闪发光。

    姚黄花苞半绽,色浅而清丽,清香沁人。

    距离赏花宴还有五日,那时候姚黄正好完全盛绽。经过商枝的悉心照料,姚黄的品相比起魏紫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牡丹四大名品之一的姚黄。”曾秉砚按捺住激动,“这花你怎么卖?”

    魏紫是单株,而姚黄是三株,花繁叶茂,品相端庄。

    商枝声音清脆,含笑道:“我撞坏您的魏紫,也不知它能不能种活,这株姚黄算作赔礼。”

    “那怎么行?丫头,在你眼里,老头子就是爱占人便宜的?”曾秉砚钟爱姚黄,可不能夺人所好。商枝身上穿着粗布衣裳,浆洗得发白,就连裙摆都被勾破一道口子,足见她并不富足。而这一株姚黄,能够卖二十两往上的银子,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于商枝这等人家,够她半辈子的嚼用。

    “上回说种不活,得赔您一株,或者五十两银子。魏紫活不活的成另说,总不能让您吃亏。反正这花我留着也还不如剁了喂猪实在。”商枝如何都不肯收银子。

    曾秉砚双眼一瞪,气呼呼道:“臭丫头,你是在埋怨我无理取闹?怕了我?”

    商枝笑了笑,没说话。

    曾秉砚更来气了,吹胡子瞪眼,轻哼道:“算了算了,老头我不和小姑娘计较。我的魏紫顶五十两,你的顶八十两,我还得给你三十两!”

    然后,让随从掏银子。

    随从把银子放在商枝的手边。

    商枝霍然起身。

    这时,正好林辛逸将薛慎之请进来,她推脱着把银子还给曾秉砚,急忙说,“老人家,我大哥来了,还有事,先走了!”

    “丫头!”曾秉砚见商枝往屋里跑,也跟着起身追。

    “你一定要给银子,这花我就不给你,带回去喂猪了!”商枝扭头,撂下狠话,然后朝薛慎之喊道:“慎之快进来,我给你看看手!”

    曾秉砚气噎,不识好歹的臭丫头!

    喂猪?哼!粗鄙!

    然后抱着姚黄,心情美滋滋的,想起那个说话气死人的丫头,沉吟道:“阿奴,你去调查这两兄妹。平白得了这株花,日后若有缘,这份情得还上。”

    “是,老爷!”阿奴应下。

    ——

    薛慎之坐在靠椅上,手臂上的麻布取下来,商枝按一按,摸一摸,扭一扭。

    “疼吗?”

    薛慎之缓缓摇头,“不痛。”抬眸看她,“你唤我来有事?”

    “就是看看你的手。”商枝随口说道。

    薛慎之见她不欲多言,皱紧眉心,想起后院里见到的老人。

    商枝睨他一眼,放开手,拉下他的袖子,目光在他手指细小的伤痕停留了片刻。“手好了,你可以试着用笔,不能太用力,也不可以写太长的时间。”

    “好。”

    商枝心中轻叹,她认出曾秉砚时,便让林辛逸去请薛慎之,就是为了在曾秉砚面前露个脸。那一盆姚黄,她是为了结交曾秉砚,特地送给他。

    薛慎之在清河书院受人排挤和欺辱,让她意识到背景的重要性。只希望日后薛慎之遇见了难处,曾秉砚能记起这一花之情,出手相助。

    薛慎之见她沉默不语,温润的说道:“秦兄在县城找到酒楼的位置,离县学不远,他打算请你去看一下,是否满意。”

    商枝道:“离县学近好啊,你八月下场,若是考中了,得进县学。你的身子骨太弱,一日三餐可以在酒楼吃,也方便你打点。”

    薛慎之怔然,她似乎并无要求,所有的要求都是因为他。

    心里涌现一股异样的情绪,他薄唇轻抿,低沉道:“你可有想要的?”

    “有啊!我想你考上秀才,想要自己那一片药苗卖个好价钱,然后攒够银子开医馆。”商枝想也不想的说道。

    薛慎之拢在袖中的手指紧紧握住一根簪子,喉结微微滚动,哑声道:“你所想的,会实现的。”一定会的!

    商枝疑惑的看向薛慎之,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些话。

    突然,有一物斜插进发间,她抬手摸了摸,是一支木簪。

    “你买来送我的?”商枝拔下木簪,是用桃木雕刻的梅花簪。

    “咳咳!”薛慎之咳嗽两声,目光飘忽的望着一旁,不自在的嗯一声,“你明日生辰。”

    商枝愣住了,原主是明日的生辰,并非真正的生辰,而是张老头在十五年前的这一日捡到她。

    “谢谢,我很喜欢。”商枝摩挲着略微粗糙的簪身,想到他手指细小的伤痕,心里流淌着暖意。

    薛慎之见她清澈的眼眸里闪动着光亮,是真的喜欢,松一口气。

    两个人一起去同福酒楼吃了一顿饭。

    薛慎之还有课业,便去了书院。

    商枝回村子,在村口正好遇见满脸喜气的邓氏和贺平章,穿得整整齐齐,竟租了一辆马车。

    她不由多看了几眼,邓氏也稀奇的没有出言讽刺商枝,像是没有看见她,催促着贺平章上马车。

    李大婶满身湿泥,挑着一担秧苗,呶呶嘴,“贺平章求了许多人,都进不了县学。邓桂花托人找了门路,塞去大把银子,这才把人弄进县学。听说啊,还要卖地。商丫头,你可以留意一下,有地才算有根。”

    商枝心领了李大婶的好意,想起邓氏对老大和胡氏的态度,感慨道:“邓氏对贺平章倒是好得掏心窝子。”

    李大婶神色古怪,不屑的说道:“贺良广两口子就指着贺平章翻身,京里的那位做官的大老爷放了话,村里谁先考上举子,便认作义子,送进国……什么的监?为这事,他们没少做缺德事,薛秀才就是被他们使坏耽搁了。现在薛慎之重新去书院,他们能不着急?”

    ------题外话------

    薛哥:第一次送礼,紧张。

    商枝:第一次收礼,美滋滋。

    推荐书名:《农妇逆袭:带着系统去种田》作者:锅小巴

    被娇惯中长大的小太妹米兰儿飙车飙到穿越了,一醒来身边多了两个嗷嗷待哺的娃。

    丈夫被征兵了,傻女被赶出婆家。

    住在破柴房,田税赋税繁重。

    不怕吃不饱,不怕极品多。

    毕竟背靠系统衣食无忧,拳打脚踢极品溜溜。

    只是在不知不觉中,米兰儿的心渐软了,羽翼之下多了两只小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