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五十七章 惩罚 (一更)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孟先生多少了解邱令元的脾性,劝说道:“事出有因,并非他挑事……薛慎之腹有锦绣,被人激将,难免受不住性子。以他的才学,破例升为甲班绰绰有余,不能因为这一事,而不准许他竞升,有失公允。”

    邱令元不可否认薛慎之才华横溢,可惜持才自傲。他摇头道:“他有能力,有才华是好事。如果有了能力就有恃无恐,不知收敛,今后所遭受的磨难是如今的十倍、百倍。他自小聪敏,念书一事颇有天赋,正是因为太平顺,才需要让他受挫折,磨砺磨砺他的脾性。”

    孟先生却不以为然,薛慎之是他的学生,虽然教他时间尚短,为人品行却为上佳,并不是不沉稳的人。“此事他处理方式不对,但是有雄心壮志,未尝又不是一件好事?也能够勉励师弟勤学向上。”

    孟先生将薛慎之的自信,说成是志向,意义便大有不同。

    邱令元看他一眼,语气冷淡,“做人需虚心实腹,锋芒太露易遭小人。他为何受刘乔挑衅?便是因声名太盛而遭人嫉恨!”

    换言之,何尝不是受人忌惮?

    “他若不知收敛,迟早有一日会成为旁人的踏脚石,亦或是除之后快的挡路石。”邱令元起身,拍了拍孟先生的肩膀,“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孟旬啊,你若惜他,便拿着他的文章离去。”

    孟先生一脸苦相,“他若进不了甲班,便要离开清河书院,我想惜才,也得有机会啊!”

    邱令元沉默片刻,平静的说道:“世事变幻无常,总有意外发生,是走是留,全是他们自酿的苦果,定当要自己承担。”

    孟先生知道邱令元太固执,认定的事情难以更改,可他到底不希望薛慎之离开清河书院,便拿着文章去找甲班的王长文。

    王长文见了文章,一拍大腿,“破题取巧,立意高深,而且文章写的老辣得体,可谓一阵见血。妙啊!实在是妙!”

    孟先生说:“以此水平,可能进甲班?”

    “当然能!”

    孟先生眼前一亮,将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请求王长文去说服邱令元。

    王长文叹道:“孟老弟不是我不帮,而是帮不了。院长做的决定,你看谁让他松口过?”

    孟旬满目失望。

    两日后开堂授课,王长文拿着薛慎之的文章做范本讲给学生听,不禁感慨一句:“文章十分出彩,若是他来甲班,你们倒可以向他讨教,可惜院长压下此事,待来年季考,他方能升入甲班。”

    不消片刻,薛慎之竞升不了甲班的事情,传遍整个清河书院。

    刘乔与蒋立远听到风声,得意洋洋,堵着薛慎之进讲堂的路,双手抱胸,“薛童生,你可还记得赌约?”

    蒋立远嗤笑道:“刘乔,你急什么?薛童生可是得知县赞誉的神童,一个甲班怎么会考不进去?你别挡着他收拾东西去甲班!”

    刘乔满脸冷笑,“得了吧!院长亲口说了,这等持才傲物的学生,清河书院这尊小庙可留不住!”

    薛慎之穿着浆洗得发白的青衫,身形清瘦,脸色带着病弱的苍白,眉眼间的冷冽使得他不易近人。微寒的春风徐徐吹来,他捂着唇剧烈的咳嗽几声。

    平复之后,脸色更显苍白孱弱,他冷冷的说道:“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刘乔像是听到一个笑话,笑得直不起腰来,他早就看薛慎之不顺眼,能够拿捏住赶走他的把柄,当然要把他扫地出门!

    “我险些忘了,你家境贫寒,可交不起安仁书院的束脩。若是离开清河书院,连乡试资格都没有。看在同窗一场的份上,呐,跪下,把我的鞋舔干净,从我裤裆钻过去,我高兴了,就把字据撕了,作废!”

    刘乔靠在墙壁上,抬起沾着一层泥垢的布鞋,满目嘲讽,“薛童生,待会可要上课,时间不多了。”

    薛慎之漆黑的眸子望向刘乔,清澈明晰,洞若观火,仿佛看出刘乔的险恶用心。刘乔非但没有被看穿的心虚,反而愈发嚣张狂妄,目光鄙夷不屑,仿佛薛慎之就是一条可以随意逗弄的狗。

    可薛慎之眼底浮现的嘲讽,像一根针扎进刘乔的心口,他脸色阴冷,当即炸了。

    “蒋立远,把他的东西,扔出去!”刘乔见蒋立远不动,他疾步过去,将薛慎之的东西拖到门口,“滚罢!丧家犬!”举手将薛慎之的东西,兜头朝他砸去。

    “住手!”

    一道威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刘乔手一顿,循声望去,见到邱令元,脸色骤变,手一软,东西掉下来,全数砸在他的脚上,剧痛袭来,刘乔脸色扭曲,急急拱手行礼。

    “院长。”

    邱令元冷冷的看着刘乔与一干寻兹挑事的学生,心中难掩失望。目光转向一旁背脊挺直,淡然从容的薛慎之,脸色一沉,训诫刘乔道:“尊师敬友,你们开蒙便学过这几个字?若不能理解,便重回蒙学馆重头认真学!”

    这句话,比任何尖锐的字眼来的让刘乔难堪。

    他脸色涨红,心里却是恨上薛慎之。

    “学生知错。”刘乔忍了忍,低声认错。

    邱令元道:“抄写《中庸》一百遍,明日放在我书案上。”然后对薛慎之道:“你随我来!”

    薛慎之望着邱令元的背影,嘴角轻轻牵动,压低了声线,“刘兄何须着急,事情没有到最后,莫要轻易下定论。”然后,在刘乔喷火的目光下,浅笑着离开。

    “贱人!”

    刘乔怒骂!

    蒋立远却担忧道:“刘乔,惊动院长,他不履行约定,滚出书院怎么办?”

    刘乔狞笑,“由不得他!”想到什么,他意味不明道:“薛慎之向来清高,我就算大度留下他,他也未必会留下来。”盯着薛慎之的背影,目光晦涩,低喃,“我确实心急了。”惹得邱令元不喜。

    孟旬带着戒尺,狠狠打了刘乔与蒋立远的手心十下。

    刘乔目光阴冷,薛慎之害得他丢脸,几乎断了他入邱令元门下的机会,这个仇不能不报!

    他不止要他滚蛋,还要薛慎之声名扫地!

    不止刘乔一个人等着看薛慎之笑话,他是不要脸的留下来,还是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薛慎之才姗姗而来,他神色淡淡,只是面色愈发苍白惨淡。

    刘乔掀了掀眼帘,给门口的蒋立远一个示意。

    蒋立远连忙将手里的宣纸‘啪’的贴在门板上——闲杂人与狗不得入内!

    薛慎之眼底难掩疲倦,看着门上的几个大字,垂帘望着堆在门口的东西,全是他放在讲堂里的学具。

    他若无其事,抱着书册进去。

    刘乔大刺刺的坐在薛慎之的位置上,看着薛慎之站在他的面前,刘乔皮笑肉不笑道:“薛童生,对不住了,念书之人,最重信用。我虽然想要留你在清河书院,依你的清高傲骨,断然不会留下来的,对不对?愿赌服输,若是我输,我二话不说,赔你一套新书册。”他拍了拍桌子上崭新的书皮,“你看,我都买来了,可惜派不上用场!”

    薛慎之把沾染墨汁的书册放在刘乔的面前,刘乔脸色骤变,还未说什么,门口探出一个脑袋,“薛兄,王老师请我过来帮忙,你可有什么东西要搬去甲班?”

    ------题外话------

    今天二更哟~嘿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