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五十六章 红颜知己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周蔓出生书香门第,气质贞静文雅,穿着浅黄的绫罗长裙,俏丽雅致。

    她看着薛慎之清隽秀美的模样,周身气度仿若高山流水般淡雅高洁,这不是第一次见他仍然被薛慎之给吸引着目光。

    薛慎之是她遇见过最好看的少年郎,除了出身差一些,其他比贺平章更要出色。若说真的没有任何想法,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薛公子,你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爹爹很欣赏你的才能。你在清河书院的事情,我们都有所耳闻。你若在清河书院过得不如意,可以来安仁书院。”周蔓一双杏眼顾盼生辉,语带笑意的说道:“安仁书院与清河书院相比,不分伯仲,但是可以给你安静的念书氛围,爹爹他向来惜才,会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能得周叔治亲手指点,这是多少读书人所求之事。

    虽然邱令元的学问比周叔治略高一等,但是薛慎之在清河书院并不如意,显然不得邱令元看重,这样一来,周蔓的条件很诱人。

    薛慎之想透她的话,忽而一笑。

    周蔓嘴角也带起一抹笑。

    他们二人,一个清美秀丽,巧笑倩兮。一个公子如玉,温润端方,看上去十分般配。

    可薛慎之的话,却令周蔓脸上的笑容龟裂。

    “周院长是伯乐,而我非千里马。周小姐言过其实,在下的学问不过尔尔。”薛慎之语气冷淡而疏离,目光落回手里的账目,“周小姐若为此事而来,请回吧。”

    周蔓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会被拒绝。还被他毫不留情面的送客,脸上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

    “薛公子……”

    薛慎之低头算账,感受到有视线注视着他。回头见到商枝一行人,打断周蔓,“我等的人来了。”

    他等的人来了,她该让位了?

    周蔓漂亮的脸上泛着一丝羞恼,红得要滴出血来。

    薛慎之却是不看她,目光清润的看向商枝,冷峻的面容似乎因为眼底的温度,而变得柔和。

    周蔓看着薛慎之起身,单手接过商枝肩膀上的背篓,放在地上,然后让她坐在他的位置上,端一杯温水给她。

    心里蓦地又酸又涩,她是周叔治的掌上明珠,在安仁书院人人都热情的追捧她。

    她的出身不算高,但是在清河镇家境算是殷实拔尖,她看重薛慎之的学问,放下身段说服他去安仁书院。他不但拒绝,还不给她半点脸面。反而对一个乡野村姑和颜悦色,百般殷勤。

    商枝喝着茶,静静的看着打量她的周蔓,她脸上疑惑费解的神情,不加掩饰。商枝心里觉得好笑,这个女人理解不了,为什么她一个娇小姐,比不过自己一个村姑,在薛慎之跟前碰了个软钉子?

    她以为人人都是贺平章那种渣男?她大小姐一个眼神,全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位姑娘是?”商枝看向薛慎之,眼底充满着审视,像是要看穿他内心是否如他表现的这般果断。

    薛慎之看一眼周蔓,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着如何介绍。

    周蔓眸光一动,脸上带着少女的娇羞,正要说是他的师妹。

    薛慎之淡漠道:“贺平章的红颜知己。”

    “噗……咳咳!”商枝正在喝茶,听这话想笑,把茶水咽下去,呛得一阵咳嗽。

    红颜知己,最恰当不过。

    说未婚妻,周蔓与贺平章只是口头之约。若说只是师兄妹,可关系又亲近,红袖添香,不是红颜知己是什么?

    心里却微微松一口气,周蔓能够快速放下贺平章,并且对薛慎之有意,朝三暮四的品性并非良配。还好薛慎之与她没有牵连,不然自己定是要疏远他的。

    薛慎之抿紧唇,无奈的拍着她的背。

    文曲星和王春芳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商枝看着周蔓的目光充满敌意,若是眼神能化为实质,估摸着都能把周蔓削成肉片。

    都这样了,还敢说是邻居哥哥,邻居妹妹?

    反正他们是不信的了!

    周蔓紧咬着唇,十分难堪。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哀怨的看一眼薛慎之,捂着脸,匆匆起身离开。

    “还很难受?”薛慎之根本不在意周蔓,她一走,担忧的问商枝。

    商枝缓过气来,摇了摇头。看着快要跑得不见踪影的周蔓,“你方才太冷漠无情了,伤到周姑娘的自尊心。”

    “哦。”薛慎之坐在她对面,拉过账目,继续看,仿佛之前的插曲没有发生过。

    商枝拄着下巴盯着薛慎之,她都看出周蔓对他有意,薛慎之看不出来吗?还是看出来了,才会秋风扫落叶般无情的对待?

    突然同情周蔓,她的媚眼算是抛给瞎子看了。

    薛慎之太不解风情。

    商枝心里却隐隐觉得高兴,至少他不是攀炎附势,恋慕美色之人。

    “你对姑娘这样冷淡,我都担心你娶不到娘子。”商枝感叹一句,他已经二十,这个年纪许多人都娶妻生子。

    薛慎之手微微一顿,唇角压得更低,脸色冷沉。

    他不知从何时起,在她撇清与他的关系时,心口发闷,像有一团棉絮塞在胸口,堵得慌。

    商枝也只是随口一说,许久不见他开口,转身上楼找秦伯言,问他药苗有没有找齐。

    秦伯言笑道:“我办事你放心,药苗全都放在后院里,一共三两银子。”

    商枝掏银子付给秦伯言,她突然想起一事,问道:“你与清河书院的邱院长是故交?他为人如何?”

    秦伯言想了想,吐出一个词,“顽固。”

    商枝叹息,若是脾性顽固,便会守旧,十分的正直,不会喜欢张扬自傲的学子。

    薛慎之与刘乔的赌约,并不仅仅是自傲这般简单,简直算得上狂妄自大了。

    百年难得一见,有人在平常的测考竞升甲班,偏偏他们用此做赌约,无论薛慎之胜与败,在邱令元心里的印象便要打了折扣。

    只怕,他文章过硬,都很难过邱令元那一关。

    秦伯言并不知薛慎之的赌约,还以为她是为了邱令元关门弟子一事。“令元惜才,慎之测考若是出色,定会得他青眼,收入门下。”

    商枝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嗯,我明日便会种药苗。慎之与你提过火锅?我暂时抽不出时间,等忙完再说。”

    秦伯言自然没有异议。

    从二楼下来,商枝眉眼间积聚着愁绪,若是他进不了甲班,还能在书院呆下去吗?

    不会的!

    商枝看着单手翻着账册的薛慎之,他平时很谦虚随和,却有着傲骨,会履行约定。

    果然,如商枝所料,孟先生在讲堂收上薛慎之的文章,神情凝重,疾步回屋子反复看了四五遍,挑不出半点错处,且十分精妙。

    迫不及待的去找邱令元,将薛慎之的文章给他过目。

    邱令元见他神情激动又兴奋,展开文章,由原来的漫不经心,到神情严肃。他看一眼名字,想知道是谁做的文章,名字却是被糊住。

    “院长,你觉得此文章如何?”

    “论古有识,言之凿凿,词意透辟,思议不庸,是一篇锦绣文章。”邱令元给予极高的评价,抚须道:“这是清河书院的学生?”

    “正是!”孟先生知道书院里的传言,担忧邱令元因为偏见而不公正,便把名字给糊住。他撕开糊住的名字,按捺不住激动道:“他的学问果真担得起盛名,以他的才学留在乙班,确实屈才了。今年秋闱他便要下场,我认为将他送去甲班更合适。”

    孟先生觉得他所教的是根据其他学生的水平制定教材,薛慎之留在乙班会被他耽误。

    邱令元看着‘薛慎之’三个字,神情复杂。

    沉默良久,他把文章往书案上一放,微微扯动着嘴角,平静地说道:“不必。他能做出此等文章,就算留在乙班,也能下场得中秀才。”

    ------题外话------

    文曲星:我发现一个小秘密。

    王春芳:我也发现一个小秘密。

    商枝:被你们发现了,那就只能杀人灭口了。

    文曲星&王春芳:_(:3つㄥ)_

    笑哭,每天一则冷笑话, ̄□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