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四十章 妙手回春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她对我无意。”

    以后会多有往来,薛慎之担忧秦伯言在商枝面前说些令她为难的话,沉默一会,回答他。

    秦伯言一愣,似有些可惜。

    “我的身体如何秦兄心中清楚,何苦耽误了其他姑娘?”薛慎之从未动过娶妻的念头。

    他觉得如今的状态很好,并不想去改变什么,与商枝亲人般的相处,他觉得十分舒心。

    “胡说!我说过会把你的病给治好,一定能治好。若是治不好,可就砸了自己的招牌。你只管安心念书,考取功名,日后金榜题名,不说京城那些大人榜下捉婿,还有机缘尚公主。”

    商枝进来听见薛慎之的话,很不满他的‘自暴自弃’。

    薛慎之薄唇抿成一线,嘴角的笑意敛去,脸色微冷,“你听谁说的这些话?”

    “戏本里不都是这样写的吗?书生十年寒窗苦读,一举高中,被点为驸马。”商枝扬眉,不知道哪里说错,惹他生气了。

    薛慎之将一盘鲜果推到她面前,垂着眼眸道:“那些不正经的书,读起来打发辰光,看得多了,会变傻。”

    商枝瞪他一眼,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拐弯骂她傻。

    从来到这个时代不说吃鲜果,见都不曾见过,她拿着一颗半青半黄的李子,咬一口,又酸又涩,苦的眉毛都挤在一起。她想吐出来,又见两人盯着她,囫囵吞下去。

    “不但说傻话,还做傻事。酸掉牙都不知吐出来?”薛慎之递给她一杯水。

    商枝捧着茶杯咕噜咕噜喝完一杯水,嘴里的酸涩味冲淡了。

    “你明知李子酸掉牙,还拿给我吃,存的什么心?”商枝捡起一颗李子,粗鲁的塞进他嘴里,“我是说傻话,咱们才不做那驸马。我可听说了,驸马是没有实缺的。最重要的,还是你找一个合心意的姑娘。”

    薛慎之猝不及防,嘴里含着一颗李子,她柔软的指腹刮过他的唇角,他怔愣住。

    听了她后半句话,动了动唇角,没有再多言。默默地咬开李子,酸甜的汁水在口腔中蔓延。

    “好吃吗?”商枝见他不说话,眸子清冷,脸上看不出情绪,她凑近了盯着他,看得薛慎之微微有些不自在的移开头。“酸就吐出来。”她拿着用作擦汗的细麻布在他嘴边接着。

    薛慎之望着她细嫩的手指,只觉得唇瓣隐隐发烫。

    他拿开商枝的手,面色不变道:“不酸。”

    “哦。”商枝收回手。

    商枝日子虽清贫,却不曾做过粗活,与村里姑娘干惯农活的手不同,又细又嫩,柔软的掌心不见茧子。

    秦伯言看一眼薛慎之,又看一眼商枝,突然眼底流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领居家妹妹。

    可不就是‘好妹妹’?

    他‘看破’不说破。笑眯眯的说道:“丫头,慎之的身体就交给你了。”

    商枝:……

    秦伯言这句话她有种不止字面上的那一层意思。

    ——

    离开酒楼,薛慎之带着商枝买了药苗和一些菜种子。

    “牛肉都吃完了,只有熏的干牛肉条还剩一点。你还有几天回去?三四日的话,我再过几天上镇上采买。”商枝去粮油铺子买精米,这次降了一文钱,十四文钱一斤,她买了十斤。“我买几只鸡仔放家里养着。过两个月能下蛋,过年的时候杀了吃。”

    “不必多走一趟,我带些吃的回去就好。”

    薛慎之望着她的侧颜,皮肤是少见的白皙,额头上细密的汗水衬得肌肤愈发晶莹剔透。

    她半蹲在地上,认真地挑选小鸡。突然,仰着头问他,“我没有买过鸡仔,你看这几只好养活吗?”

    薛慎之静静地注视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眸光微微闪动,觉得商枝对他太好了。

    所有好的东西,都以他为先。她准备养鸡,也是为了下蛋给他吃吧?

    如果只是因为那两个馒头,几块腌肉的恩情,她的回报太过厚重。

    喉咙一阵痒意涌来,他咳嗽几声,清越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可以。”

    商枝买下四只小鸡仔。

    一条街未走到底,背篓装满了,很沉。

    “明日你要上山种药苗,坐牛车回去。”薛慎之背着背篓走向街边等着客人的牛车。

    商枝拽着他的袖子,“不远,我可以走回去。”

    “同福酒楼我有两成红利,这些年一直没有拿过,足够支撑我考试,抚养栓子。”薛慎之态度坚定,背篓放在牛车上,掏出二十个铜板给车夫。

    车夫笑道:“小娘子好福气,你家郎君心疼你,这样重的东西背着走一个时辰,得吃不少苦头。”

    车夫的称呼让薛慎之愣了一下。

    商枝道:“他是我哥。”在她心里是把薛慎之当做弟弟,但是年龄摆在这里,薛慎之比她大足足六岁。

    “我看走眼了。你们兄妹感情好。小伙子可有说亲?”车夫见薛慎之和商枝两人长得好看,虽然不像,也不怀疑。

    “不急,学业为重。”商枝戏谑的看向薛慎之,今天好几人问他的亲事了。

    薛慎之有些无奈。

    车夫看着薛慎之的眼神变了,有着尊敬,“原来是秀才老爷。”

    薛慎之还未考上秀才,但是好话谁都爱听,商枝很高兴,在她看来薛慎之迟早会是秀才。

    她从怀中掏出一包用油包纸包着,外面裹着一层层粗布的人参粉递给他,“你每日喝热水时放一勺子细粉搅匀了喝。”

    人参被她烘干,然后碾成末,给他泡水喝。

    “好。”薛慎之收下。

    商枝摆了摆手,让车夫赶车。

    回屋后,商枝把药苗搁在装着泥巴的盆里,洗干净手,烙两张饼填肚子。

    她有一段时日没有去药田,扛着锄头去沙地。

    薛宁安破坏得太厉害,她及时抢救,以为只能存活一小半,她站在田埂边,吃惊的瞪圆了眼睛。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药田生机盎然,绿油油一片,全都活下来,而且长势很好!

    她觉得荒唐的那个念头又开始涌现,难道只要有一线生机,经过她的手都能种活?

    这个想法让她心头火热,看着自己的手,整个人都有点恍惚。

    但是经历过时空穿越,借尸还魂,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在路边挖出一颗快要枯死的青草,急忙往家里赶,特地找出空竹筒,随便装上普通的泥土,栽种好枯草,浇好水,放在屋檐下。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心情激动,她如果真的能‘妙手回春’,根本不用愁生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