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三十八章 三成红利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清河书院共有六十多名学生,三名老师,共分成甲乙丙三个班。

    甲班都是学业出众的学生,多是考有功名在身。乙班是学业稍弱一些,还未有功名。丙班便是初入学或者测考不过关的学生。

    文曲星、王春芳学业不精被分在乙班。薛慎之虽然是初入学,但是初入学的测考成绩优异,又有童生的功名在身,本来该在甲班,可他荒废学业已久,而秦伯言在邱院长面前替他多有称赞,诸多考量下,邱院长将他安排在乙班。

    若他有真才实学,年考的时候,便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跻身甲班。

    李明礼刻苦勤学,却是资质平庸,如今年方十四,还未下场,同样在乙班。虽然与文曲星、王春芳入学一年,与他们关系不融洽。

    文曲星不喜欢李明礼阴沉的气质,王春芳是文曲星的小跟班,自然与李明礼不相往来。

    薛慎之初来时便发现这个问题,他拿着书卷,看着不太合群的李明礼坐在床角百~万小!说,与这边的热闹格格不入。

    文曲星自吹自擂道:“去年下场我上吐下泻,病得不能考试,错过了机会。书院年考我姥姥祝寿也未能参加,方才继续留在乙班。不然以我的学问,莫说是进甲班,就连童生于我来说算不得什么。”

    村花憨笑道:“念书就是为了继承家业,识几个大字就够了,不求我考取功名!”

    王春芳是家中的独子,上头有几个姐姐,嫁得都极好,王大富十分精明,有做生意的头脑,借着女婿的光挣下一笔家业,等着王春芳继承。

    文曲星家境不错,据说是京城里权贵的旁支,在镇里是个大财主。为了磨磨他的性子,他娘让他住在号舍里,十日回一趟家。

    这里面只有薛慎之与李明礼家境贫寒。

    薛慎之咳嗽着喝一杯水,望着勤勉百~万小!说的李明礼,然后对他们说道:“该去学堂里上课。”

    几个人一同去了乙班,学生大多都来齐了,一共二十几名学生。

    学堂很大,左右两边各有两扇窗,光线明亮。

    堂中设有矮案,地上铺着竹席,跪坐着上课。

    讲台上站着头发花白,六十多岁的老者,身形清瘦,精神矍铄。很是和蔼,说了一些学业上的问题,吩咐学生各自去领书,明日辰时一刻上课,便离开了。

    负责发书的是一名学生,很得先生喜爱,在乙班是出众的学生。

    一人发一份书,薛慎之是新生,发的最后压箱底的一份。书本湿潮大半黏在一起,透着一股子霉味,字迹晕开,根本不能用。

    文曲星和王春芳领了书装好,然后看见薛慎之破破烂烂的一套书,问发书的学生,“刘乔,还有其他的书吗?”

    “没有了。都是按照人数发书。”

    文曲星摆明不相信,他眉毛一竖,正欲分辨,薛慎之拽住他的衣袖,“咳咳……不用,书院都是有规定,书不能用,你的借我抄一抄就是。”

    刘乔笑道:“文曲星,你瞧见没有,你入学一年了,书院里的规矩还不清楚?比不得薛童生这般懂事!”言语间,透着对薛慎之的敌意与不屑。

    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明礼,瞥一眼薛慎之手里的书,把自己手中的新书递给他,“你手里拿的是我的书,我用习惯了,和你换。”

    他家境贫寒,不善言辞,在乙班被人排挤欺压,好的自然没有他的份。

    而书院里谁都知道邱院长要收关门弟子,刘乔想要争一争,开学那日就见薛慎之见了邱院长,又记起他的神童之名,自然是他的威胁之一,暗中针对薛慎之。如此一来,李明礼的待遇便稍好一些。

    薛慎之摇了摇头,谢绝李明礼的好意,“书旧了一些,还能够用。上面的注解十分独到,颇有裨益。”

    李明礼点头,装好书走了。

    文曲星、王春芳招呼薛慎之去饭堂,对刘乔颇有不满,“他惯会拍老师马屁,阿谀奉承,乙班里他的学问是最好的,成天鼻孔看人。你学问比他好,他才针对你,怕你抢他风头。”

    薛慎之面上挂着淡笑,眸光幽深,“他人谤你、欺你、辱你、笑你、轻你、贱你、恶你,你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待年考之后你且看他。”

    文曲星和王春芳瞪着眼睛,张着嘴,太过惊讶。见薛慎之神色认真,咽了咽口水,“慎之,我们学业不精,怕是甲班无望。你且多争气,考进甲班,做邱院长的关门弟子,踩扁刘乔的脸。”

    薛慎之垂着眼睑,“你可知我多羡慕你们的健康的身体?你们有好的家境,念书的根本,若是自己都不珍惜,轻视自己,莫怪旁人轻贱于你们。”

    文曲星羞愧得脸色通红。

    王春芳握了握拳,“慎之,我会努力念书的!”

    “嗯。”

    文曲星不自在的咳了几声,苦恼道:“我们会尽力的。”只是,他真的不是念书的材料!

    这时,斋夫走来,“薛慎之,书院外有一位姑娘找你。”

    文曲星忍不住问,“谁啊?是你媳妇?还是妹妹?”

    薛慎之一愣,神色自然道:“邻居家妹妹。”

    文曲星一手横搭在他的胳膊上,挤眉弄眼道:“长得漂不漂亮?走,人都来了,我跟你一块去见见。”

    薛慎之拿开他的手,淡然的说道:“她怕生,你会吓着她。”

    文曲星脸色扭曲,摸着自己的脸,“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明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你是怕我抢走你的好妹妹?!”

    薛慎之早已走了,嘴边含着浅笑,见到商枝的那一刻,眼神不自觉柔和下来。看见她身边的陈源,眉心微蹙,“今日怎么得空来书院?”

    商枝把背篓递给他,“我听林辛逸说书院里的饭菜贵,给你送二十斤粮食,你换成粮票能节省不少。里面还有十个鸡蛋,你去饭堂给厨娘一文钱,让她帮你煮了,分给号舍里的同窗。”

    薛慎之安静的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叮嘱,点头附应她,“好。”

    他问,“来镇上采买?”

    “嗯。我买点药苗和种子回去,再买点米粮和时蔬。”

    “我下午没有课,你来了,我带你去一趟酒楼,正好商量买山地的事情。”薛慎之对商枝说罢,转头看向陈源,“陈兄是来镇上上工?多谢你帮忙,我们便不耽误你了。”

    陈源脸一黑,想说没事,我也陪你一起去。

    商枝点头,“陈大哥,耽误你不少功夫,辛苦你了!你快去上工!”

    陈源有苦难言,他今日哪里要上工,只是借口罢了。

    他又不能说出来,只得接过兔子,郁闷的去镇上找摊子,卖兔子!

    薛慎之领着商枝去了同福酒楼,秦伯言正好在酒楼里。

    薛慎之托秦伯言出面在杏花村买山地,事情已经说好,只等着过些时日他得空去一趟杏花村。

    今日主要的便是商量商枝提供酒楼菜谱,给她分成的事情。

    商枝难免有些紧张,担心秦伯言是看在薛慎之的脸面上,心里都想好了,若是为难他,她一定会拒绝。

    可事情却恰恰相反,秦伯言对商枝技术入股酒楼表示热烈的欢迎。

    “你上回赠送的药膳方子,按照你提供的法子烹饪,让食客赞不绝口,生意比之前还要好一些,不少老爷夫人闻讯来尝鲜。”秦伯言为了表现出他的诚意,给商枝三成红利。“你有其他要求,可以提出来。”

    商枝诧异的看向薛慎之,觉得她怕不是遇见了骗子?

    生意火爆的酒楼,她占一成,都是天上掉馅饼,更别说三成!比薛慎之提的还要多一成!

    她能不忐忑?

    薛慎之眼神安抚她,对秦伯言他十分了解,“秦兄有何要求?”

    秦伯言呵呵笑道:“我打算把酒楼开到县里去,商姑娘不但每个月提供三道私房菜,还要额外加三道药膳。”

    商人逐利,秦伯言是地道的商人,自然有自己的打算。虽然规定每个月给酒楼提供多少道菜方子,等商枝真正加入进来,她便也是酒楼的东家之一,不用他说,也会想要酒楼生意一直好下去。

    他许以重利便是怕商枝被人给撬墙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