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十二章 开荒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酒楼位置隐蔽,装潢得清雅别致。

    生意却意外的好。

    还未到正晌,大厅里已经坐满一半的食客。

    商枝将情况收进眼底,她拉拽着薛慎之的衣袖,小声道:“酒家一般会有固定的进货渠道,我们是散货,不一定会收。”而且,薛慎之若是与酒楼东家有关系,如今早已过了采买食材的点,请人买下这一筐牛肉,他需要欠下人情。

    人情债不好还,薛慎之也并不是那种会欠人情之人。

    “时辰还早,我们摆摊应该能卖不少。”剩下的她可以做风干牛肉。

    薛慎之站定,“不必担心,我与酒楼东家有交情。酒楼生意还行,这一筐牛肉不怕销不出去。”

    商枝还想说什么,掌柜见到薛慎之,连忙放下账本,神情间透着恭敬。

    “先生今日来了?老爷正好也在楼上待客。”

    掌柜说话间,目光瞥向他身侧的商枝,和善的点头。

    “我有百来斤牛肉,可能收?”薛慎之将竹篓放下,揭开盖着的粗布。

    “收!凑巧送肉的屠夫媳妇生产,今日没有送来,算是及时雨!”掌柜笑眯眯地招来小二抬着牛肉去称重,然后道:“一两银子四十斤牛肉,您看如何?”

    价格比摆摊子卖便宜二文钱一斤,却又比酒楼收的牛肉贵一文钱一斤,总得来说价格很公允,而且商枝还占了便宜,毕竟节省摆摊的时间,也不一定全都能卖掉!

    薛慎之看向商枝,商枝连忙点头:“卖!劳烦掌柜!”

    掌柜一团和气道:“以后有山货之类,都可以送到酒楼来。”

    商枝道了谢,心里明白掌柜定是念在薛慎之的情面上。口头上应下,今后却是不敢叨扰,开酒楼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能帮一回忙,商枝心底已经十分感激。

    牛肉有一百一十多斤,掌柜请商枝去结算银钱。

    小二道:“先生,老爷请您与小娘子上去用膳。”

    薛慎之摇头拒绝,“我还要去一趟书铺,你给我包十个馒头。”然后,给了二十文钱。

    小二心里嘀咕,这家酒楼薛先生占了三成红利,却是从未曾吃过白食,分得十分清楚。别看如今这家酒楼光鲜,几年前东家经营不善,差点儿典当出去还债。薛先生是东家忘年交,便指点一二,使得酒楼起死回生。

    东家愈发器重薛先生,酒楼基本交给他经营,每五日来一回,给他占三成红利。只是从未见薛先生拿过一文钱,生活仍旧清贫,靠着抄书、给人记账谋生。

    他心里不明白,掌柜却很清楚,薛慎之命运多舛,小儿便被赶出来自立门户,背负大哥一条性命,又病重药石无医。东家给他的红利,他却是存放在东家处,待他油尽灯枯之后,便是每月给他的侄儿银钱,直至娶妻生子。

    商枝结了三两银子,占了掌柜便宜,她不愿薛慎之在故交面前难为,便给了他们一道药膳方子。

    掌柜有眼见,一眼便从其中瞅见商机,对商枝的笑容愈发真切,亲自将人送出来,便见薛慎之提着馒头站在门外。

    掌柜有话对他说,却又见他对商枝不避嫌,将一个包袱递给他:“这是老爷在北方带来的药材,他如今在应酬抽不开身。”然后又说:“先生,镇上有一位女郎中,医术高绝,我原想着初五您来了便与你一同去一趟林氏医馆,今日您来了,我给您带路?”

    薛慎之眉眼淡淡,“不必。”他看一眼商枝,“我已经找到郎中。”

    掌柜眉眼间藏不住的喜色:“老爷知晓了,定然会很高兴!”

    薛慎之颔首,眼底稍有一丝暖意。

    离开酒楼,薛慎之去一趟书铺,结算银钱,便与商枝去买了药苗。

    在回去之前,商枝去了一趟林氏医馆。

    林德成正在看诊,商枝买了一些药材,唤来林辛逸,“我要的东西你给买齐了吗?”

    “齐全了!今日医馆忙,我打算明日给你送去,你今儿个便来了!”林辛逸将东西拿出来,“驴皮只买到两块,够用吗?不够明日我再去一趟集市看看。”

    “够用了!”商枝将四两银子给林辛逸,他一共有五两多银子在她这儿,算上他帮忙买的,还欠下二两。她心里盘算着等阿胶与黄明胶熬制出来,托林德成帮她卖,卖掉的银钱还债。

    回去之后,商枝用买来的药材,调制膏药,然后敲响隔壁的门。

    薛慎之正好洗完澡,身上穿着一件白色底衣,头发湿漉漉的。

    “那筐牛肉很重,你肩膀定然伤了,你拿这罐膏药擦一擦,不然明日会红肿。”商枝放下药,“你不方便,我替你上药?”

    薛慎之皱紧眉头,她虽然是郎中,无性别之分,可到底是女子,他们孤男寡女,到底该有男女之防。

    他默了默,“我自己来。”

    商枝也不勉强,她忙着呢。回到屋子里,买来的药苗她放在装着泥土的盆子里,然后给秦景凌换好药,再呆在厨房处理驴皮、牛皮。

    接连几天,除了叫薛慎之吃饭,她基本没有跨出过门。

    那些分给乡邻的牛肉,都是薛慎之帮忙送过去。

    第三日,商枝终于将阿胶、黄明胶炼制出来。

    留下一部分,剩下的全托林辛逸带回医馆。

    林辛逸给她拿来几个鸡蛋,商枝用阿胶蒸两鸡蛋,一个给秦景凌,一个给薛慎之。

    她做好饭,交代秦景凌几句,“秦大叔,饭我给提前做好了,桌子上两碗鸡蛋水,你和薛慎之一人一碗。”

    秦景凌点头,“我已经联系好友,这几日给你添麻烦了。”

    “我是医者,救人是我的职责所在,您不用如此客气。”

    商枝率先吃了饭,扛着锄头,背着一竹篓药苗去沙田。

    她不知是不是错觉,原本胡乱放在盆里养着的药苗,过了两三日,应该会渐渐有枯萎之势,可这些药苗却绿油油,一片生机盎然。

    商枝忙活一个下午,总算把药苗都栽种好。

    她抹一把汗,扶着酸痛的腰肢站起来,李大婶正好提着菜篮子往边上过,瞅一眼商枝种的药苗,压根不认识是什么,倒像是山上长的野草。

    “丫头,你种的这些山上多的是。你这两亩地全都用来种草,哪有粮食吃?我劝你多种番薯,免得冬天得捆肚皮过日子!”

    “婶,我种的是药材。”

    李大婶‘嘁’了一声,见商枝没听进去,她咕囔道:“种这些破玩意能当饭吃?”到时候别借着恩情上他们家打秋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