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十七章 觊觎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许氏脸色阴沉得滴水,从薛慎之那里回来,门板摔得‘哐当’响。

    小许氏听到动静吓一大跳,眼珠子往外瞟,把剩下的半个蛋全塞栓子嘴里,把他往里头一推,“你奶回来了,赶紧把嘴擦干净!”

    许氏疼爱栓子,但是与薛宁安比起来,那得靠边儿站。

    家里的鸡蛋全都进薛宁安的肚子,其他人只有睁眼看的份儿。小许氏疼儿子,许氏不在家,偷偷拿给栓子吃。

    一边把蛋壳捏碎埋在灶膛里,一边扬声喊着,“娘,您回来了!”毁尸灭迹后,擦着手走出来,见许氏臭着脸,“没要到银子?”

    不应该啊,栓子要的花销,薛慎之没有不给的。

    许氏张嘴数落着薛慎之,恨声道:“该死的野蛋子撺掇薛慎之藏私不肯把银子给我。没银子,没银子还吃参!杏花村里头谁吃过参?”

    小许氏死死的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许氏高高肿起的脸,“小叔子他、他打你了?”

    不给银子,居然还将许氏给打了!

    薛慎之莫不是中邪了?

    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娘,他不给就算了,栓子念书咱们还有一点余钱。”

    连许氏都敢打,小许氏怕逼急薛慎之,会对栓子动手。

    许氏立即炸了,一巴掌打小许氏脸上,“败家娘们,你懂啥?宁安要娶媳妇,还差几两银子聘礼,算啥算?你给掏钱?过几日相看,还得给宁安裁一件新衣裳,哪样不得要银子?家底掏干净,全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不行,她不能这么算了!

    薛慎之给的银钱不多,也够一家子嚼用,还能挪出一点给薛宁安做零花。每个月只给三十文,打发叫花子呢!

    “宁安呢?”

    许氏一个眼刀子,吓得小许氏畏缩着躲了下,捂着脸不敢再掉眼泪。

    “娘,您消消气,多大点屁事?那小娘们敢断咱们财路,便是咱们的杀母仇人,对付仇人,我有的是法子!”薛宁安从里屋走出来,生得唇红齿白,狭长的眼睛里显露着阴狠之色。

    许氏很信赖薛宁安,找到主心骨似的,心下安定,“你快把那贱人给收拾了,我瞧着眼睛疼。”

    “我办事,您就放心吧!”薛宁安的眼睛瞟向小许氏。

    小许氏感受到薛宁安炙热的视线,浑身瑟缩,头垂得更低,恨不得缩墙缝里去。

    薛宁安看着小许氏抖啊抖,像是风雨吹打的小百合,想起她粗布衣裳下裹着的丰胸,细腰,翘臀,一股邪火往上冲,眼神顿时火热起来,舌头舔了一下唇瓣。

    “娘,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薛宁安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小许氏,心里痒痒的,不再遮遮掩掩,自顾说道:“大嫂年纪轻轻成了寡妇,给大哥留了后,是咱们家的大功臣,可不能亏待她,得给她找个男人依靠。小寡妇改嫁名声不好听,不如跟了我,我会好好疼爱大嫂。”

    小许氏抖得如糠筛,脸色惨白。

    薛宁安早就打她的主意,之前还顾忌着许氏,可他却直接与许氏挑明,让她没名没份跟着他。她以为许氏顾念老薛家名声,不会答应。

    可哪里知道许氏也是黑心肠,私底下劝她跟了薛宁安。她都生了儿子,给薛大虎留了后,再跟薛宁安像什么话?乡邻不得戳她脊梁骨?

    想到自己的处境,眼泪掉得更凶了,小许氏跪在地上,哆嗦道:“娘,我答应虎子,给他守寡,不跟别人!”

    她一哭,许氏就脑仁疼。小许氏胆子比耗子还小,逼急她了,宣扬出去,薛宁安甭想娶媳妇。

    她给薛宁安使一个眼色,“行了,她是你大嫂,你不能对不住你大哥!”

    薛宁安在会想女人的年纪就惦记上小许氏,一直藏在肚子里不敢说。他如今十八岁还没有娶媳妇,娶得起的看不上,看得上的拿不出银子,趁着许氏对他愧疚,他说服许氏将小许氏给他做小,事情摆在明面上,他早已把小许氏当做他的人,哪里晓得还要继续忍!

    目光阴郁,憋着满肚子的火气,“行了!我这个年纪谁不是孩子满地跑?你赶紧攒够银子给我娶媳妇!”至于小许氏,他不打算再忍了!

    他看了小许氏一眼,气冲冲的离开,去找他的兄弟对付商枝。

    薛宁安被许氏当做眼珠子疼着,宠着,自然是念过书,只是没甚出息,考几次都落榜,彻底的放弃。整日里游手好闲,认识不少狐朋狗友。

    几个人一合计,便有了对付商枝的法子。

    ——

    刘婶子气喘吁吁,心脏砰砰跳得厉害,她按着胸口,“商丫头,地里……地里死了人!”

    商枝神色一肃,提着药箱子跟在刘婶子后边去地里。

    林辛逸放下碗,屁颠的跟过去。

    是李大婶地里出事,浑身是血的人躺在冬瓜棚下,李大婶准备摘几片冬瓜叶子煮着吃,乍眼瞅着地里躺着个死人,吓得腿软瘫在地上,囔囔着:死人了!

    刘婶子在一旁锄草,听见响动,撒腿跑去找商枝。

    商枝来的时候,李大婶还未缓过劲,脸色发白的坐在地里。见到商枝哪还有之前的嚣张刻薄劲,就像是见到活菩萨,紧紧拽着商枝的手,央求。

    “丫头,你救救他,快救救他!”人死在她地里,她就摊上事儿了!

    “我先看看。”商枝挣开她的手,林辛逸殷勤的替她提药箱子,商枝蹲在地上,检查男人的伤者的伤势,“你仔细看着。”

    “诶!”林辛逸打起万分精神。

    伤者大约四十岁左右,身高八尺,后背一道刀伤,从右肩胛至左腰,其他地方有数道不同大小的伤痕,而后背这道便是致命伤。

    商枝切脉,掀开他的眼皮,捏开他的嘴,按向他的心脏,神色愈发的凝重。

    林辛逸见状,他在一边切脉,瞠目道:“绝脉!”

    将死脉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