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十章 下地了!

时间:2018-05-16作者:广绫

    什、什么?

    她搬?

    贺良广与陈族长互看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诧异。

    商枝有多难缠乡邻都十分清楚,张神医过世之后,乡邻可怜她救济一日三顿,她不跟人客气,上桌只管捡着好的吃。谁家生小孩坐月子杀鸡熬汤给媳妇下奶,她也要蹭过去讨一碗喝,脸皮厚实也不怕人嫌。

    久而久之,乡邻们忍受不了她,可又不敢得罪她,谁都会有个小病小痛,还得求商枝头上。

    可也有不是好性子的妇人,只给她留一个红薯,商枝当即冷着脸,拍桌摔碗不吃了,从人鸡窝里掏两个蛋自己煮着吃。

    她在杏花村便是人憎狗嫌的人,又奈何不得她,直到商枝医死陈二叔,乡邻们彻底的爆发,不再忍让她。

    他们以为有一场硬仗打,准备一肚子的话,结果没地儿说了。

    “我搬!”

    商枝重复一遍,她知道薛慎之是为还张老头的人情,可他自己处境堪忧,怎会让他为难呢?

    冷眼看着他们难以置信有一些失落地模样,又觉得极为可笑。

    “师傅给我置办三亩上等水田,三亩中等水田,两亩沙田,租赁给贺里正。我如今搬离杏花村,这些田产里正便归还给我。”商枝又笑眯眯地对陈族长道:“陈叔,我一个女子,孤苦伶仃,如今被赶出杏花村,身无长物。师傅说您最是仁善,我能请您帮一个忙,帮我将这八亩田产卖出去吗?”

    原主对贺平章死心塌地,在外撒泼耍狠,在贺家跟前就是拔了牙的老虎,任邓氏又掐又打的撒气,都不敢还手。穷得揭不开锅,也不敢上贺家要田产。

    商枝可不是好性子的人,这都欺负到头上来,还由得他们欺负?

    简直没门!

    她从陈族长那一番话里知道都是一些人精,陈族长与贺良广面和心不合,他们联手将她赶出去,必然是贺良广许了陈族长好处。

    田产在杏花村紧俏得很,她托陈族长卖田产,便是等于卖给他,陈族长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

    贺良广谋划着私吞她的田产,定不会给她银钱,她也不想卖给贺良广便宜他。想从贺良广手里头将田产要回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交给陈族长便不一样,不怕贺良广耍花样。

    陈族长十分高兴,他家中人口众多,田地少,有商枝这八亩地能多不少进项与口粮。

    “商丫头,我与你师傅有几分交情,你放心,这事交给我,叔定帮你办妥。”陈族长是有远见的人,商枝愿意将这八亩地卖给他,他也不贪贺良广给的两亩中等水田。

    邓氏第一个不干,她激动的冲上来,撕烂这小贱人的嘴。手指头几乎要戳上商枝的脸,看着她手里冒着寒光的银针,邓氏手一僵,缩了回来。

    商枝看着邓氏一脸恼怒,干瞪着她,嗤地一笑:“婶,你这手老抽筋,也得治治。”

    邓氏两眼冒火,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抓花她的脸。可看着商枝手里头的银针,愤恨地剜她一眼。

    贺良广脸色青黑,他就知道商枝不是好打发的人!

    八亩田产他早已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哪里肯掏出去?

    这死丫头变聪明了,虽然他如今是里正,可陈族长有一个当县丞的女婿。他的堂兄是五品京官,远水解不了近火,也没有这闲工夫搭理他这琐碎事。

    “陈族长,你这可不地道,之前来时我们便说好的。”贺良广之前割两亩地就跟剜了心头肉似的,这八亩全给陈族长,他不甘心!

    陈族长叹息道:“良广啊,做不成亲家也别结怨,这做人总要留一线,别做太绝了。商丫头孤身一人,离开杏花村若是没有银钱傍身,这不是得逼死她嘛?”

    贺良广见陈族长深明大义的嘴脸,险些气歪了嘴。

    田产本来在自己手里,商枝要卖,他买便是!

    贺良广一咬牙,正要开口,便听商枝道:“若是谁给我办好户籍,我便将六亩水田送给他!”

    陈族长脸色有些微妙,审视着商枝,越打量,目光越冷。

    恐怕她一开始就打这个主意吧?

    商枝不躲不闪,任由他打量,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陈叔,我是在杏花村长大,师傅已经不在了,除了杏花村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只能出此下策。以前是我糊涂,以后定会改过自新!”

    陈族长没有接过话茬,他还在思量,商枝将地卖给他,他乐意。只是商枝要这户籍……

    他斜眼瞅着贺良广,见他眼底闪烁着挣扎,显然十分意动,便立刻拿定主意。

    户籍虽然难办,却也不是难事。商枝留在杏花村,对他们陈氏也无要挟,反而是贺良广偷鸡不成蚀把米。

    人没有赶走,田产也没了!

    “商丫头,你叫我一声叔,这事叔无论如何也要帮你给办妥了!”陈族长十分精明,抢在贺良广之前说。“良广,商枝已经知错悔改,你们就给她一条活路。”

    “谢谢陈叔!”

    商枝立马将租赁契书给陈族长,她要留下来,是因为有些事情没有弄清楚,所以不能走。

    邓氏怄的要死,心里淬骂一句,臭不要脸的老东西!

    贺良广脸都绿了,他鸡飞蛋打,什么好也没有捞着,破罐子破摔。“陈族长,这事不是我做主,我愿意乡邻们也不愿意!她自己把话撂出来,医不活狗娃,她不再行医,搬出杏花村!”然后冷着脸对商枝道:“这话乡邻都能作证。”

    陈族长皱紧眉头,看向商枝。

    商枝大方承认:“我确实许诺过。”

    贺良广冷笑一声,“陈族长,你也听见了,狗娃快要不行了,我才让她兑现诺言。不是我不给她留活路,是她自断生路!”

    陈族长无奈道:“不是叔不帮你,林氏在我这里借银钱给狗娃做顿好的吃,送他上路。你……唉,今后脚踏实地的干活,行医救人的事情,就让男人去做。”女人行医,他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而商枝一连医死两个人,更让他认定女人就该老老实实相夫教子。

    贺良广厌烦道:“快点滚!”

    商枝脸色陡然阴沉下来,还未开口,被贺良广打断,“你的那些田产,我替你赔给陈四。”至于到底给多少,那就是只有他说了算,反正只是霸下商枝田产的名目而已。

    这时,林氏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又惊又喜地说道:“下地了!商丫头,照你说的给狗娃喝了肉汤,他能下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