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第126章 正名(下)

时间:2018-09-11作者:李尽欢

    “你冒犯颜丫头什么了?”

    卢青青登时如遭雷击,僵硬的侧目,就见凌四带着王宣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眼见满地碎瓷,有些甚至溅到了穆颜姝的脚面儿,凌四双眼瞬间炎日大炙,周身却冷的可怕,就算施药堂的火炭烧的正望,众人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整个施药堂刹那无声。

    卢青青着实没想到凌四会这么快回来,在她看来,既然是王宣把人叫走的,那肯定就是去处理军务了,处理军务哪儿能那么快结束呢!

    事实理应如此,王宣手头的确有不少事儿想向凌四禀报,奈何这位爷惦着自家小丫头,简单听了几句,快刀斩乱麻的把大事解决了,至于小事儿,这位爷直接甩手,让王宣自己处理,要不然就去找裴世子,用这位爷的话说,反正人伤的身上,又不是脑子,闲着也是闲着,有功夫塞人过来,还没工夫处理军务了。

    于是乎,这位爷早早就过来了,结果就看到了让他如此不爽的一幕。

    感受到那种骇人的压力,卢青青忍不住抖了抖,赶忙将身子伏在地上,声音哽咽,“小女,小女看着天寒地冻,想给怀安郡主端杯热茶……”

    战王却是一个眼神儿都没有分给卢青青,更没有听她的解释,径自走到了穆颜姝跟前,“颜丫头,你鞋面儿湿了,爷给你擦擦。”

    他一边说着,一边单膝蹲下,仔细的掸掉鞋面儿上的碎瓷渣滓,然后用下摆的里衣,擦了擦她的鞋面儿。

    穆颜姝玉指一顿,心尖几不可查的跳了跳,不由将脚往里挪了挪,“不用了。”

    “别动。”凌四紧追不舍。

    这位爷擦的认真,众人却是看的惊悚。

    眼前这人真的是那个一天一夜便斩尽南蛮的西凌战神吗?!

    不少百姓还记得当初这位爷回程的时候,那副满地血煞,盘龙指天的画面,再对比眼前这幅,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这个丑脸女子到底是谁,居然能让堂堂战王如此对待,早知道……早知道,他们刚刚就不乱嚼舌根了。

    要知道,战王殿下可是整座湘南城的大恩人,卢青青的恩惠,又怎能及得上战王殿下的大恩大德呢!

    不管这个丑脸女子是谁,她能得战王如此珍视,都不是他们能够随意置喙的。

    思及此,众人皆是牢牢闭紧了嘴巴,甚至往后退了退。

    相比较于这些人的后怕和后悔,卢青青则是整个人都傻眼了。

    先前,战王殿下宛若神魔天降连杀五人,那时候,卢老丈又刚刚身死,卢青青已然是吓坏了,自然没有注意到凌四对待穆颜姝的态度,她只知道,战王把人给带走了。

    穆颜姝毕竟顶着怀安郡主的头衔,凌四将其单独带走,也没什么特别的。

    她从没想过,这二人会有什么关系。

    在卢青青看来,穆颜姝那等无盐之人,心系裴雪烬,已经是不自量力了,更别说战王殿下了。

    那样神魔般的人物,简直让人连肖想都觉得胆寒。

    可他在干什么?

    居然在给穆颜姝擦鞋面儿!

    卢青青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凌四将穆颜姝的鞋面儿清理的干干净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目光煞气四溢,“你弄的?”

    卢青青这才如梦方醒,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赶忙解释道,“战王殿下,小女只是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小女是无心的,是无心的……”

    只是,她刚说了个开头,就见裴雪烬带着两名小厮,从侧门走了进来。

    眼见卢青青背对他跪在穆颜姝和凌四跟前,整个施药堂气氛凝滞,他脚步一顿,本能的反应道,“这是怎么了?”

    卢青青听到裴雪烬的声音,登时如蒙大赦,赶忙跪着回身,泪水顺势而下,“裴世子,世子,小女本想给怀安郡主倒杯热茶,谁知茶水太烫,小女不小心将茶洒在手上,打翻了茶碗,小女真的不是故意的!”

    凌四闻言,登时冷嗤出声,声音里满是不屑,“爷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弄湿了颜丫头的鞋面儿,就是你的罪过,既然知道自己废物,就别往人跟前凑,打碎了茶碗,收拾了赶紧滚就完了,怎么着,嚎什么啊,生怕别人看不见你委屈是吧。”

    不得不说,这位爷真心是自带鉴婊功能,说出来的话,宛若烧红的火炭,直戳人心窝子,戳完了卢青青,他自然而然将炎炎眸光转到了裴雪烬身上,森寒的笑意似嘲似讽,“裴世子,你把人带来,占便宜,赚名声就算了,可你也得带个像样儿点的吧,连倒杯茶都能洒的主儿,也不知道洒了多少汤药出去,裴世子果然是一如既往的眼瞎啊。”

    裴雪烬才进来,刚刚又距离这边较远,现下走过来,才看清眼前的情况。

    见此情形,他倒也顾不上被某位爷怼了,登时看向了穆颜姝的腿和脚,落雪成灰的眼底染了关切,“怀安郡主,你没烫着吧?”

    若说凌四爷这心是偏到天边儿了,裴雪烬至少也偏到了胳肢窝。

    眼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子,将她红肿的双手和染血的膝盖都忽略了,反而去关心坐的安安稳稳的穆颜姝,卢青青只觉得自己浑身鲜血倒流,又惊又怕,顾不得胸口堵的半死,赶忙垂下头去,指尖颤抖,心里焦急的想着对策。

    这时,就听穆颜姝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我没事,不过是个小意外,这次就算了。”她仿若能洞悉一切的眸光,清清冷冷的落在卢青青的身上,一字一句道,“毕竟,这是最后一次了。”

    从始至终,对于卢青青的小心思,穆颜姝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不过,她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管怎么说,卢青青的老父身死,都有她的一份责任,所以,这一次,她不会计较。

    但是,也仅仅只有这一次了。

    卢青青不是蠢人,身子一颤,便明白了穆颜姝的意思,她心下一松的同时,胸中的妒恨和野心,却犹如见风的野火,愈发滋长了起来。

    凌四对于自家小丫头的心思,多少有几分了解,既然她都做了决定,凌四自然不会去拆台,不过,心中的郁气还是要发泄一下的。

    他将王之蔑视甩到了裴雪烬身上,笑意森然道,“裴世子没事儿了还是少四处溜达,有时间多管教管教自己的下人,省的倒杯茶都能洒了。”

    裴雪烬无缘无故背锅,又担心怀安郡主因为这话,对自己有所误会,声音不由沉肃了两分,“卢姑娘跟我并无关系,亦不是我府上的下人,战王殿下还请慎言,至于在下要去哪儿,就不劳战王殿下费心了。”

    凌四冷嗤一声,刚想发射嘴炮,就被一个紧张焦灼的惊叫声打断了。

    “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声音是从外堂传过来的。

    穆颜姝不由起身,众人皆是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十来岁模样的小男孩,正跪在一个十八大九的男子身边,一脸焦急。

    那男子口吐白沫,面如金纸,捂着肚子,整个人几近晕厥,显然情况不妙。

    此刻,王宣已然是挥退人群,出现在了二人身侧。

    “什么情况?”他蹙了蹙眉,当即询问道,“不会是时间拖得太长,活毒发作了吧,他喝药了吗?”

    “回大人,已经喝过了,我哥刚喝的汤药,喝完没多长时间就这样了。”那名小男孩赶紧点了点头,眼珠子都有些泛红。

    蓦地,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起身回头,朝着已经起身的卢青青喊道,“卢姐姐,你快看看我哥哥这是怎么了,快来救救我哥哥吧!”

    此话一出,内堂众人皆是一怔,尤其是几名跟在王宣身后的老大夫,莫名有些尴尬、

    卢青青着实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登时被骇了一跳。

    就在她手足无措得当口,裴雪烬已然是转过头来,略有疑惑的肃声道,“卢姑娘,你懂医术?”

    卢青青赶忙俯了俯身,“小女不懂啊,小女怎么会懂医术呢,应该是这位小弟弟误会了吧。”

    谁知那个小男孩却是语出惊人道,“卢姐姐,这汤药都是你配出来的,你怎么会不懂医术呢?还请你救救我哥哥吧!”

    裴雪烬眉头紧锁,眉眼底的寒峭,沾染了几分厉色,“卢姑娘,你说这药是你配的?”

    卢青青顾不得膝盖的疼痛,再次俯了俯身,“没有!裴世子,你一定要相信我,小女可以对天发誓,小女绝对没说过一字半句这汤药是我配的,如果我说过这话,小女愿英年早逝,不得好死!”

    眼见她说的决绝,连誓都发了,裴雪烬眉头倒是松动了几分。

    不过事关穆颜姝,他亦没有轻信,朝着那名小男孩求证道,“卢姑娘可有亲口说过这药方是她配的,你又可曾亲耳听她讲过?”

    那小男孩一怔,瞧着自己的哥哥,焦急的挠了挠头,“这倒是……没有。”

    听到这儿,鉴婊界的扛把子凌四爷却是有点听不下去了,一针见血的冷笑道,“你小子怎么就认定了汤药是这个女人配的呢?”

    小男孩想都没想,便直接道,“卢姐姐对药方熟悉的很,我听她跟三个人说起过这汤药里有什么,那些兵大哥跟那些大夫也都听她的话,这汤药怎么会不是她配的呢!”

    卢青青听了这话,心肝都颤了颤,眼眶都急红了。

    “这些都是误会,小兄弟,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苦害我呢?这汤药明明就是……”她说到这儿,忍不住顿了顿。

    没错,之前的一切都是她刻意营造的,她享受被人追捧的过程,尤其是得知这汤药是穆颜姝调配的时候,她便愈发想要掩盖这个事实。

    可惜,一切都被眼前这个小兔崽子搞砸了,事到如今,她也只能亲口将事实说出来,以摆脱嫌疑了。

    停顿只在一瞬间,卢青青便半是无奈,半是委屈的继续道,“明明就是怀安郡主配的,真的跟我无关啊!”

    那小男孩不由呆住了,“怀安郡主?”

    众人闻言,亦是窃窃私语,难掩惊诧。

    此刻,穆颜姝已然是走到了那名男子的跟前,“他有点危险,先救人,其他的以后再说。”

    王宣和一众老大夫见此,登时疏散周围的人群,给穆颜姝腾出了一方空间。

    众人见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这个面覆胎记的无盐女子,居然是位郡主,还有卢姑娘口中的怀安郡主,那汤药真的是这位郡主殿下调配的吗,那些个郡主高高在上,怎么会调配这种汤药呢?

    面对众人或质疑,或探究的眸光,穆颜姝恍若未闻,直接蹲下,为那名口吐白沫的男子探了探脉,眸光扫过他的胃部。

    片刻后,便开了口,无波无澜的声线几近肯定,“他是不是吃过辛辣之物?”

    “您怎么知道的?”

    小男孩脱口而出,黑乎乎的眼仁里满是惊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哥他有点贪嘴,喜欢吃辣,可他中了毒,因为身体虚弱,已经好些天没吃了,想着今天就能喝上汤药了,我哥才吃了一些辣椒酱。”

    这话一出,相当于坐实了穆颜姝的推测。

    众人见此,眸光不由多了几分钦佩。

    穆颜姝却是完没有留意众人的改变,眸光专注道,“这副汤药寻常情况下,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有一点,必须忌辣,辛辣之物与此药相克,喝下去,无法根除活毒,反而会让其加剧,想来这里的大夫应该第一天就强调过这一点,不过,中毒之人大多体弱,本就胃痛难忍,基本不会有人食辣,所以,也就无人强调了。”

    听了这话,站在周围的众大夫登时面露羞愧。

    显然而见,穆颜姝说的分毫不差。

    王宣登时上前一步,心悦诚服的鞠躬抱拳道,“怀安郡主说的是,第一日,陶大夫的确反复强调过这一点,只不过,来这儿的百姓一个个都腹痛难忍,哪儿会有人食辣啊,大家急着分发汤药,倒是把这茬儿疏忽了,还好怀安郡主今日过来了,要不然,可就酿成大祸了。”

    可不是大祸吗?

    整个湘南刚刚经历完战事,正是不安的时候,若是分发的汤药要了人命,估计又是一番动荡了。

    王宣对怀安郡主的医术自是各种信任,心里十分庆幸,怀安郡主今日过来了。

    相反地,那名小男孩就颇为心焦了,“怀安郡主,那我哥哥还有救吗?”

    穆颜姝不疾不徐的吐出了两个字眼,“无妨。”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了随身的金针,“撩开他的胸腹前的衣服。”

    “是是。”那名小男孩登时利利索索的将他哥仅余一坨的肚腩暴露了出来。

    穆颜姝瞬间落针,手腕和手指的动作又快又稳又准,甚至说不出的赏心悦目,那般从容的姿态,自信的气度,让围观众人的信赖,宛若燎原的野火,蹭蹭疯长。

    相比较于汤药,手动驱毒,显然是快的多了。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那名几乎昏迷不醒的男子,登时翻身一呕,汤药夹杂着饭食,瞬间被吐了出来,其中还有一条奄奄一息的肉虫,不断的蠕动。

    众人见此,不由惊叫出声。

    “出来了,出来了!”

    “醒了,醒了!”

    那名小男孩更是面色激动,喜笑颜开道,“哥!”

    眼见那名男子虽然略有萎靡,已然是慢慢清醒了,穆颜姝收了针,“已经没事了,一会儿我开一副药,这药不忌辣,连喝两天,就能把余毒排清了。”

    小男孩一听那药居然连不忌辣这种小事儿都考虑到的,登时感激的不要不要的,连连弯腰,“多谢怀安郡主,多谢怀安郡主!”

    穆颜姝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去吧。”

    小男孩闻言,却是扶着自家哥哥,一时没有动弹,面色涨成了红苹果。

    穆颜姝不由道,“怎么了?”

    那名小男孩咬了咬嘴唇,狠狠的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真心实意的大声道,“怀安郡主,小人对不起您,刚刚小人还误会你为难卢姐姐,偷偷骂您来着,小人没想到居然骂了自己的恩人,小人对不起您!还请您大人大量,原谅小人!”

    “起来吧。”穆颜姝自然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随口道,“误会只需要解开,不需要原谅,去吧。”

    小男孩闻言,却是浑身一震,一双黑乎乎的眼珠子闪动着莫名的光彩,像是要将穆颜姝的身影深深的刻画在脑海中一般。

    “多谢怀安郡主!”

    他再次俯身,狠狠磕了一个响头,“小人名叫高澹,怀安郡主的恩德,小人没齿难忘!”

    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在几名将士的帮忙下,带着自家软手软脚的老哥离开了。

    这两人走了,围观的一众百姓,却是被高澹和穆颜姝最后的那番对话,羞愧的不要不要的,他们自动自发为穆颜姝让开了道路,一个个皆是忍不住低声感叹。

    “怀安郡主这医术可真是没的说,你们刚才看见没,那针下的,三两下,就把毒虫给弄出来了,这真是神了!”

    “可不是吗,怀安郡主人品也没的说啊,明明被咱们骂了,也没怪罪,都说京中的贵人架子大得很,俺看着怀安郡主跟其他的贵人可不一样。”

    “可不是,你说说咱们居然骂了自己的救命恩人,想想都臊得慌!”

    “谁知道这汤药是怀安郡主弄出来啊,我一直以为是卢姑娘弄的呢,她还跟我说这汤药配的多不容易,用了多少种药材,好像她多明白一样,任谁不以为,那是她配的啊!”

    “这么想想,卢姑娘的确说过汤药不是她配的,只是咱们没相信而已。”

    “……”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有些沉默。

    那时候,卢青青把药方说的那么清楚,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这药是别人配出来的呢,他们还以为卢青青是谦虚呢,谁知道压根儿不是啊!

    明明卢青青就说了实话,现在想来,他们怎么就觉的那么膈应,那么恶心呢!

    思及此,众人看卢青青的眼神儿,就有些不善了。

    卢青青只觉得如芒刺再背,不自觉求助般的朝裴雪烬看去。

    却见裴雪烬抬脚,朝着王宣走了过去。

    “王参将。”

    王宣刚刚好送高澹兄弟回来,眼见裴雪烬过来,登时抱拳行了一礼,“裴将军。”

    裴雪烬微微颌首,也没有磨叽,直接开门见山道,“这些施药人,换批新的吧,还有,到时候一定要让他们着重提一下这汤药是出自怀安郡主之手,切不可再出现今日的误会了。”

    “属下遵命。”

    王宣先是躬身领命,这才起身略带惭愧的笑道,“先前大家忙着分发汤药,倒是忽略这点了,委实对不住怀安郡主了,不过裴世子,先前,怀安郡主施针的时候,战王殿下已经交代过在下了,跟您说的差不多,您放心,属下一定尽心去办,以正怀安郡主的声名。”

    裴雪烬怔了怔,袖口中的手掌莫名紧了紧,这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去忙吧。”

    “是。”

    眼见王宣离开,裴雪烬不由回身,朝着穆颜姝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见凌四护在她的左右,已然是出了侧门,似是准备离开的样子。

    他不由快走了两步,追了出去。

    裴雪烬刚出了门口,便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娇呼,“裴世子,世子,您等等我,等等我!”

    他的脚步不由一顿,再回首,穆颜姝和凌四的身影已然是隐没在了拐角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