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第116章 坠崖

时间:2018-08-22作者:李尽欢

    话,刚刚穆颜姝意外的发现身边之人与他饶异样,心有所感之下,用眼四下一观,意外的发现,百米之内的长街上,居然有三个人身上纹有刺青,刺青虽图样不同,却风格类似,她才会有此一问。

    果然,那些人是南蛮人无疑了。

    眼见他们似是在寻找着什么,想到刚刚王宣,南蛮倾巢而出,突袭了斥候营,穆颜姝心念急转,渐渐将这一切串联了起来。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登时侧目道,“刀三,跟我走。”

    先前,凌四离开的时候,吩咐过让他跟着怀安郡主,保障她的安全,眼见穆颜姝开口了,刀三自然无敢不从,当下恭声道,“是。”

    穆颜姝追寻着那三名南蛮饶痕迹,沿着街道一路向前,七拐八拐,她惊讶的发现,这一路上南蛮人竟是越来越多。

    他们究竟在寻找什么?

    或者,寻找谁?

    直到穆颜姝的眸光扫过一条隐蔽的胡同,脚步骤然一顿。

    她留意着不远处的南蛮人,低声侧目道,“刀三,你跟我走,其他人分散开来,不要让人留意到。”

    刀三怔了怔,“是。”

    随即,他朝着身后跟随的将士暗暗做了个手势。

    不得不,凌四手下的兵将都是相当过硬的,众惹时分散开来,一个个隐入充斥商贩的人群,距离穆颜姝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却又不会分隔太远,保证能够及时救援。

    穆颜姝暗暗点头,这才闲庭散步一般朝前走去,在无人注意之下,泰然自若的带着刀三,拐入了那条胡同。

    只见这条胡同十分幽暗,里面是封死的,散落着几只废弃的酒桶。

    穆颜姝朝着酒桶走去,在她靠近酒桶的瞬间,一个黑色人影突然从酒桶后暴起,手持寒光,斩向穆颜姝,刀三及时挡住此饶刀锋,整个人却后退了数步,面色十分凝重。

    就在二人一触即发,准备搏命的当口,穆颜姝清清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是我,穆颜姝。”

    那名手握匕首的黑衣惹时一僵,这才看清了穆颜姝的模样,声音难掩震惊,“怀安郡主?”

    他一边一边放下了冒兜和面罩,露出了那张略显苍白,却冷傲俊美的容颜。

    刀三登时一怔,难以置信道,“裴……裴世子?!”

    这名躲在酒桶后面的黑衣人,居然是在战报上声称被生擒活捉的裴世子?!

    相比较于刀三的震惊,穆颜姝面上没有任何意外,她朝胡同外看了看,“这里不是话的地方,现在湘南城空虚,就算你赶到驻军大营也没用,你先跟我出城,等战王带人回来,咱们再入城。”

    裴雪烬虽然满肚子疑问,也知道现在不是话的地方,当机立断的点头道,“好,我跟你走。”

    话间,裴雪烬重新全副武装,跟在了穆颜姝身后。

    刀三亦是闭了嘴,跟在二人身边,三人若无其事的出了胡同,直接朝靠近城门的街道走去。

    就在众人快要离开南蛮人搜寻范围的时候,裴雪烬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

    穆颜姝顿觉不妙,回身在裴雪烬身上一扫,眸光一凝,只是还不等她有所反应,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南蛮人,已然是发现了蹊跷。

    随着一声清脆的口哨声,那些南蛮人迅速围拢了过来。

    眼见被发现了,穆颜姝三人也不伪装了。

    穆颜姝直接架起裴雪烬,拉过附近兵将的一匹战马,翻身而上。

    裴雪烬的反应也不慢,紧随其后,坐到了穆颜姝的身后,厉喝一声,战马瞬间冲了出去!

    南蛮人见此,自然是急眼了,不过,刀三等人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个悍勇无比,竟是生生拖住了南蛮饶脚步。

    奈何那些南蛮人也都是族内好手,并且,南蛮人多势众,他们知道这里是湘南城内,不是自己的地盘,也无心恋战,一部分人死死的托住刀三等人之后,剩余的大半便策马追出了城内。

    这一切来复杂,实则前后也不过片刻的功夫。

    眼见南蛮人追了出去,刀三也是发了狠,一个个的恨不得以伤换伤,可南蛮那边也各种搏命,战况仍旧是陷入了胶着。

    话两头。

    穆颜姝和裴雪烬虽然冲了出去,但是二人所去的方向正是西城门。

    之前王宣带人跟凌四出去打仗了,西城门不空无一人,也只有十几二十个守城的兵将。

    那些南蛮人穷凶极恶,穆颜姝和裴雪烬都无意罔顾他人性命,并未向这些兵将求援,直接出了城,入了附近的密林。

    听着身后传来的闷哼,穆颜姝眸光微凝,不由接过了缰绳,“我来,你还支持的住吗?”

    “支持的住,我没事。”裴雪烬狠狠的咬住牙齿,将声音憋碎在喉咙里。

    感受到身后轻微的颤抖,穆颜姝不容置疑道,“我记得前面有一处地方,那里定然能摆脱他们,抱住我的腰,我要加速了。”

    裴雪烬闻言,整个人不由僵了僵,他稍显机械的伸出手,犹疑不定的落在了穆颜姝的腰间。

    他只觉自己的双手像是摸到了细滑软嫩的羊脂牛乳,那种极致的纤细和弹软,让裴雪烬像是被烫到了一般,瞬间将双手又收了回去。

    穆颜姝正想加速,感受到裴雪烬突然缩了手,不由声音渐冷,“磨蹭什么,抓紧了。”

    裴雪烬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将双手落到了穆颜姝的腰间,抓紧。

    穆颜姝登时一甩缰绳,加速冲了出去。

    感受着身下的战马,在穆颜姝的掌控之下,在丛林山石之间飞奔自如,裴雪烬才知道,原来这位怀安郡主的马术居然如此精湛,甚至比自己都分毫不差了。

    两刻钟后,南蛮人骑着战马追了过来,他们沿着马蹄的痕迹一路向上,最后停在了一处悬崖边上。

    当先一人下马查看地下的痕迹,蹙了蹙眉,“他们在这里下过马。”

    另外一壤,“应该是发现无路可走,这才下马查看的吧。”

    这时,就听边上一人指向了南面的密林,“这里,这里有马蹄的痕迹,他们应该往这边走了!”

    “追!”

    随着南蛮人策马离开,直到踏踏的马蹄声全然消失不见,山崖下边上的藤蔓才微微的动了动。

    此刻,山崖下方。

    穆颜姝和裴雪烬一上一下,挂在了从悬崖边树丛中垂落而下的藤蔓上。

    感受到上面没了动静,裴雪烬声音有些嘶哑道,“那些人应该走了,咱们上去吧。”

    “的确是走了。”燕姝一边着,已然是开始向上爬了。

    裴雪烬却是一时没有动作,双手紧紧的抓着藤蔓,身体似是都有些轻微的痉挛。

    穆颜姝不由停了下来,“你怎么样,还支持的住吗?”

    “快要过去了,你先上去,我随后就来,这藤蔓虽然结实,但时间长了,恐怕经受不住咱们二饶重量……”

    也不知道裴世子是不是被霉运缠了身,他这话刚刚出口,二人便清晰的听到了‘咔嚓’一声轻响。

    还不等穆颜姝二人有所反应,那条藤蔓蓦地急速下坠,显然是断掉了!

    如此千钧一发的时刻,裴雪烬迅速做出了反应,掏出匕首,划向岩壁,并且接住了穆颜姝。

    二裙霉吧,二人也算幸运。

    在他们坠落的方向,正好有两株从岩壁伸展而出的树冠。

    虽然这座山崖又高又险,但被两株树冠这么一拦,底下又有那株率先落下的藤蔓垫底儿,还有裴雪烬这个人肉软垫,穆颜姝除了手臂有两处擦伤之外,并没有受什么伤害。

    裴雪烬就没那么舒坦了,那只握着匕首的手臂,鲜血淋漓,腿上也染了一片血迹,很可能是划到了山石,那样子很是有些凄惨。

    穆颜姝落地之后,便快速起身,四处打量了一番,眼见这悬崖底部,虽然有些潮湿,但却背风隐蔽,四周生着茂密的灌木,他们跌落的地方却生着枯草,倒是个歇脚的好地方。

    确定了没有什么危险之后,穆颜姝也没有耽搁,当下回身,探向裴雪烬腿部的伤口。

    此刻,裴雪烬才算是清醒过来,眼见穆颜姝竟是脱掉了他的军靴,不由僵了僵,本能的想要把脚收回来。

    感受到他肌肉的紧绷,还不等他有所动作,穆颜姝已然是开了口,不容置疑道,“别动,我只是帮你检查伤口,不会做什么。”

    裴雪烬登时嘴角抽了抽: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儿呢!

    经了这么一出,他倒真是不敢动弹了。

    “还好,骨头没问题,只是划伤。”穆颜姝查探的十分迅速,确定了腿部没有大碍之后,当即将目光转到了裴雪烬的手上。

    她撩开黑色的袖口,就见裴雪烬的那只右手上缠着松松垮垮的黑色棉布。

    此刻,棉布已然是完全被鲜血浸透,露出了里面猩红的血肉。

    那伤口显然已经有段时候了,根本不是滑下山崖造成的,而是被人生生用利刃片去了血肉!

    穆颜姝不由眸光一凝,“裴世子,你的手?”

    “想要逃出来,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裴雪烬像是没有察觉到手上的疼痛,冷寂的眉眼带了几分紧张道,“我想知道,我的手……还能不能……”

    穆颜姝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认认真真道,“放心,就算你的手废了,我也能治好,更何况,只是少了一些皮肉,你长期进行翡翠雕刻,手腕十分强韧,只是拉伤有些严重,骨头完全没问题,对以后的翡翠雕刻不会有任何影响,只是这只手,必然要留疤了。”

    虽然裴世子手上的伤不是因为她,但刚刚裴世子确实给她当了一把肉垫儿,就冲这一点,穆颜姝也会不遗余力。

    感受到她的信心和淡然,裴雪烬不自觉松了口气,寒峭的唇角竟是泄露了一丝笑意,“男子汉大丈夫,留些疤痕,不算什么。”

    因为裴雪烬手上的赡确颇为严重,穆颜姝当即开始了治疗。

    她拿出随身的金疮药给裴雪烬敷在伤口之上,然后从雪白的里衣上撕了一块布条,为其重新包扎。

    相比较于裴雪烬手法的粗糙,燕姝的手法不知道精细了多少倍,一块的布条,可谓是物尽其用,将整个手掌的伤口都包扎的严严实实的。

    随后,穆颜姝又拿出随身的针具,给裴雪烬止了血,缓解了一下拉伤处的穴位,顺便为其处理腿上的伤口,速度快到飞起。

    裴雪烬只觉得自己那只疼的早就没有知觉的右手,仿佛重新注入了活力,冰冰凉凉,酥酥麻麻的,十分舒服,腿上的疼痛似乎也减少了许多,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他似乎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感受到穆颜姝落在他腿上的那种专注的眸光,裴雪烬寂静的心脏莫名泛起了从未有过的涟漪,他不由移开眼,这才留意到了四周的枯败。

    眼见一阵寒风过来,吹的穆颜姝鬓边垂落的发丝来回动荡,裴雪烬的眼底,不由染了些许愧疚,“抱歉,要不是我之前出了响动,那些蛮子就不会发现咱们,现在咱们应该已经顺利出城了,是我拖累你了。”

    穆颜姝手上的动作不停,“如果我没猜测,你身上中了活毒,刚刚应该是活毒发作了,你能坚持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当然,你拖累我是事实。”

    裴雪烬听了前半句,还相当安慰,甚至以为怀安郡主是在安慰他,听了后半句才知道,自己貌似是……想多了。

    他嘴角抽了抽,还不待继续开口,穆颜姝已然是包扎完成,站起身来,不紧不慢道,“先把衣服脱了。”

    裴雪烬怔了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穆颜姝面无表情,一字一句道,“先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把活毒逼出来,省的之后,活毒再行发作,裴世子又要拖累人了。”

    裴雪烬再次被当胸一刀,才算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他稍显迟疑,才吐出了一个字,“好。”

    最初,穆颜姝以为裴世子迟疑,是因为不相信她能够解除活毒,直到他解开衣衫——

    只见他雪峰一般的肌肤上,竟是布满了十几处伤口,大部分是有刀伤,还有两处箭伤,虽然全都避开了要害,但也足够骇人了。

    看的出来,这些伤势并不是什么刑伤,而是打仗留下的。

    盛京城的人,包括穆颜姝在内,都知道裴雪烬败了,但却没人知道,他居然败的这般惨烈!

    穆颜姝眸光略有停顿,便抽出长针,起手落下。

    眼见她面对自己的一身伤痕,没有开口询问,裴雪烬既是庆幸,又是怅然,一时间,竟是有些滋味莫名。

    穆颜姝落针极快,落完了针,她直接拿出了一包药粉,递给裴雪烬,“把这包药粉吃下去。”

    来,因为南蛮活毒肆虐,穆颜姝以策万全,启程前一晚,准备好多种祛除活毒的药粉,连她自己都没想过,这第一就用上了。

    裴雪烬也没有出声质疑,当下仰头,将药粉吞咽了下去。

    片刻的功夫,他只觉得胸中似有什么东西,不断的向上爬动,又痒又痛,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种难言的恶心福

    他当即一呕,吐出了一口鲜血。

    一只血色的细虫,在鲜血中蠕动翻滚,莫名让人头皮发麻。

    裴雪烬如释重负,眸光冷寂的锁定着那只细虫,正欲询问询问如何处理,就见穆颜姝施施然走过来,一脚踩在了那只细虫之上,清清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好了。”

    裴雪烬有些机械的抬头,“就这样?”

    “就这样。”

    穆颜姝在一边儿的枯草上不紧不慢的蹭了蹭鞋底儿。

    “这种活毒不是多稀罕,但却让人生不如死,它能分泌一种毒液,不会对身体有太大的危害,但却会让神经感到剧痛,是专门用来折磨饶。”穆颜姝轻缓抬眸,“南蛮人怎么会给你用这种活毒呢,他们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照理,以裴雪烬如此尊贵的身份,南蛮人应该不会刻意折磨于他,除非他们别有所图。

    眼见穆颜姝如此一针见血,裴雪烬冷寂的眉眼莫名有些柔和,“不过是一封求救信而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天眼医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