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104. 第一百零五章 施针

时间:2018-08-08作者:李尽欢

    “这图纸上画的,应该是在高原坡地种植良田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蓄水保土增产,如果能投入使用,定能解决目前的旱涝灾害。”

    毫无疑问,定文侯桌案上摆的那些图纸,正是关于梯田的设计图。

    之前他在议政殿突发疾病病倒了,这件事就算是搁浅了下来,后来,他旧事重提,承帝虽然心下不愿,可为了不再生出什么意外,口头上算是答应了,不过并不同意让定文侯的学生丁牧全权负责,而是安排了自己的人来做。

    不得不说,承帝也算是有些眼光的,他安排的人并不是酒囊饭搭,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那人看了设计以后,当即指出了一些弊病。

    丁牧本来是想一边尝试一边改良的,可那人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只说等完善了设计,才能开始着手进行。

    丁牧无法,只得瞎子过河一般,继续改良,并且求助于恩师,想让他提些意见,这才有了之前,定文侯伏案的那一幕。

    燕姝说的随意,林文渊却是听得眼珠子放光,“穆丫头,这可不是寻常人能看出来的,没想到你这丫头不但医术超凡,连见识也如此过人!”

    燕姝实实在在道,“老侯爷过奖了。”

    “这可不是过奖。”林文渊只当燕姝谦虚,兴致勃勃道,“穆丫头,你刚才说了不少这种良田的优点,那你能看出这种良田有什么缺点吗?”

    这位老侯爷会如此问,倒是没指望燕姝真能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只是见猎心喜,想要找个人讨论一下。

    燕姝闻言,倒也没有推诿,认认真真看了看图纸道,“与其说是缺点,倒不如说应该完善一下。”

    林文渊一怔,身体不由前倾了几分,“哦?此话怎讲?”

    燕姝信手拈来道,“这种良田,按照坡度不同,修建的方法,良田的宽度,高度都要有所不同,如果地势相对平坦,如图上所画,自然是完全没有问题,可若是坡度增加的话,可以在适当的地方垒石筑埂,形成地块雏形,并逐步使地埂加高除此之外,在这些田地的边埂上可以栽桑植果,播种花草等,既巩固了地埂,又能保持水土,改善百姓的生活,长此以往,连地质都能有所改善,逐渐像图上所画的形态过度”

    她没心思改变世界,推动发展,不过,自己既然来了这个时代,能力所及,顺手造福一下普通百姓,还是可以的。

    燕姝说的简单通俗,在后世听来没什么稀奇,但是听在林文渊三人的耳中,简直与天雷炸响无异,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燕姝见此,不由轻声提醒了一句,“老侯爷,我说完了。”

    林文渊这才清醒过来,满眼惊叹的看着燕姝,长出了一口气,“如果早些年遇到你,就算你是女子,老夫也定然要收你为徒!”

    燕姝眸光柔和了几分,“如果是那样的话,之前在议政殿上,恐怕小女就无能为力了。”

    林文渊怔了怔,随即摇头失笑,“也对,是老夫贪心了,不怪老夫贪心,实在是你这丫头太出众了,来来,你再跟老夫说说,那个地埂改造,因地制宜的问题”

    燕姝自然不会吝啬,将自己知道的,细细解释了一遍。

    两人越交谈,林文渊就越惊讶。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明明跟自家孙女差不多大,但涉猎之广博,学识之丰富,实在是她生平仅见,尤其是她还身怀绝世的医术,也不知道左相那种人怎么会有这等福气,有这样一个女儿!

    别说林文渊聊得兴起,林黛蓉和林秋实在一边也是听得津津有味,尤其是林秋实,不时的插上一句,对燕姝的眸光已然是从亲切有礼,转化为了佩服热切。

    只是

    林黛蓉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不由趁着间隙开口道,“祖父,这时间也不早了,您可是答应我们,让我们带怀安去庄子上玩的,您可不能反悔啊。”

    林文渊显然把这茬儿忘了,微微顿了顿,便不耐的挥了挥手,“吃完了饭再去,你们两个先上一边玩去,一会儿再过来接穆丫头,她在我这儿吃。”

    林黛蓉和林秋实对视一眼,莫名觉得自己被嫌弃了。

    事实上,他们的感觉完全没错,尤其是林秋实,因为他不时差上一句,偶尔还要燕姝做出解释,这让定文侯第一次生出了一种,原来自家的孩子,也不是那么聪明的感觉。

    好在林秋实不知道老侯爷的想法,不然非得吐出一口老血不可。

    他可是前些年的探花郎,怎么就不聪明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燕姝是被老侯爷截胡了,林黛蓉和林秋实也只能认栽。

    只待燕姝在府里用完了饭,又给林文渊探了脉,开了药,老侯爷这才高抬贵手,放人离开了。

    离了侯府,林黛蓉和林秋实便直接带着燕姝去了附近的庄子。

    说来,定文侯身为两朝元老,算是西凌的老牌世家之一,在盛京城的府邸自然不止一处,其中还有两处,也是当年圣上赏下来的。

    下了马车,林黛蓉领着燕姝朝庄子内走去,“这里曾经是一片皇家的梅园,当年祖帝在位时,祖父曾经在雪梅宴上一举夺魁,祖帝便将这里赏给了祖父。”

    “雪梅宴?”燕姝眸光动了动,这才记起了关于雪梅宴的信息。

    如今四国诗词歌赋,舞乐骑射都颇为盛行,宫中每年在春节前夕,初雪之后,都会邀请各府各院进宫赏雪赏梅,各位金榜题名的才子或者大臣也会趁机赞雪咏梅,由圣上选出魁首,与众同乐,提前庆贺年关,是为雪梅宴。

    这么想想,今年的雪梅宴似乎也不远了。

    这个念头只在燕姝的脑子里转了一圈,便如青烟消散了。

    此刻,三人已然是踏入了府内。

    “虽然现在初雪未至,不过里面的梅花含苞待放,也算是别有一番滋味,一会儿,我领你好好逛逛。”林黛蓉说到这儿,声音顿了顿,随即温雅轻笑道,“不过,在逛之前,有一个人在等你。”

    随着她话音落下,众人已然是来到了梅林附近。

    只见在一片含苞待放的红梅掩映中,一个男子正悠然坐在树下,他披着一身雪色狐裘披风,头戴紫金玉冠,置身于星星点点摇曳的胭红中,宛若谪仙,惊为天人。

    看到燕姝三人,男子放下茶杯,站起身来,笑的朗月风清,“怀安郡主,又见面了。”

    燕姝从容自若的点了点头,对于在这里看到妘泆泊,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妘世子有礼。”

    妘泆泊见此,唇角的弧度愈发温润了几分,“怀安郡主看到我,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看来怀安郡主早就猜到了。”

    燕姝实话实说,“时间有些过于凑巧了。”

    说来,寿宴那日看到拜帖上的时间,她便有所猜测了,事实证明,她的判断完全正确。

    妘泆泊摸了摸鼻子,“说的也是。”

    燕姝想到前几日寿宴上的情形,不由道,“觉得这两日怎么样?寿宴那天饮酒了吗?”

    妘泆泊摊了摊手,一副服从命令的模样,“你吩咐过不能饮酒,我自然记着。”

    燕姝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找个地方施针吧。”

    “已经准备好了,这边。”妘泆泊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跟在了燕姝的身边。

    妘泆泊准备的房间,正在梅林边上,打开窗户,便能看到一片盛景。

    相比较于屋外的寒冷,屋内暖香熏人,已然是被布置妥当了。

    燕姝也没有磨叽,秉承着以往的风格,上来便直入主题,“脱衣服。”

    毕竟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妘泆泊倒是没有太过惊讶,反而内心深处对这种感觉莫名的有点怀念。

    正要上前伺候自家主子的妘夏,眼见自家天人般的世子,竟是自己把衣服脱了,不由默默的站回了原地。

    燕姝的落针速度比第一次还要快,捻动的频率倒是没怎么变化。

    妘泆泊这些年没少忍痛受疼,第一次是因为猝不及防,再来一次,他不过是蹙了蹙眉,便忍了下来,甚至还有余力开口聊天。

    “寿宴那日,我见你早早就离开了,之后便没有回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身体有所不适呢?”

    燕姝手上捻动的频率没有一丝变化,温声道,“遇到了一些事,就先走了。”

    妘泆泊笑了笑,“那天没跟怀安郡主说上几句话,倒是挺遗憾的。”

    燕姝的眸光专注在妘泆泊的背上,自然而然道,“妘世子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云龙寺的事,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

    燕姝实话实说,“没有。”

    毕竟她现下好得很,妘泆泊也料到了这个结果,想必就算有什么,也已经被她化解了。

    “没有就好。”妘泆泊紧绷的唇角不自觉松快了几分,深吸了一口气道,“还有一件事”

    只是,还不等他说出口,就听燕姝道,“稍后再说。”

    随着她话音落下,燕姝已然是开始拔针了,每拔一次,金针上凝结的冰晶,便会化为灰色的水滴。

    因为有了第一次打底儿,这次祛毒的时间比上次快了不少,不过两刻钟,便结束了。

    收了金针,燕姝拿起帕子净了净手,“可以开始药浴了,想必药浴的方法,妘世子已经十分纯熟了,我就不多留了,出去等你。”

    妘泆泊感受着身体的轻松,轻缓的点了点头,“好。”

    等到燕姝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收回目光。

    话说两头。

    眼见妘泆泊跟燕姝并肩离开,一直旁观的林秋实才算是回过神来。

    “妘世子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也不知道谢谢咱们两位功臣。”林秋实瞧着远处紧闭的房门,近乎自言自语道,“看样子,这两人好像十分相熟啊,我还从没见妘世子对谁这么热情过,热情到连咱们两个大活人都忽视了。”

    他说到这儿,留意到林黛蓉若有所思的模样,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关切道,“蓉儿,你没事儿吧?你可别多想”

    “哥!”

    林黛蓉打断了林秋实的安慰,无奈的解释道,“我能有什么事儿,我对妘世子只不过是有些欣赏而已,并无其他。”

    似是没想到她会如此明明白白的说出来,林秋实怔了怔,“真的?”

    林黛蓉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

    她说的并不是假话,她承认,曾经对妘泆泊动过心,甚至现在还偶有悸动,这也是人之常情,那样一个男子,想要不动心,恐怕很难。

    但几次接触过后,林黛蓉便清楚的知道,那样的男子,就像是天上的明月,看上去清辉落落,实则寒凉刺骨,或许会独照一人,但那个人不会是她。

    眼见林黛蓉说的洒脱,林秋实心下松了口气,点了点头,“是真的就好,同为男子,我必须承认,妘世子的确惊才绝艳,容貌家世能力才学,无一不是上中之上,可他的性情却过于淡漠,着实不是良配,或许这世上就没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林黛蓉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那倒未必。”

    以前她也如此以为,但是现在

    林秋实见此,正欲开口询问,就见一名小厮由远及近,一路小跑了过来,“启禀大公子,大小姐,战王殿下来访。”

    “战王殿下?”

    林秋实登时一怔,起身蹙眉道,“战王殿下怎么会突然来这儿呢?”

    虽然心下有些不解,不过既然这位爷到了,他自是不敢怠慢。

    “蓉儿,你在这儿待着,我出去迎一下。”林秋实一边抬脚,一边朝着小厮询问道,“现在战王殿下身在何处?”

    他话音刚刚落下,就听一个粗狂沉厚的声音由远及近,呼啸而来。

    “爷在这儿呢,不用迎了。”</td></t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