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103. 第一百零四章 过府

时间:2018-08-08作者:李尽欢

    与此同时,翠玉轩内。

    “钰儿啊,今天在寿宴上,你出了这么大的风头,会不会让景泰苑和风华园那边有什么不满呢?”桑竹捏着帕子,面上略带忧心。

    相比较于她的紧张,穆妍钰则是倚在榻上,小口小口喝着香茗,姿态娇娆,“不满是肯定的,不过不会有事,我送的这份寿礼,既不能展现才华,也没有多贵重,顶多就是灵光乍现的巧思罢了,还不足以让她们放在心上。”

    桑竹闻言,却是有些不明所以,“钰儿,咱们忍了这么久,你怎么突然间这么冒险了呢?”

    穆妍钰放下茶杯,不答反问,“娘,我让你打听的事情,有消息了吗?”

    桑竹朝外边瞧了瞧,“这个应该就快回来了吧。”

    穆妍钰蹙了蹙眉,“娘也该好好培养一下身边的人了。”

    桑竹闻言,多少有些讪讪,“我知道,我知道。”

    她话音刚落下,身边的大丫鬟便打了门帘,走了进来。

    桑竹登时道,“打探到了吗?”

    那名丫鬟俯了俯身,“回桑姨娘,二少爷现下正在文景轩,应该是早就回去了,至于挽婷阁,没什么动静,跟平日一半无二。”

    桑竹挥了挥手,让人下去了之后,这才开口,“钰儿,你听到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

    穆妍钰勾了勾唇角,媚意流转,“现在科考在即,二哥是夫人的眼中钉,大姐是二姐的肉中刺,依我推测,这次的寿宴,她们必定会对付其中一人,现在很明显,两个人都安然无恙,这就说明夫人和二姐失败了,说不定还得了父亲的警告,这个时候,她们必然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我偶尔冒头,她们也分不出多少心思注意我,等我攒够了名声,夫人和二姐也压抑够了,等她们出手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两败俱伤,不管是哪一种,两方都会元气大伤,这个时候,我之前攒的那些名声,便能派上用场了。”

    桑竹闻言,琢磨片刻,不由眼珠子一亮,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果然,还是娘的钰儿最聪明了。”

    此刻,已然是天色将晚,月上柳梢了,各院也都差不多落锁了。

    没人注意,就在这个时候,穆士鸿的马车却是悄然离开了相府,来到了松嬷嬷所在的宅院。

    这次,穆士鸿到的时候,松嬷嬷已然是等在前厅了。

    “左相大人,请上座。”

    “松嬷嬷客气了。”

    松嬷嬷眼见穆士鸿落座,这才亲自拿出了一只玉盒,送到了他的面前,“今日是贵府老夫人的寿宴,这是我们夫人特别为老夫人准备的寿礼,左相大人收下吧。”

    “这未免太贵重了,不过既然是夫人送的,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穆士鸿似是受宠若惊,当下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顺势笑道,“不知道夫人她现在何处,我记得嬷嬷之前说过,夫人不日将会来京,若是方便,还请嬷嬷帮我传个话,让我见上夫人一面,当面致谢。”

    松嬷嬷给穆士鸿倒了杯茶,“夫人前几天的确是来了这盛京城,不过现下已经离开了,不是老婆子不给大人行这个方便,实在是夫人不想多留。”

    穆士鸿接过茶杯的手顿了顿,“我记得松嬷嬷之前提到过,说是神医谷研制出了一种新药,夫人欲将这种金疮药推荐给皇室,莫非事情已经谈妥了?”

    松嬷嬷坐回到主位上,露出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这就是老婆子找左相大人过来的用意了。”

    穆士鸿蹙了蹙眉,“嬷嬷的意思是”

    松嬷嬷也没卖官司,眼底划过了一抹冷色。

    “夫人的确是把金疮药拿给了承帝,只不过,承帝手上竟是有了一种新药,夫人看过,不管是药效还是药材,都跟我们的金疮药相差无几,夫人那里不可能走漏风声,只有一种可能,承帝正在找人秘密炼药。”

    松嬷嬷朝着穆士鸿郑重道,“夫人已经交代下来了,希望左相大人能彻查此事,看看是谁在暗中帮承帝炼药。”

    “竟然还有此事?”

    穆士鸿登时一惊,没想到承帝手中还有如此能人,似是想到什么,蓦然蹙眉道,“这么说圣上拒绝了夫人?”

    松嬷嬷冷笑出声,“承帝现下站稳了脚跟,这心自然就大了,不过,他想要摆脱我们神医谷的掣肘,可不那么容易,夫人此去湘南,便会让他知道,我们神医谷到底有多少分量!”

    穆士鸿瞬间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

    “湘南?夫人去了湘南?”他想到那位夫人往日的手段,不由打了个寒颤,有所猜测道,“最近南蛮蠢蠢欲动,夫人去那里莫非是”

    松嬷嬷掀了掀眼皮,声音带上了几丝警告,“这个左相大人就不用操心了,夫人的心思岂是你我能揣度的,有夫人出马,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左相大人只需要做好夫人交代的事,到时候,朝堂上,自有你说话的地方,左相大人耐心等待便是。”

    穆士鸿闻言,心下也算是有了谱,登时抱拳垂首,掩下了眼底的心思,“嬷嬷说的是。”

    接下来的两天,整个相府平静无波,燕姝也宅在挽婷阁安安心心修养身体。

    虽然在她的调理下,这具身体已然是强壮了不少,但是这种天气落水,连常人估计都要受寒,更何她还患有心疾了。

    起初,燕姝以为自己想养好身体,没个十来天是不成了,可两天过去了,她的身体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除了心脏不时还有些绞痛之外,身上的寒气,已然是荡然无存了。

    燕姝不禁想到了这两日的蹊跷:她一向是浅眠的很,但这两日却睡得格外的沉。

    不但睡得沉,身上还暖烘烘的,尤其是后背,像是贴了一尊暖炉,源源不断的为她输送着热力,只是等她早上醒过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瑞珠和大丫也是一问三不知。

    尽管如此,燕姝依然相信自己的直觉,那样的热度,她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而且,刚刚才感受了不久。

    燕姝正琢磨着,就见瑞珠进来禀告道,“小姐,二公子来了,正在院门口候着。”

    许是得了上次的教训,她相当守规矩,完全没有提议让人进来的意思,甚至连院门都没开。

    倒是燕姝,留意到傍晚格外寒凉的天气,淡淡开了口,“让他进来吧。”

    好不容易把人救回来,因为这点小事,再出了什么闪失,就不好了。

    事实上,穆冠卿恢复的比燕姝想象的还要好,他的气色已然是恢复了大半,昳丽的眉宇隐约还有些倦意,整个人透着一种慵懒,竟是莫名有些旖旎。

    “颜姐。”看到倚靠在软塌上的燕姝,穆冠卿当即轻唤了一声,面上荡开了春山般的笑颜。

    眼见燕姝抬手,他这才挑了一个靠近燕姝的位置,优雅落座,“我之前还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再次踏进这座院子,没想到这一天居然来的这么快。”

    燕姝放了下手中的医书,面无表情的抬眼,“嫌快的话,你站在外面说也一样。”

    穆冠卿的嘴角登时抽了抽。

    “颜姐,我这是高兴的。”他好脾气的解释了一句,随即目露关切,“颜姐,你身体怎么样了,还好吗?”

    燕姝实话实说,“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后续的麻烦,恐怕不少。”

    昨天的事情发生的太急,她事后想想,还是有些疏忽的地方,苏怡情等人若是真要查,恐怕还是能查到她头上的。

    穆冠卿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由面露愧色,“都怪我连累了颜姐。”

    燕姝点了点头,“你知道就好。”

    穆冠卿嘴角又抽了抽,似是怕再次被怼,赶忙真心实意的保证道,“颜姐放心,科举将至,届时我一定送对方一份大礼,让其无暇他顾,以后不管颜姐有任何事,只要用得着冠卿,冠卿定然全力以赴。”

    眼见他如此,燕姝声音稍缓,“我只是看不得人死在我跟前,还是这种窝囊死法,要是你换种死法,死远一点,我就不会管了。”

    穆冠卿这次连额角都抽抽了,无奈的轻笑道,“不管原因如何,颜姐都是冠卿的救命恩人,冠卿说出的话,不会改变。”

    燕姝摊了摊手,“你高兴就好。”

    穆冠卿:“”

    燕姝没心思理会穆冠卿的反应,她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说说吧,你睡了多长时间,醒来感觉怎么样?”

    穆冠卿还以为燕姝关心他的身体,心下隐隐有些振奋,仔仔细细道,“我睡了足足一天一夜,昨天晚上才醒过来,起来之后,浑身乏力,实在是下不来床,要不然,我定然早些过来,探望颜姐。”

    “这是激发潜能的后遗症,我给你扎的那几针,相当于透支了你的生命力,你自然要虚弱一段时间,能这么快恢复,已经很不错了。”燕姝解释了一番,侧目道,“瑞珠。”

    瑞珠登时心领神会,将笔墨纸砚快速的备齐了。

    燕姝起身落笔,一蹴而就,“我给你一副药方,每天一次,按时服用,便能把亏空补回来一些,寿数也不过是折损一年半载罢了。”

    穆冠卿不由双手接过单方,就见上面的字迹,算不得多精妙,但却自成风骨,韵致十足,就像是她的人一样,脊背永远挺得笔直,仿佛天压不折,风雨不催。

    “多谢颜姐。”

    “不用。”燕姝摇了摇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时间不早了,我要用饭了。”

    眼见她没有一星半点要留下自己用饭的意思,穆冠卿也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当下起身笑道,“那冠卿就先告辞了。”

    燕姝微微颌首,“慢走。”

    穆冠卿在瑞珠引路之下,出了挽婷阁,感受到身后的大门渐渐闭合,他不由停下脚步,回身看了看,抬手落在了自己的胸口处,那里正存放着一张单方。

    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摇头笑了笑,这才转身离开,背影一如既往的风光霁月,似雨后岚山,如诗如画。

    又是一天转瞬即逝,今日正是林黛蓉跟燕姝约定的日子。

    听说燕姝要去定文侯府拜访,穆士鸿自然是全力支持,燕姝顺顺当当的出了左相府,便直奔定文侯府了。

    她到的时候,林黛蓉已经等在门口了,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一身青衣的男子。

    那男子看上去跟林黛蓉有四分相似,说不上极致的俊朗,但五官却让人十分舒服,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令人倍感亲切。

    眼见燕姝走下轿子,林黛蓉登时迎了上去。

    “怀安,你来了。”她笑的亲热,挽住了燕姝的手臂。

    燕姝看了看她的面色,温声道,“蓉儿,等很久了吗?”

    林黛蓉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嗯,等了有一会儿。”

    燕姝认认真真道,“下次我会早一些。”

    “你没迟到,是我想出来等你。”林黛蓉被燕姝那副乖乖巧巧的样子戳中了萌点,不由笑出声来,笑过之后,才想到了自家老哥,“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兄长,林秋实。”

    林秋实早就在一边待命了,听到这话,不由上前两步,笑容令人如沐春风,“久闻怀安郡主大名,欢迎,欢迎至极。”

    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林秋实并没有提及燕姝对定文侯的救命之恩,也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但他热情的态度,已然是说明了一切。

    燕姝微微颌首,“林公子有礼。”

    林秋实笑了笑,“不用不用,行了,咱们别在外面站着了,母亲在里边估计都等急了。”

    正如林秋实所言,谢芷兰早就在等着了,眼见燕姝三人进来,登时起身迎接道,“怀安郡主啊,快进来。”

    燕姝行了一礼,“林夫人。”

    谢芷兰甩了下帕子,“不用多礼,快坐下,先喝点热茶,暖暖身子。”

    “多谢林夫人。”燕姝落座饮茶之后,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玉瓶,送到了谢芷兰跟前,“初来贵府,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林夫人喜欢。”

    谢芷兰不由好奇道,“这是”

    燕姝认认真真道,“九花玉露膏,能美容养颜,抗皱增白,滋养肌肤。”

    说来,谢芷兰是不想收小辈儿送的东西的,尤其是燕姝的东西。

    严格算下来,他们林家还欠着人家呢,怎么好意思收东西呢。

    可燕姝送的这玩意吸引力太大了,她的医术被老侯爷说得天上有地下无,想必这配出来的养颜膏也是不同凡响,哪怕是谢芷兰那般沉稳的心性,都心头火热。

    最重要的是,整个林家现下都将燕姝当成了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送的东西,谢芷兰心理建设之后,倒也把自己说服了。

    “怀安郡主,你也太客气了,不过既然是你的心意,那我就厚颜收下了。”

    燕姝温声道,“夫人叫我怀安就好。”

    谢芷兰点头笑道,“好,那我就叫你怀安,也好亲切一点。”

    眼见自家母亲接了九花玉露膏,林黛蓉一向温雅的面上,竟是有了几分眼巴巴的赶脚,“怀安,你光给母亲准备了吗?”

    燕姝侧目道,“你的待会儿给你。”

    林黛蓉听了这话,这才溢出了笑容,“嗯。”

    谢芷兰不由扶额,“你这个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

    自己要了人家的东西,闺女也要人家的东西,这算怎么回事啊!

    林黛蓉笑了笑,“怀安不在意这些的。”

    虽然相处的时日不算长,但她对燕姝却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从她的行事风格就能看得出来,比起委婉客套,她更喜欢直来直往。

    眼见燕姝赞同点了点头,谢芷兰真心为自家女儿多了个朋友而高兴,对燕姝愈发亲切了几分,“怀安啊,本来我家老爷也想当面谢谢你的,可惜,朝上有些事,他正好要出门,就先走了,不过,老侯爷可是等了你许久了,你赶紧过去瞧瞧吧。”

    拜别了谢芷兰,林黛蓉和林秋实二人便带着燕姝来到了林文渊的院子。

    他们到的时候,定文侯正在书房,伏案翻看着什么。

    因为他事先吩咐过了,燕姝三人直接被下人迎了进去,林黛蓉当先出声道,“祖父,您看谁来了。”

    定文侯这才抬头,接触到燕姝的身影,登时一喜,“穆丫头,你来了,快过来。”

    燕姝行了个礼,“老侯爷。”

    走得近了,三人自然是看到了定文侯桌案上的东西。

    林黛蓉蹙了蹙眉,“祖父,母亲还说您一直等着怀安,蓉儿看您这分明是在做事啊。”

    定文侯笑了笑,“这是你师兄送过来的成果,反正等着也是等着,老夫就琢磨着先看看,结果这一看,就忘了时间了,穆丫头勿怪啊。”

    燕姝看了那些图纸几眼,摇头道,“老侯爷研究的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是应该的。”

    定文侯闻言,微微一怔,略显犹疑,“利国利民?穆丫头,这图纸,你看得懂?”

    燕姝点了点头,“这图纸上画的,应该是在高原坡地种植良田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蓄水保土增产,如果能投入使用,定能解决目前的旱涝灾害。”</td></t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