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99. 第九十九章 寿宴(下)

时间:2018-08-05作者:李尽欢

    “白云飞,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啊。”

    随着话音落下,众人本能的如同躲避瘟疫一般,迅速让开了一条道路,只见凌四穿着一身棕黑色的裘皮大氅,如同脚踏凌霄,一步步走来。

    白云飞只觉得凌四那一步步都像是踩在他脸上,那种面皮的抽疼,再度从骨髓里浮现,整个人就像是从头到脚淋了冷水,瞬间清醒了。

    此刻,凌四已然是在他的面前站定,本就阳刚壮美的身躯,加上大氅的衬托,足足比白云飞大了两个型号,居高临下,那种压迫感,犹如烈日临身,直让白云飞双腿打颤,口条都不利索了。

    “战……战王殿下。”

    “看来还知道我是谁?”凌四用王之蔑视,扫了扫白云飞的面具,不屑的冷嘲道,“知道自己是谁吗?”

    白云飞牙齿忍不住打颤,“白……白云飞。”

    凌四咧了咧嘴角,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用大拇指指了指燕姝,“那你知道她是谁吗?”

    “她……她是……”白云飞登时语塞。

    原因无他,之前白云飞跟着穆政锦四处晃悠了一圈,回来就看到了燕姝那张似曾相似的面孔,火气上头之下,他没有注意到燕姝的穿着,更没有注意到她身边的蒋元晟,整个人就那么冲过来了。

    直到凌四出言,他才意识到其中的问题。

    印象中那个丑脸子,变成了女子不,还出现在左相府内,身边还站着蒋元晟,这怎么看怎么不同寻常好吗!

    想起贴身的厮,传回来的关于左相府的流言,白云飞不由瞪大了眼睛,隐隐抓住了什么。

    凌四一步步走到燕姝身边站定,一字一句的睥睨道,“她是圣上亲封的怀安郡主,正二品,爷的救命恩人,你子这么激动跑过来,想干什么?”

    他的每个字都利如刀,锋如剑,尤其是最后四个字,已然是势比千军,煞气四溢了。

    白云飞浑身都僵硬了,只是,还不等他从这位爷带来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就听一个醇酒般高华清润的声音由远及近。

    “王也很想知道,白二公子这是想做什么?”

    众人回首,就见妘王世子带着妘夏妘冬二人,踏云逐月而来。

    今日的妘世子穿了一身木槿紫色的华光锦袍,外罩狐皮披风,那披风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只狐狸,白如皓雪,纯粹的没有一丝杂色,配上披风内近乎流淌的紫意,衬得妘泆泊本就清隽无双的容颜,愈发惊为天人,那般风华,让渐渐围拢的人群,再度自动自发的让开了一条康庄大道。

    来,眼前这出场面真心是让围观众人有点懵逼的。

    在他们看来,蒋元晟跟穆颜姝正话的好好的,这个白云飞就跟发疯一样,突然冲了出来,似乎跟怀安郡主了没几个字,整个人就一副被点着了的模样,可惜,还没等他爆发,战王殿下就来了,然后白云飞瞬间萎了。

    就算战王殿下凶名赫赫,白云飞那也是长乐侯府出来的,怎么着也不用吓成那副样子吧。

    还有妘世子,这位爷虽然如九天皎月,高不可攀,但面上却是君子如玉,没红过脸,动过气,跟白云飞这种纨绔子弟,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点关系。

    可现下这位妘王世子居然跟战王站到了一处,虽然他的面上带笑,声如天籁,但话里质问的意思,却是跟战王殿下如出一辙。

    众人虽然不知道白云飞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同时惹到了这两尊大神,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件事分明跟怀安郡主有关。

    因为云龙寺的事情已然传了出来,众人也算是知道了燕姝曾经医治过妘王世子。

    在他们看来,不管是战王殿下,还是妘王世子,出言维护怀安郡主,定然是为了报偿治病救人之恩,可即便是知道,眼见燕姝能被如此两尊大神,竞相维护,穆妍华和李思箐等一众闺阁千金,仍旧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就连白艳雪心里有隐隐生出了些许不舒服。

    或许,旁人不知道白云飞为什么如此,但白艳雪和白家其他人,却是隐隐有了些许猜测:这件事恐怕跟白云飞面上的伤疤脱不了干系。

    事实证明,他们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眼见白云飞呐呐无言,凌四已然是再度冷笑出声了。

    “白云飞,要是你脑袋瓜子没被爷打傻的话,就应该清楚的记得,当初在碧水幽泉,是爷揍得你,是爷看你这张面皮不顺眼,就顺便给你整了整,怎么着,你不来找爷这个正主儿,冲旁人发什么疯啊?”

    凌四看得清楚,要是他来晚一步,白云飞还指不定什么做什么呢,他自然不会轻易揭过,不依不饶道,“吧,刚刚想做什么?”

    妘世子笑的朗月风清,声音却是冰凉如深秋的黑夜,“还是,白二公子惦着王手里的那块翡翠,对王有所不满呢?”

    白云飞已然是被吓破了胆子,声音颤抖道,“没有,没有,我没有不满,没想做什么!”

    凌四双眸宛若两轮烈日,似笑非笑,“真没有?”

    白云飞头摇的跟得了癫痫似的,“没有,绝对没有!”

    “看来是爷误会你了。”凌四咧着一口森森白牙,拍了拍白云飞的肩膀,“不过你刚刚冲撞了怀安郡主,应该道个歉吧。”

    白云飞心下不管如何怨恨,面对着凌四,也不敢生出一星半点反抗的情绪,当下朝着燕姝一个九十度的下腰,“怀安郡主,刚刚是我不对,是我冲撞你了,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燕姝面无表情,无波无澜道,“无妨,以后记着就好。”

    白云飞倒也能屈能伸,当下点头如捣蒜,“是是,我肯定记着。”

    凌四直接揽住了白云飞的肩膀,明晃晃的威胁道,“你要记不住也没事儿,爷可以免费帮你长长记性。”

    这时,就见白振豪越过人群,走了出来,义正言辞道,“战王殿下,你这样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过分?”

    凌四嗤笑一声,“爷是看白二公子记性太差,这才友情出手,帮他加强一下,爷这么热心助人,哪儿过分了?白振豪,你可别含血喷人!”

    最后一句,这位爷陡然抬高了声线,竟是理直气壮到了极点!

    白振豪登时被气了个半死,太阳穴突突直跳,狠狠的蹙眉道,“战王殿下,你这样,就是不将长乐侯府放在眼里了?”

    凌四张狂的勾了勾唇角,似嘲似讽,“对啊,看来白大公子脑子倒是好使的很,连这都看出来了。”

    “你!”白振豪只觉得胸口一堵,像生生梗了一口老血,难受的紧!

    他虽然面上硬气,但面对着凌四,心里却是虚的,眼见自己拿出了长乐侯府的招牌,这位爷也完全没有买账的意思,白振豪也不敢继续了。

    这位爷可是混色不吝的主儿,要是真哪句话不对付了,让这位爷动起手来,长乐侯府的面子里子可就真没了,最重要的是,连自己也会颜面全失。

    白振豪自然不愿意为了白云飞这么一个庶子,做出如此牺牲,当下也不再多言,沉着一张脸道,“二弟,咱们走。”

    白云飞早就巴不得离开了,眼见凌四和妘泆泊没有反对,这才缩着肩膀,灰溜溜的离开了。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围观众人议论者有之,探究者有之,但更多的则是惊叹。

    来,四皇子凌霄虽然凶名赫赫,被京城一众公子姐口口相传,列为禁忌,但他常年在外征战,真正见识过他‘行凶’的,大都是那些朝堂大员,辈儿里还真没几个,如今见识了这位爷的做派,他们才知道为啥自家父兄,会对这样的人避之唯恐不及了。

    连如日中天的长乐侯府都不放在眼里,怼就怼,弄就弄,这等张狂,简直就是混世魔王,谁摊上谁不肝颤啊!

    但同样的,凌四的这份霸气,对怀安郡主的维护,也让不少闺阁千金眼红心热,尤其是白艳雪。

    虽然刚刚凌四是在针对长乐侯府,但白艳雪的心跳却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他是她见过最霸气,最威武的男子,可惜,他注定与皇位无缘,可惜,他容颜已毁,想到这儿,白艳雪压下了心头的那丝异样,不自觉抬高了下巴。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凌四怼白振豪的时候,右相府的人也到了。

    来者除了右相夫人,还有她的一双儿女,纪远清和纪渺渺。

    这两人显然也是知道凌四的,对于他的所作所为,同样颇为震撼,眸光不断在凌四,燕姝和妘泆泊之间徘徊。

    作为当事人的燕姝三人,对于众人的视线却是毫无所觉。

    眼见闲杂人等都退散了,凌四登时看向了燕姝,眸光灼热,声音带了些许的得意,“颜丫头,没想到爷今天会过来吧,怎么着,来的及时不?”

    “及时。”燕姝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手上动了动,收回了已经握在掌中的牛毛细针。

    她的动作虽然隐蔽,却瞒不过在场两人。

    显然,就算刚刚凌四和妘泆泊不出现,吃亏的也绝逼会是那个白云飞。

    凌四嘴角抽了抽,妘泆泊则是笑容朗月风清的意味深长道,“怀安郡主真是善解人意。”

    凌四登时冷笑侧目,“这盛京城的人都,你这尊玉佛喜欢清静,连宫门都懒得进,爷倒是瞧着你跟那些个老娘们儿差不多,挺喜欢串门子的。”

    妘泆泊似笑非笑,“彼此彼此,战王殿下不是也来了。”

    凌四睥睨四方的摆出了王之蔑视,不屑道,“爷不一样,爷是过来跟颜丫头一块儿吃饭的,爷可没带寿礼。”

    妘泆泊不由怔了怔,随即抚了抚额角,“在无耻这一项上,王甘拜下风。”

    凌四闻言,直接嘴角一咧,露出了一口灿灿白牙。

    “你这尊玉佛什么眼神儿,爷的牙白亮的很。”凌四怼完了妘泆泊,不由将炮口转到了蒋元晟身上,“你呢,你子怎么也来了?”

    蒋元晟登时吓了一跳,赶忙道,“回将军……回战王殿下,将军府收到了请帖,我是跟母亲一道儿过来的,顺便跟怀安郡主叙叙旧。”

    凌四长眉微挑,声音怎么听怎么有点渗人,“叙完了吗?”

    蒋元晟不禁抖了抖,“完……完了。”

    凌四挥了挥手,“那就走吧。”

    蒋元晟早就习惯了服从命令,当即点了点头。

    “是。”

    不过他终究是舍不得这么个好机会,答应了之后,忍不住侧目道,“怀安郡主,那我先过去了,咱们稍后再聊哈。”

    燕姝:“好。”

    听到这声好字,蒋元晟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话还挺多。”凌四冷冷的吐槽了一句,瞧着碍于他跟妘泆泊的身份,三人周围,几乎空出了一片无人区,这才开口道,“颜丫头,有事儿跟你。”

    眼见凌四多了几分郑重,燕姝眉心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近乎笃定道,“明正出事了?”

    凌四赞许的点了点头。

    “明正死了。”他无奈的摊了摊手,冷嗤道,“明心老头儿还算靠谱,可惜云龙寺不靠谱,两天前的事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凌四并没有避讳妘泆泊。

    毕竟,妘泆泊也算是这件事的当事人,这些事又不是什么机密,他能查到,妘泆泊亦能查到。

    燕姝闻言,清冷无波的眸光平静依旧,一针见血道,“他杀还是自杀。”

    凌四咧嘴笑了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那日之后,爷就找人查了一下明正,那个老子,居然在外面有妻有儿,所以,那日你对了,对方手里握着更重要的筹码,明正恐怕是碍于他的妻儿,这才咬死了没有交代,若是背后之人,用这个作为威胁,照理,明正应该是自杀,但事实上,他是被人杀死的。”

    这时,就听妘泆泊不紧不慢的出言道,“明正死的那天,一共有上百人进出云龙寺,其中有五人借故到过云龙寺后殿,可疑的共有三人,其中两人不知所踪。”

    眼见凌四和燕姝望过来,妘泆泊转了转手上的佛珠,笑的清辉落落,“王闲得无聊,也做了些功课。”

    凌四瞪了瞪眼珠子,冷笑道,“那么多,反正凶手没找到,爷倒是没想到,区区左相府,居然也能找到这般缜密的人物,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燕姝沉吟片刻,一字一句道,“杀明正的跟指示明正的应该不是同一人。”

    “的没错。”

    凌四眼底雷霆翻涌,仔细的叮嘱道,“心穆士鸿,你那个父亲,身后似乎有些能量。”

    他也是刚刚才发现的,穆士鸿那个老龟蛋倒是鸡贼的很,一时让人查不到什么头绪。

    燕姝点了点头,“我知道。”

    三人正聊着,就见院门口传来了一阵恭维之声。

    回望过去,就见三公主凌瑾瑜跟一名男子并肩走了进来。

    那名男子身姿挺拔,一身华美的天丝锦袍,外罩虎皮围脖,暗金色披风,一张容貌生的跟凌瑾瑜有些三分相似,十分俊美,只是眼角眉梢带了几分阴冷,莫名叫人凉飕飕的。

    来,之前战王和妘泆泊来了之后,直接怼了长乐侯府的脸面,长乐侯府跟左相府又算是亲戚,称得上同气连枝,穆士鸿碍于长乐侯府的面子,便没有第一时间过去,一直在旁边接待一些同僚,现下,看到这人前来,不由亲自迎了上去。

    原因无他,这人正是凌瑾瑜的亲哥哥,二皇子凌锦荣。

    “二皇子,三公子,老臣有礼了,没想到二位能过来参加寿宴,老臣代家母多谢二位了。”穆士鸿不由抱拳躬身,行了一礼。

    凌锦荣登时托住了穆士鸿的双手。

    “左相大人客气了,你是父皇的左膀右臂,是咱们西凌的肱股之臣,老夫人做大寿,本皇子过来瞧瞧,也是应该。”

    凌锦荣笑的平易近人,连眉目间的阴冷都消散了几分,“更何况,妹同令千金又是朋友,严格起来,我不过是个陪客罢了。”

    他很清楚,承帝最忌讳众皇子营私结党,这也是为什么穆士鸿没有邀请众皇子的原因,凌锦荣不请自来,自然不会给旁人抓住话柄的机会。

    穆士鸿亦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登时笑道,“二皇子要是陪客,这满场的宾客,恐怕都要成了陪客了。”

    凌锦荣随着穆士鸿的话,放眼四顾,扫过燕姝三人的时候,骤然凝固,随即阴冷的勾了勾唇角,“那倒未必。”

    ------题外话------

    欢欢一向起名废,亲们要是发现标题与内容不符,俺只能,不要在意那些细节~o( ̄) ̄)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