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第九十六章 穆冠卿

时间:2018-08-05作者:李尽欢

    “你父亲知道今日在云龙寺发生的事儿了。”

    穆妍华不由一惊,黛眉微蹙,“怎么会这么快,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父亲怎么会知道的?”

    苏怡情声音微沉道。“你父亲自有你父亲的途径。”

    她显然不欲多,同样的,穆妍华也不想多问,她更关心的是结果,“那父亲有什么吗?”

    苏怡情揉了揉胃部,安抚的笑了笑,“放心吧,你父亲心里有数。”

    穆妍华眸光一亮,“这么,父亲没有怪罪娘了?”

    苏怡情只当自家女儿是关心她,心中自是熨帖无比,“自然没有。”

    穆妍华闻言,心下愈发有了底,不由往苏怡情那边坐了坐,揽住了她的手臂,状似无意的委屈道,“看来父亲对姐姐似乎也不是那么看重,娘,今日的事,华儿实在是不甘心,那明心大师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针对我,将姐姐成贵人之相,对我却那般不客气,今日过后,还不知道那些人要怎么呢。”

    以往,穆妍华只要如此,如此做,苏怡情不马上为其出头,最少也会有所谋划,但是这一次……

    “娘也没想到那个贱人运气会这么好,这样的局面都能躲过去,娘知道你今天受委屈了,华儿,你先暂且忍一忍,等这段时间过了,娘再为你安排。”苏怡情心疼的抚了抚穆妍华的鬓发,出来的话,却是让她意外不已。

    穆妍华不禁怔了怔,颇为柔顺的笑问道,“娘,这段时间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祖母的寿宴在即,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不行。”苏怡情自然听懂了穆妍华话里的意思,却是拒绝的毫不犹豫,“这次的寿宴,娘有别的安排。”

    穆妍华的笑容不由僵了一瞬,“别的安排?”

    苏怡情只觉胃部更疼了,饿得难受,她不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面上耐心的解释道,“那个穆冠卿要回来了,今日你父亲跟我,你这个便宜二哥可是长本事了,做出来的文章,连定文侯都赞不绝口,你父亲对他可是看重的很,相反的,对政锦却是不闻不问,若是那个穆冠卿真的高中榜首,恐怕日后,这左相府里就没有你哥哥的立足之地了。”

    穆妍华总算是明白了:感情她拒绝自己,是为了穆政锦。

    她心下波动,面上却是没有露出分毫,反而一片忧心道,“那母亲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苏怡情冷笑一声,意味深长道,“华儿刚刚也了,寿宴在即,到时候,人多事杂,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可就是自己倒霉了。”

    穆妍华真心是有些惊讶了,“母亲是想要……”

    她居然想要穆冠卿的命!

    “母亲不是冲动,那个穆冠卿绝对不一般,多留一天,就会多一分威胁。”苏怡情声音格外坚定,眼底遍布狠辣,“你哥哥的地位不容有失,为了确保万全,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法子。”

    穆妍华闻言,心头不由生出了几分怨妒。

    为了穆政锦,她这个母亲,倒是够果决,够狠辣,但是,对她的事,却是拖拖拉拉,一次次的失败,果然,儿子才是最重要的吗!

    因为心下不平,穆妍华话也难免多了两分直接,“母亲的是,只是,这么好的机会,姐姐那边……”

    苏怡情并没有让她完,拍了拍她的手,语重心长的劝解道,“娘知道你的心思,不过,那个贱人邪门儿的很,若是连她也算计进来,难免出现什么变故,如今科考在即,你哥哥的事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娘也只能先放放,华儿,你就先忍耐一下吧。”

    穆妍华不由捏了捏帕子,苏怡情话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她也只能暂时点了点头,“是,华儿知道了。”

    苏怡情只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头晕了,自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当下端起汤碗,喝了两口,这才开口道,“天色也不早了,华儿用饭了吗?”

    穆妍华摇了摇头,“还没有。”

    苏怡情自然而然道,“既然没有,就留下来跟娘一起吃吧。”

    穆妍华揉了揉额角,面色有些低落,“我还没什么胃口,头有些疼,想回去休息一下。”

    苏怡情此时颇有些自顾不暇,没有注意到穆妍华的情绪,亦没有多做挽留。

    “那好吧,那你就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休息好了,记得用饭,别想太多。”

    此刻,苏怡情已经喝完了汤,不由侧目吩咐道,“方嬷嬷,给我盛碗饭。”

    “是。”

    眼见苏怡情这就吃上了,穆妍华咬了咬唇瓣,当下起身道,“那华儿就不打扰母亲用饭了。”

    “路上心一点。”苏怡情叮嘱了一句,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吃食上。、

    穆妍华见此,眼底一阵阴霾,转身出去的时候,难免走快了几分。

    方嬷嬷将其看在眼里,不由蹙了蹙眉。

    她一边给苏怡情布菜,一边斟酌道,“夫人,你刚刚怎么没跟姐,您身体不舒服呢?”

    苏怡情摇了摇头,“华儿今日也不好受,反正我吃了东西,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何苦再让她担心呢。”

    方嬷嬷叹了一口气,“老奴只是怕,姐不知道您的状况,今天又受了委屈,会对您产生什么隔阂,那就不好了。”

    苏怡情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这才意识到方嬷嬷的是什么意思,不甚在意的笑道,“嬷嬷多虑了,华儿最是懂事,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夫人的是。”眼见苏怡情如此,方嬷嬷自然不会自讨没趣。

    只是,旁观者清。

    方嬷嬷看的很清楚,妍华姐刚刚的脚步又重又急,脸色颇为失落,显然对夫人的做法,生出了些许不满,只希望妍华姐冷静下来之后,能够明白夫人的苦心,自己想通了才好。

    要是放在以前,穆妍华的确能分得清轻重缓急,穆政锦作为苏怡情的儿子,作为她的兄长,作为整个左相府的长子嫡孙,只有他站稳了脚跟,苏怡情和她才能安枕无忧。

    可惜,经过了这么多事,经过了这些日子接二连三的刺激,穆妍华已然是心态失衡了,没有了往日的城府和冷静,看到苏怡情一心为着穆政锦打算,不再理会她的事,心中的怨怼,自然是越聚越多。

    出了景泰苑,便忍不住冷哼一声,“母亲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青碧闻言,不由吓了一跳,赶忙上前一步,借着给穆妍华拢紧披风,低声恭谨道,“二姐慎言,这里可是夫人的地方,心隔墙有耳。”

    冷风一吹,穆妍华倒也冷静了几分,四下看了一眼,冷声道,“走吧,回风华园。”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寿宴将近,整个左相府都是陷入了一片忙碌,有穆士鸿的警告在那儿摆着,也为了掩人耳目,苏怡情为这次寿宴,也算是下足了功夫,天天忙的脚不沾地的,自然对穆妍华的关心,愈发少了一些,对穆颜姝就更加没心思理会了。

    至于福禄园的那位,许是听到了云龙寺上传下来的消息,得知了燕姝福泽加身,乃是贵人之相,人越老,就越信佛,对于燕姝倒不横挑鼻子竖挑眼了,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只当是看不见燕姝。

    燕姝对此自然毫不在意,反而乐得轻松,每天练练太极,调调药,整理整理药田,日子倒是极为充实。

    大丫对于燕姝每每亲力亲为,在花圃里种药材的行为,却是颇为不解。

    眼见今日,这一大清早的,燕姝便在院子里翻土除草,大丫忍不住拖着扫把走了过来,“大姐,这种活计让俺做就行了,这挺累人的,您干吗亲自动手呢,你咋俺咋办不就成了吗。”

    燕姝直起了身子,声音轻缓,“于我来,这是乐趣,你忙你的,忙完了就歇会儿,不用管我。”

    大丫以一种农民蹲的姿态,往药田边上挪了挪,一张黑黝黝的面上挂满了笑容,“您的俺也不懂,不过,您干活计特别好看,俺就在这儿歇着,看您种地。”

    “大丫,大姐是在种药材,可不是什么种地。”

    这时,瑞珠从屋里走出来,先是白了大丫一眼,然后心仔细的将一杯热茶递到了燕姝的跟前,“大姐,喝茶,心烫。”

    燕姝接过热茶,对此自是不以为意,“大丫的也没错,药材跟那些粮食也没什么区别,都要翻土浇水,只不过仔细些罢了。”

    大丫闻言,不由得意洋洋,“嘿嘿,俺就知道俺的没错,俺有时候也挺聪明的。”

    瑞珠一脑门的黑线,“你就闭嘴吧。”

    大丫颇为不服气,登时站起身来,刚想反驳,对上瑞珠那张脸,整个人却是不由怔了怔,然后往前凑了凑,惊奇道,“唉?瑞珠,俺发现你脸上的疤痕好像淡了不少,要是不仔细看,都有点看不出来了。”

    瑞珠听了这话,不禁心甜的抚了抚玉面,略显娇羞,“大姐给我的药,很好用。”

    其实,好用实在是有些单薄了,没人比她更清楚,这药简直神奇,这才短短数十日,她便已经恢复大半了。

    两年了,瑞珠从没像现在这样,每一天都是惊喜,每一天都充满希望。

    而这一切,都是面前的这个女子给她的!

    对于瑞珠感激满满的眼神,燕姝声音带了几分温度,“好用就坚持用,很快就能复原了。”

    “是。”瑞珠重重点了点头,随即提醒道,“大姐,时间差不多了,您该去明晖堂请安了。”

    “我知道了。”

    燕姝这才从花圃里走了出来,净了净手,也没换衣衫,披了披风,便出了挽婷阁,“走吧。”

    瑞珠赶忙跟上。

    放在以前,她还会适时出言,提醒大姐注意穿着打扮,但是现在,瑞珠可谓是一切以燕姝的喜好为基准,反正那些人也不在乎大姐,那大姐又何苦去在乎那些人的眼光呢,他们家大姐,就应该怎么舒服怎么来。

    跟每次一样,燕姝到的时间刚刚好。

    除了穆士鸿今日有事没来,其他人基本都到了。

    没有穆士鸿在这儿,穆老太愈发不加掩饰,冷哼一声,便无视了燕姝的存在,倒是苏怡情招呼了燕姝一声,做的滴水不漏。

    此刻,明晖堂众人正在讨论寿礼的相关事宜。

    出人意料的,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穆妍钰今日倒是颇为活跃,出来的话,将穆老太哄得很是舒心,当然,她也没忘了穆妍华。

    “为了这次的寿礼,钰儿可算是绞尽脑汁了,可钰儿昨日去了姐姐那儿,有幸看到姐姐准备的寿礼,才算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煞费苦心,反正钰儿是怎么都比不上姐姐的。”穆妍钰似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整个人愈发楚楚动人了几分。

    穆老太闻言,老眼一亮,自是来了兴致,“这倒是叫我老婆子好奇了,钰儿也算是心思灵巧的,能让她出这话,华儿的寿礼想必不一般,快出来叫我老婆子听听。”

    本来,穆颜华听闻穆妍钰这几日天天往老夫人那儿跑,是有些不满的,不过见她一如既往的听话,甚至给自己搭桥铺路,这点儿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当即笑靥如花道,“华儿可不,华儿还想到时候给祖母一个惊喜呢。”

    穆妍钰掩唇轻笑,“这么,倒是钰儿的不是了。”

    “可不就是你的不是嘛。”穆妍华语带调侃。

    众人自然不可能当真,很是配合的乐成了一片,只除了燕姝,一个人在淡然自若的享用着糕点。

    穆妍华见此,心里的愤恨又有些冒头了,不由嫣然笑道,“不知道姐姐准备的什么寿礼,可能出来给我们开开眼界吗?”

    迎着众人的目光,燕姝干净利落的吐出了两个字,“不能。”

    蓦地,笑声戛然而止,气氛迅速冻结。

    穆妍华心里一梗,嘴角抽了抽,维持着笑脸道,“这么,倒是华儿多嘴了。”

    燕姝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你知道就好。”

    穆妍华:“……”

    她怎么就忘了,这个贱人话,一向不按戏本来,直来直去,噎的人难受。

    就在气氛尴尬不已,苏怡情想要开口的时候,就见明辉堂的丫鬟进来通报道,“老夫人,二公子回来了。”

    一直装淡定的潘红梅听到这话,要不是有肖嬷嬷在一边按着,不定都能激动的弹起身来!

    除了她之外,满场还有一个人也异常惊喜。

    这个人便是三姐穆语婷了。

    穆语婷捏紧了手上的帕子,眼底水波动荡:他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苏怡情则是坐直了身体,压下了准备出口的话头,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她分心了。

    倒是老夫人,象征性的挑了挑嘴角,隐隐的带了几分意兴阑珊的味道,“赶紧让人进来吧。”

    很快,在丫鬟挑帘之下,一个身穿天青色锦袍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

    只见那人身量修长挺拔,肌肤如同出水的珍珠,五官如画,昳丽明朗,一双眼眸像是勾勒了四月的远山,迎风花开,逢春盛放,明明是冬日,随着他的到来,整个明辉堂仿佛染了春意,华光灿灿,清辉朗朗。

    眼见男子由远及近,众人皆是忍不住一阵恍惚:两年不见,这二公子当真是愈发出众了,那等风姿,就算跟妘世子相比,恐怕都差不了多少了。

    燕姝倒也没想到左相府也能有这般风光霁月的人物,着实有些惊讶。

    而且,这男人的相貌,怎么呢,简直就是上辈子那种最为顶级的初恋脸,让人看了便会怦然心动,就算燕姝对皮囊不怎么感兴趣,也不禁瞧了几眼。

    穆冠卿进来站定之后,朝着穆老太行了一礼,“祖母,冠卿游学回来了,特来向祖母请安。”

    穆老太略显佝偻的脊背不由努力挺直了几分,“回来就好,这一路可还顺利?”

    “回祖母的话,很顺利,多谢祖母挂怀。”穆冠卿抱了抱拳,端方有礼道,“不知道这两年,祖母的身体可好?”

    “还行吧,人老了,总归是有些毛病的,比不了你们年轻人。”穆老太的声音里莫名有几分别样的意味,摆了摆手道,“你这两年一直在外奔波,也着实辛苦,祖母知道你的心意了,还是先行回去休息吧。”

    穆冠卿闻言,也没有多留,抱拳朗笑道,“既然如此,那冠卿就先行告退了。”

    走之前,他的目光扫过明晖堂众人,在穆颜姝那里顿了顿,最后落到潘红梅的身上,露出了一个春山般的笑靥。

    眼见穆冠卿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穆语婷眼底不由涌出了几分失落,捏着帕子,低了头。

    相反地,穆老太则是几不可查的松了口气。

    照理,整个左相府只有一嫡一庶,两个男丁,跟威远侯府的情况差不多,穆老太又是个偏心眼儿的,对穆冠卿也该十分爱重才对。

    但她对这个孙子就是亲近不起来,许是这个孙子风姿太盛,面对他,穆老太就觉得自己莫名要矮一头,各种粗鄙,甚至会想到早前种地的那些日子,穆老太最好面子,每每想到这些,简直就是在戳她的心窝子,一来二去,她对穆冠卿真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穆冠卿走了,有了之前那一出,也没人再跟燕姝聊天了,燕姝例行公事的坐了一会儿,就先行离开了。

    临近挽婷阁的时候,燕姝就见院门外站了一个风光霁月的身影。

    那人,正是穆冠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