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第九十二章 峰回路转

时间:2018-08-05作者:李尽欢

    “但他们恐怕不知道,郡主乃是天弃之人,刑克六亲,霉运罩顶,若是落于寻常家门,短则灾祸不断,长则家破人亡,若是落入皇室,轻则战祸连绵,重则天灾不断!”

    此刻,整个云龙寺的佛堂人来人往,除了左相府众人,还有威远侯府和其他府邸的夫人姐,明正的声音并不,话一出口,便落入了众人的耳底,让整个佛堂都是静了静。w

    “这……这怎么可能呢?”

    一片震惊中,苏怡情难以置信的失声,捏着帕子的手都微微颤抖,“颜儿虽然生母早逝,但老夫人和老爷好好地,怎么会刑克六亲呢!这不可能!”

    这时,站在她身侧的穆妍华似是陷入了迷惘,近乎喃喃自语。

    “我记得姐姐当初被送走,好像就是因为父亲病重,这几日,祖母的身体也有些不舒服……”

    到这儿,她似是如梦方醒,赶忙连连摆手,“不过这些应该都是巧合,对,都是巧合……”

    “怎么会是巧合呢!”

    裴月英见此,忍不住开了口,宛若抓住了把柄一般,恍然大悟道,“苏姨,妍华,你们怕不是忘了吧,这十年怀安郡主都在外面待着,当然克不到你们了,现在她回来了,左相府的事儿都没断过,就连妍华的及笄礼都毁了……”

    穆妍华却是赶忙拉住了裴月英,满面哀求,“月英,你别了。”

    下一秒,就听三公主突然开了口,声音高傲,“让她。”

    来,刚刚一翻解签下来,凌瑾瑜对明正大师已然是生出了敬服之心,加之她对燕姝没什么好感,还有穆妍华之前的无心之言做铺垫,她对于明正这番话自然十分重视。

    眼见三公主都发话了,裴月英面上不由多了几分得意,“妍华,你忘了,刚刚咱们还聊到这些年潼阳关天灾不绝,战事不断,这么想想,这些年,怀安郡主不就正好身在潼阳关吗,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

    听到这话,一直旁观的林黛蓉忍不住了,她登时上前一步,义正言辞道,“裴姐,那潼阳关的战事不过是近些年才开始的,你刚刚也,怀安郡主已经在潼阳关待了十年,时间根本就对不上,更何况,怎么能把天灾和战事全都归结在一人身上呢,这样未免有些荒谬了。”

    这么想似乎也没错,裴月英不由怔了怔。

    穆妍华捏着帕子,似是挣扎了一番道,“虽然我也不想姐姐有事,但明正大师是得道高僧,想来不会信口胡言,事情总得有个过程。”

    经了她的提醒,裴月英脑子瞬间一转,“就是,事情总得有个过程,怀安郡主刚到潼阳关,那霉运想来也不可能聚的那么快,后来不就爆发了。”

    “就算这真是姐姐的命格,也不是她能选择的,月英,你就别了。”穆妍华似是很后悔刚刚出言,拉了拉裴月英,随即看向了明正大师,眼底蓄满了恳切,“明正大师,不知道你有没有解决的方法呢?”

    苏怡情似是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朝明正大师行了一礼,“对对对,明正大师,您就发发慈悲,救救我们家颜儿吧!”

    于众人来,明正大师的名头毕竟摆在那儿,既然他如此,想必不是空穴来风,加上穆妍华几人你来我往这么一,算是坐实了燕姝的命格。闪舞网w

    “这个……办法倒也不是没有,不过,要委屈怀安郡主了。”

    明正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燕姝的眼神让人无法直视,稍稍一触,便转移了视线,正色道,“只要找一处远离人烟的寺庙,将怀安郡主送进去,每日焚香礼佛,抄写佛经,连续十载,渡厄化煞之下,定能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众人闻言,多少有些不忍。

    将一个碧玉年华的女子,送入寺庙,还是荒无人烟的那种,虚度十年青春,就算她能够重回京城,名声年华全都没了,这一辈子也就算是毁了。

    苏怡情亦是急的眼眶泛红,“这……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穆妍华似是想到了什么,声音略有些激动,“是啊,姐姐可是圣上亲封的郡主,怎么能受这种苦呢!”

    者未必无意,听者亦是有心,凌瑾瑜适时开了口。

    “这件事,本公主会禀明父皇,相信父皇自有定夺。”她高傲侧目,“怀安郡主,希望到时候,你能以大局为重,不要愧对了怀安二字。”

    燕姝淡淡点了个头,第一次开了口,声音如珠似玉,清净无波,“在公主禀明圣上之前,我想问明正大师几个问题。”

    众人这才发现,从明正开口,到苏怡情等人你一言,我一语,各种紧张担忧,身为当事人的燕姝反而置身事外,看戏一般,悠然自若,完全没有大祸临头的模样。

    眼见她如此淡然,凌瑾瑜蹙了蹙眉,终是点了个头,“你问吧。”

    燕姝也没磨叽,简单直接道,“明正大师我乃是天弃之人,霉运罩顶,若真是这样的话,我若是抽签,应该不会抽中什么好签,没错吧。”

    明正料想到燕姝会有所辩解,却没想到她会问出这么一句,声音稍稍顿了顿,“这个……的确是会有些影响。”

    不确定对方要做什么,出于谨慎,明正没有把话满。

    燕姝也无意追求这些细节,直接就近拿了一只签筒,在众人的眸光下,随手一抽,真的是随手一抽,就见一根竹签被抽了出来。

    已然是走到燕姝身侧的林黛蓉看了,不由面上一喜,当即出声道:“兀坐幽居叹寂寥,孤灯掩映度清宵,万金忽报秋光好,活计扁舟渡北朝。这是上上签,难得的上上签啊!”

    虽然签文因所求而释义不同,但总的来,大方向是没错的,就算林黛蓉没有开口,任谁都看得出来,那句万金忽报秋光好,活计扁舟渡北朝,是柳暗花明的好兆头,这签乃是上上签无疑。

    可问题是,整个签筒之中,共有签文不下数百,上吉签十二支,上上签却只有三只,这位怀安郡主居然能抽中上上签,这样的运道……

    众人惊疑不定,苏怡情和穆妍华则是心下一紧,生出了几分不安。

    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燕姝将签文送到了明正大师跟前,面无表情的请教道,“明正大师,天弃之人,霉运罩顶,也能抽中上上签吗?”

    明正心里也是被震得不轻,不过面上倒是没什么变化,双手合十道,“世间事十之**,总留一线生机,常伴意外,要不然,贫僧也不会找到帮郡主渡厄化煞的办法了。”

    众人闻言,皆是点了点头,压下了心头的怀疑,明正大师不愧为大师,的果然有道理。

    燕姝也没同明正辩解,直接从签筒中,再次抽了一支竹签。

    这次,林黛蓉第一时间看了过去,面上难掩震惊,一向温雅的声线都多了几分激荡,“清风与明月,便是无价珍,团圆三五夜,何处不光明。上上签,这也是上上签!”

    众人登时哗然:居然也是上上签?!

    燕姝帮众人问出了心头的疑问,“明正大师,上一次是意外,这次呢?也是意外吗?”

    明正额头不由渗出了几丝冷汗,心下咯噔一声,面色却镇定依旧,只是有些轻微的惊讶,“万事万物,有一就有二,怀安郡主又何必执着呢?”

    明正大师毕竟声名在外,众人虽然心有疑惑,但也算勉强接受了这个法。

    燕姝对此,不置可否,直接付诸行动,再次抽了一签。

    “一箭射红心,人人好音,日长鸡唱午,真火炼真金。又是上上签!”

    林黛蓉难掩激动的念出来之后,忍不住感叹道,“这签筒里共有百支签文,上上签共有三支,上吉签十二支,怀安郡主能一举抽中这三支上上签,简直前所未有,这哪是什么霉运罩顶,天弃之人,倒像是鸿运当头,天选之人了!”

    燕姝朝着林黛蓉点了个头,无缝衔接的冷声道,“明正大师不会是想,正因为我是天弃之人,刑克六亲,所以,才会将亲人的气运给吸收了,此消彼长,我才变得鸿运当头,而其他人霉运缠身吧。”

    明正闻言,面色终于有些龟裂,微微僵了僵。

    来,见燕姝抽中仅有的三支上上签,他就暗道不好,思量之下,好不容易想到了辞,谁知道却被燕姝捷足先登了。

    如此情况之下,他若是承认下来,这种法必定大打折扣,很难取信于人。

    但事到如今,明正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定了定心神,摇头叹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事实的确如此。”

    眼见明正承认下来,燕姝点了点头道,“那就奇怪了,刚刚抽签的时候,穆妍华抽中了一支上吉签,作为天弃之人,我的威力似乎不大够用。”

    她这话的平铺直叙,没什么起伏,听在众人的耳中,就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了。

    若是怀安郡主真的吸收了家人的气运,穆妍华又怎么会抽中上吉签呢?

    总不能又是意外吧,这意外未免也太多了吧!

    若之前,众人对明正大师的法只是怀疑不定,现下却是不怎么相信了。

    明正着实没想到燕姝这块骨头如此难啃,也不想继续硬碰硬了,干脆双手合十道,“天意莫测,贫僧也不过是怕怀安郡主误人误己,将所见所闻如实告知,怀安郡主不相信,贫僧也无话可,阿弥陀佛。”

    不得不,明正这招以退为进的确高明,看似置身事外,反而让人猜疑不定。

    果然,凌瑾瑜闻言,蓦的出声道,“有也好,没有也罢,此事关系重大,还是心谨慎一些为好,等本公主禀明父皇,一切自有分晓。”

    苏怡情和穆妍华听到这话,皆是心下一松。

    之前燕姝连续抽中了三支上上签,就连她们的那只签,都变成了对方的筹码,她们还以为这次的计划功亏一篑了,没想到明正倒是善于揣度人心。

    要知道,皇室对命格一格外重视,就算被这个贱人巧舌翻盘又如何,只要三公主将这件事直达天听,承帝那般谨慎之人,就绝对不可能将燕姝留在京城。

    这一局,最终还是她们赢了!

    苏怡情和穆妍华母女二人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喜意,眼见三公主似是要摆驾回宫,苏怡情和穆妍华皆是想要开口,好好的表现一下。

    只是,还不等她们出声,就听一个温和醇厚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三公主还请留步。”

    凌瑾瑜面色不愉,回首间,却是蓦然一怔,“明心大师?”

    只见一名身着白色僧袍的老者由远及近,一身仙风道骨,令人如沐春风。

    他走到近前站定,朝着凌瑾瑜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三公主,老衲有礼了。”

    承帝都对明心赞不绝口,凌瑾瑜自然不敢怠慢,略显恭敬的颌首道,“明心大师有礼。”

    “师兄?”明正似是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咽了咽口水,声音都有些轻微的颤抖,“您……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明心笑了笑,“昨天才回来的。”

    眼见明心面带微笑,明正心下松了松,试探道,“师兄怎么没有知会师弟一声呢?”

    “如果告诉了师弟,贫僧恐怕还不知道师弟居然有这等本事,隔着这么远,都能观人气运,不如师弟也教教师兄如何?”

    明心面上的笑容不变,宛若莲花宝座上的笑面佛祖,却让明正如坠冰窖,“明心师兄……您看到了?”

    “来了有一会儿了。”明心面上的笑容渐渐消散,变得宝相庄严,令人无法直视,“贫僧没有师弟的本事,不过在观人面相方面,却略有心得,这位怀安郡主虽然胎记覆面,却是功德无量的贵人之相,怎么到了师弟口中就变成了天弃之人了呢,上天有好生之德,对花鸟虫鱼都抱有博爱之心,又怎么会独弃一人呢,能够连中三只上上签之人,又岂会霉运罩顶,师弟,你可有话?”

    到最后一句,明心已然是音带厉色。

    现下谁都看出来了,这位明正大师分明是搞了个大乌龙,人家怀安郡主要不是身怀大功德,大气运,怎么会连续三次抽中上上签呢,又怎么会救了那么多人,还被承帝封为郡主呢!

    众人愈想愈觉得明心大师的有道理。

    难怪明心大师能够名扬天下了,人家这才是能掐会算的得道高僧,相比之下,明正大师可就有点不靠谱了,亏他们还以为明正大师跟明心大师差不了多少,现下看来,分明是差之远矣,无法相较。

    苏怡情和穆妍华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生如此变故,自是心下极为不甘,不过二人面上并未露出什么异样,反而略有欣喜,似是为燕姝松了一口气。

    那明正倒也是个果决之人,眼见事不可为,相当光棍儿的承认了错误。

    “师兄功力深厚,师弟自愧不如,想来应该是师弟修为不够,这才看走眼了,多亏了师兄及时归来,才没有铸成大错。”

    完这话,明正便自动自发的转向了燕姝,双手合十,深深行了一礼,一脸惭愧道,“怀安郡主,僧修为不够,言语有失,还望郡主大人大量,能够原谅僧。”

    对此,燕姝不答反问,“我对看相也有些心得,不知道明正大师愿否一听?”

    明正现下正是理亏的时候,周围又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明正自然答应道,“怀安郡主请讲。”

    燕姝点了点头,认认真真道,“我观明正大师的面相,乃是被酒色财气缠身之相,而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明正闻言,心下狠狠一跳,面上却是怒色隐现,状似隐忍道,“怀安郡主,贫僧自知之前愧对郡主,但郡主也不用如此污蔑折辱贫僧吧。”

    燕姝淡然自若道,“真假与否,有劳明心大师,在明正大师的左胸下方一寸半处,按三下即可。”

    明正闻言,面色一变,“明心师兄……”

    明心还不等他开口,便一锤定音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师弟就当是给怀安郡主一个交代吧。”

    他完便抬手伸向明正,明正本能的想躲,可惜,明心宽大的僧袍拂过明心,在他身上点了两下,明正便动也不能动了。

    随即,他的手按向燕姝所的位置,眸光一变,借着僧袍的掩映,手指一探,竟是夹出了几张银票。

    “这是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