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86. 第八十四章 对赌(中)

时间:2018-07-21作者:李尽欢

    裴月英闻言,不由机械回头,“不可能!”

    穆妍华亦是瞳孔骤缩,只是,还不等她有所反应,就见裴雪烬已然大步走了过去。

    穆妍华暗暗咬了咬银牙,赶忙跟上前去。

    “妍华,你等等我。”裴月英紧随其后。

    不同于之前的清冷,此刻,燕姝面前的切石器周围已然是围了不少的人。

    他们过去的时候,就见那块切石器上的石料所露出的界面儿,绿浓而偏蓝,像是染了翠绿的海水,剔透无暇,让人看了,顿觉身心舒畅。

    裴雪烬冷寂的眼底不由划过了一抹亮色,精准的吐出了几个字,“高冰种,蓝水绿。”

    紧随而来的穆妍华和裴月英听到这几个字,皆是身形一僵。

    原因无他,穆妍华刚刚解出来的水头是冰种,燕姝这个高冰钟无疑压了她一头,蓝水绿跟正阳绿在颜色上倒是不相上下,不过,蓝水绿更受各府的夫人和老夫人的青睐,相比之下,正阳绿的价值就差了一些。

    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穆妍华面上的笑容都消散了几分,刚刚的心情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憋闷。

    裴月英亦是如此,不过,留意到燕姝那块石料出翠的位置,她登时安慰道,“妍华,你瞧瞧,她那块石料是到了中断才切出了翡翠,就算点出了翠又怎么样,她那块翡翠的块头肯定没你的大,论价值,肯定是你切出来的这个更胜一筹!”

    “那可说不定。”穆妍华心下对裴月英的话暗暗赞同,面上却是笑的谦虚谨慎。

    下一秒,一块横向的石皮落下,燕姝那块石料的内部情况终于展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惊叹声此起彼伏。

    “这蓝水绿居然吃进去了这么多,简直把整块石料都填满了!”

    “还好是从这面切的,要是从另一面开始切,里面的蓝水绿就要被一分为二了!”

    “这位怀安郡主的运气着实不错啊!”

    “是啊,随随便便都能挑中这么一块翡翠,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我看着怀安郡主这块翡翠,怕是比那位二小姐的翡翠还要大上一些。”

    “是啊,水头和颜色也要高上一筹。”

    “这么说来,这第一局……应该算是怀安郡主赢了吧?”

    ……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有点尴尬,毕竟他们最初没有一个人看好穆大小姐,结果人家第一局却是赢了!

    当然,她们再怎么尴尬,都比不上当事人尴尬。

    穆妍华心下恼恨至极,面上倒是没有露出太多,反而是裴月英,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她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愤愤道,“哼,你那个姐姐运气倒是好,居然能给她切出这种翡翠,妍华,你不用担心,不过是一局而已,我就不相信了,她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

    “算了,输了就是输了。”穆妍华状似无奈的摇了摇头,婷婷袅袅的上前两步,朝着燕姝笑道,“姐姐,恭喜。”

    燕姝对此自是没有任何意外,看着穆妍华那张明明气的够呛却笑靥如花的脸庞一眼,淡淡点了个头。

    很快,燕姝和穆妍华两人的翡翠,全部被解了出来,裴雪烬当即公正的宣布了第一局的结果。

    “这一局,怀安郡主获胜。”

    虽然结果如此,不过,围观众人大部分的想法跟裴月英是一样的,在他们看来,这位怀安郡主应该是走运了,赶巧了,这才赢了穆二小姐,尤其是那些个想要购置翡翠的商贾巨富,他们很清楚,赌翠是要看最后结果的,这位怀安郡主就算赢了一局又如何,最后输了,翡翠还不都是二小姐的。

    正因为这样,出言恭喜的并没有几人,倒是裴雪烬,朝着燕姝点了个头。

    留意到裴雪烬的动作,穆颜华暗暗捏了捏帕子。

    紧接着,第二局便开始了。

    本来万分把握的事情出现了变故,穆颜华心下也不由多了几分紧张。

    不过,这次运气似乎站在了她这一边,燕姝那块石料,第一刀下去就出翠了,可惜不是什么好翠,而是最低档的豆种翡翠,这种翡翠,哪怕占据了一整块,对于她们这等身份的人来说,都没什么价值。

    “哼,我就说她刚刚是走大运了吧,看看,现在这不就现原形了吗,豆种翡翠,还是这样干巴巴的颜色,估计也就值几百两银子,连本钱的都回不来,妍华,你放心吧,以你的眼力,这局赢定了!”

    穆妍华略带羞意的笑道,“月英,你别这么说,点翠这种事可没人说得准,说不定我这次什么都切不出来呢。”

    裴月英甩了甩帕子,“你就谦虚吧。”

    这时,就听一人蓦地出声道,“出白棉了!”

    众人惊讶看去,就见穆妍华这方切石器上的石料,被切出的界面儿,露出了云雾状的白棉。

    深谙点翠的人都知道,只要是一块石料出了棉,那么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出翠,甚至是极品翡翠,想到这一点,众人的眸光不禁火热了起来。

    “穆二小姐好眼光啊!”

    “是啊,穆二小姐这点翠的技艺是越来越精湛了!”

    “看这块石料白棉的走向,很可能出极品翡翠啊!”

    ……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裴月华愈发得意,飘飘然道,“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

    穆妍华潜意识里,也认为自己稳操胜券,面上笑若海棠春醉,“是啊,月英说的话最准了,这石料若是出了翡翠,我再送你一只簪子,这总行了吧。”

    裴月英真心将穆妍华当做姐妹,自然不会见外,“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了。”

    倒是穆妍华,说完就有些后悔,就连左相府都没有几件极品翡翠的物件,若是她真的切出了极品翡翠,送给裴月英,可就未免太可惜了。

    不管心里作何感想,穆妍华面上可是大方的很,“是,是我说的。”

    与裴月英二人的乐观不同,裴雪烬看到那些白棉的走向,却是若有所思,蹙了蹙眉。

    很快,又是一刀下去,仍旧是白棉。

    对此,围观众人倒是不以为意,只觉得这白棉深了些,可若是能切出极品翡翠,哪怕只有一小块,都价值千金了,想赢那个怀安郡主,更是不在话下。

    于是乎,在众人的期待中,一刀落下,又是一块石皮,白棉加重,然后又是一刀,又是一刀……

    众人面上的表情也从期待,到惊讶,最后,便只剩失望和尴尬了。

    原因无他,那块石料已然是被切的所剩无几了,根本连下刀都不可能了!

    众人看着厚重的白棉,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这块石料,就是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半点翡翠都没有,人家怀安郡主那块豆种翡翠,都比它强了千百倍!

    对于这个结果,燕姝并没有任何意外,淡定如常,倒是瑞珠,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刺激,也没这么兴奋过!

    相反地,穆妍华和裴月英对这个结果就有些接受无能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都出白棉了,怎么会连翠都没有点出来呢?!”裴月英似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近乎自言自语。

    穆妍华没有说话,唇角微微凝固,她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一句玩笑,居然一语成箴,她这块石料,真的没有点出任何翡翠!

    似是听到了裴月华的疑问,裴雪烬开了口,声音严谨而认真,“这块石料,虽然表象很好,但其上的蟒纹夹杂了几丝黑斑,白棉太过厚重,不似寻常的白棉松散有序,这样的情况很罕见,一般不易出翠,就算出翠,也会是癣吃翠,没有太大的价值,妍华,是你走眼了。”

    他说完这话,一双宛若冰原般落雪成灰的双眼,眸光浮动,遥遥的落在了燕姝的身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探究。

    留意到他的视线,穆妍华心里如百爪挠心,又妒又恨,面上似是虚心受教般,恍然大悟,随即垂下了头。

    眼见她如此,裴雪烬倒是收回了目光,不过仍旧是尽职尽责,公平公正的宣布了结果。

    “这一局,仍旧是怀安郡主获胜。”

    此刻,裴月华才算是如梦方醒,“妍华居然又输了?!”

    穆妍华听到那个又字,心下暗恨,面上却是洒脱的笑了笑,“我就说吧,自己可能什么都切不出来,点翠就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结果会怎么样。”

    裴月英怔了怔,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登时拉了穆妍华的手道,“你说得对,妍华,是我说差了,就算她赢了又怎么样,还有第三局呢,事不过三,这次,一定是你赢!不过,就是可惜了那块冰种正阳绿的料子,倒是便宜你那个姐姐了。”

    说到最后一句,她懊恼的跺了跺脚,却不知道,这话再次扎了穆妍华的心。

    其实,不光是那块冰种正阳绿的翡翠,还有两万两白花花的银子,饶是穆妍华私库不菲,这些东西,也足以让她肉痛了。

    但是她很清楚,现在不是心疼银钱的时候,在裴雪烬面前,证明自己,展示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穆妍华登时笑的温柔大方,“姐姐初来乍到,我都没送过她什么东西,那块儿翡翠正好算作给她的见面礼。”

    裴雪烬过来,刚刚好将这番对话尽收耳底,尽管知道了穆妍华的选择,他仍旧是一丝不苟的询问道,“第三局,你们还要进行吗?”

    “当然,就是不知道姐姐要不要继续了。”穆妍华自信的看向了燕姝,面上的笑容带了些许若有似无的遗憾。

    燕姝闻言,却是抛出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之前提过的彩头,应该是赌一局算一次,对吧?”

    穆妍华一时没反应过来,本能道,“对。”

    燕姝点了点头,“那就继续吧。”

    显然,她是同意继续赌翠了,这倒是有点出乎众人的意料了。

    在他们看来,怀安郡主都已经赢了,完全没必要再赌下去了,万一输了,不就坐实了前两场是她走运的事实,如果是点翠,倒没什么,若是赌翠的话,就有点胜之不武了。

    旁人不知道为什么,穆妍华却是反应过来了。

    穆颜姝会选择继续,分明就是为了那一万两的彩头,难道之前那两场并不是巧合,那个贱人在点翠上,是有真功夫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她一直待在潼阳关那种地方,又学了一身医术,怎么还会有条件,有时间学习点翠呢?!

    穆妍华本能觉得有些不好,只是,在裴雪烬的授意之下,第三局已然是开始了。

    明明胜负已定,随着切石器的切刀缓缓落下,围观惊人竟是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一种紧张的情绪。

    伴随着刀片与石料摩擦,所产生的刺耳的声响,一片片石皮儿随之滑落。

    蓦地,穆妍华这边华光一闪。

    众人定睛望去,就见切刀下方,露出了一个十分通透的界面儿,宛若冰晶,却更为细腻无暇,光芒耀眼。

    裴雪烬肯定的点了点头,温声做出了判断,“这是无色玻璃种。”

    “是玻璃种!居然是玻璃种!”

    “虽然是无色的,不过现在无色的料子也相当走俏,更何况是玻璃种了,这可是大涨啊!”

    “穆二小姐这局算是稳赢了!”

    ……

    “妍华,你快看看,玻璃种,居然是玻璃种啊,真是太漂亮了,原来无色的也这么好看啊!”

    裴月英亦是满面惊喜,只是一想到这翡翠马上就要转手于人,她不由面色一夸,不屑撇嘴道,“真是可惜,这样的好料子要白白送给你的那个姐姐了,真不知道她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不过,就算她得了料子,名声却好不到哪儿去,现在谁都看的出来,她根本就是胜之不武,有本事,她也切出一个玻璃种试试啊!”

    提起这茬儿,穆妍华也是肉痛不已,不过,她现在更关心的是怎么将穆颜姝彻底踩下去,当成自己的踏脚石。

    “月英,玻璃种哪是那么容易切出来的,你这不是为难姐姐吗……”

    她正以退为进,想要再为燕姝说几句,挖个坑,就见燕姝那边蓦地一静。

    “你姐姐那边怎么了?”裴月英好奇的探头。

    穆妍华心下不安,正欲开口,就见裴雪烬已然是抬脚走了过去,步伐前所未有的急切。

    穆妍华二人对视一眼,赶忙上前几步,眸光越过众人,落到了燕姝面前的那块石料上。

    下一秒,二人皆是如遭雷击。

    原因无他,此刻,那块石料已然是被切开了一个界面儿,界面儿之上,泾渭分明的流淌着两团浓郁的色泽,一边俏如山花,乃是纯正的紫罗兰,另一面,则是翠**滴,生机勃勃,这两种颜色结合在一起,宛若四月的春山,端的是赏心悦目到了极点!

    裴雪烬冷寂孤傲的双眸,幽光流动,染上了少有的热度,一字一句道,“这是……玻璃种,春带彩!”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众人宛若被解冻的冰雕,瞬间爆炸开来。

    “春带彩,居然是稀罕的春带彩,还是玻璃种的,这价值……不可估量啊!”

    “我可是好久没见过春带彩了,今天算是有眼福了!”

    “原本我以为穆二小姐的无色玻璃种足以拔得头筹,没想到啊,怀安郡主才是深藏不露!”

    “是啊,之前我还以为怀安郡主对点翠一无所知,现在看来,可真是咱们妄自度人了!”

    “难怪圣上都对怀安郡主如此赏识了,怀安郡主有本事啊!”

    “没错,是咱们走眼了!”

    ……

    眼见穆颜姝切出了玻璃种的春带彩,众人的态度与之前可谓是天壤之别。

    裴月英见此,又是脸疼又是生气,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了。

    穆妍华受到的打击更大,五脏六腑似乎都火烧火燎的,她生生咬了咬牙,这才忍了下来,面露颓然道,“真是没想到,姐姐在点翠上有如此造诣,我还以为她什么都不懂,想让她享受一下点翠的乐趣呢,早知道,我就不当众献丑了。”

    她这话将自己当初的邀请,包装的冠冕堂皇,裴月英也是个拎不清的,当即回了神,同仇敌忾道,“要我说,你姐姐就是故意的,分明是想坑你的银子,哥,你说是吧?”

    裴月英本想让裴雪烬出面,安慰自家好友,谁知道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她疑惑的回头,就见裴雪烬赫然出现在了穆颜姝的身侧!

    “没想到怀安郡主点翠技艺如此高超,我想和你比试一场。”

    ------题外话------

    前文里有个小bug,裴雪烬对女主的称呼,应该是怀安郡主,欢欢已经在改了,跟亲们说声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