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第八十一章 密谋

时间:2018-07-21作者:李尽欢

    眼见穆老太突然变成这样,穆妍华登时有些慌了。

    没法不慌啊!毕竟她离得最近,穆老太出了事,她自然是脱不了干系的。

    “祖母,祖母您怎么了?”

    穆士鸿也第一时间站起身来,“母亲!母亲,您哪里不舒服?”

    苏怡情亦是声情并茂,泪珠子都出来了,“母亲!”

    这时,穆士鸿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登时看向燕姝,“颜儿,你医术不凡,你快过来看看,你祖母是怎么了!”

    燕姝这才慢悠悠的放了筷子,用丫鬟早就备好的帕子净了净手,“没什么,就是被糕点里的枣核噎到了。”

    此话一出,毫无意外的,整个大堂第四次陷入了诡异的宁静。

    不知道为什么,眼见老夫人满脸青紫,众人明明该担心的,但是想到她刚刚的那些话,心底深处,竟是莫名觉得有些可笑。

    穆妍华则是身体都僵硬了,就连正欲抹泪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脸颊火辣辣的,刚刚心里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懊恼,甚至是愤恨!

    穆士鸿亦是颇为尴尬,刚刚燕姝出言提醒的时候,他完全不以为意,结果就被打脸了。

    他登时讪讪道,“颜儿,刚刚你说的话是对的,你祖母脾气一向如此,你别介意,你的医术超群,连圣上都夸赞不已,相信一定有法子,还是赶紧帮你祖母把枣核取出来吧!”

    穆士鸿先行致歉,显然是怕燕姝记恨之前穆老太的所作所为,后面一句,则是封了燕姝的退路。

    不得不说,左相大人着实是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穆老太虽然可恶,但还罪不至死,燕姝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不过也不会让人舒服就是了。

    “法子自然是有的。”燕姝不疾不徐的起身,莲步轻移,绕到了穆老太的身后。

    此刻,穆老太的面色已然青紫了,连嚯嚯声都有些发不出来了。

    在众人或明或暗的视线中,燕姝伸出玉手,优雅抬起,朝着穆老太后颈的一处,猛然落下。

    只听‘噗’的一声,穆老太身体前倾,嘴里蓦地吐出了一颗枣核,那枣核弹出来之后,正好打在面前的瓷盘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穆士鸿见此,登时关切道,“母亲,您觉得怎么样?”

    穆老太深吸了好几口气,青紫的面色,这才渐渐的消散了大半,嗓子火辣辣的生疼,但最难受的还是脖颈,宛若被搬砖拍了一下,连着脑袋瓜子都是晕的。

    她也顾不得穆士鸿的问话了,直接操着沙哑的破锣嗓,恶狠狠的盯着燕姝道,“你这个不孝子,出手这么重,是想拍断我老婆子的脖子吗!”

    燕姝一本正经道,“只有这样,枣核才能出来。”

    毕竟刚刚是穆士鸿让人出手的,眼见自家母亲翻脸不认人,他自是有些尴尬,轻咳着提醒道,“母亲,是颜儿救了你。”

    这时,穆妍华适时上前,轻抚着穆老太的脊背,眼眶通红道,“是啊,祖母,刚刚都怪华儿,没听姐姐的话,一心想着您喜欢什么,反而忽略了您的身体,一切都是华儿的错,多亏了姐姐,要不是有姐姐,华儿的罪过就大了。”

    她这话说的情真意切,悔恨十足,看似没什么特别。

    但穆老太的性子,刚愎自卑,极好面子,刚刚她对穆妍华一味肯定,对穆颜姝各种嘲讽,现在穆妍华认错,不就是相当于说她错了!

    穆老太只觉羞恼难耐,无法忍受,当即指向了燕姝,扯着嗓子道,“你没错,错的是她,要不是她咒我老婆子,我根本就不会噎到,我根本用不着她救!”

    燕姝闻言,非但没有反驳,反而认认真真的点了个头,一字一句道,“祖母的吩咐,我记住了,以后不管我看到什么,发现什么,一定闭口不言,见死不救,绝不多事。”

    不知道为什么,对上燕姝那双清净无波的眼眸,穆老太只觉得凉气一股股的往外冒,直冲头顶,想到刚刚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穆老太那嘴巴就像是粘了浆糊,怎么都张不开了,只能恶狠狠的瞧着燕姝,明显的有些色厉内荏。

    眼见这种情况,穆士鸿心下叹了口气,再次站出来打圆场了,“颜儿,你祖母说的不过是气话,你别放在心上。”

    “我没放在心上,不过我从不说假话,父亲还是放在心上为好。”燕姝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继续道,“我已近吃好了,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我先告退了。”

    穆士鸿也不知道再让人留下去,他会不会也被噎住,心累的挥了挥手。

    燕姝当即转身,走的干净利落,至于其他人之后的反应,完全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她就是过来吃饭的,吃了饭,自然要走,没毛病!

    值得一提的是,燕姝身边只有两个丫鬟,索性就留了力气大的大丫看院子,带了瑞珠一个人出来。

    之前燕姝在大堂用饭,瑞珠跟其他丫鬟,自然是在外守着。

    虽说是在外面,其实也不过是隔了一道屏风,对里面的情形,就算看不着,也能听到十之七八,自然而然的,瑞珠将燕姝的所言所为,尽收耳底。

    当她听到燕姝一次次怼的穆妍华羞愤欲死,怼的老夫人哑口无言,就连外面的丫鬟,看她的神情,都从最初的嫌弃厌恶,到忌惮示好,她心里积攒了两年的怨气,就像是终于找到了出口,真真是痛快极了!

    感受到瑞珠感激好奇的目光,不时落到自己身上,燕姝不由停了脚步,微微侧目,“怎么了?”

    瑞珠赶忙低头,“没什么。”

    燕姝淡声道,“想说什么就说,在我面前,不用拘谨。”

    许是太过激动,瑞珠听了这话,面上登时露了笑意,脱口而出道,“大小姐今天真厉害,奴婢……奴婢今日也痛快的很。”

    不过,话一出口,瑞珠便有些后悔了。

    虽然这位大小姐给她的感觉好极了,跟那些佛口蛇心的主子截然不同,但相处时日甚短,那些人再怎么说,都是这位大小姐的亲人,她这话说的显然是逾越了……

    瑞珠赶忙敛了笑容,低眉垂首,心下忐忑不安。

    下一秒,就听燕姝缓声道,“想笑就笑,别憋着。”

    瑞珠只觉心下像是流入了一股清泉,瞬间一松,面上不自觉便溢出了一个笑颜,“是。”

    燕姝认认真真道,“你笑起来很好看,以后多笑笑。”

    瑞珠被夸的心脏怦怦直跳,只觉得今儿的太阳似乎比昨天还暖和了,“是。”

    燕姝这边潇潇洒洒的回了挽婷阁,福禄园内,穆老太却是发了好一通火气。

    留在那儿的穆妍华先前演惯了孝子贤孙,这种时候自然不能落后,只能柔声细语的安慰,实则心里不耐到了极点。

    苏怡情也好,桑竹等人也罢,都留了大半日,才算是身心疲惫的离开了福禄园。

    倒是穆士鸿,燕姝走了没多久,就离开了。

    他没有回书房,而是出了左相府的后门,进了一顶没有任何标识的软轿,一路七拐八拐,进入了一座跟寻常富户一般无二的宅子。

    与数日前不同,这次,穆士鸿来了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见到想见的人,足足等了三盏茶的功夫,才见一个穿着华衣锦袍,与高门大院的老夫人几乎无异的婆子,姗姗来迟。

    来人正是穆士鸿数日前,才见过一面的松嬷嬷。

    她走到主位,才堪堪站定,慢悠悠的行了一礼,“左相大人久等了,我老婆子事忙,不知道左相大人今日前来,还望左相大人见谅。”

    穆士鸿不由伸了伸手,虚扶了一下,面上没有一点不耐,“松婆婆不必多礼,大家都是为夫人办事,我明白。”

    松嬷嬷起身,皮笑肉不笑的反问道,“左相大人的话倒是不错,不过办事,也分好坏优劣,老婆子说的话,应该没错吧。”

    穆士鸿一怔,随即苦笑道,“看来松嬷嬷已经知道相府发生的事了。”

    “事情闹得那么大,我老婆子就算想不知道都不可能。”松嬷嬷冷哼一声,似嘲似讽道,“老奴还以为尊夫人做事干净利落,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穆士鸿压下眼底的厉色,状似的无颜的摇了摇头,“这件事,的确是我疏忽了。”

    松嬷嬷倒也没有得寸进尺,眼见穆士鸿服了软,声音也缓和了几分,“事已至此,左相大人也不必自责了,其实穆颜姝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也好,本来夫人也没想让她死,或者死的那么轻巧,她现在回来,倒是正合了夫人的心意。”

    穆士鸿闻言,却是蹙了蹙眉,“只是,穆颜姝如今被封为正二品郡主,今天一大早,圣上又让文德礼送来了赏赐,十分丰厚,想来对她应该是十分看重的。”

    松嬷嬷早就听自家夫人提起过承帝的心思,当下不屑的冷哼道,“哼,承帝这是受制于神医谷太久,想人才想疯了。”

    穆士鸿乘机问道,“那穆颜姝的医术……”

    “想来应该是不错的。”

    虽然是推测,不过松嬷嬷倒是没有轻敌,推测的颇为中肯,“你的那位先夫人倒真是不简单,当年在夫人如此手段之下,居然还能步步为营,替那个穆颜姝订下了婚事不说,还传了她一身医术,可惜啊,她怎么都没想到,那门婚事会成为自己女儿的催命符。”

    穆士鸿没心思听松嬷嬷去感慨那些往事,他更在乎的是另一件事,“她的医术能得到嬷嬷的肯定,想必颇为不凡,难怪承帝会如此看重了。”

    “还不足为虑,承帝想凭借着一个穆颜姝,就脱离神医谷,简直异想天开。”

    神医谷虽然对皇宫有所渗透,但在承帝的戒备之下,并没有多深入,松嬷嬷收到的消息,也只是知道燕姝救了定文侯,战王殿下还有蒋元晟这些明面儿上的功绩。

    不过是救了几个人而已,松嬷嬷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她更在乎的是穆士鸿的态度。

    松嬷嬷似笑非笑道,“不过,神医谷一向不理世事,也不会公然跟皇室为敌,穆颜姝现在怎么说都是正二品郡主,明面儿上,自然不能做些什么,但是暗地里,用些手段,还是可以的,左相大人,这些应该不用老婆子教您吧。”

    穆士鸿如今认识到燕姝的价值,听到这话,自是本能的犹疑了一下,“这个……”

    松嬷嬷登时冷笑出声,“左相大人不会是舍不得吧?”

    穆士鸿赶忙摇了摇头,略显为难的叹道,“松嬷嬷误会了,我没那个意思,只是现在穆妍华风头正劲,我实在是不好下手啊。”

    似是早就料到了穆士鸿会有此一说,松嬷嬷意有所指的笑道,“其实这些事,哪儿用得着左相大人出手呢,想必您夫人就能代劳了,左相大人只需要扮演好您慈父的角色,看戏便是。”

    说到这儿,她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蓦地转移话题道,“对了,正如左相大人所说,大家都是为夫人办事,所以有件事,我老婆子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要知会大人一声。”

    穆士鸿蹙了蹙眉,“松嬷嬷请讲。”

    松嬷嬷下巴微抬,声音里莫名带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最近,我们神医谷研制出了一种金疮药,成本低廉,药效惊人,夫人欲将这种金疮药推荐给四国皇室,不日就会来京,到时候,左相大人如若有心,可以过来一见。”

    穆士鸿听到这话,自是心下一惊。

    原因无他,若是神医谷真的拿出这种新药,那么,包括西凌在内的四国,必然不会错过,神医谷在四国中的威望和权势定然能更上一层楼。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舍了穆颜姝,倒也不算什么。

    刚刚他还疑惑松嬷嬷怎么会突然转移了话题,感情这是在敲打他呢!

    穆士鸿心下转的飞快,面上却是表现的颇为开怀。

    “夫人要来了?”他的笑容带上了几分恭敬,“到时候,麻烦嬷嬷告知一声,我必定前来拜见。”

    眼见穆士鸿如此态度,松嬷嬷面上也露了笑意,“左相大人放心。”

    穆士鸿抱了抱拳,“如果嬷嬷没有其他的事,那我就告辞了。”

    松嬷嬷行了一礼,“左相大人慢走。”

    穆士鸿出了宅子,进了马车,眼底的算计才算是流泻出来:虽然松嬷嬷刚刚说的事很诱人,可出于谨慎,穆士鸿还是决定观望一下,正如松嬷嬷所言,反正有些事不用他动手,他看戏就好。

    这时,外面传来了车夫的询问,“老爷,咱们现在去哪儿?”

    “回府。”

    “是。”

    接下来的两日,燕姝都安安静静的待在挽婷阁,每日不是练太极,就是药浴,一边疗愈心悸之症,一边锻炼体能。

    瑞珠和大丫看的一愣一愣的,愈发觉得自家主子深不可测。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两日后,燕姝手上的存药全部告罄,她便直接带着瑞珠出了门。

    这个时代民风开放,对于女子的要求并不算苛刻,闺阁千金亦可以游湖访友,甚至是参加诗会之类的,燕姝又头顶正二品郡主的头衔,想要出个门,自然没人敢拦。

    不得不说,身为左相府的二等丫鬟,瑞珠还是有些见识的。

    眼见燕姝想要看看药材,便为她推荐了整个盛京城名声最响的地宝阁。

    顾名思义,这地宝阁里卖的自然都是天材地宝,说白了,就是药材奇珍,甚至是花草树木。

    地宝阁隶属千金堂,对于千金堂,燕姝脑子里也是有点印象的,这是一尊可以跟皇室美,甚至可以说凌驾于四国之上的庞然大物,商铺钱庄,遍布九州,被称为是整个九州的财富之源。

    之前燕姝曾经光顾过的碧水幽泉,同样是千金堂的产业。

    因着有之前的好印象在,瑞珠提议之后,燕姝便点了头。

    值得一提的是,燕姝这次出门带了面纱。

    没办法,现在盛京城不少人都知道穆家大小姐面覆胎记,燕姝又换回了女装,她虽然从来不惧他人的眼光,但是也不想成为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得不说,燕姝蒙了面之后,没了唯一的缺点,端的是翩若惊鸿,风华无双,随着她下了马车,走入地宝阁的大门,直接看呆了多宝阁门前的路人!

    ------题外话------

    下面又要到小**了,精彩不容错过!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