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第七章 初露锋芒(上)

时间:2018-05-15作者:李尽欢

    燕姝一觉醒来,只觉得四肢各种酸疼,她揉了揉眉心:这具身体的素质着实是太差了,看来要尽快把体能训练提上日程了。

    说来,大多数人都怀有误区,认为心脏病人不宜多运动,事实上,适量的运动和体能训练对心肺功能极为有利,依着她稳若泰山的心境,只要不主动作死去挑战极限运动,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简单了动了动胳膊腿,燕姝才算是从坚硬的床板上坐起身来。

    昨天,燕姝跟着凌四回到潼阳关驻军军营的时候,已然是天色昏暗,月上柳梢了,军营里似乎有什么紧急军情,凌四进了军营,直接把她丢给了火头营的副营长。

    这个时代军职划分相当粗糙,整个部队的后勤都归火头营掌管,帐篷的分配调度自然也不例外。毕竟是将军亲自领回来的人,虽然长得吓人了点,年纪也小了点,副营长还是给燕姝安排了个好地方——陶然的营帐。

    陶然是整个军营里最年轻的军医,医术颇为高明,他的帐篷刚好是新建的,只有一个人,性子虽然孤傲了点,但事儿少,不拿架子,那位副营长琢磨着,先让人过去住几晚,以后看看形势再做安排。

    陶然的营帐十分整洁,东西不多,每一件都纤尘不染,床上的被子恰好是军绿色的,虽然不是豆腐块,可也方方正正,让人看了倒是莫名有些怀念。

    身心俱疲之下,燕姝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虽然陷入了沉眠,她却很肯定,昨天晚上并没有人回来。

    感受着外面匆忙的脚步声,燕姝对于边境战事的紧张,越发有了几分体会。

    这时,营帐的门帘突然被人掀开了。

    “你终于醒了,还真能睡!”

    来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浓眉大眼,肤色有些黑,穿着一身窄袖长身白袍,腰束蓝色腰带,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利落,颇有英气。

    这人对燕姝明显有些不满,进来之后,一双黑亮的大眼四处打量了一番,眼见除了那张光秃秃的木板床铺了被褥之外,其他地方一丝一毫都没被动过,脸色这才好了几分,将手上拿的衣服,扔到了燕姝的被褥上,“给你,换上吧,身上脏死了。”

    燕姝保持着最初的坐姿:“你是谁?”

    “我叫什锦,是陶大夫手下的学徒。”少年显然对自己学徒的身份很是得意,眼角都带出了几分飞扬的神采,不过他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多久,似是想到了什么,他挑衅般的看向了燕姝,语气不善,“你呢,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一上来就能跟我师父住一个帐篷……”

    燕姝面无表情,“是凌四爷带我来的。”

    在整个军营,甚至是整个边境,凌四就是天,就是神,果然,什锦一听这话,就像是被掐了脖的鸭子,脸色瞬间涨了涨。

    “我当然相信将军大人了!”

    似是觉得有些没面子,什锦说完这话,又梗着脖子嘴硬道,“反正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你赶紧换衣服!”

    燕姝闻言,这才将目光转到了自己的床板上,床上的那套衣服跟什锦身上穿的一模一样,她转头看向什锦。

    面对燕姝的面瘫脸,什锦愣了愣,随即炸毛道,“看什么?现在军营里只有学徒的衣服了,我可不是故意给你拿这身的!”

    燕姝:“我只是想说,你怎么还不出去。”

    什锦呆了呆:“出去?”

    燕姝抬眸:“我不习惯别人看我换衣服。”

    “都是男的,看看怎么了,再说了,你长得那么丑,我还怕伤眼睛呢……”对上燕姝那双天光映雪般清冷剔透的双眸,什锦蓦地一滞,竟是忘了要说的话,强做镇定的哼了哼,“出去就出去!”

    眼见什锦出了帐篷,走远了,燕姝脱了外衣,换上了那身学徒装。

    等她换的差不多了,帐篷的帘子再次被什锦掀开了。

    “喂,你换完了吧,这是早饭……”看到帐篷里的画面,什锦蓦地一怔,声音戛然而止。

    明明是一样的衣衫,寻常布匹,相同的白色,面前背对他的少年穿在身上,却莫名澄澈了几分,仿佛染了天边的流云,普通至极的天蓝色腰带,勾勒出他过分纤瘦的腰身,明明不盈一握,却挺的笔直,若雪里琼枝,寒中翠竹,美极却也韧极,穿云破日,洒满了一身天光。

    就在什锦几乎看呆了眼的当口,燕姝整理完腰带,慢悠悠的转过身来。

    接触到她那张青黑交错的脸孔,什锦就像是寒冬腊月当头淋了一桶冰水,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

    他刚刚居然觉得这个丑八怪好看的不得了,简直是中了邪了!

    什锦朝自己脸上狠狠的拍了两下,努力板起脸,将手上盛有饭菜的托盘,有些粗鲁的放到桌面上,“喂,这是早饭,快点儿吃吧,吃完了赶紧跟我走。”

    燕姝接了筷子,“去哪儿?”

    什锦哼了哼,“昨天蒋参军被人埋伏了,刚被救回来,整个军营忙得很,要不是江叔让我过来照看你一下,我才不想来呢!”

    他口中的江叔,便是火头营的副营长江大山了。

    上辈子燕姝加入异能特工组之前,曾经在军队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作为军医,她自然知道救人如救火,燕姝当即道,“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她很清楚,好的体力是治病救人的前提,以她目前的身体素质,如果不吃饱饭,恐怕很难完成一些高难度的治疗。

    什锦闻言,倒是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语气稍缓,“这可是你说的。”

    “嗯。”燕姝头都不抬,吃的迅速。

    “那行吧,昨天那么多人看见将军亲自带你回来的,也不会有人拦你,你慢点吃吧。”

    似是觉得这话有说的软了,什锦临走前梗着脖子又来了一句,“反正你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此刻,主帐这边的气氛着实有些凝重,大部分军医都集中到了一座营帐内。

    众人围拢的床榻上躺着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那人赤着精壮的上身,身上倒是没什么伤口,勃颈处靠近耳下的位置却是有一道将近两寸的刀伤,尽管已经做了简单的处理,伤口处的鲜血却是源源不绝的淌出来,刚刚按上去的纱布,转眼就红透了。

    看着那不断扩散的红色,站在床边的凌四眼底愈发凝重了几分,“怎么样,能止血吗?”

    坐在床边的老军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艰涩道,“很困难,这一刀虽然没正中要害,可伤了周围的副脉,就算用药止血,也是治标不治本,恐怕……收效甚微。”

    凌四声音蓦然沉冷,宛若数万利刃临身,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你的意思是,蒋参军这伤根本没法治,只能等死?”

    老军医抖了抖,“这个……这个……”

    看他的样子,凌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转头看向了外围的几名军医,“你们怎么说?”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呐呐无言。

    就在整个营帐陷入窒息的时候,一个修长的身影从一众埋头的军医中走了出来。

    “回四爷,在下倒是有个想法。”

    这人面如冠玉,眉目俊秀,面对凌四虽然透着紧张,倒还算从容。

    若是什锦在这里,绝对会捏一把冷汗,原因无他,这个站出来的男子,正是什锦的师傅,燕姝新得的室友——陶然。

    看到有人站出来,凌四面色稍缓,“你说,有什么说什么。”

    陶然深吸了口气,“在下觉得可以尝试副脉缝合。”

    “荒唐!”

    说话的是那名坐在床边的老军医,涉及医道领域,又是人命关天,他忍不住出声质疑,“副脉缝合之法,是否可行还是未知之数,就算真有此法,你陶然会吗?”

    陶然握了握拳,稍显迟疑,“我……愿意一试。”

    “一试?”站在床边的副将周淮安蹙了蹙眉,“蒋参军的命可不是拿来试的!”

    旁人不知道这位蒋参将的身份,他作为四爷的左膀右臂,却是清楚的很。

    这位蒋参将,瞧着不过一个参将,来头却是大得很,他的祖父乃是两朝元老,虽然名声比不上自家将军,可手握兵权,乃是实打实的军方第一人。

    蒋参将本名蒋元晟,乃是蒋家唯一的嫡子金孙,蒋老将军为了磨砺他,这才将人扔进他们将军麾下历练,这颗金疙瘩要是在战场上出了事儿,蒋家为人仗义,还不会说什么,可要是在他们军营被医治后出了问题,蒋家这心里难免生出其他的想法,留下芥蒂,这对他们将军以后的路,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周淮安还想张口,却是被凌四大手一挥,拦了下来。

    他清楚自家副将在想什么,但现在不是考量利益的时候,凌四身体前倾,直视陶然,“你有几成把握?”

    陶然顿觉烈日压顶,呼吸一滞,用力握紧的拳头忍不住松了松,咬牙垂首道,“在下……并无把握,唯有全力一试。”

    凌四对此并不意外,若是陶然真有把握,也不会现在才站出来,他能顶住压力,挺身而出,已经算是有勇气了。

    “你们呢?谁会此法?”凌四再次看向众人,他问这话,不过求个万全,并没抱多少希望。

    果然,众人安静如鸡,无一出声。

    就在凌四准备破釜沉舟,让陶然尝试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字眼,由远及近而来,在众人的耳畔炸响。

    “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