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眼医妃 第五章 看身体

时间:2018-05-15作者:李尽欢

    凌四心头火热,愈发觉得自己出来这一趟捡到宝了。

    此刻,燕姝已然是将野猪的一整条后腿都给卸下来了。

    眼见她面色更加苍白了几分,额角汗湿,凌四不由上前几步,将她手中的匕首夺了过来,不容置疑道,“好了好了,正巧老子也饿了,咱们就吃完再回去,剩下的我来吧,瞧你这病歪歪的样子,要是路上厥过去,老子就白忙活了,军营里可是不养闲人的。”

    凌四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继续分割野猪。

    跟燕姝相比,这位爷下刀就没什么技巧了,完全是以力破之,一刀下去,伴随着刀锋和骨头间摩擦发出的轻响,野猪的另一条后腿被齐根斩断,大开大合,狂野的一塌糊涂。

    凌四显然没少在野外行走,割完了肉,便熟练的将剩下的野猪捆绑起来,找了几根结实的树杈,用作烤架,趁着捡衣服的当口,拾了柴火回来,三下五除二,便搭好了柴火堆,钻出了火种。

    凌四忙的时候,燕姝也没闲着,她把之前找到了的果子洗净,捣碎成汁,堆好柴火,将穿完的野猪腿驾到了火堆之上。

    很快,在跳动的花火中,野猪肥厚的大腿渗出了浓稠的油脂,香气渐渐逸散开来。

    眼见时候差不多了,燕姝将之前捣出的果汁洒在自己切下的那只野猪腿上,一边洒一边翻烤。

    凌四见此,挑了挑眉峰,“燕小子,你这是干啥呢?”

    燕姝认认真真道,“调味。”

    “调味?”

    凌四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果子调味的,眼里不由盛了几分怀疑,“这能好吃吗?小子,你别把肉糟蹋了。”

    燕姝面无表情,“我只调自己的。”

    凌四心下一堵,“你这小子也太忘恩负义了,怎么说老子也是你救命恩人吧,不知道什么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燕姝抬眸,清清冷冷的瞥了某位爷一眼,“我怕把你的肉糟蹋了。”

    凌四嘴角抽了抽:“……”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了!

    这话怎么就听着这么不对味儿呢!

    凌四瞪了瞪眼睛,将脚边一截碗口粗细的树杈掰成两节,捏的咯吱作响,可惜燕姝专心致志的烤肉,完全接收不到这位爷的气场和怨念。

    这小子定性倒是好!

    就在凌四凌虐木柴的时候,一股沁人的焦香从燕姝的烤架上慢慢弥漫出来,不同于之前的略显肥腻的香气,这股味道蕴着几分清甜鲜美,醇厚的恰到好处,肥而不腻,让人闻了,便觉口水泛滥。

    凌四的喉头不自觉动了动,相较于自己面前烤的略微发焦的猪腿,燕姝面前那只,油脂像是被包裹住了一般,丰厚剔透,鲜亮诱人,尤其是撕开外皮,香气四溢,汁水横流,真真是引人食指大动,诱人的紧!

    眼见燕姝旁若无人的开始了享用,凌四狠狠的啃了一口自己手上的猪腿肉,故作不经意的问道,“燕小子,你那个味道怎么样?”

    “一般。”燕姝实话实说道。

    以前在队里,伙食这块儿大都是峥哥负责的,那位主儿堪称是极品老饕,野外美食家,不管在何种情况之下,总能找到各种食材和调料,她这点功力跟峥哥比起来,自然是差的远了。

    好在这个时代的食材给力,简单调味之下,倒是勉强称得上一句一般。

    凌四抽了抽鼻子,显然很是怀疑,“真一般?”

    燕姝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许是她的态度太过从容自然,凌四对于自己的嗅觉竟是产生了几分动摇:莫非这肉就是闻着香,吃着一般?

    “那个……我尝尝。”凌四痞气的咧了咧嘴,决定自己验证一下。

    他割了块肉,送入口中,下一秒,一股包裹着油汁的甜香在他的舌尖骤然炸裂!

    “娘希匹的,这还叫一般,那爷这个算啥!”凌四狠狠的瞪了瞪燕姝,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他刚刚居然差点相信这小子的话,真是日了鬼了!

    面对凌四爷的眼刀,燕姝坐的四平八稳,“看来军营的伙食不太好。”

    “放屁!爷军营的伙食好的很!”凌四爷深觉自己被鄙视了,横眉冷笑道,“你小子现在瘦跟根儿麻杆儿似的,爷保证,等你离开军营,绝对比现在多一倍……不对!三倍的膘儿!”

    这位爷一边说着,一边又狠狠的割了块猪腿肉,白森森的牙齿寒光闪闪,大有一副你敢说不老子就发飙的架势。

    燕姝对此没有理会,反正她现在身体虚的很,野猪这么大一只后腿根本吃不完,旁人吃点自然没什么所谓。

    眼见燕姝没什么反应,凌四只当这小子服软了,话说,自打两人见面开始,他就被噎了一口又一口,心气儿就没顺当过,想想他军营里那帮牲口,哪个见了他不跟羊崽子见了狼王似的,可这小子半点敬畏没有不说,还堵得他难受,现在难得没话了,凌四这心里就像是三伏天喝了一桶潼关酿,贼他么的舒坦!

    这位爷心里舒坦了,看燕姝也顺眼了,这一顺眼,就不由多看了几眼,结果看着看着就有点拔不出来了。

    只见面前的少年安静坐在火堆旁,他吃的极快,干净利落,却极为优雅,在灼灼火光的映衬下,他的肤色欺霜赛雪,鬓发如锦如云,纤细的身躯在肥大的衣衫下,明明那般瘦弱,却坐的笔直,仿佛漫天雪色下包裹的翠竹,清幽坚韧,天压不折,风雨不催。

    凌四不屑那些个风花雪月的玩意,男人和女人在他的眼里,亦从没有过美丑之分,但这一刻,他竟是觉得,面前这幅画面,真心他娘的有点好看的说。

    只是……那张脸,瞧着有些碍眼了。

    凌四心底难得生出了几丝好奇,直来直往道,“燕小子,我说你脸上那坨咋搞的的?”

    燕姝拨了拨火堆,“听说生出来就有了,是胎记。”

    听说?

    凌四直觉这话似乎有点问题,事不关己,他也没有探究。

    “有这么大片的胎记吗,你这胎记还真不懂事儿,长得忒不是地方了……”凌四习惯性的埋汰了一句,恰逢燕姝抬头,对上那双清冷剔透,宛若冰湖逢春的双眸,他莫名有点怼不下去了,转了话锋道,“不过你也不用太失望,男人嘛,靠的是本事,又不是脸面。”

    燕姝面无表情:“在本事一样的情况下,大多时候,就要看脸了。”

    她并不是一个颜控,不过事实就是事实,这个世界对长得好看的人,从来都分外宽容。

    凌四:“……”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他还真有点无言以对!

    旁的不谈,就拿那张龙椅来说,身体残缺,面容有暇者都会被排除在外,每年朝廷科举,大家考的差不多,状元探花榜眼,必定是相貌最好的三人,想想也是,这三人是要游街的,要是选三个歪瓜裂枣出来,朝廷的脸上也无光不是。

    说起来,他的脸也是因为如此……

    等会儿!

    这不对啊!

    他刚刚难得大发慈悲,想着别太打击这小子,这才把话头给牵回来,结果貌似又被噎了。

    没错!就是又,被,噎,了!

    “反正老子的军营不看脸,就凭本事!”凌四眼珠子冒火,当下把战力提到了往日的水准,开启了嘲讽怼人模式,“再说了,要是看脸,我能瞧上你这个小子?怎么,就你小子这个鬼样子,难道也是个看脸的,小心将来打一辈子光棍!”

    燕姝闻言侧目,清透的眸光从某位爷的宽肩扫到胸肌腹肌,最后没入腰间人鱼线的位置,一本正经道,“我不看脸,我更喜欢看身体。”

    凌四:“……”

    娘希匹的,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又来了!

    ------题外话------

    嗯嗯,看身体,没毛病!嘎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