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朕,隋炀帝,不服 第四十三章 要么喝,要么死

时间:2018-05-24作者:今夜登基

    宴会很成功,参与的贵族无不表示对工匠营的生意十分感兴趣,只待下次朝会上通过,粮食最低收购政策便可以正式颁行了。

    宴会结束后,杨广回到寝宫,回到了自己的老巢。

    回想一下自己的行动成果,他不由有些沾沾自喜,一边得意的哼唱,一边要来一碗酸梅汤解酒。

    这酸梅汤还是杨广穿来后自己做的,此时的宫廷酒水有专门的人负责,称为浆人,喝的东西叫六饮,分别是水、酪、醴、凉、医、酏。

    这里面的凉和医就是各种干果加水熬制的饮料。

    “酪”是怡糖、杏仁粉、大麦粒熬成的稀粥,是寒食节人人都要吃的一种冷凉食品。

    “醴”则是一种叫做黑饧的麦芽糖,凉”与“医”则合并为“菹”。此外还有“麨”,速溶饮料,酸枣麨,奈麨,林檎麨,杏麨等。

    单就种类而言此时饮品并不匮乏,但古人讲究养生,不合时宜的东西他们是不吃的。而且单凭这些也远不能和后世泛滥的饮品相比。

    所以杨广就将自己熟知的酸梅汤贡献出来,喝到一半的时候,他盯着眼前的杯盏突然想到一件事。

    现在的酒是不收税的,杨坚在开皇三年取消了政府的酒利。

    这怎么可以!

    酒这种东西不官营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怎么能不收税呢!这简直是对酒的侮辱,要知道这可是奢侈品。

    涨价,必须涨价,杨广并不是想让人民少喝酒,爱喝就喝,喝死拉倒。只要不给他添乱,他不介意百姓喝的是什么。他想要的仅仅是收税。

    节俭是一种态度,不能因为你富了就把财富的源头给掐了,不知道积少成多吗。杨广心里又将杨坚批判了一顿。

    自古以来这酒水不是禁止私酿便是官营,因为这历来是暴利行业。北周更是严格实行“官置酒坊收利”政策。

    杨坚废除酒税便在于此,反对的人太多了。史书上说:酒税遭到了百姓强烈反对。

    这话杨广自然是不信的,百姓反对的事儿多了去了,都听百姓的这皇帝还怎么当。

    再说这里的百姓也不是指泥腿子们,说的是贵族公卿,最低也是地主豪强,也只有这些人才能酿的起酒。

    税是肯定要收的,奢侈品不收税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不拿重税分类,怎么能体现出酒的奢侈性呢。这不但有损国库收入,更是严重影响人民饮酒的幸福感。

    但怎么收也是个问题。

    杨坚放的时候很轻松,张张嘴就扔了,但这实打实的暴利想收回来却难。

    官营垄断想都不要想了,能把税收上来就不错了。而且私酒对于繁荣市场和酿酒技术进步还是很有好处的。

    此时可没有烧酒,只有金酒、米酒、黄酒和黍酒。金酒就是蔗酒。由于酿酒技术还比较落后,此时的酒不但颜色浑浊,口味也杂,度数还很低。

    杨广实在是喝不惯这种怪味酸汤,所以一直没想起这回事来,现在想想酒虽然不好喝。可它本来的功效是御寒啊。游牧民族在意的也不是好不好喝的问题。再说蒸馏酒也算不上多高明的技术。

    这酒一蒸馏那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酒精度数提高能使人的御寒能力大大提升。

    现在可没有全球气候变暖这个说法,即便是暖湿气候降临,北方也还是冷的很。

    如今已是十二月中旬了,虽未下雪,可杨广身上除了丝麻和木棉服还有皮制披风,层层叠叠十好几层。就这还觉得寒意浸体,殿内还得烧炭火。可想那突厥人得冻成什么样儿。

    茶砖、铁锅、驼头酒,这三样可是游牧民族的必需品,千年不衰的硬头货。

    而且越寒冷的地方,人们就越容易喝酒上瘾。杨广后世可是经常听闻毛子们喝各种香水、发胶、鞋油、胶水,甚至是劣质沐浴液这种含有酒精或者有酒味的东西致死之类的新闻的。

    俄航更是出了名的不怕死,什么天气都敢飞。唯一的一次事故就是机长和副机长全部醉酒,导致复飞失败最终坠毁。

    飞行员酒驾就算了,毛熊宇航员都要带着伏特加上天。为了能把酒藏起来,甚至有人一周减重四斤,就为了把有效重量匀给私藏的酒水。

    毛熊大萧条的时候,飞行员甚至把防冻液抽出来喝,这种东西不但会让狗眼瞎掉甚至会死人。但在痛并快乐种付出了多条人命后,毛熊飞行员不但没有停止这种愚蠢的行为,反而是总结出了每周最多喝五杯的经验。

    由此可见寒冷地带人们对于高度酒的热爱。

    一瓶高度酒可以换一两匹马……

    应该不过分吧!

    还可以给他们加点料,比如铅粉什么的,毁掉他们的身体。喜欢喝酒的突厥人可比喜欢打仗的突厥人可爱多了。

    这么一想,收酒税不但不是与民争利,更成为了利国利民的好事啊。这等好事儿,杨广身为国家领导人自然是要优先的、大力的去做。如此方能不负国家人民对他寄予的厚望啊。

    这样一想,低端酒还是可以放一放的,这有利于他团结贵族,反正也没几个钱,干脆让给他们算了。

    大头还是在蒸馏酒上,不但技术要严格把控,而且要实行官营买卖。不论是国内还是走私,先捞一波,实在扛不住的时候,还可以像今天这样,接着分成推行一波新政。

    当然,古人禁酒不是没有道理的,秦律还禁用余粮酿酒呢。这是担心酒业暴利,生恐商人们都将余粮拿去酿酒,导致民间粮价上升。

    这确实是个问题,虽然现在不缺粮食,但杨广也不会忘记后世经验,隋朝的灾害可是很多的。

    一定的限制还是得有,不然灾荒的时候肯定会有人借此攻击他。

    嗯,那就推出酒令和保证金制度吧,朝廷根据每年的收成,制定一个酿酒总量,然后划分为不同等级的酒令。酒商必须有酒令方可酿酒售卖。

    至于这酒令卖不卖钱,卖多少钱,那就和杨广无关了,他只管分酒令,定价权可以交给贵族。

    这样既能通过分酒令来进行一波拉拢分化,还能限制酒商产量,不至于浪费太多粮食。

    关键是不用自己花钱,用他们的钱来制衡他们。一想到这里,杨广就想给自己的智商点赞。

    就算是贵族们通过些手段学会了蒸馏技术,他也还有酒精度数分级征税法等着他们呢。

    只要自己能源源不断的开创利益,不但不怕贵族造反,还能牵着他们的鼻子走,让他们给自己当牛做马。

    皇帝本来就是代领大家致富的,不然为什么要你当皇帝,想通这点后,杨广笑得肆无忌惮。

    至于为了加料高度酒,突厥人会死多少人,他表示毫不在意。与其一辈子受冻,不如追求那一时的温暖。

    冬天越喝酒越冷这种事,杨广会告诉他们吗?

    原本他们也很难熬过冬天的,要么喝,要么死。这就是杨广的济世良药,起码它可以提供一定的幸福感。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