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朕,隋炀帝,不服 第四十五章 多乎哉,不多也

时间:2018-05-24作者:今夜登基

    授田,还得是授田,但这田也不是他杨广想授就能授的。

    关陇贵族虽然放弃了一部分田产,但历年来给赐的田土是不会放出去,要想将这些那回来,还得再使一些手段。

    当年杨坚为了国富实行分税制度,每年按人口规定地方交多少税赋,多了有奖少了就罚。执政不过二十四年就弄得百姓民力凋敝,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他要是再敢增加税负,只会积累矛盾,最后百姓反了,他还不是一个子儿都得不到,如此实在是得不偿失。

    但这种贵族占地然后奴役农民的框架已经延续了上千年,他想要授田就得将这原有框架打碎,释放更多的利益出来。

    但这首先得保障百姓安宁,这就要多种田,多垦荒,多产粮食。

    授田是首当其冲的事。首要便是给予百姓土地,招募流民,增加劳力,鼓励垦荒。

    但他在成立军机处时便将部分贵族田地收了上来,现在还留在这帮人手里的多是杨坚历年来赏赐给他们的田土。

    这些田土大多是在关中等地,若是不能将这些赐田收回来,那长安就无法授田,天子脚下都做不到,他的威望何存,总不能把关中百姓赶到边疆上去吧。

    这就是个泥潭,不及早解决迟早要拖成毒瘤。

    想到这里,杨广不由暗骂几句,杨坚真个是顾前不顾后,像他那样一边赐一边分,只出不进,还不抑兼并的瞎干,便是疆域再大一倍也不够他祸祸的。

    要想解决这件事,必须得给它们更大的利润,将贵族从田地里拽出来。

    土地只能产粮,又不能种钱,当务之急还是得发展工商业。原来那种自己独吞的方式是不行了,不但长安洛阳东都等大城市要开禁减税,便是工匠营的利益怕也得分出部分。

    于是在这个月的朔望朝会后,杨广再中华殿大开宴会,将关陇各族在京的话事人都邀请过来。

    “在座诸位皆是我大隋栋梁,有追随先帝戎马一生的,也有与朕一起长大的,都是朕的兄弟叔伯。今日招诸位前来,便是有一桩大富贵愿与诸位共享。”

    听到这而众人就有点麻爪了,大富贵,什么大富贵。有富贵你不自己独吞还想分给我们,怕不是有什么问题。

    “陛下仁慈厚爱,吾等感激涕零。”

    关陇贵族子弟虽然都是军伍出生,却没有傻子,只赞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杨广见状也不以为辱,心知不和他们摊开讲明白了,今天怕是不会有结果的。

    他接着说道:“祖先当年盟誓抗敌,互为一体之后更是连番血战,百多年来我关陇各家无一日不奋战,无一家子弟临阵脱逃,更无一人知难而退,无不是奋勇争先。试问诸位先辈历经如此苦难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我杨家的皇位吗,错,为的是我等各家血脉延续,为的是我关陇各家千秋万代永享富贵。”

    “要做到这一点,武力自然是不能弱的,这也是如今天下一统,朕依旧要扩张武力的缘由。这是我等立身之本,绝不能丢。”

    “大家举我为帝,是信任我杨广,我虽不敢说能带诸位扫平蛮夷,混一宇内。但也绝不会让诸位吃亏受苦。”

    “前些日子,昭儿受命担任京兆尹,数日巡查后,向朕汇报了一件事,朕是痛心疾首啊。”

    “我关陇各家世代豪杰,以沙场征战为荣,家中居然是以耕田为生,如那农夫一般在地里刨食,这让百年之后如何面见先皇,汝河能对得起我关陇先辈在沙场上流的血汗。”

    这话说的众人有点汗颜却也是不以为然。汗颜是觉得父辈那般拼命,自己弄了这么点家产,却是无言面见祖先。

    但除了压榨泥腿子,还能有什么办法呢,经商不是没有,但又费力又费劲,还不如放高利贷呢。何况这活儿他们熟啊,天生就会的事儿。

    杨广也知他们心中所想,又道:“这放贷之事祸我大隋根基,朕是万万不能容的,但朕也知晓大家的难处,断不会让你们没了进项。”

    理财无非是开源节流,如今他刚刚上位,根基不稳。而且战事将起,节流肯定不现实,而且说实话他杨广现在还真不缺钱。

    这就只有开源一项了,以华夏百姓的勤劳,杨广相信只要他一放开限制,用不了几年便可以达到民富的地步。

    “朕学管子,便是要鼓励工商,革除弊政,与民休息,这首先便是放商税,今后这长安洛阳两地货物便直百抽一。”

    他讲的很激动,但下面的人反应却是寥寥,看着众人兴趣缺缺的样子,杨广就知道,这还不够。

    这其实是一个信号,隋朝商税本来就不高,百抽一听着好听,但这是国家收的,下面官员收的更狠。就说这长安,商人进门要交门税,走不了几条街还要交坊税,交易的时候还得交货税。而且是每过一城就得交一次,当然这是针对那些平民商人的,贵族麾下的自然不用如此,他们是靠着权利巧取豪夺,上下通吃的。

    这对于贵族自然帮助不大,他们本来也不交,这条法令不过是为了打破他们垄断工商的事实。这样就能彻底解放小商人和作坊主,没有了权利地位上的优势,贵族商人如何与小民竞争。

    现在的人受限于见识,自然意识不到这条法令对自己的危害之处,但贵族们也不会为了这点名义就放弃土地和印子钱。

    杨广的大头还在下面呢:“朕的工匠营相信诸位皆有所耳闻,有道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当年先帝起兵便与众人相约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朕欲践行此事,今朕愿分出工匠营五成干股,予以诸位。”

    听到这里众人皆是震惊,起初还没人在意那工匠营,只当是皇帝闹着玩的。可自那算盘、铅笔、印刷书籍一出便风靡天下,直将那传统的笔墨纸砚挤到了犄角杂嘎。

    更不知将多少贵族麾下的手工作坊挤到破产,收益绝对暴利。他们眼红工匠营多时了,只是没有借口插手罢了,更不用说那百炼宝刀,由于产量稀少,每把必由皇帝批准方能量身订做,价值何止万贯。

    在座的人都是熟知军伍之事的,一把好兵刃的重要性非同小可。即便自己不上战场,如此宝刀留给子侄也是一份大礼啊。

    这等生意的干股那可真真是暴利,比之他们从地里刨食压榨农民强出百倍。

    农民挣得是血汗钱,它们压榨农民也不轻松啊。一个个穷的榨个几贯就倾家荡产,还坏名声,若不是没有好法子,谁愿意干这种事。

    自那工匠坊盈利开始,贵族是暗示也罢,明说也罢,不知求了多少回,可杨广就是不松口,如今却愿意放开口子,而且一开就是五成干股。

    是以众人皆是面红耳赤,只待杨广讲明条件,便要蜂拥而上抢夺利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