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凌霄之上 第二十六章 通天的分身

时间:2019-05-17作者:观棋

    “轰!”

    赵雍一剑将廉颇斩向高空,长发飘散,尽显凶唳。

    “斩!”邓陵子一剑斩来。

    相夫子从另一个方向打来。

    赵雍身形一转,甩动黑袍发出咧咧之响,瞬间两剑将二人也斩向高空。

    “哼!无知后辈,赶来挑衅寡人?”赵雍眼睛一瞪冲上高空。

    “轰!”

    赵雍冲上了高空。

    一时间,以一斗三,顿时将高空无数地方都撕碎了。

    “怎么可能,赵雍,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邓陵子惊叫道。

    相夫子也是脸色难看至极,这赵雍,以前没听过什么大名啊,这恐怖的剑道怎么回事?

    “剑道?你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剑道?”廉颇也惊叫道。

    太强了,赵雍的力量和三人差不多,但,剑道却能力压三人。

    要知道,邓陵子、廉颇的剑道,已经是这世间最顶级的存在了,二人自信,就算上古的将臣前来,自己也未必会输。

    可,在赵雍面前,却全面压制了?这怎么可能?

    下方,大战开始,庄子请来的十万剑修,自然第一时间扑向沙丘宫的剑修。

    赵雍是古食族或者其走狗,这群剑修还在抵抗,说明,他们也是古食族走狗。

    叛天之贼,罪该万死!

    一瞬间,沙丘宫四周的沙漠都炸的暴起,沙丘宫更是瞬间毁去,大战极为凶残,斩魔大会,谁也没有留手。

    杀、杀、杀!

    所有人一片混乱的大战,只有庄子与赵王站在石头山上,看着高空中的赵雍大杀四方。

    赵王此刻一脸茫然,自己的父亲,怎么忽然变成古食族了?那我呢?

    赵王担心无比的看着天空。

    庄子皱眉回忆着脑海中的一切,找着那股熟悉感的由来。

    在沙漠之中,赵章却是握着长剑,死死盯着远处的庄子。

    “庄子不死,我们就完了,庄子死了,爹再杀光这里所有人,那一切就没问题了!”赵章眼中闪过一股狰狞,踏步向着庄子冲去。

    “呲吟!”

    赵章的剑道也极为厉害,一瞬间到了庄子面前,好似要瞬间将其斩杀一般。

    “小心!”赵王惊叫道。

    “死吧,庄子!”赵章狰狞的一声大笑。

    就在此刻,庄子身后陡然一道剑光直冲而来。

    “轰!”

    那剑光古朴内敛,却威力霸道无比,瞬间撞碎了赵章的一剑,将赵章炸飞出去。

    “啊!”

    赵章撞向一块巨大的黑石山。浑身是血。

    “快,杀了这走狗!”顿时大量剑修扑了过去。

    却是一个青衣男子踏步而来。刚刚为庄子挡了一剑。

    “庄子先生,这里是怎么回事?我在赵国以东就听到这里大动静了!”那青衣男子说道。

    “是李牧先生吧?庄子先生开斩魔大会,诛杀这群古食族走狗,天空中大杀四方的赵雍,就是当年刺杀金母元君的凶手,可能是古食族三军统帅,又或者古食族走狗!”一个剑修远远的喊道。

    “什么?”李牧脸色一冷。

    看了眼不远处被一群剑修斩杀的赵章,李牧眼睛一瞪,恨自己刚才用的力气小了,就该自己一剑斩杀。

    “我去帮助廉颇将军!”李牧踏步冲天而上。

    李牧,也是当年天外与众剑修一起斩杀杨朱的绝世剑修啊。其实力,比之廉颇、王翦,一点不差。

    “轰~~~~~~~~~!”

    高空之中,邓陵子、相夫子、李牧、廉颇,四大绝世强者斗战赵雍,都无法压制。李牧的到来,让三人压力大减,但,还是被赵雍压制着。

    “哈哈哈,来多少又有何用?入我剑道领域,诛、戮、陷、绝,杀!”赵雍一声大喝。

    长发飘散,赵雍手中的剑,无可阻挡,势如破竹。

    “噗!”“噗!”…………

    邓陵子、相夫子、李牧、廉颇尽皆被斩的吐血,惊骇的看着这赵雍。

    而下方庄子陡然瞳孔一缩,认了出来:“通天教主?”

    容貌不是通天教主,但这股气质却错不了。是他,肯定是他!

    只是,此刻的赵雍比通天教主更加的凶唳残暴,唯一一样的就是剑道天赋一样厉害,不,比上古时候厉害多了。

    这是一个通天教主的分身?

    不管什么原因,敢背叛天地就为天地所不容。

    “通天,想不到,你也背叛了天地,哼,老子在天外抵御古食族,你却在拖后腿?今日,我就代天,将你手刃了!”庄子面露森寒道。

    踏步,庄周到了高空之上,高空之上,四大绝世强者居然被赵雍压着打,这恐怖的赵雍,实力太过凶悍了。

    “哈哈哈哈哈,一群不知所谓的东西,我剑道大成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也想在我面前弄剑?斩!”赵雍一声狞喝。

    “轰~~~~~~~~~~~~~~!”

    似四道剑光撞向四人,邓陵子、相夫子、李牧、廉颇瞬间被这一剑撞飞出去。

    “啊!”

    四人一片惨呼,鲜血四溅,倒飞而出。

    赵雍还要再杀,却发现,庄子已经到了近前。

    “通天教主!”庄子一声冷喝。

    赵雍扭头看向庄子:“通天教主?什么东西?”

    “呵,你还不承认?”庄子冷声道。

    “承认?我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庄子,当年就不该只杀金母元君,应该连你一起杀了,哼,要是按照我心意办事,早就没有麻烦了,现在弄得你带人前来?不过也好,你来了,今天就将你解决,杀了你,一了百了!”赵雍冷声道。

    “哼,你还真以为能杀我?”庄子冷声道。

    “你在邯郸的说剑,很精彩,我通过莫邪剑,已经听到了,庶人之剑?哈哈哈,我是庶人之剑,可庶人之剑的巅峰,也能斩诸侯,也能斩天子!更何况,我还有圣剑在手,你有什么招式,就使出来吧,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赵雍冷声道。

    说话间,赵雍探手一剑,就要斩来。

    “爹,小心!”远处捂着伤口的邓陵子惊叫道。

    赵雍一剑出,形成一个巨大的剑道领域,恐怖的剑道领域,似乎有着数百个赵雍一般,每一个都是一剑向着庄子斩来。

    而邓陵子、相夫子、李牧、廉颇想要冲进去,却被全部挡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这什么剑道?”廉颇惊叫道。

    “庶人之剑的巅峰,庄子,受死!”赵雍一声大喝。

    庄子却是一挥手,邓陵子的剑瞬间脱手而出,好似时空瞬移一般到了庄子手中。

    “天之剑第三式,盘古审判!”庄子一声冷喝。

    “嗡!”

    头顶上空顿时乌云密布,展开一个天眼,一众天道骤然出现,一时间,好似聚来整个天地的力量一般。

    燕国溪水翻滚不已,齐国泰山抖荡不已,魏国、韩国、楚国、赵国,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虚空抖荡。好似一瞬间,来自天下的力量引动盘古世界不适一般。

    滚滚天地力量从四方而来,在庄子面前凝聚出一个浩大的巨人,巨人魁梧,面露滔天凶煞。

    随着庄子手中的轩辕剑指向赵雍,盘古虚影一声咆哮,瞬间扑了过去。

    数百个赵雍虚影斩向庄子,但,盘古虚影浩大,似乎带动了整个天地力量,双手一抱,将所有赵雍抱入中心挤压成了一个。

    “死~~~~~~~~~~~~~~!”

    最后一个赵雍一声大吼,一剑似乎将天地斩开。

    但,盘古虚影也是一声狰狞大吼。

    “吒~~~~~~~~~~~~!”

    盘古巨吼,轰然化作一道剑光冲向赵雍。

    “轰~~~~~~~~~~~~~~~~~~~~~!”

    那一片星空,瞬间炸碎了,一个浩大的黑洞带,将重伤的邓陵子、相夫子、廉颇、李牧全部炸飞了出去。

    天空之上,好似出现了一个黑洞结界,内部爆炸不断,剑气四射,笼罩整个高空。

    整个赵国都被引动的猛地一震。不,整个天下都是一阵动荡。

    “爹!”邓陵子惊叫道。

    “别过去,那黑洞外,剑气肆虐,庄子、赵雍的所有力量,都扩散在了黑洞外围,你本来就受伤了,不要冒险!”相夫子一把拉住邓陵子。

    廉颇、李牧咳嗽中也到了近前,看着那黑洞外围的剑气结界,出手斩去。

    “呼!”

    二人的力量,顿时被黑洞外剑气结界吸收一般,二人之力,如坠泥潭。

    “怎么可能?这力量余波扩散的,居然如此……!”二人惊骇道。

    无数人仰望天空,看向那黑洞之中。

    黑洞之中,庄子手中的轩辕剑已然出现了无数裂纹,刚才天子之剑第三式,对庄子的消耗也太大了,庄子一头黑发全部变白了。

    天子之剑前两式,消耗的是全身力量,而这第三剑,消耗的却是庄子精力、寿元一般。让庄子瞬间苍老无数。

    庄周白发飞舞,却死死盯着对面的赵雍。

    赵雍被从中一劈而开了。

    赵雍败了!败在了天子之剑第三式之下。此刻两半的身体,好似被两半的灵魂拉扯,即将身死魂灭了。

    站在这黑洞结界之中,赵雍肉躯里的灵魂也被斩成了两半,但此刻,那灵魂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眼神也柔和了起来。

    “太一,我等了你十多年,终于等来你杀我了!”赵雍的灵魂笑道。

    “通天?你终于认得我了?”庄子瞳孔一缩。

    “是,现在是我,刚才那只是古食族走狗!他死了,我才能操纵这将灭之灵魂!”赵雍笑道。

    “十多年前?你等我来杀你?什么意思?”庄子脸色一沉道。

    “听我说,别插嘴,我时间不多了!”赵雍灵魂在慢慢变淡。

    “你说!”庄子冷声道。

    “太上的分身是老子,而我,是通天教主的分身,就更沉迷于剑道,剑道又输给贺剑之,自然更加成魔的修炼剑道,得将臣之剑意,我就闭关未出,一直参悟、参悟,直到老子征战天外而死!

    我后来知道了古食族三军统帅,我也想查他的下落,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他了,可惜,他太谨慎了,不相信我,只相信咒印。

    我甘愿被下了咒印,就是为了查清真相。

    我被下咒印前,封印了上古记忆,并且,极尽努力将自己性格培养成嗜杀之性格。

    下了咒印,听候古食族三军统帅调令,而我也性情大变了。

    不过,在封印最深处,我的本心,却还清醒,可惜,本心控制不了自己,最多在自己耳边煽风点火。

    杀金母元君,是本心撺掇我自己去的,为的就是你早日来找我。因为我有消息,必须要让你尽快知道。

    只有杀了我,我的本心才能掌控自己灵魂,哪怕将灭之灵魂!”赵雍灵魂凄然道。

    “你为了取得古食族三军统帅的信任,甘愿中咒印?”庄子不可思议道。

    “是,终究是成了,你杀了我,我能弥留片刻了!”赵雍笑道。

    庄子心中震撼无比。

    “怎么样?没想到吧?”赵雍笑道。

    “没想到!三清之中,通天教主最不擅阴谋,却没想到……!”庄子惊讶的看向赵雍。

    “我的本体通天教主,只是更多的心思在剑道之中,没有太上、元始那么沉迷阴谋罢了,我不是不会,而是懒得去深想,只可惜,当年那么努力,剑道还是不如贺剑之!”赵雍苦笑道。

    “你的剑道,是自己悟的。贺叔的剑道,因参悟剑灵族剑道和将臣剑意为基础,才比的上你的。天下剑道出将臣,如今的你,也参悟将臣剑意,你的剑道,已经超越了贺叔,贺叔再和你比,已经不如你了!”庄子肯定道。

    “哈,哈哈哈,但愿如此!只可惜,今生无缘再与他一战了!”赵雍苦笑道。

    庄子一阵沉默。

    “我的本心,撺掇我自己去杀金母元君,回头可是被古食族三军好一番数落啊,就是担心我激怒你,影响他的布置,说我莽夫。呵呵,可是他不知道,我去刺杀金母元君,就是等你今日来杀我!可惜,等了十年多啊,那古食族三军统帅,又布置多少了,唉!”赵雍苦笑道。

    “你知道古食族三军统帅,潜伏在天下何处?是谁?”庄子盯着赵雍道。

    “是,我也是杀了金母元君,才彻底看清他的脸!才彻底知道了他是谁!一个你想不到的人!”赵雍苦笑道。

    “谁?”庄子看向赵雍。

    “鬼谷子!”赵雍沉声道。

    “什么?鬼谷子?不可能,鬼谷子不是夏司命吧,不,是玄冥、冥河老祖、蚊道人吗?怎么可能是他?”庄子惊叫道。

    夏司命,在未来可是已经臣服东秦,成为东秦的吏部侍郎了啊。怎么会是夏司命?

    “是他,就是他,我不知道是古食族三军统帅与蚊道人共生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就是他,他就是鬼谷子,他就是古食族三军统帅!”赵雍面露狰狞道。

    “鬼谷子?”庄子脸色难看道。

    “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我们所有人,都在他的棋盘之上,这天下各大势力,都在他的棋盘之上,那鬼谷子,布置了一场惊天棋局啊!”赵雍脸色难看道。

    “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庄子脸色难看道。

    “你揪出了一些古食族走狗?哈哈哈,沧海一粟,沧海一粟啊,昔日的鬼谷之中,有着各家学者潜修,全部被他控制了,并且全部走出鬼谷,成为他的棋子、他的兵,去领袖百家学说了!”赵雍心有余悸道。

    “不可能,不可能!”庄子惊讶道。

    “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在被他快速渗透之中,不仅仅诸子百家,天下各国,也在被他快速渗透之中,你看到我那儿子赵章了吗?就是他安排的,他是明面上把持赵国,同时也监察我有没有问题,那鬼谷子,谁也不信任,却编制了一张大网,渗透了天下各国,又十年了,不知道又到什么程度了!”赵雍脸色难看道。

    “那鬼谷子,不会如此夸张吧?”

    “怎么不会?今日你请来十万剑修,赴斩魔大会,我敢肯定,里面也有鬼谷子的人!”赵雍恨声道。

    “明面上,各国君王和百家诸子领袖天下,可暗地里,鬼谷子的触手已经延伸到了各个地方!杨朱只是他一个棋子,我也是!杨朱死后,他更加小心了,扶植傀儡在台前,若不是我莽撞的去刺杀金母元君,你庄子会全天下找寻凶手?我猜想,你肯定还安做南华山讲道、悟道吧?”赵雍灵魂虚弱道。

    庄子眼中一阵阴晴不定。

    “十年了,我终于等来你杀我了,好,好,好,好,好!”赵雍说话间,灵魂越来越淡,好似随时散去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