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97章 储君之争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第九十七章&

    凤栖梧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残阳悬挂在天边,印着香府上下的红绸更添暖意。闪舞&

    香盈袖站在回廊下正盯着印着‘囍’字的大红灯笼发呆,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便知晓是谁回来了,她未曾回头询问道,“去哪儿了?”&

    凤栖梧清俊的脸上挂着一抹轻快的笑,显然是心情极好,他快步上前停在回廊下笑意吟吟地道,“进宫和南阳王谈了个条件。”&

    香盈袖将实现从灯笼上挪开落在他满含笑意的脸上,心情也随之变得愉悦,“是何条件值得你这般高兴?”&

    凤栖梧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抵在她面前,鲜红的‘房契’两个字落在眼底。&

    香盈袖挑了挑眉,“房契?”&

    “嗯”凤栖梧轻点头,“后面的事情比较多,若是住在香府多有不便,所以我便要了一座府邸,日后便搬过去住。”&

    香盈袖盯着那张房契看了会儿,忽地一笑,“你倒是能耐,一个的翰林院编修竟也能要来一座单独的府邸,千古第一回啊!”&

    凤栖梧扬了扬下颌,“南阳王想方设法地牵制你,我既成了这中间的筹码,自是要一些好处的。”&

    香盈袖愣了愣,把自己的性命看得如此淡泊之人实乃世间罕见。&

    婚期将近,果郡王府也传来了好消息,穆柒寒已经和穆攸扬达成了合作,目前来看穆攸扬应当信了穆柒寒。&

    “今日早朝的时候端亲王还因为兵部的时候和睿亲王大吵了一架,南阳王当场就被气晕了过去,崇州暴民的事情果郡王已经处理妥当了,南阳王夸赞了他几句也没再提要收回兵权的事……”心焰仔细地传达着朝堂上的最新消息。&

    香盈袖倚在美人靠上听着心焰的汇报,双眼却落在不远处的大红嫁衣上。&

    心焰察觉了香盈袖的心思,便自动转了话题,“姐,这凤冠霞帔可是宫里的绣娘和妙音娘联手绣的,当初沐阳公主出嫁时都没得妙音娘出手绣嫁衣,大家都姐您这个县主比沐阳公主还有面。”&

    香盈袖轻笑了一声,显得不以为意,“若不是我与妙音娘是旧识她也不会愿意出手,听她已经好些年不曾绣过嫁衣了。”&

    “是啊,”心焰感慨了一声,“若不是因为秦公她也不会对姐这么好。”&

    香盈袖拧了拧眉,转头看她,“你这话何意?”&

    心焰眼神一抖,暗骂漏嘴了,她支支吾吾地解释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妙音娘喜欢秦公,但是秦公喜欢姐,妙音娘爱屋及乌就对姐格外地看重,愿意帮姐绣嫁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嘛。”&

    香盈袖默然,眼神沉了沉,“你的意思是,妙音娘是因为秦诺才与我交好?”&

    “心焰没那个意思…”声音明显弱了那么几个度,显得很没有底气。&

    香盈袖烦躁地挥了挥手,“算了,你先下去吧!”&

    “姐”心焰担忧地望着她,“心焰是有口无心的,妙音娘与秦公青梅竹马,而姐与他们三年前才相识,秦公喜欢姐不喜欢妙音娘,她心里想来是有气的,但是她应当也是真心想与姐交好,何况现在姐有了姑爷,妙音娘更加不会心有芥蒂才是。”&

    “下去!”香盈袖突然拔高音量不耐烦地吼道。&

    心焰连忙闭嘴,心翼翼地看了她低沉的脸色一眼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香盈袖目光落在那件大红喜袍上,目光有些凉,晦暗难明。&

    距大婚之日还有短短七日之时,朝堂上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上下的事。&

    太医在南阳王膳食里发现了一种慢性毒药,南阳王怒上心头导致剧毒发作,至今昏迷不醒。朝野上下人心惶惶,各方势力趁着这个时机逐渐聚拢,储君之争越发明目张胆起来。&

    南阳王的寝宫外候了一大群人,各个王公主,各宫嫔妃全都候在此处。&

    紧闭的殿门从内打开,一群太医鱼贯而出,走在最前面的宗正毕恭毕敬地给各宫主行礼,“见过王后,贵妃,各位娘娘,王上有令只宣王后娘娘进殿探视,各位娘娘和殿下还是请回吧。王上有旨召见,奴才必定亲自带到。”&

    闻言,宣王后面上的焦急被欣喜所取代,她回头正好对上云贵妃阴沉的眼神,雍容华贵的气度凭添了几分自信和高高在上,她勾了勾唇,缓步走进殿内。&

    云贵妃气得直磨牙,双眼狠狠盯着皇后的后背,仿佛要盯个巨大的骷髅出来才罢休,直到殿门从新合上,云贵妃才换上一抹大方得体的笑对宗正道,“公公,不知王上的身体如何?”&

    宗正恭敬地道,“娘娘不必担心,王上的身体并无大碍,有沐阳公主亲自照顾想来很快便会痊愈。”&

    闻言,云贵妃脸上的笑意险些绷不住,嘴角轻颤了颤,“沐阳公主?”&

    宗正点了点头道,“王上晕倒不久沐阳公主就进宫了,从昨儿起便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已经连着一整个日夜没休息过了,这不,王上担心公主身吃不消才宣了王后进殿伺候,也好让公主休息休息。”&

    云贵妃拽着锦帕的手指泛白,脸上的笑已经是勉强到了极致,“既然如此,本宫便在此打扰王上休息了。”&

    “恭送娘娘”&

    云贵妃一离开,其他嫔妃也不会在此自讨没趣,片刻功夫便走得一干二净。&

    宗正看向剩下的三人,笑得极为谨慎,“三位殿下不妨也先回去等候?”&

    穆景睿看了眼殿门,满是担忧道,“父王一日不好本殿下一日睡不着觉,本殿下就在此守着父王也好过在府上坐立难安。”&

    “本殿下也极为担心父王的身体,与其在府上日夜心惊胆颤不如就在此守着,心里也好受些。”穆攸扬也满是真诚地看着宗正道。&

    “这……”宗正两相为难不下,目光落在一言未发的穆柒寒身上,“殿下您?”&

    穆柒寒冷漠的神情微微松动,“既然父王现下不便打扰,我就不在此添麻烦了,劳烦公公,父王若是有什么消息务必通知果郡王府。”&

    宗正连声应下。&

    穆景睿看着穆柒寒离开的背影冷哼一声,“还真是个不孝,父王都这样了竟然还有心思回去逍遥!”&

    穆攸扬冷眼看他,“三弟此言差矣,方才公公已经了,父王并没有什么大碍,三弟此话难不成是希望父王有个什么不好的?!”&

    这咄咄逼人的语气冷不防换来穆景睿一声冷哼,“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到底是谁有那方面的心思自己心里清楚,休要在此出言污蔑。”&

    两人昔日明面上的友好早已被王权争夺耗得一点不剩,面对面除了勾心斗角就只剩下明嘲暗讽。&

    朝堂上的争斗日趋严重,满朝文武纷纷站队,穆景睿的势力和穆攸扬的势力每日大眼瞪眼,就想分出个高低来。&

    香廷贺站在穆攸扬的阵营,在这个关键时刻自然也是免不了日日朝端亲王府跑,似乎和储君之位花落谁家比起来,香盈袖的大婚早已没有了初时的轰轰烈烈。&

    三日后,宫里传来消息,南阳王病情加重甚至已经有了油尽灯枯之势,太医们忙里忙外,几乎脚不沾地。&

    这一突然而来的消息砸的众人头晕目眩,香盈袖和凤栖梧的婚事被推后,前来贺寿的各国使臣因为凤栖梧出现在南阳的消息早已不在南都,原本坚持留在南阳的人此刻也是半点不敢耽搁,甚至连道别都来不及都卷着行礼回国了。&

    一国改朝换代本就是血雨腥风之时,各国都是聪明人,若是不想引火烧身便得远离这些朝堂纷争。&

    璟国虽是大国,但也不喜卷进他国的势力纠纷之中,秦盛雪只让白崽带回来一封信便匆匆启程回璟。&

    凤栖梧收到信后只是摇头笑了笑,没表现出任何的诧异。&

    “你笑什么?”香盈袖一边将两人的喜袍收起来一边疑惑道。&

    凤栖梧不动声色地收起信,摇了摇头道,“只是在想,你这一步棋可有把我们的婚事算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