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94章 豪赌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香盈袖百思不得其解,殿中一众宫妃亦是不知道南岳王想要做什么,纷纷屏声敛气静待下文。

    “王上可是有了什么打算?”宣王后代替一众人问出了心声。

    但见南岳王点了点头,沉沉道,“当年缙云去的时候寡人没能送她一程,如今她的女儿回来了寡人自当补偿。”

    缙云县主孟倾晚乃是南岳王的亲表妹,两人年少时感情极好,后来南岳王登基一人深居王宫,一人远走西南,一去经年,后来孟倾晚嫁给香廷贺,虽是回了南都,但两人终归不是当年的年少无知中间隔了许多无法跨越的鸿沟,直至孟倾晚离世,那时南岳王为了北边的战事忙得焦头烂额,待回过头来高高院墙外已然传来孟倾晚离世的消息,这件事在他心里一直是个遗憾,原想好生对她的女儿,但那之后不久香家便传出香盈袖身羸弱需要送到乡下将养,那时他也没有深想,哪曾想那只是香家人找的一个借口,为的仅仅只是囚禁一个不满七岁的孩,而且一囚禁就是整整十年,南岳王心里那份愧疚到底大部分是真心的,至于剩下的那部分所谓补偿的原因……

    他抬头看了眼云贵妃,目光转到香盈袖身上,缓缓开口,“念着缙云的份上,寡人本该亲自做主你的婚事,但现如今你已经寻了两人寡人也不会有意见,只是你现在既已封了县主便不该这般名不正言不顺地就把自己给嫁了,如此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令你母亲在天之灵担忧,所以,”到此,他可以顿住。

    香盈袖呼吸一轻,仿佛一脚踏上了棉花,脚下一阵虚浮,那种感觉不出是什么滋味。南岳王的意思她大致明白了。

    如她所料,南岳王继续开口道,“朕亲自给你赐婚,王后着手挑个良辰吉日将婚事从新办一办,算是真正的昭告天下。”

    此话一出,不止香盈袖云里雾里,满殿宫妃无不感到震惊,王上亲自下旨赐婚王后负责操办,那是何等的殊荣啊!便是当初沐阳公主出嫁也不过如此。

    宣王后不过惊讶了一瞬便迅速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行了一礼,“承蒙王上看重,臣妾定当不负王上所托亲自准备明阳县主的婚事,请王上放心。”

    南岳王‘嗯’了一声,“寡人知你向来心细,此事务必要般妥当。”

    宣王后又应了几声才坐回去。

    香盈袖被凤栖梧握了握手,这才反应过来要行礼谢恩。

    她屈膝下跪,十足十地磕了个头,“谢王上圣意,臣女感激不尽。”

    南岳王点了点头,这才略带审视地看向凤栖梧,从进殿开始的那一场风波这个人几乎就像不存在一般,若非刻意看过去都不会发现有这么个人坐在那里,好似一缕轻风,若不是仔细感受根本察觉不到。

    南岳王眉眼深了深,“县主的身份虽比不得公主尊贵,但也是贵女中的贵女,若要嫁人自当嫁一个身份相当之人,不过既是你看上的寡人也不会反对,不过寡人听半月是个书生且还考取了秀才,想来学识不凡,翰林院编修一职空缺已久,寡人便破格赐他翰林院编修一职,如此也算学有所用,如何?”

    南岳王虽是询问的语气,但在这里他的话就是命令,香盈袖自然是接旨谢恩。

    在宣和宫待了将近半日,香盈袖两人才告辞离开,他们的婚事算是这样定下了,只是眼下还有一桩更为重要的事。

    南岳王不可能无缘无故给他们赐婚,今日这一番举动无非是要将她与半月的婚事坐实,无论两人曾经是不是演戏,从圣旨降下那一刻开始这便是板上钉钉的事,便是假的也给弄成了真的,南岳王此举无非是想让端亲王打消娶她的心思,但同时他又要牵制自己,给半月封个半大不的官职,便算是拉住自己的一只脚,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凤栖梧一直盯着她沉思的侧脸,薄唇忍不住轻轻勾起,想不到进宫一趟还有意外的收获。

    “县主,明阳县主,且等等——”

    宗正圆润的身颤颤地追上来,粉面通红,想是追他们累得不轻。

    香盈袖停下脚步看向他,“不知公公还有何事?”

    宗正捂着肚直喘气儿,“县,县主,王上命老奴来请县主到御书房一趟,县主快跟老奴走吧!”

    香盈袖挑了挑眉,看向凤栖梧。

    宗正以为她又要要求凤栖梧跟着去,吓得手一抖,“使不得使不得,县主,王上有令,他只见您一人,修正大人还是先到宫外去等着吧。”

    香盈袖也本也没想要凤栖梧跟着,若是能让他跟着方才南岳王也不会让他们走了,直接召见不久好了何须多此一举,想来是有设么话要单独与自己。

    “你先去马车上等着,我很快便出来。”

    凤栖梧自然也知晓这个理,点了点头迈动步往宫门口走去。

    宗正松了口气,忙引着香盈袖往御书房而去。

    午时那会儿御书房外的两名守卫已经换了面孔,日下下沉,申时已过酉时将至。

    宗正站在御书房门口朝香盈袖比了个请的手势,让她一个进去的意思显而易见。

    香盈袖也不多问,只颔了颔首推门而入。

    南岳王正立在窗前看着天边橘红的残阳出神,听到脚步声他未回头,却是轻轻叹了口气,“你母亲是个有勇有谋的人,只可惜红颜早逝,现如今你与她相比却是青出于蓝,便是寡人都不得不赞一声,若为男你必直上青云。”

    香盈袖也未行礼,在他身后数步远的位置站定,“王上觉得,女便不能有一片青云之志吗?”

    南岳王一愣,像是没想到她会得这么直白,随即朗笑出声,“璟国有一位钦天监女史左右璟国运势,昭仁有一位摄政公主把持朝政,寡人也不得不承认,并不是所有的女都会输给男,但是我南岳不需要,无论是多么能力超群也只能居于内宅,若是这天下女皆能为官,那这天下岂非乱了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