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90章 往后有我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心焰回来的时候香盈袖正准备入睡,今日半月不知忙什么去了,也没见人,但是白崽有给她传消息让她别等,她索性沐浴后就上了榻。

    门外响起极富节奏的敲门声,香盈袖前一秒才闭上的眼睛‘刷’地睁开,侧了侧头扬声道,“进来。”

    心焰推门而入,就着窗外的月光走至榻边,矮身道,“姐,事情已办妥。”

    香盈袖扬了扬眉,“喔?他答应了?”

    心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想必八九不离十了,该的心焰都了,只要是聪明人就不该拒绝才是。”

    香盈袖点了点头,“你也累了,先回去歇着吧。”

    心焰道了声‘是’,腿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香盈袖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什么便吧,这般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

    心焰低低笑了一声,“还是姐了解心焰。”随即正了色,“姐,心焰之前不该那般逼您,现如今心焰已经知道错了,姐和半月公两情相悦,心焰不该为了一己之私阻拦姐才是,还望姐不要把心焰当时的话放在心里,心焰支持您与半月公在一起。”她面上挂着愧疚以及少许的低落,当日她却是冲动了,无论半月公真正的身份是什么她都不应该不考虑姐的感受,一心只想着让姐复仇却没顾虑到姐也是有会伤会痛的活生生的人,是她做错了。

    香盈袖倒是有些意外,那时心焰可是义正言辞的,她想来了解心焰的性,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实际倔强得很,一旦是她认准的事便是十头牛也拉回来,现如今跟自己认错倒是奇了。

    不过她也没什么,摆了摆手道,“那日的事我早就不记得了,但是我当日的话至今有数,半月既是我认定的人我便不会轻易放手,朝华也好,你也罢,在事情真正发生之前我断不会那般容易放弃这段感情,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并不怪你。”

    她面上坚定,却是只字不提她当日的痛苦纠结,在她心里,心焰的地位并不比半月低,两个人对她来都很重要,她不会因为一个人放弃另一个人,至于朝华,她自相信自己的能力。

    心焰心下感动不已,忍不住红了红眼眶,姐待她好她知道,姐这般云淡风轻的,但当时的她一定很痛苦,自己真是不懂事!她真是恨透了自己当时的愚蠢。

    香盈袖视力极佳,便是夜里也能视物自是将心焰内疚的模样看在了眼里,她低低叹了一声,坐起身牵住心焰紧握成拳垂在身侧的手,“心焰,那个时候我确实很纠结,半月于我而言,是光,是明亮,他在我黑暗的世界里点燃了风灯,哪怕他对我有所隐瞒但我依旧相信他,相信他不会伤害我,相信他有能力保护自己,朝华的人固然难防,但是那都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我是断断不可能为了所谓的可能而放弃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但是心焰,你于我而言是妹妹,是亲人,我知道你因为我当年的事恨透了朝华,同样我也恨透了那群道貌岸然的人,但是报仇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谋划了这么多年,只待取得九朝匙我们便能一尝所愿,所以耐心等一等,我想要给半月一个机会,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好不好?”

    极轻的‘啪’一声在黑暗里响起,一地热热的眼泪落在香盈袖的手背上,烫人得很,心焰泪意涌来便收不住势,泪珠可劲儿地掉,一时伤心得不能自已。

    这是香盈袖第一次连着对她这么多心里话,她知道自己对姐来意味着什么,所以才更痛很自己当日的所为,若是可以,她恨不得狠狠揍自己一顿。

    “好了,别哭了,跟你这些可不是为了让你哭的。”香盈袖伸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略显无奈地道。

    心焰狠狠抽了口气,反握住香盈袖的手,郑重地道,“姐,您放心,心焰断不会再那些混账话,无论您想跟谁在一起想护着谁心焰都会帮您,只要姐能幸福,心焰做什么都可以。”

    香盈袖眼睛有些热热的,她轻笑一声,“傻丫头,快别哭了,难看死了!”

    心焰一下破涕为笑,“姐,你还嘲笑我。”

    香盈袖揉了揉她的脑袋,“快去睡吧,明日你还有事要做呢!”

    心焰挂了泪珠的双眼晶亮晶亮的,“要做什么事?”

    香盈袖捏了捏她的脸蛋,“笨,果郡王要请旨解决崇州暴动,你觉得端亲王和睿亲王会同意?而且南岳王也一直对果郡王心存芥蒂,只怕没那么容易将事情交给他,你让宫里的人看紧点儿,必要的时候助果郡王一二。”

    心焰一双红彤彤的兔眼眨了眨,“心焰知道了。”

    香盈袖拍拍她,“知道了就快去睡吧!”

    心焰点了点头,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房门打开又关上,香盈袖轻轻一笑心情很是愉悦地躺下睡觉。

    心焰刚关上门背过身来擦了擦眼睛,随即瞧见不知何时站在院里的人时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三两步上前朝他福了福身,“帝师大人。”

    此人正是半月,不对,是凤栖梧。

    凤栖梧微微颔首,转身往远些的地方走去。

    心焰犹豫了一瞬怀着忐忑地心情跟上去,以帝师的耳力想必方才她们的话都听见了。

    凤栖梧在一棵银杏树下站定,背着身不语。

    心焰心里毛毛的,自从知道姑爷的真实身份自己总是下意识畏惧,但是凤栖梧不话,她也只好心翼翼地开口道,“不知帝师大人有何吩咐?”

    凤栖梧双手负于身后,轻抬头望着天边明亮的圆月,声音淡淡,“我之前过我的身份暂且还不能让盈袖知道。”

    他这话的没头没脑,心焰却是反应了过来,她忙垂首恭敬道,“是奴婢考虑不周,不知姑爷有何吩咐?”

    凤栖梧对姑爷这个称呼很满意,他勾了勾唇转过身,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屋。

    心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心下一凝,不正是姐的房间吗?她不由地背脊生寒,猛地屈膝跪地,“姑爷恕罪,奴婢有眼无珠之前未能识得姑爷的身份,这才口无遮拦了那些话,害的姐伤心是奴婢的错,请姑爷责罚。”

    这便是凤栖梧,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清楚地表达他的情绪,不需要一句话,只要无形的威压便能逼得人喘不过气。纵使心焰这等见过大风大浪之人在她面前也不由自主的畏惧臣服。他的气势仿若一张无形的巨包裹着心焰,有些呼吸困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