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83章 盛雪公子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香盈袖眸光淡淡地投向来人。

    沐阳公主一身淡紫色公主正装袅袅聘婷地走来,面上勾起嘲讽的弧度。

    香盈袖挑了挑眉,见姜奕正拉着她什么,沐阳公主面上的怒意越发深重。

    “公主殿下此话何意?我与夫君亲近些可是碍着殿下您了?”香盈袖笑意吟吟,眸中的寒意渐渐聚起。

    沐阳公主轻哼一声,“此乃长明殿,诸多权贵使臣在此,你们此举丢的可是我南岳的脸,本公主两句难不成还有错?”

    姜奕沉着脸拉住她,低声道,“公主,你少两句,这么多人看着呢!”

    沐阳公主瞪他一眼,“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姜奕面上稍有缓和,“自然是公主这边,只是现下这么多人看着,莫要让别国使臣看了我们的笑话才是。”

    这话在理,但是沐阳公主心里有气,自打那日在跑马场香盈袖明着讽刺她之后她憋了一肚的气,不发出来才会别憋死!

    但是姜奕得对,就算要找茬也不该在这个时候。

    她甩开姜奕的手怒气冲冲地离开。

    香盈袖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唇,无视周遭诸多看好戏的目光。

    半月也不是个不知进退的人,当下放开香盈袖,姿态慵懒地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品着。

    大抵是觉得这两人太过淡定,看好戏的人也觉得没甚好看的便转了目光,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王上驾到,王后、云贵妃驾到——”

    “参见王上,王后娘娘,参见贵妃娘娘——”

    随着一声高呼,众人下跪叩首,三道声音缓缓入殿,南岳王一边牵着一人,右为一身正红色王后宫装的宣王后,左为一身枚红色华丽宫装的云贵妃。

    七国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正红色乃是王后的代表颜色,除了王后能着正红宫装之外旁人皆没有权利,可是此刻云贵妃一身极接近正红色的枚红,其身份与其中深意不难猜测,便是南岳王都没有开口不妥,这为云贵妃必是极为受宠的。

    南岳王正值壮年,端正深刻的五官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是少有的美男,他脸上笑意满满,那一双深沉如墨的黑眸却像一汪深泉要将人吸入漩涡之中,危险到极致。

    左拥右抱,宣王后清丽典雅,云贵妃妖娆妩媚,两人皆是女中的佼佼者,此刻同时被南岳王带上这长明殿,其用心…啧啧!

    香盈袖眯了眯眸,看样昨日的事情让这二位之间的隔阂更深了一层,以往的暗潮汹涌直接提到了明争明斗,争宠,争太之位。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渔翁,香盈袖视线一偏,正正落在右侧席位上正好与自己同一横排的身影上。

    “众卿平身,赐座”

    南岳王牵着一左一右落座,朗声一呼。

    “谢王上”

    众人起身落座。

    宗正立在南岳王一侧,怀中拂尘一甩,尖利着嗓吼道,“宣诸国使臣进殿——”

    先前入殿之人此刻都在殿外等候,听此一声一众人人先后入殿。

    走在最前的赫然是身份最尊贵的燕太姬云渺和绫罗公主及燕国使臣团,其后紧随各国众臣与使臣团。

    “此番只有五国,看样璟国是不会来了。”

    穆景睿手上一把折扇在身前轻轻摇晃,状似随意轻叹一声。

    穆攸扬回头看他一眼,“此前并没有璟国遣使入关的消息,想来是不会来了!”

    穆景睿点了点头,吊儿郎当地一笑,“也是,璟国是大国,自来没有哪一国的国宴有璟国参加,南岳理当如是。”

    二人话间,五国使臣已经悉数入殿。

    “燕使姬云渺拜见南岳王,恭祝南岳王大寿。”

    姬云渺携姬绫罗一同弯身行礼,身后使臣团中一人怀抱一方木盒上前。

    “素闻南岳王喜爱收集大家名画,此乃我燕国名家行木大人亲手画作,还望南岳王笑纳。”

    殿中人一片唏嘘,名家行木,那可是闻名七国的大才之人,他的画作万金难求,南岳素爱收集名画,画家行木的画作更是他寻求许久不得之物,此番燕国投其所好必是有备而来。

    姬云渺淡淡一笑,“云渺听闻南岳王极是喜爱行木的画作,便擅作主张向父王进言送来了此物,新衣还望南岳王莫要嫌弃。”

    南岳王看着那方锦盒眼睛都亮了,此番听了姬云渺的话更是连连点头,心情大好,“本王寻求行木之作许久不得,今番燕太送来此物本王求之不得求之不得,燕太快快请坐。”

    着,他一挥手宗正连忙招手命人上前接过画作。

    见南岳王高兴,其他各国使臣表情都有那么些不一样,燕国此番有备而来,目的不简单啊!想想自己带来的礼物便有些俗气了。

    一众使臣心思各异,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待三国献礼落座之后,最后是昭仁国。

    昭仁使臣是个年方双十左右的女,一张清秀的脸上尽是若渊的深沉。

    她身后跟着几名薄纱长裙的女,各个脸上蒙着面纱,透着股朦胧的神秘气息。

    最前的女双手交握胸前弯腰行了一礼,一道流若沉渊的嗓音缓缓而出,“昭仁丞相原月拜见南岳王,奉公主之命前来恭贺南岳王大寿。”

    “原相?她便是名动七国的昭仁女相原月?长得可真不一般!”

    穆景睿摇头晃脑地啧啧叹息。

    香盈袖抬头看了原月一眼,她的名声自己早有耳闻,是个了不得的女人!

    南岳王一双黑眸细细盯着原月,眸中划过奇异的流光。

    原月面无表情地朝身后的紫衣女点头示意。

    女轻点了点头上前两步,双手置于胸前行了一礼,“我们公主精挑细选为南岳王挑了我昭仁的几名美人特来献给南岳王,还请南岳王笑纳。”

    此话一出,殿中之人又是一片唏嘘。

    这先是燕国的名画,再是昭仁的美人,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看向原月身后的几名薄纱美人,各个身姿玲珑曼妙,面上虽然蒙了一层薄纱,可是光露出来的那一双双勾魂摄魄的**便能瞧出其中风华。

    昭仁王膝下无,只有一个女儿,昭仁王六年前不幸逝世只留下当时只有十二岁的幼女,临死之时昭仁王册封其为摄政公主,将昭仁朝政交于公主之手,六年来这位摄政公主将朝政打理得很是妥当,其风姿手段不输任何男儿,昭仁公主两年前招了驸马只是不知缘何不出一年便逝世了,昭仁公主也没有生下一儿半女,至今朝政也是在这位公主的手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