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75章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步入主院,一大群人来来往往,面色焦急。

    数名大夫摇头叹息地从屋内出来,面上一派惆怅。

    香盈袖上前两步福了福身礼貌问道,“大夫,我父亲他怎么样?”

    被问话的大夫先是朝香盈袖拱手一礼,而后道,“令尊的情形不容乐观,前有心事郁结于心,后又身中奇毒,我等才疏学浅实在没辙。”

    其余几名大夫也附和地点头。

    香盈袖眉心轻蹙,让人看来是在担心香廷贺。

    方才那大夫开口宽慰道,“不过香大姐暂时不必担心,令尊并没有生命危险,香大少爷已经派人进宫请御医了,想必御医能解此毒。”

    香盈袖感激一笑,“多谢大夫,来人,送大夫出府。”

    一名丫鬟上前,“请随奴婢来。”

    一众大夫朝香盈袖拱手一揖摇头叹息地走了。

    香盈袖抬眸望向门内,此时香尘正好望出来,两人四目相接。

    香盈袖与半月缓步jin ru屋内。

    “父亲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大哥不用担心,御医定会有办法的。”

    听到她不知真心假意的宽慰香尘牵了牵唇,“但愿如此!”

    香盈袖点了点头上前两步,目光落在香廷贺青白的脸上。

    嘴唇惨白,面上毫无血色,双眼无力拢拉着,两鬓生了些斑白,整个人看上去老了不止十岁。

    方才大夫他郁结于心,看样这段日他过的并不好,陆淑荷和香落萦的死,二姨娘曲澜的死,这对他来也是有一定打击的吧,毕竟一个是相伴十多年的妻,一个是他的血亲骨肉,二姨娘也是伤了他的心。

    “什么味道?”香盈袖眉心突地一蹙,鼻端萦绕着一股不清道不明的气味。

    她左右看了看并未发现什么异物。

    “什么?”香尘疑惑地跟着她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异常,也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气味。

    香盈袖脸色微凝,又仔细闻了闻,方才那一瞬奇怪的味道又消散于无形,仿佛方才的一瞬仅仅是她的错觉一般。

    “怎么了?”半月担忧地望着她。

    香盈袖摇了摇头,“没什么,许是我的错觉吧!”

    嘴上这么,眼睛还是不放心地四下搜索,方才的一瞬一定不是错觉,她相信自己的嗅觉,对于味道她有超乎常人的灵敏。

    半月握住她的手,蹙眉道,“是不是太累了,生了错觉?”

    香盈袖看向他,“你们方才都没有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就像…”她想了一下找了个确切的比喻,“就好像红蓝花的味道?”

    半月和香尘同时摇了摇头,“未曾闻到。”

    香盈袖拧眉不语,香尘疑惑道,“这里怎么会有红蓝花?”

    香盈袖轻摇了摇头,“或许是我闻错了,红蓝花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大少爷,御医到了!”官家刚走进院便高声一呼。

    香尘看了香盈袖一眼,“现下最重要的是父亲中的毒,其他事情暂且不论。”

    香盈袖点了点头,退到一侧。

    王叔领着一名年过半百的御医步履匆忙地走进来。

    “香大人”御医朝香尘拱了拱手。

    香尘连忙抬手一揖,“有劳李御医这么晚还来跑一趟,香尘实在心有愧疚。”

    “香大人快别这么,还是香家主的身体更重要。”

    香尘适才比了个请的动作,“李御医这边请。”

    李御医瞧见香盈袖和半月时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们的身份,客气地拱了拱手遂往床榻边去。

    香盈袖礼貌地点了点头,抿唇不语。

    三人静静看着李御医给香廷贺把脉,空气里充斥着一股名为安静的因。

    半晌后,李御医收回手,仔细查看了香廷贺的眼珠口齿等地方,最终点了点头。

    香尘面上一喜,“如何?”

    李御医拱了拱手道,“据下官的诊断,令尊之所以会晕倒是有两种原因导致,一是长时间郁结于心且身心劳累过度导致身体不堪重负,二是中了毒。”

    他所言与方才的大夫无异,香尘迫切问道,“是何毒?”

    李御医拧了拧眉,声音有些沉闷,“具体是何毒我暂且不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有一味主药乃是天仙即莨菪。”

    “可能解?”香尘试探性地问。

    李御医沉沉一叹,“若仅仅只是天仙倒是不难解,主要是其中还混杂了些许特殊的药材,在查清楚之前不能妄然用药,还请香大人给下官一些时间。”

    香尘蹙眉点头,“有劳李太医了。”

    李御医摆了摆手,着手开了个方,“此药方可暂缓毒性蔓延,还请香大人尽快派人抓来熬制。”

    官家连忙接了药方安排下去。

    由于时辰已晚,香尘安排人备了住处让李御医住下,也方便就近诊治香廷贺。

    回简笙居的路上,香盈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半月忍了又忍还是决定开口道,“别担心了,会没事的。”

    闻言,香盈袖颇为奇怪地看他一眼,“我有什么还要担心的,香廷贺是死是活可跟我没关系。”

    半月挑了挑眉,就知道,“那你在想什么,这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香盈袖边走边道,“也没什么,就是在想今日在琅音轩的事。”

    半月面上划过不快,“果郡王?”

    香盈袖并未发现他的异样,淡淡点了点头,“其实沐阳公主今日的做法也没错,现下穆柒寒并没有与琅音长公主或者整个王室叫板的能力,收敛锋芒养精蓄锐才是最明智的,只是我看今日穆柒寒的样,若不是沐阳公主拦着只怕不会给长公主面。”

    半月勾了勾唇,嘴角含着一抹兴味,“那你今日那样沐阳公主,就不怕她记恨于你?”

    香盈袖轻笑一声,颇为不屑,“过犹不及,过于犀利或者忍让都不是明智的选择,穆柒寒过于着急,沐阳公主又太过退让,太着急会输得很难看,同样,太过忍让一样不会有好结果,他们二人需要综合一下,今日只是想告诫沐阳公主,凡事不要太过大包大揽,看穆柒寒的样他并不知情我和沐阳公主之间的交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