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69章 你到底是谁?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你让吴荆把曲澜和香若晗带走了?”

    半月秉着满满的好心情到香盈袖房里,一眼瞧见她正坐在妆台前专注地盯着手里的银针,他略一挑眉,瞥了眼她手里的银针道,“有何发现?”

    香盈袖将银针放回盒里,收起手帕道,“这两根银针出自同一人之手,这针头上刻了梅花印且沾有见血封喉的剧毒,并非普通银针。”

    半月挑了挑眉,“刻有梅花印?谁会如此愚蠢拿这么有辨识度的东西来杀人?岂不是自投罗!?”

    香盈袖闻此冷笑一声,“或许只是她惯常使用的东西罢了,在墓地那天事出突然凶手并没有准备,那般突然的情况下难免不出差错。”

    半月想了想,站到她身后,透过面前有些模糊的镜扫过她的眉眼,以及眉间化不开的冷凝,他眉心轻蹙,“在担心什么?”

    他语气很是温柔,听得香盈袖心神有些恍惚。

    “姐,你是不是喜欢上半月公了?”

    心焰的话如魔音一般在耳边轰然炸响,似魔咒一般不断在耳边回响。

    她猛地站起身,不心打翻了首饰盒也没顾得上收拾,慌乱地往门口走去。

    半月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眉心狠蹙,“你怎么了?”

    香盈袖有些敷衍地朝他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找出真凶的办法了,我现在就去看看。”

    “我陪你去……”

    又是这句话,香盈袖只觉得这句话似乎戳到了她心窝上,一时间烫得紧。

    “不用!”

    落下两字,香盈袖挣开半月的手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半月盯着她匆忙的背影,嘴角莫名地抽了抽,他有这么可怕吗?

    哎……

    深深叹息一口,半月认命地转过身去收拾地上的首饰。

    香盈袖一路奔出简笙居才松了口气。

    她蹙眉按了按心脏的位置,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心脏总是不受控制,真是要疯了!

    她深呼吸一瞬,整理好心绪迈步朝一个方向走去。

    静娴院

    “姨娘,你歇着会儿,可千万别伤了眼睛。”一名老嬷嬷抽走秋屏手上的柱圈,一脸担忧道。

    秋屏笑得无奈,“这么点事哪有你的这么严重。”

    这么着,她还是依言收了手上的针线。

    嬷嬷将端来的药膳放在秋屏面前,“姨娘这些年身骨愈发不好,这药膳是老奴特地命厨房做的,有益神补气之效,您趁热喝了有精神气。”

    秋屏看着那黑乎乎的药膳,皱了皱眉,不过倒也没一句话,很是爽快地端起药一口喝了。

    “咚咚咚……”

    “姨娘,大姐来了……”

    秋屏放下碗,与嬷嬷对视一眼,而后轻点了点头。

    嬷嬷了然一笑,亲自往外迎去。

    “老奴见过大姐”

    香盈袖虚扶她一把,“不必多礼,我是来见三姨娘的。”

    “姨娘正在屋里,不过姨娘受不得寒,劳烦大姐随老奴屋里坐。”

    香盈袖微微颔首,“好”

    “妾身见过大姐,恕妾身身骨差没能出门相迎,快快请坐。”秋屏站起身朝香盈袖福了福身道。

    香盈袖寻了个靠窗的敞椅坐下,面上一派温柔浅笑,当然,如果忽略她满眼的寒冰,大致会以为她就是个优雅温柔的名媛淑女。

    “姨娘不必多礼,您是长辈,我应该向您问安才是。”

    秋屏面上尽显得体,“大姐严重了,妾身只是个妾,断断受不起您的礼。”

    香盈袖挑了挑眉,“哪里的话,如今府上只有您和二姨娘两位姨娘,二姨娘疯魔,香府的后院岂不是成了您的瓮中之鳖?”

    她这话太含深意,秋屏伸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笑得不露痕迹,“大姐,您可折煞我了,大夫人刚刚去世,二姨娘尚在位,可没有妾身什么事儿,何况句没志气的话,妾身觉得像现在这样就好,不去争不去抢,安生度日也没什么不好的。”

    对此,香盈袖只淡淡一笑,不予撕破,“三姨娘有如此心性倒叫盈袖刮目相看,如此看来,三姨娘这些年隐居在后院,对府上的事从不过问,倒也符合姨娘的性情。”

    不知为何,秋屏觉得香盈袖这笑绵里藏针,一个不慎就会掉进她设好的陷阱里。

    “高门贵户的后院向来乱得很,妾身当初被家里人送来香家,一开始妾身便想过在府上简简单单地过日,从未想过什么别的。”秋屏脸上不显山不露水,语气也拿捏得恰到好处。

    香盈袖目光挪向一旁,瞥见她手旁的尚有药渣的药碗,状似不经意道,“姨娘这药……”

    秋屏微微一笑,“妾身常年体虚畏寒,若是不服药平日里便提不起精神气,这药膳便是我自惯常喝的。”

    香盈袖了然点头,难怪有传言三姨娘身不好无法多年来也没孕有一儿半女,看样倒是真的。

    目光一扫,落在桌上绣了一半的竹圈上以及插在竹圈上的绣花针上。

    秋屏眸光一闪,看了一旁的嬷嬷一眼,后者连忙将竹圈收起来,“老奴去给大姐拿些点心茶水。”着便揣着竹圈退了下去。

    香盈袖收回目光,瞥了眼秋屏交握的双手,已然是捏出了些红白的指痕。

    她心里已经有了想法,面上不动声色,“听闻姨娘出生西南之境,西蜀秋家我倒是有所耳闻,只是听十多年前已经没落了,姨娘那时候也才刚及笄吧?”

    闻此,秋屏身上的气息明显一沉,丝丝阴翳之气透骨而出。

    香盈袖紧紧盯着她的情绪变化,眸中幽光一闪,“如果我没有记错,香家的祖宅便是在西南,那时候香家并不如秋家有名,秋家的剑法也是名动一时,”到这儿,她深深一叹,“只可惜,已经被香家取代了……”

    秋屏紧握的双手指甲直直插进皮肉里,她紧紧咬牙露出个还算得体的笑,“大姐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都是过去十多年的事了。”

    香盈袖漫不经心地剔了剔指甲,“是过去十多年了,不过姨娘看样还记忆深刻啊!”

    她有意无意地看了她紧握的手一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