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68章 怀疑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廷尉司

    “香大姐身可好些了?”吴荆原本在为香落萦的事焦头烂额,听人禀报香盈袖来了,当即放下手上的事前往正厅。

    香盈袖起身福了福身,“劳吴大人记挂,已经好多了!”

    吴荆搓了搓手,犹豫了一瞬道,“香姐可是查清楚落萦姐的案了?”

    闻此,香盈袖略微挑眉,二姨娘的事他还不知道?

    如此也好!她勾了勾唇,“盈袖此番正是为此事而来,那杀人凶手盈袖已经有些眉目了!”

    吴荆大喜,“如何?是何人所为?”

    香盈袖目光扫向四周。

    吴荆当即会意,他摆了摆手对厅中伺候的丫鬟道,“都下去吧,没有本官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

    “是”一众丫鬟鱼贯而出。

    香盈袖这才笑了笑开口道,“吴大人有所不知,今日一早我府上的二姨娘突然疯魔了,道是她杀了落萦妹妹。”

    闻言吴荆看向香盈袖的目光明显变得晦涩难懂,“香大姐相信一个疯魔之人的话?”若是如此,他也算信错她的能力了!

    香盈袖自是听出他话里的轻视之意,她轻笑一声,“吴大人这是在怀疑我的判断能力?”

    被她这么直接道出心里的想法,吴荆眼里闪过尴尬。

    香盈袖又是一笑,“二姨娘因何会疯,落萦妹妹又是因何而死,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我今日前来是想请吴大人帮我个忙,助我拿下幕后真凶。”

    吴荆这下是真的有些无地自容了,他尴尬一笑,“是我误会香姐了,捉拿凶手本是廷尉司的责任,香姐有什么需要尽管。”

    香盈袖眸中微光一闪,“那就请吴大人……”

    ——

    香府

    “老爷,二姨娘的事您不打算向上头汇报吗?”

    香廷贺坐在书房桌案后翻看一叠白纸黑字,管家王叔垂首立在案前声问道。

    闻言,香廷贺头也未抬,“暂且瞒着,现在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二姨娘就是杀人凶手,一个疯的话廷尉司的人不会相信,你命人去琴湘居守着,一旦有什么发现立即向我汇报。”

    管家应了声是便弯身离开。

    香廷贺目光依旧落在桌案上,不知看到什么,他蓦地阴沉一笑,“香盈袖,你到底是谁!?”

    “老爷,不好了!”匆忙的脚步声在外响起,一名侍卫匆匆跑进屋。

    “发生了何事?”香廷贺脸色难看。

    侍卫颤了颤,急忙道,“是,是廷尉司的人来了,是要捉二姨娘回去问罪!”

    “啪……”香廷贺一瞬拍案而起,“你什么?廷尉司的人来了!?”

    侍卫咽了口唾沫,“是,是”

    香廷贺顾不得其他,一脸阴沉地往外走去。

    吴荆领着一群人守在琴湘居门口,与香府的侍卫遥遥对峙。

    管家冷汗淋漓地垂首站在吴荆面前,“吴大人,您是不是弄错了,二姨娘与二姐的死并没有关系啊!”

    吴荆冷哼一声,“本官收到密报,曲氏已经亲口承认是她杀了香二姐,本官现在要求提审曲氏,立刻把人交出来!”

    管家一把老骨头哪经得起吴荆这么一吼,他头脑一昏直道,“吴大人有所不知,二姨娘如今精神错乱,眼下就是个疯,她的话如何信得?”

    吴荆冷眼一扫,“这么,曲氏的确是过这等话了!”不是疑问句,他很肯定。

    管家浑身一抖,暗恨自己错话。

    “吴大人想必误会了,老奴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二姨娘如今的模样就算吴大人把她带回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大人不妨等老爷来了,亲自与他。”

    他这是变相地拿香廷贺来压他,吴荆冷嗤一声,“本官依法办案,无论谁来都一样。”

    管家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暗道去请香廷贺的人难道出了什么纰漏,这么久还未来?

    正这样想着,香廷贺的沉着的声音传来。

    “吴大人来我府上作客却是不命人通传一声,直接来了这后院是何意?”

    他话语中满满的高高在上,明显是在拿身份压吴荆。

    在朝中,香廷贺官居一品,而吴荆落与其下二品位置,香廷贺正是要用这微末的身份差别压他一头。

    换做平时吴荆定然就摆低姿态找个台阶下了,但今日,有香盈袖的话在前,他是断然不能退缩的。

    他看向香廷贺,眼里透出点点微末的凌厉,“香大人想必已经知道下官此行的目的,还请大人不要为难下官,这二姐的案是大人亲自交与下官,现如今案情已经有了进展,香大人却命人阻拦,只怕不过去吧!”

    他就是在提醒香廷贺,当初香落萦的案是他亲自拜托的,现在有‘杀人凶手’出现,他却出手阻拦,可是成了包庇者。

    香廷贺听了此言却非但没有半点妥协,反倒冷哼一声道,“人人传颂吴大人断案如神,现如今吴大人却是相信一介疯妇之言,我实在怀疑吴大人的断案能力,女的案也不麻烦吴大人了,还请吴大人尽快将女的尸首送回来,我会替她安排后事,另寻高明还她个公断!”

    吴荆不甚一笑道,“香大人可是糊涂了?下官负责南都上上下下所有案,香二姐死得莫名,下官有义务找出真凶,香大人只怕没资格阻止下官捉拿案犯!”

    香廷贺噎了噎,吴荆却是又道,“香大人,下官负责南都安危,决不能容忍有人在南都犯案杀人,这是回报王上的信任,也是为民请命,香大人多番阻拦,莫不是想放任凶手为祸南都,甚至为王上不利不曾?”

    他语气平淡,香廷贺却是听得一身冷汗。

    他蹙了蹙眉,“香某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曲澜如今这般模样,我实不敢相信她的话,若是到了廷尉司更会影响吴大人公断。”

    吴荆淡淡一笑,“这点请香大人放心,曲氏是否无辜,下官定会查明清楚,香大人若是担心曲氏到了廷尉司无人照看,下官倒可以通融通融让香三姐陪同前往。”

    话都到这个份儿上了,香廷贺若是再反对就真的要引起怀疑了。

    他略一沉吟,点头道,“便依吴大人之言。”

    吴荆拱手一揖“多谢香大人通融。”

    随即抬了抬手,随行的人立刻跑进琴湘居。

    曲澜和香若晗被带走,香廷贺一脸阴沉立在原地。

    管家站在一侧,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件事到底是谁透露出去的?”

    森冷阴寒的声音传来,管家浑身一僵,有些忐忑道,“这件事外人并不知情,定是府里出了内鬼。”

    香廷贺冷哼一声,“内鬼?除了她还会有谁!?”

    知晓香廷贺口中的‘她’是谁,管家不可抑制地全身发抖,便是话也带着颤音,“不,不会吧!大姐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