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65章 影子?谈话?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琴湘居

    “姨娘,你二姐为何会突然死了,到底谁是杀人凶手?”香若晗些许的焦急与惊魂未定,实在是近日府上发生的事都太奇怪了,大夫人死了,香落萦又离奇身亡,这府中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阴寒的味道,她已经连日做了几个噩梦,气色非常之差。

    闻言,曲澜持针刺绣的右手一颤,尖锐的针头戳破白皙的手指。

    “嘶”她一声抽气声引起香若晗的注意。

    “姨娘,你怎么了?”她低头一看,瞥见曲澜手上的血迹,双眼微睁,连忙跑到妆台处翻出膏药替她抹上。

    “姨娘,你怎的这般不心?”

    曲澜有些僵硬地笑了笑,“我没事,就是不心扎破了一点皮,无碍。”

    香若晗蹙了蹙眉,“姨娘平日都心谨慎,怎的今日有些心不在焉?”

    曲澜扯出一抹及其难看的笑,似敷衍道,“没什么,就是这几日府内怪事连连,我有些担心罢了。”

    香若晗点了点头道,“来也是奇怪,大夫人一向惜命,怎的会因一时冲动就撞柱身亡?二姐武功高强,又怎会歹人毒手,难道她也是自杀的嘛?”

    曲澜脸色有些青,垂下眉眼,“大夫人走投无路又被老爷舍弃,心如死灰之下生了求死之心并不奇怪,而二姐一向和大夫人关系要好,大夫人之死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何况你看她之前那副面容,作为女失去了引以为傲的美貌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且据我所知,二姐死后的第二日柳家便派人送来了休书,柳家二公生性风流,只怕是看不上二姐的尊容,二姐在柳家过得只怕也不尽如人意,若轻生,她也是极有可能的。”

    香若晗恍然明白,“姨娘的没错。”她复而拧紧眉心,“可是父亲坚持认为二姐是为人所害,这件事情要是这么一直查下去,只怕二姐无法安宁,这府上也终日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闻此,曲澜面上一瞬汹涌波动,香若晗低头恰巧瞧见,不由疑惑道,“姨娘,你怎么了?可是身不舒服?”

    曲澜身一僵,连忙摇头道,“没有,我就是担心歹人一天不除,我们母女也会受到牵连。

    香若晗跟着蹙眉,“也不知道这府上何时才能安宁,若不然我去寻大姐姐想个法,她素来聪慧,或许能查清此案也不定。”

    曲澜面色骤变,连忙拉住香若晗的手迫切道,“不可,你大姐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招惹了,咱们就好好待在这院里,哪也别去,其他事情你父亲自由安排。”

    “为何?”香若晗很是不解,姨娘不是一向都赞同她与亲近的吗?

    曲澜冷了语气,“你就别问那么多了,现在你父亲定然在怀疑你大姐,我们若是此时与她扯上葛一定没好好事。”

    见香若晗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曲澜没好气道,“你可别忘了,大夫人死的那日你险些背黑锅,这一切还不都是拜你大姐所赐,她们之间你争我夺,我们万不可能成了这其中的牺牲品!”

    香若晗身蓦地一颤,当日的事情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如今听到曲澜再度提起,她心中恐惧一浪高过一浪,她连忙道,“我不去了!”

    曲澜这才放心地拍拍她手背,“不是姨娘刻意限制你,而是现在乃是非常时期,我们一定要尽量降低存在感,不免无端引来祸端。”

    香若晗乖巧地点头,心里却在奇怪,怎的今日姨娘举动这么奇怪!

    ——

    茯尘院

    香尘初初醒来,随侍在侧的厮连忙端来备好的新鲜鸡汤。

    香尘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别过头去,“我没胃口,拿走吧!”

    厮担忧地道,“大少爷,您已经好几日不曾进食了,若是在不吃一些身吃不消啊!您多少吃一些吧!”

    香尘身侧卧,并不理会厮。

    “少爷,您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啊,大夫人和二姐若是在天之灵看到您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只怕会担心的。”厮满是为难道。

    谁知,原本一动不动的香尘突然坐起身一把挥掉鸡汤,脸色阴沉至极,“滚出去!”

    厮自知自己错了话,连忙屏住呼吸退了出去。

    片刻后,有丫鬟前来将地上的鸡汤打扫干净,然后默不作声地退下。

    香尘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他出神地望着床顶,一双充满阴翳的眼睛渐渐红了,一滴泪毫无预警地滑落。

    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大夫人和香落萦的连续遇害几乎让香尘绝望。

    ‘咚咚咚’,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先前离去的厮在门口心翼翼地禀报道,“大少爷,大姐和大姑爷请见。”

    香尘放在床上的双手霎时紧握,眼中阴翳几乎将他整个人淹没。

    过了许久,久到门口的厮都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打算回绝香盈袖之时,里面传来平静沙哑的声音,“让他们进来吧!”

    厮连忙走到院里朝香盈袖两人行了一礼,“大姐,大姑爷,大少爷有请。”

    香盈袖淡淡点了点头,与半月并肩走向香尘地卧室。

    门口的丫鬟厮恭敬地行礼,“见过大姐,见过大姑爷!“

    一众人恭恭敬敬的行礼声不偏不倚地传入香尘地耳中,他嘲讽地勾起嘴角,果真是好手段,短短三个月便让府上的人人人恭敬畏惧,母亲一死,她这个正牌嫡女更加有资格在府上作威作福!

    香盈袖两人先后jin ru屋里,进门第一眼便瞧见香尘虚弱地躺在榻上,恰好瞧见他眼中来不及收起的阴翳。

    香盈袖挑了挑眉。关切道,“大哥身可好些了?”

    香尘并没打算给她好脸色,闻言只不轻不重地冷哼一声,“死不了!”

    香盈袖略一蹙眉,继而舒展,“那便好。”

    香尘静静躺着,既没有请香盈袖二人坐也主动开口话。

    香盈袖也不甚介意,随意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半月随她负手而立,不言不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