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妃本张狂 第61章 坦诚

时间:2018-05-12作者:红尘浮生

    一个时辰后,凄冷森寒的义庄出现在眼前,其实就是一座不大不的庄园,庄园四处挂着白幡,竖着生人勿进的牌。

    此时日头已经完全落入地平线,灰蒙蒙的雾色中看着这义庄着实有一种踏上了阴间路的错觉。

    吴荆平日里也时不时地会来此处便早已习惯,念着香盈袖是女,便开口安慰了两句,“此处看起来可怕,实际并没有什么脏东西,一切都只是人心的邪念罢了,你不必害怕。”

    香盈袖还不待点头,一旁的半月已经一把拉过她揽在怀里,“我会保护我的娘,吴大人不必担心。”

    这赤裸裸的宣誓主权饶是吴荆情商不够高也都感受到了,他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自然,自然。”

    香盈袖一脸莫名地抬头盯着半月,“你做什么?”

    半月一脸笑意,“没什么,就是不太喜欢别的异性对你太过关注。”

    香盈袖瞥了瞥嘴,暗道无聊。

    三人前后jin ru庄园,看守在门外的侍卫朝吴荆行礼道,“刘仵正在验尸房等着大人。”

    吴荆点了点头,抬步朝验尸房行去。

    香盈袖二人微低着头跟着他,并没有引起侍卫的任何怀疑。

    一走进验尸房,一股发霉恶臭的气息扑面而来,饶是习以为常的吴荆都在第一时间蹙了蹙眉,唯独半月和香盈袖二人似没有知觉般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吴荆眼眸微闪,不由多看了两人一眼。

    “大人”一道沙哑苍老声音若有若无地响起,吴荆正出神,蓦然听到这声音不禁吓了一跳。

    他语气不太好地道,“可有查到线索?”

    刘仵作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由于常年与尸体打交道不见阳光,肤色过于苍白得可怕,身骨瘦削如皮包骨,双眼凹陷骸骨凸出,再配上他沙哑低细若有若无的声音,乍一听还真有些吓人。

    他听出吴荆语气里明显的不满,忙拱手作揖道,“尸身人已经仔细验过了,只是从她脖外的伤口来看的确是自己悬梁所致,并不像是死后被人挂上去的。”

    吴荆眉心紧蹙,“其他地方呢,难道除了脖就没有别的伤口?”

    刘仵作道,“暂且没有发现。”

    吴荆的眉头蹙得更深,他看向香盈袖道,“你怎么看?”

    随着他的问话,刘仵作这才发现香盈袖与半月并非廷尉司的人,而且香盈袖很明显就是名女,他混沌的眸里划过微光。

    香盈袖看向刘仵作道,“劳烦大人带我们去看看尸首。”

    刘仵作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何人的尸首,他朝吴荆看一眼,见他同意方佝偻着身在满屋尸体中准确找到香落萦的尸体,“这便是了。”

    香盈袖点了点头,伸手掀开香落萦身上盖着的白布露出她已经泛着青黑的脸,此刻她的脖手臂上已经出现了些许尸斑。

    香盈袖从怀里拿出一张手帕,隔着手帕轻轻将香落萦的脸侧到一旁仔细观察她脖上青紫色的勒痕。

    从面上看来,那勒痕从下至上的的确确像是她自己悬梁自尽,但是身体表面没有其他致死的因素不代表身体内也没有。

    想了想,她对刘仵作了个可能,“大人可有检查过她吼颈,可有服毒的迹象?”

    刘仵作抬头用混沌的双眼看着她,“查过了,并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香盈袖蹙了蹙眉,“这伤口大人是如何断定是自缢而非别人从后勒出的?”

    刘仵作轻哼一声,显然对香盈袖对他专业判断的质疑表示不满,“伤口由下至上,若是别人有意所勒出的那痕迹定然是平直的!”

    香盈袖挑了挑眉,“那若是凶手比死者身量高呢?”

    “不可能,就算凶手身量高,他的手也只会保持着死者的脖相同的高度,没有人会在杀人的时候还刻意抬高手,那样会导致用力不足,很有可能杀不了人反而被受害者挣脱。”没有任何犹豫,刘仵作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这句话。

    香盈袖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反倒是对吴荆道,“劳烦吴大人替我准备一把锋利些的匕首。”

    吴荆不解道,“作何用?”

    吴荆不知道香盈袖想做什么,刘仵作却是猜到了,他脱口而出,“不行,没有得到死者家属的同意绝对不允许破坏死者的尸体!”

    香盈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验尸怎么知道死因?”

    刘仵作噎了噎,“我已经验过了,她的死因的确是脖上的勒痕,你想划开她的喉颈查验,但是她喉咙内并没有任何致死之物,你若是在她身上留下伤口我们如何向香大人交代?”

    “大人怎么知道她的喉咙内没有致死的因素?难道单凭大人以肉眼的能力就可以断定?”香盈袖淡淡道。

    刘仵作哼了一声,“我平日里验过的尸体不一千也有八百,我只需一看便知,她的脸色唇色都没有发变,不可能是中毒!”

    香盈袖定定看了他一眼,而后对吴荆道,“并非我质疑这位刘大人的验尸能力,只是真正的死因并不一定就是脖上的勒痕,而能致人死亡的并不一定只有毒药,刘大人她没有中毒但并不能保证她不是被其他利器所害。”

    吴荆深邃的双眼盯着香盈袖,半晌道,“可是尸体上并没有任何伤口。”

    香盈袖道,“为何一定要有伤口?利器并非只能透过皮肤渗入!”

    吴荆沉了沉眸,而后道,“可若是到时没有任何发现,你道是本官要如何向香大人交代?”

    香盈袖勾了勾唇,“此事不劳烦吴大人,若是香家主怪罪下来只需我一力承担。”

    吴荆没话,似在思考她话里的可行性,道是一旁的刘仵作不屑地哼了一声,“就凭你?”

    香盈袖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没错,就凭我!”

    刘仵作愣了一下,莫名感觉背后爬上一丝凉意,他忙垂下头不去看香盈袖那双似要洞穿人心的寒眸。

    一旁的吴荆思考了片刻对刘仵作道,“你去将匕首取来。”

    刘仵作没想到吴荆真的会答应,半晌才反应过来,垂首点了点头佝偻着身离开。

    半月这才靠近香盈袖,见她在香落萦的脖处摸索,压低声音问道,“可是有什么发现?”

    香盈袖看了吴荆一眼,见他似乎正在思考问题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便轻点了点头。

    她的手指停在香落萦右侧的脖处,那里正正有一块极细短且坚硬之物,此物非常细,一般人很难发现。

    半月的视线落在她手指的位置,动了动唇在她耳边吐气,“这位刘仵作可是有问题?”

    香盈袖只觉得耳廓有些痒,而且热热的,她不禁缩了缩脖蹙眉看向半月,用眼神警告,不准靠近我!

    半月眸中含上笑意,微微退开一些。

    香盈袖这才收回头颈,对于半月的问题她只淡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意思不言而喻。

    半月勾了勾唇,看着她绯红的耳朵,不由自主地伸手轻捏了捏。

    香盈袖浑身一颤,只闻半月轻笑一声,“果然最敏感的是你的耳朵。”

    香盈袖脸腾地热了起来。

    幸好这时刘仵作拿了匕首回来,香盈袖才得以松了口气。

    她接过匕首,深呼吸一口气才压下心里的躁动。

    她拿着匕首熟练地划开香落萦的脖,她并没有划得很开,只是开了条极为细的痕迹,若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她顺着伤口将匕首尖部滑进去,然后自然而然地一勾一拉,然后匕首再拿出来的时候,尖部正正躺了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这仅仅是一根银针最尖锐的地方,放在匕首上甚至都不起眼,可是吴荆和刘仵作皆是脸色一变。

    不仅仅是因为香盈袖这熟练果断的手法,还因为藏在脖深出的利器,这么的东西便是不心吞进去也不一定。

    香盈袖用手帕将银针包裹起来,而后将匕首还给刘仵作道,“这伤口还劳烦大人处理一下。”

    刘仵作眸光微闪,这么的伤口便是不处理也不起眼,可是既然香盈袖这么了他也不好不。

    香盈袖看了吴荆一眼,后者明意,轻点了点头对刘仵作道,“今日之事暂且不要声张,待查清楚之后再。”

    刘仵作连忙道是,他低垂着头以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香盈袖三人离开义庄之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白色风灯在庄园四处随风摇摆,伴着风呼呼的声音,浓烈的阴森气息席卷而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