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民国风月:多情少爷,宠妻无度 第123章 处罚春兰

时间:2019-05-17作者:夜惜月

    虽说,那个女人的身份她从不承认,但毕竟是老儿子屋里的人,哪是春兰一个下人能够随意编排的。

    而且事情已然到了这样的地步,即使春兰是奉命而为,但是这差事办的着实偕越了。

    此时,无论如何她总要顾及老儿子的面子啊!

    “春兰,你自去领罚吧。”

    “老太太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老太太眼睛一闭,扭过头去。

    顿时,春兰自觉无助,便赶紧跪爬到范仲白的跟前,“四少爷,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一定对四少奶奶毕恭毕敬。”接着便匍匐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饶着。

    “春兰,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老太太一声呵斥。

    闻言,春兰又跪爬到老太太的跟前,哭得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只盼着老太太能够轻饶了她。

    这府里惩罚下人的手段,她比谁都清楚,毕竟这院里犯错的丫头小厮都是由她带去惩罚的。那个中滋味,即使想想都令她胆寒。

    “老太太,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老太太一愣,“还有下次?”随即高声吩咐道:“林管家,还不赶紧给我带下去。”这里,老太太用‘带’是存了她们的主仆情意,否则定是‘拖下去’或者‘拉下去’。

    总之,绝不会是现在的语气。

    毕竟春兰侍候了她这么多年,而且从未犯过错。只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仗着她的威视耀武扬威,连这院子里的主子都欺负上了。

    真是好大的胆子,若是不处罚,那么以后这府里的主子和下人还不乱了套了。

    所以,她必须处罚春兰,即使她一再求饶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林管家,还不快给我动手!”

    “是!”

    随后,林管家两个大步便站在春兰的身侧,“春兰姑娘,你是跟我走呢?还是我费一番周章呢?”这话里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春兰并不理睬,依然抱着万分的希望乞求着。

    这时,老太太厉声厉色道:“林管家,还不快把这碍眼的玩意给我拖出去。”

    “是!”

    林管家只好喊来魁梧家丁,驾着春兰出去了。

    直到那一声声凄惨的求饶声渐远,老太太才平复了下情绪。

    可眼下,借用抄写佛经的事由将白灵赶去佛堂的计划已经失败了,但明天陈月娥就要来府中作客了,为了撮合老儿子与她,她可真是操碎了心。

    既然,不能将那个女人赶出老儿子的院子,那么明天也肯定不能让陈月娥随意的过去了。毕竟,她有心让陈月娥成为那个院子的女主人,总不能人还没有进门,姨太太便先入为主了?

    倘若如此,陈月娥又怎会愿意?

    想到此,再看向老儿子的目光都软了几分。

    而范仲白见事情已经解决了,便准备离开了。

    “母亲,今夜的事情是儿子扰了您的清净了。”这句话听得老太太通体舒坦,连表情都慈爱了几分。

    “有错就该罚。”老太太说道。

    不待老太太回味这难得的温馨时光,范仲白便告辞离开。

    “老四,你先别急着走!”

    他赶忙停住,回转身,“母亲,还有什么事情?”

    “明天陈家小姐来家里做客,到时候你就来我这里吃午饭吧。”这话中的意思,当然是让他作陪了。

    范仲白婉拒,“母亲,明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出去办?”

    老太太皱眉,“什么重要的事情,竟让你成天不着家。”

    范仲白只好找了个借口先搪塞了。

    可老太太怎会轻易的放过他,她佯装生气的埋怨道:“自从你回来,你自己算算,你来我这个院子几回?”成日里连个人影都见不到,要不然,我至于一时糊涂,被春兰蒙骗了?

    至于那个女人,我看你到是比我这个母亲还上心。想到此,居然从假生气变成了真生气了。

    “母亲,我是真的有事。”他顿了一顿,“陈家小姐是七妹的同学,我想让七妹作陪已经足以了。”再说了,一桌子的女人,就他一个男人也不自在啊!

    老太太提议,叫上你大哥一家,这不就可以了。而且,她也想让老大媳妇帮忙参谋参谋。

    “母亲,那就让大哥作陪吧,我觉得比我更合适。”他一再的婉拒,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抵触。

    老太太怒指,“你......”随即,咬牙切齿道:“你是非要气死我吗?”

    范仲白赶忙颔首,“不敢!”

    “既然不敢,那明天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言毕,她靠向椅背,“我乏了,你先出去吧。”

    范仲白一怔,脚下不动。

    转瞬之间,他也只能如此说:“母亲,您明知道我的心意,非要逼我,那我还是不是您的亲儿子呢?”

    忽地,老太太身体前倾,怒瞪着他,“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随后,她轻锤胸口,一脸的伤心模样。若不是为了你,我干嘛操碎了心。她喃喃道:“这么多年,这么多年......”

    此时,范仲白很是无奈,他当然明白母亲为何如此,但是他绝不能妥协,毕竟这样对白灵、对陈月娥都不好。

    至于母亲,此刻就是他说再说也是无用了,还不如早早的离开。待时间长了,母亲也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

    想到此,他没给母亲一丝的挽留机会,便转身离开了。

    当门帘掀起人影消失后,老太太好似轰塌般的软堆在椅子上,久久不发一言。

    此时,她的心无比的落寞,却又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林管家先将春兰锁在柴房里,便一路小跑的去大姨娘那通风报信去了。

    这时,大姨娘正在给指甲点着朱,“老太太真的这么狠心?”

    “哎呦,我的姨奶奶,春兰是被抓了个正着,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言毕,他使劲的摇了摇头,连腮帮子上的肉都跟着颤动了几下。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顿时,林管家苦着脸,“我这不是赶紧过来,听姨奶奶的吩咐吗?”

    “算你识相!”丢下这四个字,她慎重思考了很久,便对林管家招了招手。

    林管家一脸哈巴狗的样子,只差吐着舌头卧在大姨娘脚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