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民国风月:多情少爷,宠妻无度 第88章 兄妹俩回范家

时间:2019-05-17作者:夜惜月

    这么多年两人虽然只是书信沟通,但是也算是非常熟悉的朋友了。

    而且,父亲临终之时,所交代的事情,那是朋友能比喻的。

    自是亲上加亲的关系。

    这时,梅双枝对身旁的小土匪使了一个眼色。

    小土匪心下了然的退下去了。

    片刻之后,小土匪捧着贵重的礼物进来了。

    “寨主,这是您吩咐小的准备的,都在这了。”

    随着梅双枝一声“打开”的命令,小土匪手脚麻利的将箱子的盖子一一推开。

    顿时,一箱子的狐狸毛溜出箱子外面,好似刚才在箱子里呆久了要出来透气一般。

    “三爷,这是你要的货。”

    范仲渊只瞄了一眼,便已心知肚明,这是上好的狐狸毛。

    前几日,七妹就因为此物竟记恨上了四弟,实属不应该。

    他心想,眼下这么多件,这次七妹总会喜笑颜开了吧?

    当然,他并不是全都给七妹的,而他的私心也只有自己明白。

    随后,他一口饮尽杯中苦茶,向梅双枝道谢。

    梅双枝一挥手,“三爷,何必客气。”

    随后,她伸手一指,“这是上好的老山参,给三爷补气用的。”

    真是出手豪爽的女人,不亏能坐稳梅花寨的第一把交椅。

    老山参这东西虽然名贵,但是范仲渊也并不缺少。

    因为范家所有的好药材都在他的院里,尤其是老山参,只要老太太得了,一定会差人送过去。

    只是,这大补的东西,哪能天天当饭吃,便搁置了起来。

    不过,他依然要感谢梅双枝的用心,“梅寨主,让你费心了。”

    梅双枝婉拒,“三爷见外了。”

    两人哈哈一笑,便将此事接过去了。

    随后,梅双枝又坐了片刻,便告辞了。

    待她走到门口,七小姐正欲走进来。

    当两人擦肩而过之时,七小姐被梅双枝脸上的那道疤吓了一跳。

    她赶紧侧身站住,直到目送梅双枝的身影消失后,才轻拍了拍胸口。

    “三哥,这人是谁,吓死我了!”

    范仲渊不咸不淡的回道,“只是一位来上香的施主而已,遇到此处,闲聊了几句。”

    七小姐拧眉,朝桌子上对立而放的茶杯看了一眼,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此放弃,赶紧把正事说了一遍。

    “三哥,吃完饭咱们能不能先回去?”这是商量的口气。

    范仲白挑眉,“为何啊?”

    七小姐吞吞吐吐的终于把理由说了出来。

    “哦,原来如此,那么我们一会就走。”范仲渊很是果断的回道。

    顿时,七小姐兴高采烈的蹦了起来,搂住范仲渊的脖颈轻摇了好几下。

    范仲渊淡笑不语,示意小厮赶忙将行李收拾好,一会就下山。

    “谢谢三哥!”七小姐诚恳的点了点头。

    一会的功夫七小姐便整装待发了。

    刚刚,家中的小厮寻到庵堂里,说是陈月娥家举办新年派对,把帖子都送到了老太太的跟前。

    这不,老太太赶紧派人给她报信,希望她早点回来。

    因为老太太正为怎么让老儿子和陈家小姐多见面的事烦忧呢?而这个帖子犹如天降的一剂良药,暂解了老太太此刻的烦忧。

    虽然,她很想去参加派对,但是时间尚早,她也没必要这么急着回去。

    毕竟她已经答应了三哥要多陪伴母亲,可是陈月娥在帖子上写的清清楚楚,这次他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也被邀请到场,所以,她迫不及待的要回去。

    她现在就好似飞一样的回到家中,赶紧找裁缝赶工做一件新衣裳,这样算算,时间哪里还够用,简直是紧迫的很。

    此时,范仲渊也正好有事要回去,当七妹提出这个的要求的时候,他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他也需要派人去赌坊仔细探查一番,正好顺藤摸瓜将玉如意找出来。

    此时,伴着夜色兄妹二人终于回来了!

    老太太一脸慈祥,满心满眼里透着关心。

    她询问了清心庵的一些情况后,便将范仲渊打发走了。

    这时,屋内只剩下她和七小姐两个人。

    “老七,这事就要拜托给你了。”她一脸庄重的拍着七小姐的手,好似将所有的希望都寄予在她的身上。

    七小姐眼睛一转,也没怎么客套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很是讨老太太的欢心。

    其实,她心里的打算并不是如此。

    四哥去不去,她可管不了,反正碰到面她说一声便是。

    她现在只想着赶紧回去,把那一身行头置办整齐,到时候在学生会主席的面前展现不一样的自己。

    不过,她正在神游天外时,“老七,你听到了吗?”

    “母亲,您说的我都记得呢?”其实,她才没有记住,只是随口应付了两句。

    老太太轻叹一声,“好吧,你先回去休息吧。”

    七小姐赶忙起身福了福,便一溜烟的跑了。

    她现在一心惦记的就是她的行头,反正老太太怎么交代的她怎么去办不就得了。

    与此同时,范仲渊回到屋里,便将小厮叫了过来。

    他仔细的盘问了这段时间事情的进展,便叮嘱小厮务必在赌坊多走动。

    只要查出些许蛛丝马迹,那么就印证了大当家所言不差。

    本以为势在必得,谁知还是晚去了一步。

    小厮一脸失落的回来,将去赌坊查到的结果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那个人死了?”范仲渊疑惑不解。

    小厮点头。

    “谁下的手?”

    小厮一摊手,“三爷,他们这行当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了这仇家也多,所以这下手之人到现在也没有查出个眉目?”

    他抬了抬眼皮,“赌坊老板已经在悬赏抓人了,但是依然一无所获。”他摇了摇头,“看来,这条线索是要断了。”

    范仲渊略一思索,便让小厮先退下了。

    他凝思静想,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那个人早不死万不死,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玉如意一定与他有关,否则怎么会惹祸上身。

    就这样想了半响,范仲渊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他心想,就这样办,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