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民国风月:多情少爷,宠妻无度 第82章 鬼啊

时间:2019-05-17作者:夜惜月

    顿时,联想起赌坊小厮与他喝酒时,谈起前几日赌坊一个莫名惨死的人那可怖的容貌。

    致使他连连后退,直到退无可退之时,前面的黑影越来越近了。

    他大喊一声“鬼啊!”便撒腿就跑。

    而这一声,却又把黑影吓了一跳。

    “哪来的毛头小子,见鬼啦!”

    可不就是见鬼了吗?

    只不过这鬼并不是真的鬼,而是准备出门的二少爷。

    这时,二少爷冲着小厮疾跑的背影狠狠的骂了几句,又朝地上吐了吐口水,以此缓解刚刚受到的惊吓。

    而小厮一路狂奔,终于跑到了四少爷的院门口,这才回头张望。

    只是,后面已是一片宁静,没有一丝的异常。

    顿时,他松了一口气,弯腰双手拄在膝盖上,上气不接下气喘着的时候,还要时时的回头看一眼。

    直到气喘匀了,这才推门进来。

    可是,经过这么一场折腾,他的酒已经醒了个彻底。

    片刻之后,小厮站在书房外,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抚了抚胸口,这才抬脚进来。

    “事情办得很不错。”范仲白对小厮办差的能力肯定了一番。

    若不是小厮将事情办的及时,那么惩治白嫂子的事情,未必会这么快。

    虽然,他现在满腹的忧愁,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绝不能混淆而论。

    “四少爷,这是小人份内之事。”小厮恭敬的回道。

    “赌坊的人都打点好了吗?他们的嘴......?”范仲白意有所指。

    小厮心领神会,“四少爷,都打点好了,您放心,赌坊的人一个字都不会透露出去的。”他顿了顿,“我那个发小只清楚我在宅门里帮佣,但是并不知道我在哪个宅门里?当然,我绝不会多说一句,”

    他心想,这出门在外,就得把嘴管严实了,否则谁晓得什么时候麻烦就找上门了。

    不过?小厮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四少爷,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他“哎”了一声,便娓娓道来。

    话说,这赌坊的人,现在很怕给自己惹麻烦,所以接差事的时候,那是慎之又慎。

    因为,前些日子,他们赌坊里的一个主事的,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而这个人一身的本事,深得赌坊老板的器重,所以赌坊外面的事情一向都是由他出手主事。

    咱们这次的事情,我那个发小根本就没有资格接手,顶多算个能传话的人。可是,现在那个主事的人就这么离奇的没了,赌坊一时也没有能顶替上来的人,所以我那个发小才接了这个活。

    不过,昨夜的行动之快,就是因为现在赌坊混乱,他们自己内部乱的很。同时,也怕出乱子,所以现在只要接了差事,恨不得分分钟就给办了。

    但是,赌坊老板为了稳定人心,压住底下暗潮涌动的势力。所以,放下狠话,只要谁能给那个主事的人报仇雪恨,那么赌坊的二把手就是他了。

    这诱惑真是大啊!

    范仲白不知不觉的插话道:“知道是谁害死的吗?”

    小厮“切”了一声,“四少爷,他们干这行的,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他伸出双掌,“这仇家啊,我看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他又说道:“赌坊老板折损了了一员大将,可连个仇人都找不到,底下的势力不反才怪。”

    范仲白嘟囔了一句,“还真是一桩无头的案子。”

    小厮一摊手,“谁说不是呢?”

    “那个人身上就一点线索都没有?”

    小厮“哎呦”了一声,“四少爷,听我那个发小说,人都烧的认不出来了。那个样子......”他的脑海顿时浮现出发小形容的样子,使他一阵寒颤。

    随之,刚才那幕吓人的情景仿佛又重现眼前。

    “那怎么确认就是那个人呢?”

    小厮一拍脑门,“这个主事的生来左手就是六指,就算毁尸灭迹也不是那么简单。”

    “这下手之人竟会如此大意?”

    “四少爷,可能行事之人自以为做的不留蛛丝马迹吧。”

    范仲白心想,也只能这么理解了。

    “四少爷,”小厮轻声喊道。

    “嗯?”

    小厮又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道:“听我那个发小说,咱们府上的二少爷是他们那的常客。”他抬起眼皮瞄了范仲白一眼,又继续说道:“前一阵子二少爷欠了赌坊一大笔赌债,没过多久就平了。”这里的“平了”的意思,就是将钱还上了。

    范仲白追问,“还说什么了吗?”

    小厮食指点着下巴想了一会,“没有了。”

    范仲白略一思索,“你辛苦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小厮躬身退了出去。

    无论这夜有多长,也挡不住晨曦的来临。

    日夜黑白,总是有定数的,你想颠倒是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接下来的几日,范仲白早出晚归,连哑婆都难得见上几面。

    白灵每天都独坐在屋子里,若不是有小菊时不常的过来,这一天她不说一句话。

    但是她并不清闲。

    哑婆又给她送过来很多书,什么种类的都有,所以她也不觉得这日子难捱。

    只不过,她一心惦记着哥哥和小侄子,这也算是她现在唯一的心烦之事。

    至于,老太太给范仲白说媒之事,就算她反对也无济于事,何必徒增烦恼。

    只是,她依然被困在这院子里,不得自由而已。

    但她却认为,比从前好了太多了。

    时间在眼前匆匆划过,眨眼之间就到了二姨娘忌日的那天。

    三少爷和七小姐一身素衣的打扮,正与老太太辞别。

    老太太轻叹一声,“我这病的真不是时候啊,要不然,就跟你们两兄妹去给我那命苦的妹妹上一炷香去了。”言毕,又唉声叹气一番。

    其实,每年二姨娘的忌日,老太太都不曾去过。

    范仲渊自是明白老太太,如此作为,只不过是找个顺理成章的理由而已。

    这时,七小姐轻声细语,好似变了一个人,“母亲,姨娘定会明白您的心意。”

    范仲渊神情落寞的轻点头,以示回应。

    而他的心里的苦楚,估计连七妹都不一定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