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74章 窟窿

时间:2018-09-25作者:太子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事情好像一下子就变大了,如果有圈地这个事情,为什么任勇并没有告诉过他,而且听古向昆的语气,他好像也是刚刚知道,也就说,这件事是秘密做的,并没有通过市委常委会。

    “古书记,你怎么看?”

    钟立想试探一下古向昆的看法,因为如果这个事情要查下去,肯定是要纪委的帮忙的。

    古向昆点了根烟,递给钟立一根,钟立接了过来,没有点,就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然后古向昆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古家在钢铁市场上没有利益,所以钟书记只要答应我一个要求,钟书记怎么想,我就怎么想,你觉得这个交易合适吗?”

    钟立笑笑,说道:“交易合适不合适,就要看古书记的条件是什么了,如果我做不到,那我也没办法了。”

    古向昆:“钟书记只要答应,成不成都没关系。”

    还有这样的条件,钟立说道:“不妨请古书记直说,我参考一下。”

    古向昆说道:“我的那个妹妹,古嫣儿,跟林泽庸断断续续也谈了好几年恋爱了,明年古嫣儿就三十了,林泽庸也三十出头了吧,他们的婚事,我还是希望钟立书记能帮忙撮合一下。”

    原来是这个事情啊,钟立心里长吁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古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要两家结亲,估计还是看中了林应背后的那个孙先楚,但是抛开这些东西不谈,他跟林泽庸也算是朋友,两人聊天的时候也聊到过好几次这个事情,首先古嫣儿跟林泽庸之间的感情基础是深厚的,不然两人也不会断断续续谈了这么久,从两个人的出发点来看,都是希望能结婚的,这里有一道坎设置着,那就是老领导林应书记,林应书记就是不答应两人结婚,说到底还是对古家有意见,倒不是针对古嫣儿,为了帮助林泽庸,钟立也试图在林应书记那开口,刚说到这个事情林应书记就翻脸了,搞得钟立每次想说又不敢说。

    从心底里来讲,尤其是刚刚参加完李侠和杜丁丁的婚礼之后,钟立倒还真的蛮希望看到自己的朋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钟立想了一下,说道:“古书记,这个条件我答应你,他们两个已经不用撮合了,我知道,问题还是在老书记身上,我保证,我一定会认真跟老书记谈一次这个事情,尽我最大的努力,但是最后如果还是成不了,我也没办法。”

    两人的关系虽然不好,但是古向昆也知道,钟立一诺胜于千金,他要的也只是钟立的承诺而已,钟立也不是月老,不能保证两人肯定能成,他也是讲道理的。

    “好,既然钟书记答应了,我也不会含糊,这件事我会着手调查,等结果出来了,再跟您汇报,虽然还没有开始,并不清楚是什么结果,但是我要提醒钟书记,我帮你,不代表我在常委会上任何事情都会跟你保持一致,只是在这一件事情上,我们属于合作关系,这一点希望钟书记是清楚的。”

    果然是古家人,任何事情都是算得清清楚楚,钟立说道:“好的,我也会持续关注的。”

    钟立离开古向昆办公室的路上,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件事如果真正查起来的话,估计又是一件大事,但是眼下问题不在这里,眼下的问题是,黄全大回去了,他跟许忆两个人的暗访等于没有起一点作用。

    刚回到办公室,许忆刚好放下手机,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开心,对着钟立说道:“钟书记,黄全大被公安局放了,还有,黄国庆一家搬家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全家载出去了,在金句县出了车祸,只有黄国庆的老婆活了下来,现在刚抢救结束,脱离了生命危险。”

    黄全大刚回去,就这么巧地发生了车祸,钟立的心里,莫名地疼了一下,说了句“我知道了,”就回了办公室,关了门,想安静一会。

    不管车祸的事情跟黄全大有关系,还是纯粹的偶发事件,钟立觉得,就是自己害死了黄全大一家人,如果不是自己多管闲事的话,恐怕黄全大一家也不会搬家,五万块钱,也是买不来生命的。

    可是想想又不对,如果自己不管的话,那自己就对不起市委书记这个称号了,父母官父母官,要像年轻的父母一样疼爱子女,不能总像个年迈的父母,等待儿女的赡养,只要动机是对的,就不会愧对自己的良心了。

    李侠有两个人一直在小杨村,据李侠那边过来的情报,黄全大回到小杨村之后没有任何动静,低调了很多,几乎没有出门,那辆宝马车也不见了,估计是被藏起来了。

    这只能说明黄全大还是有脑子的,被市委书记盯上了,再高调,真以为你能出来一次,还能出来两次吗?何况真的要搞你,那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你一个经济条件很差的村子,村主任开宝马,不被查就出鬼了。

    钟立也不去管那么多,毕竟只要黄全大不出来闹事就没问题。

    周正那边,钟立还是催促他,对前面那个高峰的女儿高潇潇的案子重新翻出来,秘密调查一下,认清了黄全大的嘴脸之后,更加能够确定,高潇潇真的有可能是黄全大害死的,所以这个案子一定要重新查,把所有证据,包括整个程序要仔仔细细重新查一遍,当年的证人也要找到,一一过堂。

    布置好一切之后,钟立松了一口气,眼看到了下班时间,走出屋子,看了下时间,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了,本来以为许忆已经走了,没想到出来一看,许忆还没走,拿了一本秘书手册在那背诵呢,这个小家伙,几天之内成长了不少,看来,还是一个可造之材呢。

    也没有去打扰他,直接出门就回去了。

    车子刚刚开出了市委大院,钟立隐约觉得,好像有辆车跟在他的后面,从后视镜看了一下,一辆白色的大众一直跟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已经跟了一路了,为了甩掉这辆车,钟立刚要走几个岔路,这辆车一转弯,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感觉错误?

    2月中旬,离两会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四套班子一下子就忙了起来,那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开始正式工作了,尤其是提案委员会开始接收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来的提案了,大多数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是临时抱佛脚,接近了两会了,才开始工作,所以也导致这两天四套班子都在连轴转,看起来真的很忙的样子。

    今年也是换届年,现在还不知道最高领导人会不会有变动,至少一二把手是不会变的,至少还有一届的任期,这也是为什么古家这么着急要让古嫣儿跟林泽庸结婚的原因,毕竟那样的话,就跟孙先楚攀上关系了。

    还有就是古嫣儿年纪也大了,明年都30了,再大点最后跟林泽庸又没成,那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两月底的时候,吴阳副市长将顺阳制药重组并购的问题提上了日程,最后常委会通过了最合理的方案,将顺阳制药并入姑苏市的丽华制药,成为丽华制药的独立子公司,常市市政府持股40%,然后将盈利的资金用于完善卫生系统以及对患者的赔偿问题上来,这样的方式最为合理,这样既解决了顺阳制药这个品牌的问题,变成了丽华制药之后,这个被万人唾弃的品牌也就消失了,而且丽华制药是上市公司,虽然现在已经被强制停牌了,但是毕竟也辉煌过,员工和基础框架都在,这样员工失业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丽华制药白白捡了一大批固定资产,当然也愿意了,虽然在跟常市市政府签约的时候有一项固定的条件,那就是只要丽华制药主营业务不变的情况下,不能随意改动顺阳制药的商业用途,也就说,你接受之后,你突然就不生产药品,你改去生产洋娃娃,这是不允许的,即便有业务需要改变,也要经过市政府的同意,这是一项硬性条件,也是对常市市政府自身权益的保护,不能便宜都让姑苏市给赚了不是。

    开完常委会之后,吴阳又到钟立的办公室,进行了一个详细的汇报,整体来说,这整个方案还是不错的,不愧是卫生局出来的人,业务能力还是有的。

    吴阳刚刚出去,前脚走,后脚古向昆就走了进来。

    古向昆走进来的时候,钟立的心沉了一下,又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很奇怪的感觉。

    果然,古向昆那边的调查已经有了结果,这个结果,似乎很不好,因为他的脸也是阴沉的,他进来之后,自己就把钟立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钟书记,纪委已经查清楚了,事情很大,我觉得常市好像扛不住这一波,又是个大窟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