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138章 这样的钟立

时间:2018-09-25作者:太子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袁成坤和林美茹都不知道,这个时候黑虎已经对他们两个都起了杀心,黑虎要杀一个人,基本上是没有商量的,将功折罪也不过是延缓时间而已。

    只是钟立和周正都不知道,搜了半天,结果袁成坤根本没有出泗水县,一开林美茹救了他之后就放在了之前租的那间办公室里,因为是投资商的缘故,当地派出所盘查的时候也就没有进去,因此有了漏网之鱼,现在盘查稍微松了一点,然后泗水县政府因为土地的问题跟盘牙生物科技的人闹掰了,所以盘牙的人撤出了,办公室也就不能有人了,林美茹就把袁成坤转移到了这个小旅馆里面。

    第二天,下相市纪委宣布,因为泗水县前任县长吴金书涉嫌重大职务犯罪,现已经决定对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交司法机关,从双规到双开,也就四五天的功夫,接着,到了下午,市委组织部同时宣布,拟调任林当当同志担任泗水县委第一副书记,代县长的职务,钟立的猜想全部应验,可是这个应验也是他错误的回报。

    林当当担任这个县长,钟立以后的路将更难走。

    县委接到这个调令之后,县委副书记马云通知县委办主任洪岭,因为身体的原因,暂时请假几天,洪岭也没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领导,然后洪岭通知了钟立,钟立能怎么办呢,只能叹气了,今天这样的结果还不是自己造成的?

    现在已经没有余地了,反正明天就是周末了,钟立索性就提前下班了,不管了,回常市,陪陪小雪吧。

    钟立到家的时候刚好天黑了一会,因为没有提前通知的缘故,刚刚打开门,就看到关小小正趴在陈眉雪的肚子上,嘴里念念有词地说道:“小宝宝啊小宝宝,我告诉你啊,你爸爸是个大坏蛋。”

    钟立说道:“大老远就听到有人说我的坏话,我就坐火箭回来了,我说小小啊,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不是说做宝宝的干妈吗?怎么还说我的坏话啊?”

    关小小恰好被钟立撞破,对着陈眉雪吐了吐舌头,陈眉雪笑得不行。

    “钟大书记,请问,我们这个宝宝以后叫什么名字啊?”关小小好奇地问道。

    这个问题钟立还真的没想过呢,叫什么名字呢?钟立看到餐桌上还有两粒没有收拾掉的米饭,灵机一动,说道:“不管男孩女孩,小名都叫米饭,至于大名嘛,等最后是男是女再定。”

    “米饭.....米饭......这个名字不错,以后就不会饿肚子了......哈哈哈.....”关小小跟个小孩一样,对着陈眉雪的肚子喊道:“米饭,快点出来吃米饭了,哈哈哈......”

    钟立看到关小小幼稚的样子,忽然想起了温晴转告他的话,问道:“小小,我问你件事,你上次让温晴转告我的,什么违约金,什么政府需要就退还,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关小小好像也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就一本正经起来,坐在陈眉雪的旁边说道:“就是你们那个县长啊,好像姓吴对吧,他来到公司找到我,说这份你签字的采购协议并不是来买电脑的,到时候会把钱打到公司的账户上,然后等到需要的时候,这笔钱再转回去,你们县政府可以支付6万块钱的违约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看了一下是你签字的,所以就同意了,不过是走个账而已。”

    钟立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东西,这个吴金书,到底是在转移财产还是在保护财产,如果是保护,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吴金书被抓了,但是财政局局长曹丹因为是孕妇的关系却没有被抓,现在曹丹是突破口,钟立二话没说,在陈眉雪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小雪,我回泗水县了,就当我没回来过,小小,帮我照顾小雪,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钟立离开的身影,小小一脸的嫌弃,说道:“这样的老公,你还要,你是不是脑子发热啊?”

    陈眉雪微微一笑,说道:“这样的钟立,你不也喜欢吗?”

    这话一说,关小小的脸马上就红了,说道:“小雪,你开什么玩笑啊,我把他当哥哥而已,你别多想啊。”

    陈眉雪当然不会多想,女人有女人的直觉,关小小是不是喜欢钟立,陈眉雪当然能感觉地出来,心里虽然有些吃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是很介意。

    关小小的心里也在默默想,难道我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吗?

    她的眼角偷偷看了一眼陈眉雪,马上就摒弃掉了脑子里的念头,这个是小雪的男人,不能想,不能想......

    钟立刚刚开了3个半小时从泗水县到了常市,现在又从常市开了3个半小时到了泗水县,晚上11点,把杜远从宿舍里拉了起来,直奔曹丹家里。

    并不是钟立要这么晚去打扰曹丹,因为他太心急了,太想弥补自己的过失了,虽然吴金书挪用公款的事情是真的,但是心里总是有一份负疚感,到底为什么,说不清楚。

    大半夜敲响了曹丹家的门,曹丹虽然是财政局局长,他的丈夫曾经也是一位企业家,可是现在,她还是只能生活在乡下的老房子里,因为之前赚的所有钱,现在根本不够还债的,丈夫已经走了,现在肚子里还有个孩子,然后曹丹自己也被开除了,家里还有两个老人,想到这里,钟立鼻子里酸酸的,既然对吴金书的事情是后悔的,那么曹丹被拿下,必然也是后悔的。

    敲了一会,破败的小院子终于亮起了灯,一阵脚步声过后,一个脸上布满了皱纹的老人家把门给打开了。

    “你找谁啊?”老人问道,迷瞪着眼睛,显然是被吵醒的。

    杜远刚要说话,钟立马上制止,说道:“老人家,对不起打扰您了,我们是来找曹局长的。”

    老人一听,马上就把门给关上了,过了好一会,才把门又打开了,然后把钟立两人请到了屋里面。

    这时候,堂屋的灯已经开了,老人给两个人倒了水,在昏暗的灯光下,钟立再一次见到了曹丹,当初那个虽然挺着肚子,但是荣光焕发,精神百倍的曹丹,现在看来,已经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再坚强的性格敌不过生活的现实,有时候,真的有道理,曹丹就是这样,自己的丈夫做生意失败也就算了,接着举报了桂启义,举报桂启义她一点也不反对,甚至给予了支持,然后呢?然后就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晚上,再桂启义被抓之后,他的丈夫留下了一封遗书和一大笔偿还不了的债务,跳进了运河里,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浮肿了的尸体了。

    这件事情钟立早就知道了,在调查曹丹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再次面对曹丹,钟立想好的话,忽然有些难以启齿,昏暗的灯光下看了下堂屋的陈设,钟立不能相信,竟然生活已经这么潦倒了,曹丹身为财政局局长,想要给自己某点福利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钟书记,你是不是后悔了?”看到钟立,曹丹挺着大肚子,艰难地坐了下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钟立点点头默认了,他是一个不会隐晦自己错误的人,错就是错了,没有必要隐瞒,说到底,自己造就的苦果还要自己吃,别人说什么也没用,只有直面错误,才能认识错误,提醒自己不再犯错。

    “曹....曹丹同志,我想问一下,关于华立电脑购买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钟立问道。

    曹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吴金书县长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你吗?其实他不是为了自己的政绩,他是为了保护你啊,你没上任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吴金书县长跟我们说,希望能够保住你,牺牲我们也没关系,因为你才是泗水县的希望,只有你才能把泗水县人民的经济水平搞上去。”

    这样高大上的话,经历了官场的钟立并不相信,但是此时此刻,钟立却是相信的,人的感觉就是很奇怪,当你不确定的时候,你心里会发慌,即便你做了决定也是一样的,当年确信的时候,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改变你所有的想法。

    “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钟立的语气开始有些急切了。

    曹丹看着钟立的脸,她跟钟立差不多大,不知道为什么,吴金书就是信任这个人。

    “钟书记,我先跟你说一件事,相信也是你知道的事情,我的丈夫是因为欠债跳河自杀的,后来很多人都说,他是被桂启义的势力逼死的,其实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丈夫并不是因为桂启义死的,而是因为归真功?”曹丹说道。

    “归真功?”钟立问道。

    又是归真功,难道曹丹的丈夫也跟归真功扯上了联系,钟立心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