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31章天目山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中年人可能真的有很严重的关节炎,走起路来很费劲,要不是后来陈眉雪也来帮忙,真的走起来都困难,走了几步,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水,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老大哥,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钟立实在觉得不忍心,关切地问道。

    中年人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上年纪了,当年上山下乡落下的毛病,走走就好了。”

    果然,慢慢走了一会,中年人真的好多了,慢慢的,竟然能正常走路了,真的很神奇。

    “现在像你这么有耐心的小伙子不多了,还有你,小姑娘,谢谢你们了。”中年人终于可以正常站立了,很客气地谢了两个人。

    本来两人想送他回去,没想到中年人坚决不同意,谢绝了他们的好意。钟立和陈眉雪就驱车回了天目县。

    过了初七,就要上班了,陈眉雪也回了秋河镇,这个年,对钟立来说,过得很愉快,因为有陈眉雪的陪伴,开始觉得生命里有彩虹一般的颜色了。

    上班的第一天,从阳湖区得来一个消息,新的常市班子常委会决定,任命耿云为阳湖区区长,金句县副县长向志仁调阳湖区任常务副区长。

    跟钟立之前估计的没错,耿云补了区长的位置,顾一田却没有补上耿云的位置,而是从金句县调来了一个副县长。

    钟立跟顾一田通了一个电话,安慰了他几句,还好顾一田本身也没抱多大期望,也不算失落。

    新年的第一次常委会也没什么新意,基本上就是对新年的展望,无非是一些老套的话题,会议到最后的时候,一项人事问题,却让古向昆和胡亚雄又起了争执,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市公安局有意调县公安局局长王凯进市局任副局长,征询过王凯本人的意见,王凯也表示同意,但是到了常委会上,古向昆却不同意了。

    一般来说,在官场上,不会拦人家进步的路,钟立心里清楚,王凯是古向昆的人,然而现在古向昆要拦住王凯,就有点想不通了。

    “古书记,市局要调王凯,王凯本人也同意,我们县委拦着,不好吧”胡亚雄说的也算有礼有节,公安局是双向垂直领导部门,既然服从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同时也要服从上级公安部门的领导,上级公安部门要用一个人,一般来说,县委县政府是要配合的。

    “王凯同志要升,我当然没什么意见,但是现在天目县的社会治安因素比较复杂,这个时间需要王凯这样熟悉情况的同志来主持大局,胡县长你不用说了,我会跟王凯同志进行沟通。。。”古向昆既然都这么说了,胡亚雄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古向昆才是一把手,拥有人事任免权,一直纠缠着,反而显得他在这件事情上有私心。

    胡亚雄当然有私心,作为政府部门一把手,县公安局长应该是他的人,但是事实上,王凯只听一个人的话,那就是古向昆。要不是县政法委书记高琳珊跟胡亚雄是一路的,恐怕还真的约束不了王凯了。

    如果王凯能被调走,胡亚雄就有机会在这个位置上安上自己的人,可能古向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死活不同意,毕竟现在在天目县还有很多事情做了一半没有完场,非常需要王凯这个帮手。

    古向昆的秘书叫黄鹤,作为区委第一秘,黄鹤是要列席会议做记录的,常委会还没结束,黄鹤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因为调的是震动,黄鹤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拿出来看了一眼,电话正是县公安局局长王凯打来的。

    会议上正在讨论王凯,现在就迫不及待打来了,这个王凯是有多着急啊,黄鹤厌恶地按掉了手机。

    刚刚按掉,手机又响了起来,黄鹤一看,还是王凯,索性就关了机。

    过了大约3分钟的样子,胡亚雄的秘书程志气喘吁吁地闯进了会议室,也不管很多人疑惑的表情,在胡亚雄的耳朵边说了几句。

    胡亚雄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程志递过手机,胡亚雄视若无人一样,就在常委会会议室打起了电话,表情相当严肃,钟立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出大事了。

    “现在听我的命令,立即通知驻县武警,消防,对天目山周围展开搜索,搜索的时候6个人为一队,不允许单独行动,立即通知县医院,准备好救护工作,人一找到,立即给我打电话,现在开始,我的手机只接你一个人的电话,好了,去做事吧。”

    胡亚雄挂完电话,顿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气,感觉酝酿好了,才用目光回应了一下其他常委。

    “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外地的一位女驴友,进入我县天目山旅游,现在已经下落不明,从报警来看,已经失踪了36个小时了,县公安局局长王凯派了4个警察去山上搜索,因为大雪的原因,3名民警从山上滚了下来,两个轻伤,一个重伤,还有一位民警至今下落不明。”

    胡亚雄的话说完,会议室里立即议论了起来。

    天目县的雪是从昨天晚上开始下的,本来以为最多是一场中雪,没想到下了几个小时,就转成了暴雪,仅仅是一晚上的时间,整个天目县就成了白皑皑的一片,毫无疑问,那个女驴友应该上山的时候还没有下雪,然后就被雪困在了山里,一下子出不来了。

    古向昆一听,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他很生气,他生气的不是王凯派人巡山造成了事故,而是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跟他汇报,而是跟胡亚雄汇报。

    “王凯这个混蛋,这么大的雪派这么几个人巡山,我要撤他的职。”古向昆嚷道。

    这话也就说说而已,这么说,肯定也是为了发泄他的不满,现场很多人都听得出来。

    突然,古向昆想到了什么,脸上又严肃了起来,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出了,我们就要解决问题,现在我任命钟立副县长为事件处理小组组长,你有权力调动所有资源,保护任人民群众的安全,钟立同志,这里你最年轻,这种担子你应该能挑起来吧。”

    钟立一看古向昆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家伙要使坏了,钟立的确是这里最年轻的,这个理由也无可厚非,但是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人在大雪中已经被困了36个小时了,是死是活不知道,现在还丢了一个警察,要是出了人命,作为小组的组长,钟立肯定难辞其咎。

    偏偏钟立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吧,我接受。”钟立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说道。

    胡亚雄给他甩了几个眼神,钟立也当没有看到一样,他明白胡亚雄的意思,就是提醒他不要去接这个任务,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总要一个人站出来解决,如果非要以个人出来,钟立倒宁愿是自己,因为自己会比现场的所有人,更重视生命的意义。

    “不过古书记,我有一个要求。”钟立继续说道。

    “只要你能解决这件事,有什么要求,你说。”古向昆的眼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现在我要县公安局局长王凯听从我的命令,第二,我需要金秘书长配合我下达指令,因为我只是个副县长,怕调动不了资源。”钟立说的也有道理,有县委秘书长金海出面,很多指令就是代表县委下的,更能事半功倍一些。

    “好,我答应你,现在开始,县公安局的所有资源归你调拨,你是处理小组组长,金秘书长是副组长协助你,这样可以了吧?”没想到古向昆竟然答应了,有点出乎钟立的意料,因为在钟立看来,古向昆如果不借着这件事跟自己发难,以后可能就找不到机会了,对古向昆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的确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古向昆可以什么都答应钟立,但是到下面实施的时候,效果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分工已经做好,而且当事人也不反对,所以常委会就没必要开下去了,毕竟解决事情是第一位的,钟立也不多说,跟胡亚雄聊了几句之后,立马回办公室收拾东西去了。

    古向昆回到办公室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告诫金海,能下绊子的时候要尽力下绊子,保证钟立的事情不顺利,金海同意了。

    对于古向昆的秘书黄鹤来说,刚刚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没有接王凯的电话,但是他又不敢说出来,跟了古向昆这么久,他的脾气最了解了,一旦动怒,这个秘书也就到头了,身为县委第一秘,虽然职位不高,但是却很好用,要黄鹤放弃,他还真的不舍得。

    钟立也不拖沓,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自己开着车,前往天目山。本来是司机班可以出车的,但是下雪天,路滑,还是钟立的路虎车好用一些。

    来到天目山脚下的时候,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都来了,到处都是人,然而不是来帮忙的,都是来看热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