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3章工程遇阻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听到钟立这么说,钱启生心里就放心了,脸上凝重的表情也轻松了下来,出了钟立的门,才反应过来,这是钟立下的一个套,还真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这个钟立,不简单,但愿我没有看错人”钱启生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道。

    接下来的几天里,钟立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一直以为古向昆或者胡亚雄会找他谈话,偏偏上任快半个月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还有这个秘书刘孔,前面说好的请一周的假,现在都半个月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要不是钟立对他有些好奇,早就给开除了。

    幸好钟立分管的工作还算比较轻松,没有秘书,自己动动手也就做完了,钟立不是懒,要不要秘书对他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刘孔的这种消极怠工的态度,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想了一下,钟立打算下午自己去一趟刘孔家,了解一下情况,不然像块石头一样吊着不上不下的,很是难受。

    刚要出门,办公室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天目县小城镇建设办公室主任华剑,也是沐湖古镇项目的总指挥。

    难道,这个结要从华剑的身上解开吗?

    钟立很客气地站起来把华剑迎了进来,因为没有秘书在,钟立亲自动手,给华剑泡了一杯茶。

    客套过后,钟立又坐在了办公桌前,他等着华剑开口。

    华剑吹了吹茶叶,轻轻抿了一口茶,说道:“钟副县长,我是来汇报工作的,目前我主管的沐湖古镇项目已经完成了土石方方面的工程,现在建筑和钢结构也进场了,主要有个问题,整个工程到现在还没有接上电,也没有水,我找过电力局,也找过自来水公司,说是要政府方面的批文,我手上没有批文,希望钟副县长帮我催一下。”

    没有批文?

    整个项目的立项早就通过了,怎么会没有批文。

    华剑也不墨迹,直接说道:“项目是古书记的项目,但是需要政府方面的协助,胡县长只是在土地上开了绿灯,至于水电方面,一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签字。”

    华剑的话说的很隐晦,不过钟立也听懂了,经济事务,本来就是政府内部事务,工程建设是一把手主导的,但是没有政府部门的相应协助,也没有作用,如果胡亚雄只是表面配合,那么肯定会拖古向昆的后腿。

    难道,胡亚雄在这方面有小动作?

    联想到欢迎仪式上的鞭炮,钟立的心里大概有数了。

    如果没有猜错,古向昆跟胡亚雄的不合是由来已久,而这个项目是古向昆的项目,沐湖古镇如果顺利建成,胡亚雄在整个天目镇的光芒就要被古向昆盖过去,这是作为胡亚雄所不愿意看到的,虽然不能直接阻拦这个项目,给这个项目设置一些障碍还是做的到的,不出意外的是,胡亚雄想以此跟古向昆换取一定的政治利益。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逻辑上也只是勉强能说通,经不起推敲,但是以目前的形势来讲,只能这么解释了。

    如果钟立的推理没错,那胡亚雄也太小心眼了,在官场上,小心眼尤其要不得,什么都想自己吃,不给别人盛饭的机会,那不是吃相太难看了嘛。

    钟立现在也不能给明确的答复,需要将这个事情跟胡亚雄接触一下,试探一下他的态度,才能做决定,华剑没有办法,也只能很失落地走了,工程接不上水电,土方工程还能做,建筑和钢结构工程就进行不下去了,也就意味着,工程接近停工了。

    钟立看过资料,根据计划,沐湖古镇工程是94年年初开工的,预计96年年尾结束,97年开年就对外营业,古镇的规模不小,工期还是比较紧张的,华剑当初给县委县政府签过军令状,如果不能完工,是要领处分的。

    明明是一件好事,到了政治层面,却多了变故,钟立有时候经常想,政治是应该用来帮助经济发展的,而不是因为个人的利益给经济卡脖子,很多地方,经济没有发展起来,领导人的责任一点都不小。

    本来钟立是想先去找胡亚雄的,结果华剑走了没几分钟,古向昆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钟副县长,华主任应该找过你了吧?”古向昆一开口就问道,看来,华剑来找钟立的事,古向昆也是知道的。

    “古书记,为什么电力局跟自来水厂不同意配合?”钟立知道古向昆的目的,所以也不绕弯子,直接问道。

    “我作为书记,也不好手伸得太长,毕竟电力局是政府管理的部门,我什么都插手,会觉得我伸手太长,所以我建议你先去找下电力局,不要直接找胡亚雄,那样会效果更好一些。”

    钟立想了一下古向昆的话,的确也有道理,如果胡亚雄以哪种理由挡过去了,肯定会提前通知电力局,到时候再去,就没有效果了,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放下古向昆的电话,钟立打了个电话给司机班,安排一辆车,他要去一趟电力局。

    从走入官场以来,钟立基本上没有什么架子,也不像一个官,没想到,到了电力局,却狠狠地吃了一个憋。

    电力局离县委县政府也不是太远,大约也就15分钟的车程,钟立走进电力局的时候,发现里面的员工一片懒散,男职工在聊天,女职工更过分,有的还在织毛衣,服务窗口排了一个十几个人的队伍,却只开了一个办事窗口,更要命的是,办事的职工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别人聊天,严重影响群众的办理速度。

    排队的群众们虽然很烦躁,却也没办法抱怨,如果你啰嗦两句,待会办理的时候就要被各种理由打回原形,麻烦的还是自己,耽误点时间就耽误点时间吧,只要事情能办成就行了。

    钟立突然就有些愤怒,虽然电力局不是他分管的部门,但是好歹他也是副县长,是实打实的县领导,刚要发火,从门口大马金刀走进来一个大汉,估计身高有180以上,身材也很壮硕,跟个健身教练差不多。

    虽然穿着西装,但是还是掩盖不了他胸前两块大大的胸肌。

    这个大汉一进门,本来还一片懒散的电力局,立马就紧张了起来,那些织毛衣的迅速把手上的家伙藏了起来,在聊天的也闭嘴了,紧张地开始工作,然后没几秒钟的时间,又加开了两个服务窗口,整个电力局,马上有了工作的氛围。

    钟立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感觉好神奇啊,变化就在一瞬间发生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面前这个壮汉就是电力局局长周子苏了。

    本来看到名字,以为是个很文弱的书生,没想到名字跟人的差距也太大了。

    周子苏看到这一幕,也没说什么,显然也习惯了,他眼睛朝大厅里瞟了一下,看到了队伍之外的钟立,脸上的表情变了一下,然后径直朝钟立走了过去。

    “你是钟立钟副县长?”周子苏的声音不大,办公大厅里面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在钟立眼皮子底下织毛衣的那个妇女,嘴巴张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跟大学生一般大的小伙子,居然是个副县长,心里一直在打鼓,这下倒霉了。

    钟立点了一下头,说道:“周局长,我找你有事,我们去你办公室谈吧。”

    一个副县长,要找一个局长,其实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钟立亲自过来,也算给足了周子苏面子。

    进了办公室,周子苏自己大马金刀往办公桌前一坐,也给给钟立倒茶,也没叫钟立坐,直接问道:“钟副县长可是为了沐湖古镇的电力问题来的?”

    钟立也不生气,说道:“对,我想问下周局长,沐湖古镇迟迟不通电,问题出在哪?”

    周子苏给自己点了根烟,说道:“钟副县长,你刚来,不了解情况,现在电力局的经费不够,沐湖古镇工程项目部要求电力局出建设资金,电力局没有,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

    钟立不傻,他听出来了,这个周子苏根本没想解决问题,电力是国家垄断的,要说没资金,谁能信啊,难道老百姓家里要通电,还要老百姓自己买电线杆,拉电线吗?说到底,还不是想从工程上捞点油水。

    钟立知道,在天目县,虽然他是副县长,但是初来乍到,下面根本没有一个局长把他放在眼里,这也不奇怪,你一个外来户,一来就想人家服你,根本不可能嘛,何况钟立年轻得过分,总是容易被别人轻视。

    想到这里,钟立反而轻松了,自己在办公桌前的沙发坐了下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从茶叶罐里取出茶叶,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忙了几分钟,钟立悠悠说道:“周局长,你是不是觉得我年龄不大,所以什么话都敢说啊?”

    声音不大,威严却是不小,毕竟也在官场上混了一年了,身上多少也有些官位了,好歹是副县长,这话一说出口,周子苏的脸色就变了,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年轻人是副县长,是实权副处级。

    “钟副县长,你看你这话说的,不是让我为难嘛,这事也不是我的问题,我建议你给胡县长接触一下吧,他或许可以给你想要的答案。”

    “拿胡县长来压我?周局长,恐怕你的算盘打错了吧?”钟立的声音,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怒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