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37章人赃俱获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雷区长什么事这么大火啊?大过年的。”秦升才也怒了,在常委会上这属于什么态度?摆架子吗?

    雷恒却没接他的话,转向了任勇问道:“任书记,我想问一下,逮捕鞠雅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事先我不知道?”

    任勇根本没有抬眼看他,只是将手里的杯子端了起来,反问道:“我公安局逮捕一个人是多大的事啊?还有一点?为什么逮捕鞠雅你要知道呢?你们俩什么关系?”

    这话一问出口,很多人都是想笑又不敢笑,雷恒跟鞠雅的关系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就算不知道的,年前的风波多多少少还是听说了一点。雷恒也是,问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公安局抓的是个罪犯,有什么不可以的,何况,抓个女罪犯也没必要上报常委副区长啊,也没这个逻辑啊。

    雷恒这才反应过来,关心则乱,问错话了,连忙辩解道:“区公安分局属于区政府管辖,我过问一下不过分吧?还有,鞠雅是我市有名的女企业家,你这么做,就是破坏阳湖区经济发展。”

    反攻倒是挺犀利,一下子就上升了一个高度。

    任勇也没发怒,抿了一口茶,悠悠说道:“女企业家犯了罪,为了经济发展,就可以不抓吗?还有,抓鞠雅的事情,我也跟刘区长汇报过了,书记办公会上都通过的事情,我也不算违反规定吧?”

    任勇说了跟刘高汇报,而不是跟秦升才汇报,一下子就击中了雷恒的软肋,你们铁三角都同意了,你还说的毛线啊。

    雷恒气馁了,只能坐了下来,然后恨恨瞪了刘高一眼,刘高像没事人一样,把眼神闪开了,好像雷恒就是个瘟神一样。

    雷恒的确是个瘟神,多少次警告他了,在钱上面伸手,能过得去就行了,还闯了这么大的祸,事情还好是压住了,没有报道,一上媒体,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有个就是裤裆的问题,说了多少次了,要跟鞠雅少点来往,即便来往,你不出事啊,偏偏还是出了事,被逮了个正着,有些事情能兜得住当然兜,兜不住,难不成跟你一起死啊,才没有那么傻的人呢。

    刘高不保雷恒,当然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从任勇的话锋来看,雷恒,是保不住了,他会成为一个漩涡,连带着,把很多人都卷进去。

    何况雷恒只是政治同盟,经济上并没有什么来往,所以,即便出事,也没多大的问题。

    绕了一大圈,事情又回到了会议又回到了主题上,好像谁都不愿意提鞠雅的事情一样,提了,就会伤了自己。

    常委会一结束,雷恒就赶紧回到了办公室,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接电话的是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周峰。

    是雷恒是心腹,当年周峰还是派出所的一个民警的时候,因为给雷恒送过几次好处,一步一步被雷恒提了上来,也是雷恒安插在公安队伍的一个针。

    可惜,心腹在关键的时候也派不上用场,据周峰说鞠雅是被调查组带走的,调查组的工作一向独立,他虽然是副局长,也不好过问,无能为力。

    妈的,雷恒摔了电话,养你们的时候一个个喊爹喊妈,用你们的时候一个个一点用都没有。

    没办法了,只能静观其变,一冷静下来,雷恒才觉得大事不妙。动了鞠雅,基本上就算是动了他,他跟鞠雅的那点丑事倒没什么,一点点生活作风问题还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经济问题,却是能要了他的命,他这么多年跟文雅监理之间合作弄了多少钱,他自己心里有数。

    越想,心里越乱。

    正在这时,自己的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电话。

    雷恒接了电话,对方也没自报家门,只是说了一句话。

    赶快跑,市纪委的人已经在路上了,能跑多远跑多远。

    电话再播过去,是空号。

    雷恒乱了,彻底乱了,难道,鞠雅这么快就招供了?

    任勇的手段,雷恒多少也是知道一些,不奇怪。

    瞬间下了一个决定,跑。

    就在常委会结束之后,区委书记秦升才,区长刘高,区委副书记毛倩玉,政法委书记任勇,区委秘书长陈达华立即召开了第二次书记办公会。

    所谓书记办公会,就是针对特定的事情召开的一次小范围的常委会,不记录,就是小范围的一次碰头会,大家达成共识,如果有共识最好,基本常委会上不上都无所谓了,肯定能通过,如果书记办公会没有达成共识,那么再上常委会讨论。

    这次书记办公会的主要议题,就是鞠雅被抓后,接下来飞马大桥垮塌事故的定性问题,也是任勇要求召开的。

    其实在常委会召开之前,已经碰过一次头了,就是任勇提交了成于水的账目,账目指向了文雅监理,既然证据确凿,也没什么意见,基本上就通过了。

    但是谁都知道一个事实,成于水是个商人不是傻子,不会把钱白白给鞠雅赚,何况,鞠雅也没有能力让成于水甘心把钱送过来,后面,一定是有一个大人物的,这个大人物,谁都知道是雷恒,但是谁都心照不宣。

    雷恒是副处级官员,区里没有动他的权利,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上报给市里。

    任勇,第一次在飞马大桥案件中提到了雷恒,请求区委将案情上报,由市纪委将雷恒双规,然后进行下一步调查,因为区委没有调查的权利。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刘高也知道,区委有那么一丁点的证据,但是还不足以让雷恒丢了官帽子,而且市纪委查,也未必会查到什么。

    雷恒这个人不靠谱,但是他做事绝对是小心的,即便这些年贪了不少钱,全部都在鞠雅的名下,自己没有。话说雷恒胆子也是大,这么多钱,放在一个女人手里,也不怕她跑掉,人财两空。事实证明雷恒确实有眼光,鞠雅不但没有携款私逃,反而很忠心。

    所以刘高不同意上报市委,理由是证据不足,当天,陈达华也是不同意的。

    虽然大家都知道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没证据,就不能怎么样,秦升才跟毛倩玉在这件事上,也是持谨慎的态度,毕竟上报了,最后什么都查不出来,丢的是区委的脸,上级领导也会有个区委区政府班子不和谐的印象出现。

    即便任勇坚持,也不行,不能拿政治前途开玩笑。

    其实任勇也知道,他这个提议很莽撞,根本上不了台面,所以,根本通不过。

    突然,区委书记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秦升才接了电话,脸上的表情就变了,然后变得严肃,然后是愤怒。

    任勇心里笑了,他就在等这个意外的发生,这个钟立,还真没说错,布局做事,相当到位。

    秦升才挂了电话,只说了一句话:“我建议区政府暂停雷恒的工作,任书记,你将报告汇总送过来,我签字,立即上报市委。”

    刘高慌了,陈达华慌了,因为他们知道,雷恒又出事了。

    雷恒果然是出事了。

    接了电话的雷恒,仔细想了想鞠雅的事情,只要就要一招供,那么他就完了,目前的情况来看,鞠雅肯定是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再联想到常委会上所有人对他的嗤之以鼻,他心里就确认了,一定是证据足够了,只有他被蒙在了鼓励。

    古人说做贼心虚,是有道理的。

    雷恒就是心虚了。

    也顾不得多想了,雷恒看了一眼自己的办公室,想想为官这么多年,还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力,但是舍不得也得舍得,如果丢了性命,那才真是什么都没了。然后他淡定地给家里的母老虎打了个电话,说是要出差一段时间,挂完电话,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来,打了个车,就算不辞而别了。

    车子七弯八绕就进了一个老小区。

    也是有些年头的老小区了,是当年他的老丈人任市税务局局长的时候分的一间老房子,平时也没人住了,一直荒废着。

    他打开门,进去之后,然后在沙发上躺了几分钟,抽了根烟,然后就打开了书房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本护照来,当然,是一本假护照,是雷恒一直以来准备的下下策,也就是最坏的打算。

    然后再翻出了两个大的旅行箱。

    接着,雷恒打开那两个破旧的掉了漆的,大大的衣柜。

    如果看到这一幕的人,肯定就惊呆了,在这个不起眼的衣柜里面,满满当当地堆满了绿色的百元大钞,整整一个衣柜都是,场面相当壮观。

    在衣柜的一个小小的隔断上面,堆了几十根金条,少说也有几千万。

    就在雷恒将柜子里的钱往旅行箱里装的时候。

    嘭地一声,门就被撞破了。接着冲进来了许多人。

    当钟立,顾一田,秦怡箐以及纪委的两人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雷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全完了

    调查组市纪委的同志,现场就对雷恒采取了双规手段,并第一时间通知了市纪委,市纪委也第一时间通知了秦升才,所以,才有了常委会上面的那一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