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26章秘书上任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本来钟立以为调到了政法委,会取消他的警籍,然而并没有。

    其实钟立是不知道,在政法委,有警籍的人绝对不止他一个。

    手续办完之后,去书记办公室报道,身为政法委书记的秘书,总要跟任勇打个照面吧。

    刚刚走到门口,想要敲门,门就开了,一个50多岁的人气呼呼地开了门,带着怒气看了钟立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钟立可是吓了一跳,这人钟立还真认识。

    怎么能不认识呢,在区电视台的新闻上,已经是看得滚瓜烂熟了。

    阳湖区委书记,秦升才。

    秦升才的年纪其实并不大,只有40出头,似乎是前途无量,但是却是长得着急了些,看起来绝对不止50岁。长相嘛,真的不敢恭维。

    在官场上,长相不是决定性因素,却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之一。这就是为什么古人在选官的时候,长得很丑的,是没有机会去任一方大员的,毕竟一个官员代表了朝廷,当然也就代表了朝廷的脸面。当了现在,长相因素肯定不可能放在台面上来讲,但是明里暗里会多少有些影响。但是钟立可以知道的是,秦升才没有当时市委常委,跟长相绝对没有一点关系,为什么,他不知道,因为他不在体制内,没有那么大的格局。

    钟立正在想这个时候到底适不适合去打扰任勇,没想到任勇倒是看到了他。

    “小钟啊?来了啊?进来说。”话是好话,从任勇嘴里说出来就没那么热情了,反倒感觉有股命令的口吻。

    钟立走了进去。

    进去的第一眼,钟立就迅速瞟了一眼,政法委书记的办公室并不大,大约是40多平米,有两个小间,里面一间的门锁着,钟立也不知道是干嘛的,外面一间是任勇的办公室,而任勇正坐在桌子后面看文件,并没有抬头。

    “报告任局,民警钟立前来报到。”啪地敬了个礼。

    任勇还是没有抬头,说了句:“你先坐。”

    办公桌前面有一套沙发和茶几,茶几上还有半杯茶,显然是刚刚秦升才喝剩的。

    钟立立马拿起茶杯,把剩茶倒掉,在旁边一个水龙头上洗了一下,然后想了想,又拿起暖水瓶,给任勇面前的杯子倒满,整个过程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那是必须的,钟立知道现在是任勇的秘书,这是分内事。

    忙完了手中的事,钟立坐在了沙发的一个角落,安静地等着任勇。

    大约过了10分钟左右,任勇才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来,没来由地问了一句:“小钟,碰到秦书记了?”然后饶有兴趣地盯着他。

    钟立懵了,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很莫名其妙。

    任勇又接着说道:“有人叫我把你调到身边来,说你从生下来那一刻就注定是官场的人,我不信,我觉得太神话了,但是我想看看”

    领导说话,从来不说废话,任勇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看钟立的表现,钟立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任勇是个讲原则的人,即便钟立帮过他,人情也已经还了。

    秘书,不是普通的身边人,是每天要跟他在一起,是他的心腹,他当然要小心谨慎。别忘了,任勇可是吃过身边人的亏的,所以在现阶段,身边的人,任勇都是留了一手。

    钟立知道,自己回答地好就能留下来,回答不好也可以待在政法委工作,但是好与不好绝对影响他在任勇心目中的地位。因为人可以留下来,重用与闲置绝对是天壤之别。

    钟立仅仅思咐几秒钟,决定还是跟着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走,于是沉着说道:“任局,你和秦书记工作上的事我不好胡乱猜,但是既然要问,我就说上一二,不一定对,是我个人的看法,说错了你可以骂我,但是不能笑我。”语气很随意,像他这个年纪的玩笑话,很有艺术,让任勇刮目相看。

    钟立咳了一下,看着任勇的眼睛,一点不怵,郑重说道:“任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刚秦书记是来有求于你的,而你肯定是果断地拒绝了,而且这件事应该不是小事,而且你们还发生了争吵。”

    神了,钟立说的,基本在谱子上,难道他刚刚在外面偷听了吗?

    应该不至于,在区政法委,谁有那个胆子爬在书记门口偷听啊?

    当任勇脸上露出疑惑又惊喜的表情的时候,钟立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果然是没错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任勇饶有兴趣地问道。

    “首先,区委书记是阳湖区的一把手,级别上也比您高,如果不是有事求于您,那一个电话就可以叫你去他的办公室。能让一把手来您的办公室商量的事,肯定不是小事。其次嘛就更简单了,因为我看到秦书记是气呼呼地出去了,显然是没有谈得很愉快,而您又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态度,想必您的态度应该让秦书记很生气。再看茶几秦书记的杯子周围,一滩的水,当然不会是您倒水倒在了外面,肯定是秦书记气得拍了桌子,既然都拍桌子了,说吵架也不算过分。”钟立把心里想的和盘托出。

    任勇震惊了,震惊的不是在于钟立对事情的分析,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会这么分析一点也不奇怪,奇怪的是钟立这个官场小白,竟然有这种思维,真的很不简单。更重要的是,他对细节的把控很到位,从细节上看全面,正是很多人都欠缺的。

    “有意思有意思,看来有人对你很了解”任勇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好像也是对钟立说的,更像是自言自语。

    其实钟立还有一点没说,他甚至知道两人是因为什么事情争吵,因为他给任勇倒水的时候,看到了任勇正在研究的文件,钟立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只是看了一眼,基本内容就有数了。但是他不能说,一个秘书,千万不要在领导面前炫技,表现地比领导还聪明,不然,会让领导不放心。

    就这样,钟立成了任勇从政以来的第一任秘书。

    在区政法委办公室的帮助下,以前任勇的地方归了钟立,而里面的一间,成了任勇的办公室,也就是说,要找任勇,就必须通过他。

    一转眼,钟立成了区政法委炽手可热的人物。

    毕竟秘书是离书记最近的人,有点什么事汇报都要通过秘书的口。秘书是好的,会添油加醋帮你说,秘书说不好的,也会火上浇油帮你踩。无论在什么场合,秘书还真是个承上启下的关键。

    任勇在政法委上班的时间并不多,毕竟他还是区公安分局局长,所以钟立的日子过得还算清闲。

    在区委上班人虽然多,但是钟立性子淡,基本上也没个关系特别好的。

    阳湖区委常委一共11人,任勇排名第6,也算不上什么顶尖人物,所以除了政法口的,钟立在整个区委,还算个陌生人。但是陌生人有陌生人的好处,毕竟,少了很多应酬,也是钟立最反感的。

    似乎在官场,平静的日子总是少的很。

    这种表明上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而且来势汹汹,最后演变成了一场风暴。

    像往常一样,钟立坐公交车来区委上班。

    叶国宽给钟立安排的宿舍区比较远,坐公交车大概半小时的时间,虽然有点远,但是钟立也没抱怨,因为平时一天到晚坐办公室,甚至连任勇的人都很少看到,能坐车活动活动也挺好,至少能呼吸点新鲜空气。

    有人说新鲜空气哪不能呼吸啊?诶,还真不一样,机关大院里,所有人都是小心谨慎,空气中弥漫的就是一股迂腐陈旧的味道,根本不能像在基层一样,想笑就笑,想叫就叫,毕竟,区委书记也在这栋楼办公,要是谁运气不好,得罪了某个领导,那么就要跟这个铁饭碗告别了,所以整个机关大院里,都是夹着尾巴的,很辛苦。

    到区委门口的时候,钟立就看到围墙口站了三个人,一个西装革履,两个农民模样的人,在窃窃私语。

    区委楼外面这条马路,不是主干道,只有到区委区政府上班的人,才会走这条路,平时鲜有人在。虽然真是上班时间,但是这三个人还是显得很扎眼。

    钟立这个人,或者说是性子,或者说的天赋,总是对自己感觉敏感的事情比较好奇。于是夹着宝,往那三个人走去。

    当走到三人旁边的时候,那个西装男一个情况不对,对另外两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钟立装作没看到三人,径直走了过去。他早就看好了,只要转个身,到围墙角落的另一边,就能听到他们谈什么。

    果然,钟立一转弯,那个西装男就开始说话了。

    “这500块钱先给你们,只要事情做漂亮了,还有500给你们两个。”

    “要保密”

    “出了事情,不能把我牵扯出来”

    “记住是哪栋楼,不要搞错了”

    因为还有点距离,钟立断断续续也就听到这么多。

    基本没什么有用的信息,钟立顿时就没了兴趣,约莫过了5分钟,钟立看到那个西装男带两人,走到区委大楼门口,用手指了指,然后带两人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