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23章你是猪吗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魏中先已经疯了,现在钟立的身份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在飞马所已经嚣张跋扈惯了,加上今天真的酒精上头,哪还管的了这么多。

    周正拦了他,他竟然指着周正的鼻子吼道:“周正,比别给脸不要脸,你再拦着我,我连你也打。”

    周正这人,虽是个小民警,没权没势的,但有一点,大面子上过的去他也懒得管,既然已经下定决定保钟立,他就希望魏中先给他个面子。没想到魏中先没把他当根葱就算了,还要上手,倔脾气也就上来了。

    “魏中先,我也警告你一次,他是警察,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为你好你别不识抬举,别仗着有个副所长撑腰你了不起。”周正也是中气十足地说道。

    有句话说的好,就是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需要理由的。钟立再是警察,周正只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行了,毕竟他人还在飞马所,没必要得罪魏中先,可是周正偏偏眼尖,看到了钟立腰间的路虎车钥匙。

    偏偏周正又是个车迷,对车很有研究,一眼就看出了钟立的钥匙绝对是真的,路虎追捕者。

    90年代初期,有车一族是少之又少,即便有,也是实用为主,像路虎这种车,纯进口的,在中国还很少,因为当时的路虎越野车,是玩车一族才有的,而在国内,价格是相当惊人的。钟立小小一个警察,哪有经济能力买路虎追捕者这种车,恐怕三辈子都买不起。

    所以,周正心里就认为,钟立一定是个超级富二代,更有可能是高官子弟,是官二代。

    恐怕杜丁丁也不会想到,他借给钟立的车,会让钟立少了多少皮肉之苦。

    既然第一步已经走出去了,回头就来不及了,周正也不管了,只能硬着头皮了。再看钟立,只见他一脸笃定的样子,就知道,今天这条路,应该是没错的,心里不禁又有了底气。

    “怎么了周正,照你这意思,我这个副所长你也不放在眼里呗。”

    一个声音又从门外传了进来,然后大马金刀走进来一个40岁左右的警察。

    虎背熊腰,看起来就很壮,个子虽然不高,但是给人一种很高大的样子,也许是因为身材的原因吧,反正给人挺有视觉冲击力。

    一听这个话,钟立就知道,这个是魏中先的后台,是不是大舅子关系他当然不知道,也没人会告诉他,但是他刚刚听到周正讲有副所长撑腰,这个人一来,就知道是魏中先的后来了。

    现在好了,好戏正式开演了。

    在王平文副所长面前,周正再强硬,也不敢托大,官场上最讲究级别,在公安系统更是这样,对领导的命令应该无条件服从,属于半军人,半官场的那种性质吧。

    一见靠山来了,魏中先底气又足了,先是七七八八地把情况汇报了,当然,是扭曲事实,就是讲钟立在客运站殴打乘客,带回来抵抗审讯,甚至还袭警,指着脸上的一块淤青,叫嚣个不停。

    听到钟立动手动手袭警的时候,王平文眼里隐隐闪过一丝怒气。

    本来王平文也知道他这个弟弟是怎么样的人,如果不出意外,刚刚的汇报应该是子虚乌有的,何况是在客运站的事,本来想低调处理,不料因为周正后来的一句话触怒了他。

    周正以为王平文肯定要报复钟立,于是加了一句:“报告王所,这个人叫钟立,是湾外所的民警。他们所长顾一田在赶来的路上。”

    不提顾一田还好,一提,王平文就来火了。

    王平文当了快20年的警察了,好不容易混到了副所长,本来想着就这样混一辈子得了,没想到后来湾外镇派出所所长辞职下海了,空了一个位置出来,他心思就活泛了,认为机会来了,就开始上上下下地打点,时间没有少费,钱也没少花。最后从刑警队跳了一个顾一田出来,直接任了湾外所所长,把他的路给堵死了,还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提到顾一田,他就来火。

    无巧不成书,谁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甚至连顾一田都不知道。

    王平文心一横,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出了气再说。

    于是怒喝道:“周正,请问你用什么来证明他警察的身份?”

    王所长这话一问出口,周正傻了,怎么证明呢?钟立警官证丢了。听这口气,王平文是要出手了?

    其实魏中先在飞马所恶名昭彰,王平文也看不下去,他虽然是魏中先的大舅哥,但是平时也对他挺严厉,无奈家里那位对这个弟弟很是疼爱,他也索性不管了,让他闹腾,只要不出格就行,属于有限支持。

    周正当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按照他对王平文的了解,应该支持力度不会这么大,难道他看错王平文了?其实他没看错,错就错在他提了顾一田的名字。

    见周正愣了,王平文立马对魏中先说道:“不管是谁,先上点手段再说,何况他还证明不了他是警察,就算是警察,就能随便打人吗?反了天了?”

    钟立心里好笑,这话,应该对魏中先说吧。

    魏中先一听大舅哥这么撑他,立马来了底气,亲自动手,给钟立又上了手铐。

    钟立算了下,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于是淡淡地说了句:“到时候,你们别后悔。”

    一个小小的民警,也敢这么狂,王平文还不信了,打了再说,就算打了,他最多挨顿批评,或许批评也可以搪塞过去,钟立又没有警官证,证明不了他的身份。

    正想着,审讯室外面嘈杂了起来。

    钟立微微一笑,轻轻说了一句,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刚刚好。”

    当步走进来一个人,没穿警服,站在门口,长相颇有影视明星陈宝国的味道。仅仅只是站在那,就让人感觉有一股威严的气势。

    这个人钟立当然认识,因为他的照片钟立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他就是阳湖区政法委书记,阳湖区公安分局局长任勇。

    王平文背对着门口,他当然没回头看,在飞马所,所长跟指导员都没他资格老,他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其实还有个原因,他本来以为背后来的可能是顾一田,本想用背影晾他一下。

    魏中先却不认识任勇,他见门口站个人,而且没穿警服,就来气了,怒道:“你谁啊?这里是派出所审讯室,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吗?赶快滚!”说的非常不客气。

    王平文心里更加认定是顾一田,心里有了计较,接着魏中先的话说:“小魏,把不是飞马所的人赶出去,别影响我们办案。”

    王平文心里很爽,感觉在顾一田面前找回了自己失利的面子。

    这时,从背后传来了一句话:“王平文,你确定是要赶我走吗?”

    人虽没见到,但是声音却是知道,把他吓得不轻,开玩笑,任勇在阳湖区,这个铁腕局长不是盖的,那是实打实的。在整个阳湖区,哪个派出所的领导没被他在会上训过,那就奇了怪了。

    倒霉了倒霉了,这下闯祸了。

    王平文立马回头,一跺脚,啪地敬了个礼,很标准:“任局好,欢迎任局来飞马所视察工作!”

    然后王平文就看到了任勇背后的飞马所所长王树立。

    好个王树立,他要是开下口,现在何至于这么尴尬下不了台。

    王树立与王平文不合,在整个飞马所也不是什么新闻。

    “王副所长,好大的官位啊”说完就坐在了钟立的对面,瞄了一眼钟立,就避开了眼神,盯着王平文的眼睛问道。

    王平文的冷汗蹭蹭就下来了,几秒钟的功夫,背后就全湿了。

    任勇威名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任勇肃杀的眼神闪开了王平文,在整个审讯室里环顾了一圈,最后眼睛落在了魏中先身上,问道:“来,你们谁跟我说说,这是个什么情况?”

    魏中先现在知道面前的人就是前一段时间的风云人物任勇了,虽然刚刚说错话,他也感觉反正是不知者不怪嘛,既然局长看着他,那就要他回答了,啪一下敬了个礼,说道:“报告局长,钟立在常市客运站殴打乘客,被我带回来做口供,企图反抗,并且袭警,打了我一拳。”基本上给他给王平文汇报的大差不差。

    “你知道他叫钟立?”任勇微笑着问道。

    魏中先一看任勇笑了,更加来劲了,也管不了王平文一直给他使眼色了。他可不认为一个政法委书记,会为一个小民警而来。

    “报告局长,他的身上有一本驾驶证,确认过了,他就叫钟立。”魏中先得意洋洋地说道。

    王平文心里喊道,完了,这个傻子,进套了。

    只见任勇啪地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指着魏中先骂道:“你既然知道他叫钟立,他也说了他是警察,你就不会打个电话查一下吗?你是猪吗?还是你们飞马所就是这么办案的?”

    任勇早就闻到了魏中先口里喷出来的酒味,一直隐忍不发,接着又喝道:“身为国家公务人员,身为一个警察,上班期间喝酒,我看有必要好好整顿下你们飞马所了。”

    王平文心里彻底凉了。

    王树立却心里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