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刺巅 第15章随遇而安

时间:2018-05-12作者:太子饭

    赵小军真的很厉害,刚刚前脚害死了宁庆,后脚就来他的企业考察,这种心理素质,真的非常人。

    当年任勇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让赵小军哭哭啼啼地道出了真相。看来,赵小军这几年的牢并没有白坐,至少现在变得沉稳有度,心狠手辣。

    所谓的考察都是干瘪无味的,偏偏到了中午时间,变故就来了。

    赵武南一行考察完毕,正要前往湾外镇唯一的银炬大酒店用餐。本来赵武南和张功放都有车,可赵武南却偏要拉着张功放同坐一辆车。

    赵武南是市委副书记,是副厅级。

    张功放虽然是市公安局局长,但却不是政法委书记,只是正处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赵武南是他的领导。本来张功放并不是来考察的,他来湾外镇,的确有另外的事情,但是赵武南听说张功放也要去湾外镇,就邀请他同行。虽然市局属于政府领导,但好歹是领导发话,张功放也不能不识趣,就跟了过去。

    没想到,却被赵武南利用了一把,给顾一田释放了一个假信号,认为是来找麻烦来了。

    其实,张功放此行还真的不是来找麻烦,但是,他就是来找顾一田的。一个市局局长,来找个乡镇派出所的所长,本身是不可能的事,可是现在却真的发生了。

    “张局长,今天的安保工作做的不错,是谁负责的?”张功放刚刚坐稳,赵书记就没来由地来了一句。

    所谓领导的话没有废话,任何一句话说出来,都有他的含义。看起来是无心地一问,可能就是大有含义。

    张功放心里来了个激灵,难道赵书记此行是来找顾一田麻烦的?他身为市委副书记,他能不知道肯定是当地派出所负责的?负责人肯定是派出所所长了。

    “报告赵副书记,这次的安保工作是由湾外镇派出所所长,顾一田负责的。”

    张功放知道赵武南不是无的放矢,一定有他的意图。

    今年54岁的赵武南,个头很是矮小,估计也就160的身高,男的160,确实是有点矮了。头上的头发掉了一大片,然后仅有的几根头发从左边梳到右边,看起来相当滑稽。可是他又偏偏爱笑,什么时候脸上都挂着笑容,所以很多人背后戏称赵武南为“笑面虎”。

    赵武南还是挂着呵呵的笑意,好像若有所思地问:“顾一田,应该以前是任勇的手下吧?”

    张功放明白了,赵武南今天真的是来找麻烦的。

    要是换作以前,张功放肯定是选择明哲保身,但是今天不行,今天即便跟赵武南翻脸,也不行,想到这里,张功放握了握拳头,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心里当然清楚赵武南的能量,在整个常市,赵武南说话是说一不二,就算是市委书记和市长同时发话都不行,别看他是三把手,在整个常市,真正的幕后一把手,其实就是赵武南。得罪了赵武南,官帽肯定是不保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赵武南得罪不起,有人,更加得罪不起。

    张功放决定还是拼了:“顾一田任勇的人不假,但现在是我的亲信。”话说的很直白,颇有宣战的味道。

    赵武南不可思议的看了张功放一眼,这个平时唯唯诺诺的张功放,哪来的底气跟他叫板,虽然张功放肩挑全市300多万人口的安全,但平时的张功放,的确是性子软,基本上谁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是个软弱的局长。今天,倒真是有意思了。

    “既然是张局长的亲信,今天的安保工作又这么出色,那就叫顾一田来跟我们一起用餐吧。”赵武南只是愣一秒,就又换成了标志性的笑脸,绵里藏针啊。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张功放没有拒绝的理由。

    就在顾一田接到通知,准备前去银炬大酒店的时候。钟立开着路虎车回来了。

    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钟立停好车,也不顾别人诧异的眼神,径直去了顾一田的办公室。

    一进顾一田的办公室,看到顾一田满面的怒容,钟立就笑了:“我们的顾大所长,又是谁惹你生气了呢?”说完就拿了顾一田的杯子,提着暖瓶准备倒水。

    “你别倒,我不渴”

    语气里还是怒气很重。

    钟立瞬间觉得很温暖,因为他明白,顾一田不是真的生气,而是担心他的安全。

    “我又不是倒给你喝的,我自己渴了”说完就端起杯子,吹着热气,一点都不见外。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感情就好到了这个地步。

    “你知不知道,赵武南带着赵小军来湾外了,现在我接到通知,马上也要赶过去,赵武南来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赵小军跟着来,肯定没好事,不是叫你先躲起来吗?”顾一田颐指气使,连珠炮一样地说了一堆。

    钟立也不还嘴也不解释,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说了一句:“随遇而安。”

    顾一田赶到银炬大酒店富贵厅的时候,赵武南,赵小军,张功放等一行人还没有动筷子,菜已经上齐了,显然是在等他。

    这样重量级的一帮人,等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不合情,也不合理,顾一田瞬间就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哈哈哈,小顾来了,来来来,坐我旁边来。”一看到顾一田推门进来,赵武南竟然起身相迎,还使了个眼色,让赵小军让开位置,给顾一田坐。

    身为一个乡镇的正科级干部,平时除了在电视上,根本不可能见到市委副书记这样的高官,即便是正处级的市局局长,也不是他想见就能见到的,何况我们的赵书记还邀请顾一田跟他一起做,甚至还起身相迎。

    知道情况的,只当是赵书记做秀,不知道的,还以为顾一田是什么大人物。

    要换作别的人,早就沾沾自喜地要飞上天去了,换作顾一田,他就不会,他觉得,赵书记越是不正常,越是冲着他来的。

    张功放也是老官僚了,官场上的一套,岂能不清楚,无非就是玉米加大棒的做法,但是他不明白,任勇已经死定了,难道真的要将他的嫡系一网打尽吗?这也不属于官场的做法啊?

    顾一田心里再惶恐,表面上还是要装的,唯唯诺诺地坐在了赵武南旁边。

    “好了,人到齐了,我们现在开始动筷子吧。”虽然赵武南是客,但他是在席的级别最高的,他不发话,谁也不能动筷子,这是官场规矩。再坐的除了顾一田,谁不是官场老油条或者商场老手,尊卑观念重的很。

    所有人一阵哄笑,都动起了筷子。

    顾一田这才有时间,把所有人都扫视了一遍。

    他自己坐在赵武南的左手边,赵武南的右手边是张功放,张功放的右手边是湾外镇党委书记,镇长谢清石,余下的几个次坐应该是市里陪同考察的工作人员。

    他自己的左手边是刚刚让出位置的赵小军,这是张功放第二次看到赵小军。第一次,是在市局刑警队,当时任勇坐实了口供之后,要把赵小军押往看守所,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围观,他也看了一眼,当时的赵小军留着长发,哭哭啼啼地步成样子,甚至走路都还要人扶着。

    而现在的赵小军,一头干练的短发,看起来精明许多,眼神里透着狼一样的感觉,对,就像狼一样。

    赵小军的左手边是

    是宁天。

    宁天,宁庆是三儿子。

    他怎么会在这里。

    接下来赵武南就回答了他的疑问。

    “谢镇长,宁庆宁董事长为湾外镇,甚至于整个常市都做了巨大的贡献,可惜啊可惜。。。”赵武南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对着谢清石说道,眉目间写满了伤感。

    真是个奥斯卡影帝。

    话没说完,赵武南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现在银炬集团有宁天董事长掌舵,希望谢镇长给与一定的政策扶持,我也相信,在宁天董事长和赵小军董事的共同努力下,银炬集团一定会更辉煌。”话说的很有煽动力。

    赵武南并没有干掉杯中酒,反而同一杯酒又转向了顾一田:“顾所长,你也是湾外镇的父母官,希望给与他们两个力所能及的帮助,能抬手的地方,抬抬手就过去了。”说完,一口干了杯中酒,举桌同饮。

    领导说话就是有意思,看起来来是抬举顾一田,其实是来敲打他的,重要的是最后两句话,有些事,抬抬手就过去了,暗示顾一田放弃调查任勇的事情,能抬手就抬手,不能抬手,你肯定连湾外镇父母官的帽子就丢了。

    按理说,赵书记考察湾外镇,阳湖区区委书记应该是要陪同的,可是又绕过了区委,里面的有些东西,就值得深思了。

    顾一田不怕威胁,一个小小的威胁,不能动摇他什么,他已经做好了跟钟立一条道走到黑的准备。

    只不过,赵武南的一席话,让他把整件事情都想通了。

    他偷偷看了赵小军一眼,眼前这个阴冷的男人真的是当年那个二世祖吗?全然没有了当年的影子。
小说推荐